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要礼物?”看着怀里像是炸毛一样的女人,那双灵气的黑眸里面布满了愤怒的火光,可是愤怒之下分明是隐藏着几许羞涩,他心情大好,却又故作痛心地说:“别这么野蛮了,我都救过你一命,算是以德报怨了吧?你怎么都不好好感谢我?现在又把我当仇人看待了?”的不我涩礼。

    他不说那天的事情还好,他一说那天的事情,思怡就一阵火大。

    没错,他之前是救了自己,可是之后和大哥的摩擦可是他故意弄出来的!他竟然还好意思让自己感谢他?

    思怡拿手撑在了他的胸口,用力地推攘了他一把,却是依旧没有推开他的钳制,不过两人的距离自然没有先前那么紧密了,她深吸一口气,嗓音带着隐忍,“江燕回,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那天的事情我已经对你说过感谢了,而且你之后又和特意利用我挑衅我大哥,你还好意思来我这里邀功?”

    “好吧,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过河拆桥了。”他故作无奈地叹息一声,“好像我帮过你的事情可不止这么一件,你倒是好,好的都忘记了,坏的都记着啊。”

    思怡刚想要反驳,却是耳尖地听到走廊的另一头传来一阵交谈声,应该是有人过来了,她连忙推着江燕回,急躁地说:“快点放开我,有人来了。”12YG4。

    她如此紧张的表情让江燕回心中有些不太舒服,挑起一边的眉毛,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我就是不放开,有人就有人好了,难不成你一个律师还不能和男人在一起?”

    思怡就知道他会耍无赖,可是那边的交谈声越来越近了,她也没有时间和他冷言冷语,只能拿手使劲地挣扎着,“放开我,江燕回!你快点放开我,你明明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什么身份,你是不是想害死我?”

    “我疼你都来不及,怎么舍得害死你?”话说的甜甜蜜蜜,可是行为却一点都不靠谱,他的双手还是牢牢地拥着她纤细的腰,修长的手指甚至是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摩挲着她的腰部,引得人阵阵战栗。

    “江、燕、回!”思怡是真的没有法子了,她当然知道,这个男人要是无赖起来,自己是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的,只能憋着一口气,放软语气,“马上就要开庭了,我还要去看一下孙晓漫,你先放开我。”

    “行啊,那一会儿官司结束了,自己来停车场找我,嗯?”

    就知道他一定没有安什么好心,可是现在思怡想着的只是让他快点松开自己,也没有想那么多,就点头同意了,“我知道了,你先放开我。”

    “思思,记住口头承诺也是承诺,你要是到时候逃走了的话,我可是会惩罚你的。”

    “我知道了,你快点松手啊!”

    江燕回却依旧不肯松开她,不远处正交头接耳走过来的两个人都低着头,一时间也没有看清楚这边的情况,思怡心头是急的团团转,江燕回却忽然又语出惊人,“亲我一下,我就放开你。”

    什、么?

    “江燕回,你——”思怡气得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嘘。”江燕回及时拦住了她后面的话,俊美到让人心跳加快的脸逼近她,他眼角含笑,低低的语气格外暧昧,“宝贝,时间不多了,你还要好好想一想么?”

    不远处的交谈声越来越近,思怡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她当然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和江燕回这么拉拉扯扯的,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知道,既然他说出口了,不达到目的,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该死!这个可恶的男人,每一次都要挑衅自己的底线!

    “江燕回,你简直就是无赖!”

    “思思,他们已经过来了——”

    话音还没有落下,江燕回就感觉到自己的唇角被人贴住了。其实也知道她是不会吻自己的唇的,她那柔软的两片唇只是落在了自己的唇角上,轻的像是羽毛划过,暖暖的温热气息喷洒在了他的脸上,轻抚着他的脸颊。

    真的只是那么一瞬间,可是他却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觉得再也不会有人给予自己这样强烈的感觉。

    眼前的女人却是做到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心跳加快的人不仅仅是他自己,思怡也是!

