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怡只觉得脊背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给戳中了,大脑也跟着嗡的一声。她本能地转过脸去,果然见到了那抹欣长的身影,此刻正斜斜地倚在电梯门口,双手环胸,嘴角含笑,慵懒随性的样子,身上那件淡粉色的衬衣衬托着他越发的风度翩翩。

    他来这里做什么?

    思怡脸色一变,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一旁的郑牧岩就已经快她一步,拦在了她的面前,冷声质问:“江燕回,你来这里做什么?”

    江燕回眼神都懒得抬一下,抚著小指上的尾戒,狭长的凤眼微弯,懒散的嗓音带着几分他特有的邪气,“我不能来么?还是我去哪里还需要跟你报备一下?”

    郑牧岩被他的话一堵,自然是有些不太痛快,这两人见过几次面就交过几次手,新仇旧恨,谁见着谁都会觉得眼红。

    “师兄,我快开庭了,我先进去了。”思怡想着两人一不小心又会吵起来,她就有些头疼。这样神圣的地方,她可不想连累师兄到时候出了岔子,想着自己先进去了,郑牧岩肯定也不会跟着进来的。

    郑牧岩也不是毫无分寸的人,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并不打算和江燕回多说什么,点点头就跟着思怡一起进了法庭。

    “你真是没事找事,公司的事情不忙了?竟然一大早就把我拉到这里来。”冷锡宇站在江燕回的身边,看着前面那一男一女走进了法庭,他不满地抱怨,“你不会真的对这个律师有什么想法吧?”

    江燕回斜睨了他一眼,“你很忙么?”

    “废话,我下午还约了一个嫩模陪我一起吃饭——”

    “嫩模?”江燕回饶有兴致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勾唇一笑,淡道:“你现在的品味是越来越有档次了,昨天美国那边刚来电话,你家的小魔女跟我打听你的情况……”

    “行!行行行!”江燕回的话还没有说完,冷锡宇就急着举白旗投降了,“我错了,有什么事情比兄弟泡妞还重要的?不就是听审吗?我陪你进去,走走走,没听你那小心肝说快开庭了吗?我们赶紧的。”

    冷锡宇拖着江燕回就硬着头皮往里面走,一进法庭就发现已经坐了不少的人,都是来听审的。远远的就看到了第一排最左边的位置上坐着郑牧岩。而右侧的位置却还是空着,他看了江燕回一眼,江燕回抬脚就朝着那位置走去,大刺刺地直接坐在了第一排的位上。

    不远处思怡正垂眸在整理手头的一些资料,她此刻已经穿上了上庭律师专门穿的黑色长袍,头上还带着白色的假发,柔软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她侧脸的线条却是格外的严谨。江燕回挑着眉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侧脸,脑海里只想着不远处的那个小女人,在床上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时候,婉转承.欢的摸样——

    忽然就觉得兴致大动。

    思怡坐在前面都能感受到右侧那边一道灼热的视线,她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估计他就是存心来看自己的笑话的。思怡这么一想,反而更是有些不服气,他想看笑话,她就要让他看到自己的强势的一面!

    伸手拿起一旁的水杯,她喝了一口水让自己镇定下来。

    其实今天这个官司她已经准备了不少时间了,她的当事人是一个上市公司上班的白领,因为被被告强.暴了,所以报了案,不过却不想被告口口声声说是这个女的主动勾引了他,他们发生关系是自愿的。

    这样的推说之词,当然也不觉得有多奇怪,思怡也没有觉得这个官司会有多少的难度。毕竟原告去报案的时候,身上有多处的伤痕,而且也像是被性.虐待过的样子,她有九成九的把握是可以打赢这个官司的。

    一开庭,在思怡这个原告律师提出的证据和罪名之后,被告律师马上就反对她的指控,并且和之前被告人说的一样,他并不认罪,反而是要控告原告对他的诬陷。

    很快这一场官司就进入了一场拉锯战,思怡虽然已经拥有了一部分的证据,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被告竟然也有了新的证据——

    原来被告特地找了私家侦探,跟踪原告,最后被他们发现了原告竟然在不久之前就做过“三.陪小姐”,这样的证据对于原告的形象来说,真的是大受打击,法.官和陪审团自然会从她的人品开始估量这个官.司到底谁说了假话,谁才是真正的无辜者。

