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怡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大半个小时之后了,从那边开车到市区原本是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江燕回却是硬生生缩短了二十几分钟。她没有要求他送回家,只是让他送自己到了事务所的门口。怡下这分的。

    江燕回这一次一反常态的好说话,其实思怡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觉察到了他的心不在焉,这会儿连她下车他都没有多少的反应,只匆匆和她说了句,“我先走了。”

    她点了点头,刚伸手关上了车门,那辆骚包的跑车就瞬间疾驰而去。她站在原地,看着那偌大的车尾灯,在夜幕之中像是两只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到了自己的心里去。

    不知怎么的,心头竟然有那么点不是滋味。

    采邑。

    是虞美人没错吧?

    刚才那个电话,说到什么嘉嘉小少爷的,到底是谁?她不想去揣测别人的事情,这也从来都不是她的习惯,可是这会儿,这个念头凶猛地在自己的脑海里翻滚,怎么都压抑不住。

    “思怡。”

    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沉沉的男声,熟悉的让思怡陡然一震,她下意识地转过身去,夜幕之下,她的事务所门口站着一个欣长的身影。

    郑牧岩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此刻他就站在不远处,高大的身子倚在车子边上,双手随意地插在裤兜里,温和的俊容看不出多少表情,神态也是清清淡淡的。

    “师兄,你怎么在这里?”思怡的心瞬间就七上八下起来,刚才是江燕回送她过来的,郑牧岩却在这里,他看到了多少?

    “我在这里等你。”一句话,瞬间就将思怡打入了地狱,她只觉得头皮发麻,不用说,他刚才肯定都看到了。

    她有些接不上话来,郑牧岩却并没有直接问她什么,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有话想和你说,所以就过来了,不过你助手说你今天下午就没有回来过,所以我一直都在这里等你。”

    他语气虽是清淡的,可是隔着夜幕,思怡分明感觉到了他那双锐利的眼眸,不知怎么的,就觉得有些心虚,只能垂下眼帘,轻轻地说:“我……我下午有点事情,所以……”

    “你和江燕回在一起?”这话根本就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思怡心头微微一沉,却是没有多少意外。师兄都看到了,她还有什么可以隐瞒的?更何况她也从来都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她的确是和江燕回在一起,她不想欺骗师兄。

    “是。”

    简单的一个字,她说的不轻不重,却是不知道,这个字如同是一把利刃,瞬间就割破了郑牧岩的心脏,幕色之中,他那双一贯都是盛满柔情的黑眸却是浮上了掩盖不去的哀伤。

    思怡……明明是自己先认识的她,明明是自己一路陪着她走过来的,他都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就等着她成为自己的女人了,可是为什么她却是越走越远了?

    这么多年了,他一门心思都在她的身上,拒绝过多少的女人?

    他不甘心,他怎么可能甘心?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江燕回——

    江燕回那样的人,怎么可能配得上思怡?

    他只会害了她!

    郑牧岩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眸光灼灼地看着她。

    隔着几步之遥地距离,思怡也能够感觉到他目光之中有太多复杂的情绪,有些她能看懂,可是有些她却看不懂,她心烦意乱,咬了咬唇还是决定打破两人之间这样尴尬的对视——

    “师兄,其实我……”

    “不要解释。”她还没有开口说完,他就已经急切又狼狈地打断了她的话,深吸了一口气,好似安抚自己一般,道:“思怡,你和我认识了那么多年,我们读书的时候就经常在一起,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女孩,我知道你做事从来都很有分寸的,所以你不用和我解释。你知道江燕回是什么身份,你不会越轨的,我相信你。一定是那个江燕回缠着你。”

    思怡就算是再傻,也听懂了他这话中的潜在意思。

    她顿时有些尴尬起来,“师兄,不是的,我和江燕回……”

    “你和他不会有结果的!”他却是陡然焦躁了起来,几步走向她,伸手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狠狠地拥入了自己的怀里,那闷闷的嗓音带着沉重的压抑,“思怡,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么?毕业的时候,你说你要回A市,我义无反顾地和你一起来到了这里,你知道的,我的家乡根本就不是A市,我是为了你才过来的。你说你要先把律师执照拿到,我就等你,可是等了你那么多年,现在你终于实现你的理想。我再也不用顾忌什么了,思怡,有些话我今天一定要对你说清楚!”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其实是她所熟悉的味道——