    虽然这个吻比起两个人以往的那种激烈的吻,或许是连个吻都算不上的,更何况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被他强迫要挟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自己的心跳是从未有过的快速,怦怦的,像是要从自己的喉咙口蹦出来,脸色瞬间就涨成了猪肝色,情绪丝毫稳不住。

    “你……可以松开了吧?”气息不稳,她只能尴尬地别开脸去,正好看到不远处两人越走越近,原本还有些荡.漾的心绪也瞬间回过神来,连忙挣扎了一下,“江燕回,你是个男人,说话算话!我……我都照做了,快点松开我!”

    一双惑人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看着她一脸紧张的样子,他似乎也不打算再逗她了,缓缓地松开了她腰间的双手,修长的手指改为抚过自己被她触碰过的嘴角,他忽而又低下头去,凑近她的耳廓,沉沉的嗓音撩拨人心,“思思,你刚才作弊了,不过今天不勉强你了,记得一会儿来停车场找我。”

    话音一落,他就潇洒转身朝着另一头走去。

    思怡看着他那欣长的背影带着几分洋洋得意,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不过她也没有时间再去想别的,因为马上就要再度开庭,她还要去找孙晓漫,还要准备一下结案陈词……

    ~~~~~~~~~~~~~思思律师的结案陈词~~~~~~~~~~~~

    在度开庭,众人都已经就位,思怡也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法官大人坐在最上方,沉沉的嗓音带着几分威严——

    “两位代表律师,现在可以做结案陈词。”

    思怡咽了咽口水,暗暗深吸了两口气,这才慢慢地站起身来——

    “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这堂官司到了这里,其实大家都已经非常清楚来龙去脉,我的当事人因为长得漂亮,而被被告觊觎,他在苦追了我当事人好长一段时间的情况之下,却依旧得不到我当事人的回应,所以才会用那样卑鄙的手段来得到我的当事人。手上的证据,相信已经不用我再一次细说了。大家或许会觉得,我的当事人是咎由自取的,也会觉得她这个人的人品有问题,几年前她甚至是过过那样的生活,这样的人也许你们都不愿意相信她会改过自新。但是,相信大家也明白,什么叫做‘回头是岸’,什么叫做‘重新来过’。没错,我的当事人当年的确是年少无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做过很多伤害自己的事情,所以她现在很后悔,因为她已经有了一个自己深爱的未婚夫,她想要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给他,却又觉得自己能够给他的太少太少,也因此不想让这件事情伤害到彼此的感情,所以一度想要隐瞒,想要把事情大事化小,可是被告却是咄咄逼人!他不仅一次一次地伤害我的当事人,更是卑鄙无耻的想要威胁我的当事人长期做他见不得光的女人。如果说要用一个人的身份背景去衡量一个官司的输赢,那么被告同样也是一个黑.社会人物,他又有什么信誉可言?”

    “我现在想说的是,1995年的时候,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同样也是一名女性被人侵.犯,当时的情况和现在非常相似,但是当时的法庭却是宣判了被告无罪,而那名原告却是冠上了勾.引的罪名,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那个女的是咎由自取的,因为她的私生活非常的不检点。可是没有人想到,过后那名原告却是突然自杀死在了自己的公寓里。”

    “其实那名原告也是已经走上了一条光明大道,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却是突然遭遇了这样的情况,没有人肯相信她是无辜的,谁叫她以前的私生活那么不检点?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害一条年轻的生命早早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没错,世界这么美好,我们怎么可以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人?难道坐过牢的人就不能回头重新开始么?难道犯过错误的人,就不能重新开始么?如果在做的每一个人都敢说自己从来没有犯过错误,那么你们就有权利说我的当事人,她没有权利再重新开始过!”

    一番慷慨陈词,她一字一字格外认真地说完,最后对着法官大人深深一鞠躬,慢慢地说:“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我希望你们可以判定被告——强.暴罪名成立!”

    ………

    半个小时之后,小张拉着一个黑色的小箱子跟在了思怡的后面走出了法庭。

    “叶律师,你刚才真的是说的太棒了!”想起刚才的情况,思怡做完了结案陈词,在场的很多人都忍不住对她投去赞许的目光。

    她是越来越崇拜叶律师了,年纪轻轻,却是这么厉害,最后那个郭海潮都被判有罪宣布入狱。

    “叶律师,叶律师——”

    身后又是传来一阵匆忙的女声。

    ————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这个月鸽子要冲新书榜,大家多多给力吧!今天第一更到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