思怡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她竟然没有推开他,她竟然任由他摆弄着自己的身体,将她抱进了洗手间里,顺便还锁上了门,然后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顺理成章一般。

    这个男人是床.上的高手,她不是他的对手,她一开始还在抗拒,到了后来却已经变成了迎合。

    她觉得自己太脏了,口口声声骂他是下贱的人,可是她现在才知道,其实真正下贱的人是自己。嘴上说着不要,这幅身体却只要是被他一碰,就忍不住颤抖,内心深处有一种无法仰止的渴望在叫嚣……

    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她已经离开了宴会场太久,一定是郑牧岩打.过来找她的电话,只是现在这样……让她怎么接?

    手机还是不断地震动着,思怡别无他法只能颤抖着手找出手机,直接拔掉了电板……

    “怎么不敢接电话么?”江燕回将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洗脸盆边上,因为她穿的是蓬松的裙子,他并没有狼.性大.发地扯碎她身上的衣服,只是直接拨开了她的内.裤,就着这样的姿势占.有了她。

    思怡被他摆弄的神志不清,整个人都想要蜷缩起来,可是他就是不让。

    这个男人在床.上的手段她自然是自愧不如的,反正他稍稍动动手指头,她就已经溃不成军,到了现在连说话都不利索——

    “你……快点……”

    事已至此,再说什么抗拒的话也不过就是显得自己太过矫情,她现在只想快点结束,不然时间一长,有人进来的话……

    她不敢想下去了,江燕回却是沉沉地笑了起来,低头一口咬在了她敏感的耳垂上,哼了一声,“半途而废这种可不是我江燕回的风格。”

    “是不是怕你的那个律师男朋友会进来找你?放心吧,门我已经锁上了。”一边说着,菲薄的唇瓣在她的胸口打转。

    思怡只觉得一阵热血沸腾,很想要大声地说话,可是一出口,声音却是柔弱的,甚至还带着几分娇.喘,“江燕回,你太过分了……嗯……啊……”

    “宝贝,每次都连名带姓的叫我,不显得我们之间太生疏了么?”

    “谁……谁和你很熟……”

    “嗯?我们不熟?”他动作陡然一顿,邪气地挑了挑眉,“你确定我们不熟么?”

    那话根本就是意有所指,两人此刻的身体紧密地结合着,思怡感觉到了他动作的停顿,一口气也下意识地憋在了喉咙口,这样不上不下的算是怎么回事?

    她急的拿手就去挠他的背,只是他身上还穿着一件衬衣,而她浑身的力气都被他给抽光了,那光滑的面料让她抓了好几次都是徒劳,她无力又难熬,闭着眼睛一头的汗——

    “江燕回,你……你别折磨我了,你快点……”

    “那我们熟不熟?”

    “……”

    “不说是么?”

    “……熟,熟!可以了吧!”

    “乖,以后记住不要连名带姓的叫我,我们都这么熟悉了。”

    “你……你别得寸进尺……”

    “是我得寸进尺么?嗯,这话也有道理,那我就进得再深一点,你一定会喜欢的。”

    “…………”

    这边的洗手间上演着一场让人脸红心跳的激烈情.事,而另一头地宴会大厅内,却是有人急的团团转。

    郑牧岩拿着手机站在阳台上,已经是第十个电话了,还是不接,到了最后却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内。

    他一阵心烦意乱,怎么二十分钟前去了个洗手间,忽然人就不见了?打了那么多通电话,她一个都不接,现在又是无法联系。

    郑牧岩有些烦躁地伸手扯了扯领口,浓浓的剑眉紧紧地蹙着,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洗手间看一看,刚一走出阳台就看到不远处站着的女人。

    虞采邑的周围围着好几个男人,不过却是独独不见江燕回。

    郑牧岩眼角猛地跳了两跳,电光火石一瞬间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一把推开了阳台的移门,大步流星地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

    刚跑到转弯处,迎面就碰到了正好从里面出来的江燕回。

    他衣冠楚楚,神清气爽,倒是见到了郑牧岩满脸焦急的样子,浅浅一笑,“郑律师,你这么着急是打算去哪里?”

    郑牧岩一见到江燕回一个人悠哉悠哉地出来,身后长长一条走道却是没有见到思怡,他心中一沉,沉声质问:“江燕回,思怡人呢?”

    江燕回慢吞吞地从西服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烟,点燃了含在薄唇上,“她就在我口袋里,你要不要来看看?”一边说着一边眯着眼睛把自己衣服口袋递到了郑牧岩的面前。

    郑牧岩知道他是在耍着自己玩,也断定这么长的时间,他一定是见过思怡的,一时间气得口不折言,“江燕回,你这个混蛋!我告诉你,要是思怡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给我走开!”