    最后双方都保持保持原来的态度,法.官听完了一席之后,才宣判下个礼拜三继续开庭。

    退庭之后,思怡将手头的那些资料整理了一下都交给了助手,然后让她先带回事务所,她自己的脸色却是不太好。

    其实刚才开庭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了,一开始是头昏昏沉沉的,到了后来就觉得思路也有些跟不上,以至于今天这一场官司打得漏洞百出,要不是因为还有证据在手,很有可能她都会输。

    她想着可能是自己太累了,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可是小腹处一直都是涨涨的,好几次站着的时候都摇摇欲坠。

    “思怡,你没事吧?”郑牧岩匆匆跑上来,见她脸色格外的惨白,眉宇间尽是痛苦的神色,不禁担忧起来,“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很不舒服?”

    思怡是真的有点不太舒服,这会儿只觉得手心一阵一阵的冷汗渗出来,连说话都没有平常的利索了,“……没什么,就是肚子不太舒服……”

    “肚子?”郑牧岩到底是个男人,还以为她说的肚子不舒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连忙说:“你是不是早上吃坏东西了?肚子不舒服么?你等着,我去给你买点药。”

    “唉,师兄,不用了……”其实思怡心中有点数,这种迹象倒是感觉自己像是月事要来了,这段时间吃多了避孕药,她也知道自己的月事有点不太稳定了。

    可是郑牧岩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安抚着她坐在远处,自己则是极快地跑出去找药店了。

    思怡想说什么都来不及,不过身体没什么力气,顺手摘掉了头上的假发捏在手心,索性就坐在了原处等着郑牧岩回来。

    “思思今天的表现是有失水准,是不是因为我在你压力很大?”她是坐在一条走道上面的,这个时候走道上格外的安静,她一个人正靠在位置上闭目养神,耳边忽的就响起一道沉沉的嗓音,把她给惊了一跳。

    猛地睁开眼睛,果然见到身侧那抹欣长的身影,江燕回狭长微挑的丹凤眼,像是蕴著万年不散的一潭秋水。

    淡淡瞟了一眼站不起来的思怡,江燕回线条优美的唇角微挑,声音不紧不慢:“当律师就是收了当事人的钱,然后拼了命帮当事人脱罪,不管是非对错,嗯?”

    怡只嘴欣得。思怡秀气的眉头下意识地拧了起来,她想大概是自己的肚子太不舒服了,所以有些幻听吧?

    ——这个江燕回他在说什么?

    他现在这样的姿态是在质问自己打官司不分是非黑白?

    她咬着唇,冷笑了一声,“江燕回,就你这样的流氓还有资格来质问我分不清楚是非黑白么?麻烦你离我远一点!我不想见到你!”

    她没有心情陪他斗嘴,她现在身体很不舒服。12YG4。

    江燕回什么时候被一个女人这样呼来唤去的,他高高在上习惯了,每一次在思怡这边碰壁,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的,不过这个时候也看得出来她的脸色很不正常,到底还是决定迁就她一点。

    他一弯腰就不由分说将她整个人从凳子上面抱了起来——

    “啊!你干什么?”思怡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只是他一个公主抱就将她牢牢地抱在怀里,她哪里挣得开,情急之下只能拼命地拿拳头往他的胸口招呼过去,“放我下来!江燕回,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啊!放我下来——啊!”

    “别动。”江燕回的手顺势就在她的臀部重重地捏了一下,思怡一个激灵,一张脸红了个彻底,还没有发作,就看到他俊美的脸颊凑在了自己的面前,那灼热的呼吸熏得她人都要醉了,“不舒服就别逞强,就算你想要赢官司,也不是拿自己的身体去开玩笑的。”

    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口吻对自己说过话,思怡有些怔怔的,眼前的江燕回依旧是那个俊美到让人不敢直视的男人,眼角眉梢的神色也依旧是专属于他的那种懒散不羁,可是为什么他说话的语气和方式好像变了?

    “我——不用你管,你放我下来。”恍惚也不过就是一瞬间,江燕回一抱着她进了电梯口,思怡这才反应过来,拿手推着他的胸口,“江燕回,你听到没有?放我下来——”

    “你不要我管你要谁管?”江燕回哼了一声,“你还要那个没用的律师来管你?我昨天不是才和你说过,不允许你再见他么?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

    继续求支持求月票!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