    不是清淡的,却也不是猛烈的。自己被他强硬地搂在怀里,思怡的双手下意识地推攘着郑牧岩,只是他丝毫没有打算松开她,她越是挣扎,他就越是用力地抱着她不肯放。

    这样的感觉很熟悉,可是又很陌生。

    也有一个男人这样霸道地抱过她,只是思怡心中太清楚,这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感觉,而她更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潜意识里就想要推开眼前的这个男人。

    “师兄,你别这样。”他的话说的太直白,她有点被吓到了,只能挣扎着,几近吃力地开口,“你听我说……师兄,你先别这样,你放开我,师兄……你先放开我……”

    张口闭口都是师兄,她叫了自己多少年的师兄了?他从来都不希望她只是自己的小师妹而已,他希望她是自己的女人!

    “思怡,不要叫我师兄,该死的我从来都不想做你的师兄,你知道么?叫我的名字,思怡——”

    一直以来他都压抑着自己的感觉,可是这段时间他却感觉到了,她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他之前就已经在法院看到她和江燕回一起进出,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有了严重的危机感。他知道,自己如果再不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他一定会彻彻底底地失去怀里的女孩。

    思怡被郑牧岩大力地搂着,只觉得心慌意乱,额头都渗出了薄汗,挣扎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师兄,你先放开我……师兄,你别这样……”

    下巴忽然被人大力地钳制住,思怡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感觉到一张放大的俊脸压了上来,她心头剧烈地跳了跳,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感觉到了郑牧岩的目的,可是心底深处却是涌上了太多的排斥抗拒还有恐慌,紧紧抿着唇用力地往边上扭过脸去——

    郑牧岩的吻堪堪地落在了她的唇角边上。

    两人都是一阵僵硬,思怡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一种情绪,格外激烈,激烈之中还带着几分让她不能控制的厌恶。

    其实同样的动作江燕回对自己做过无数次,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排斥过。而郑牧岩保持着唇瓣贴着她唇角的动作半天都没有动弹,心中涌过一阵又一阵的哀伤和不甘。

    不过片刻,他就已经回过神来,像是有些愤怒一般,猛然伸出双手用力地捧住了她的脸颊,禁锢着不让她动弹分毫,然后对准了她的唇,红着眼睛就吻下去。

    终于还是吻到了,她的唇,自己日思夜想了那么多年,两个人从未像这一刻这般的亲近过,他双手越发用力地捧起她的脸颊,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技巧,只是想要在这个吻上得到她的一丝反应。

    哪怕是简单的生理反应都好。

    可是没有,她不再挣扎,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生气一样,木楞地任由自己在她的唇上啃噬,就是不肯给自己一点反应。

    他还是觉得不甘心,更是要深入这个吻,当他的舌尖已经蛮横地撬开了她的贝齿,微凉的指尖却也在同一时间触到了她脸颊的泪痕。

    郑牧岩猛然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有些惊慌失措地一把推开了她,怔怔地看着她泛红的眼眶,张了张嘴,好半响才吃力地开口,“思怡……我、我不是故意的……”

    他刚才大概是真的气昏了头,可是他没有想过要这么勉强她,他真的不想她伤心难过,其实只要她是幸福的,他做什么都愿意。可是一想到那个男人是江燕回,他就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我……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我今天可能是喝多了……”很烂的借口,他晚上都没有喝酒,自然也说服不了思怡。

    她伸手抹了一把眼泪,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就跑进了事务所。

    郑牧岩还想要追上去,可是一想到自己刚才做的事情,脚步还是生生地停了下来。

    眸光深深地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他心头像是有万千重的石头压着,压得他直喘不过气来。

    思怡……思怡……

    ~~~~~~~~~~~~~~歌月分割线~~~~~~~~~~~~~~

    同一时间,城市的另一头。12YG4。

    江燕回的车子刚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口,车门还没有来得及推开,他就看到了不远处一群记者,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朝着他这个方向蜂拥而来。

    ——

    (继续求月票求月票!剧情会越来越精彩的,大家千万不要走开!)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