    他怒气冲冲地伸手去推他,手才刚刚碰到了他的肩膀,江燕回就已经一个利索的反手将郑牧岩的手给钳制住,他居高临下地扬着眉,陡然一用力,就听到郑牧岩一阵闷哼声——

    “对我说话客气点,还有,我不喜欢别人对我动手动脚。”用力一推,就将毫无防备的郑牧岩推到了墙角处。心中却是盘算着,他的小思思这会儿应该也坐上了车子回家了,就算让他进去,他也找不到人了。

    思及此,他看都不想多看郑牧岩一眼,用力地吸了一口烟,然后才若无其事地拢了拢衣领,刚准备抬脚走出去,却不想身后的郑牧岩突然扑了上来,狠狠一拳就直接揍在了他的腹部。

    江燕回和刚才的郑牧岩一样,都是毫无防备,两人都吃了亏。

    郑牧岩的力道也不小,这一拳头揍在了他的腹部,他脸色微微一变,身子却是一动不动。

    “小人!”郑牧岩冷哼了一声,同样是用一种强势的口吻,一字一句地说:“我也告诉你,我也不喜欢别人对我动手动脚!还有,我说话客气那是对人而言,对你?没有客气这么一个词语!”

    江燕回眸色陡然一沉,脸上也瞬间罩上了寒霜,他举起手来就将手中的烟蒂弹出去老远,冷冷一笑,“又想打架了是么?也好,上次我们还没有分出胜负来,这一次,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我不会和你打架。”郑牧岩却是收起了自己的拳头,郑重其事地说:“今天是我兄弟的生日宴,我不想在他的场地上闹事。”

    “呵,郑牧岩,你是怕了吧?怕了就直接说,拿什么兄弟生日宴来当靶子。”

    “我不需要怕你,但是我也不需要跟你承认我不怕你,因为你不配我花任何一点多余的时间。”

    “真不愧是一个律师,连怕的借口都可以说的那么完美。”江燕回冷声低笑,“还记得上次我们的那个赌注么?你要是输了,就离思思远一点,我怎么觉得你是不敢啊?”

    “燕回……”

    郑牧岩还没有来得及反驳江燕回的话,身后就有一道白色的靓丽身影极快走过来,虞采邑也是见江燕回长时间没有回去,好不容易把自己身边的那些男人都给打发了,这才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过来,却不想看到了两个男人剑拔弩张的一幕。

    她也是个聪明的女人,这个时候多少已经明白了些什么。

    “郑律师,怎么你也在这里啊?”两个男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她只能试着打圆场,一边说着,一边顺手就挽上了江燕回的手腕,语气带着几分娇气,“燕回,你怎么一去就去那么久嘛,害得我被好多男人围着,真是讨厌。”

    “我是去上厕所的,你不会是让我上一半就出来吧?”

    “燕回……”

    “好了好了,这不是出来了么?无聊的话就先回家吧。”江燕回不着痕迹地从她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腕,眼神都懒得抬一下,就朝着大厅的方向走去。

    郑牧岩看着那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这才掉头就往里面跑,一边跑进去一边还忙着打电话。

    只可惜,等到他到了洗手间门口的时候,电话依旧是不通,而洗手间里面更是空无一人。

    “来了来了,虞美人来了——”

    一出宴会大厅,虞采邑就被一群蹲在酒店门口的记者逮个正着,而此刻她正一手挽着江燕回,一边提着自己的裙摆,面对着刺眼的闪光灯,她倒是丝毫没有局促的感觉。

    只是江燕回脸上的表情却是变得有些不悦起来。

    其实他也知道,今天是聂东升的生日,他摆明了邀请虞采邑过来,这些狗仔不在才是奇怪。聂东升之前就想要签了虞美人,现在就是最好的宣传时机。

    但是,他分明和虞采邑说过,今天他陪她过来只是为了圆三年前自己对她许下的一个承诺,而且她也答应了自己,这里是不会有狗仔出现的。

    “江燕回!这是江燕回啊!”两人男才女貌这么一站,记者很快就认出了江燕回,那摄像机齐刷刷地就对准了江燕回,有记者忙着递上去话筒,“燕少,请问你和虞美人是什么关系?你们今天为什么会一起出席聂东升的生日宴?”

    “之前虞美人说,放弃了美国回到A市是因为这边有她放不下的人,请问那个人是燕少你吗?”

    “之前有传闻说,燕少你和虞美人早几年就认识了,而且关系匪浅,那么这件事是事实咯?”

    “燕少,回答一下吧,虞美人,你也回答一下吧,你现在决定签星皇娱乐了么?”怡觉抗切自。

    “燕少……燕少……”

    “虞美人……虞美人……”

    “呵呵,大家安静一点,我一个一个回答你们的问题就是了,别急。”虞采邑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应付起来的时候自然是游刃有余的,她并没有松开江燕回的手,两人依旧是亲昵地站在一起,那闪光灯噼里啪啦地对着他们猛拍,她却笑得格外灿烂,“大家就不要胡乱猜测了,我和燕回的确是认识了很多年了,不过今天来参加聂先生的生日宴也就是凑巧而已,你们看我刚刚回国,身边也没有什么认识的朋友,所以就拉着燕回一起来了。至于你们说的会不会签星皇,这件事情等之后我的经纪人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

    “好了,今天已经很晚了,大家就放过我吧,我真的很累了,想回去休息了。”她笑盈盈地说着,最后那句话几乎是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原本就长得极其艳丽的女人,撒娇起来的功夫也是一流的,那些男记者见状一个一个都你看我我看你的,还真打算放人通行了。

    只是现场还有女记者。

    女人和女人之间,就是同性相斥的,虞美人这样的人,在狗仔圈里,深得男人的喜欢,却同样会被女人讨厌。

    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忽然盖过了所有的人声,犀利地问题直击前头站着的江燕回和虞美人——12YG4。

    “虞美人,如果你真的和江燕回是单纯的朋友关系,那么为什么外面有人会传,你这几年在美国是因为你在那边生下了一个孩子?而且这个孩子的父亲就是江燕回是不是?”

    一时间,全场的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紧接着就是一阵诡异的静默。

    虞采邑第一次在记者面前脸色苍白,那抓着江燕回手腕的手都在颤抖。

    江燕回的脸色自然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他抿着唇,阴鸷的眸光笔直地朝着那个发问的女记者扫过去,最后伸手拨开了虞采邑地手,抬脚就朝着人群中走去。

    那些记者看着他走过来,一时间都屏住了呼吸,有几个扛着摄影机的更是不敢随便乱动,十分直觉地让出了一条道。

    外界的人有谁不知道,江家的二少爷,虽平日里吊耳当啷不务正业,但是他真的发起狠来,就能够整得你哭爹喊娘的。更何况江家财大气粗,在A市原本就是垄断了传媒业的,不是什么人都敢随随便便得罪他的,不然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江燕回此刻的脸色格外的阴郁,那阴冷的气质更是让人逼退三舍。他直接走到了那个女记者的面前,修长的手指缓缓地伸过去,从她的胸口挑起了那工作证扫了一眼,忽然冷冷一笑。

    “东方娱乐是么?”

    手上陡然一用力,那工作证忽然就被他给扯断了,女记者疼的眼眶一红,就见江燕回伸手直接挡住了边上的一个摄影机的镜头,缓缓地转过脸去,那种傲然的气势完完全全凌驾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一字一句的话更像是圣旨,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威.严——

    “我只说一次,我给你们机会写,你们才能写。我要是不想让你们写,你们谁敢乱下笔,我一定会剁了那个人的手指头。还有你——”他重新转过脸来,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眼底却是一片冰冷,手指伸过去就扣住了女记者的下颌,力道之大,仿佛是要捏碎了她的下巴,那女记者疼的眼泪直掉,却不敢吱一声,死死地忍着,“今天本少爷心情好,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你要是再敢乱说话,我就会把你的舌头给挖出来。明天不用去上班了,早点滚出A市,再让我见你一次,就别说我不给女人留面子。”

    他甩开了女人的下巴,不再看任何人一眼,就直接就朝着停车场走去,虞采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心慌意乱地跟着走了过去。

    而现场那么多的记者,却是没有一个人再敢问一个字。

    “燕回,对不起。”一上车,虞采邑就急急忙忙地道歉,她的语气充满了无奈,“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你放心,没有人敢在A市随便乱写我江燕回,刚才我说过的话永远都有效。你安心当你的大明星,不会有任何的负.面新闻。”身边的女人一直都在掉眼泪,不过江燕回却是头也不回,只手发动引擎,一脚踩下了油门,车子瞬间疾驰而去。

    他开的极快,一路上不知道是闯了多少个红灯,虞采邑以前就经常坐他的车,那时候就知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开车是极度危险的,而现在——

    她死死地扣着自己的安全带,连声音都在发抖,“燕回,我……我真的不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和我无关,你……你不要开这么快,我好难受……我好害怕……”

    “燕回……啊!前面有大卡车……啊……燕回,你……你别开这么快啊……”

    刹车声陡然响起,因为太过紧急,虞采邑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往前仰去,幸亏绑着安全带,她才没有撞在挡风玻璃上,不过早就已经被吓得面如菜色,车子停了,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回来这么多天了,你有没有去见过他?”一直都沉默不语的江燕回,这个时候忽然开口,低沉的嗓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虞采邑的心却是陡然一颤,毫无血色的唇紧紧地抿着,好半响才憋出一句话来,“……没有。”

    ————

    8000字更新完毕!

    燕少和虞美人之间的确是有渊源,不过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哦。

    燕少对思思嘛,咳咳,肯定是有点不一样的!

    继续求月票推荐票留言各种支持!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