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放开我!”两人这样实在是太过暧昧,她的双手下意识地抵在了他的胸口处,用力地推攘着,想起之前的事情,所有的理智已经回归,那些气喘和害羞早就已经被愤怒所取代,“江燕回,你走开,你别碰我,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她柔软的小手捏成了拳头,带着满腔连同她自己都分辨不清楚的莫名怒火,一拳一拳地落在了他结实的胸膛处,其实根本就不会让他觉得疼,不过就是如同猫爪子一样,却是可以触动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一块地方。

    他反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无意识地眯起眼眸,“走开?你以为你还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么?思思,你这么聪明的女孩,不会这么快就忘记我们之间还有一个‘三月之约’吧?”

    这家伙竟然还好意思提三月之约?

    脸上因为被强吻而涌起的那些潮红早就已经被愤怒所取代,思怡冷着脸,恨恨地咬牙,“江燕回,你无耻!别指望我会履行什么三月之约,放开我,你真是让我恶心!”

    “该死!”江燕回眉头一皱,今天明显是感觉到她的情绪异样的激动,难道就是因为那个郑牧岩?她现在是不是可笑地在为那个男人守清白?

    一想到这个,他的脸色也一寸寸的冷了下来,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那微微下沉的弧度彰显着他此刻的耐心也已经告罄。

    “我让你恶心是不是?那个没用的律师就让你很开心了,嗯?你这个女人……你竟然敢当着我的面对他笑的那么灿烂,还敢牵他的手!现在是打算为他守清白?你可别忘记了,你早就已经是我江燕回的女人了,你还有什么清白可以守?”

    冰冷的话语,像是攒了盐水的鞭子,肆意地抽打在了她的伤口上,她疼的眼眶发红,胸口更是疼地难以呼吸。可是她不想掉眼泪,尤其是不想在他的面前掉眼泪,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唇,却是不知,自己的声音早就已经破碎不堪,“我是被你强迫的!你这个混蛋!我讨厌你!你听清楚没有?江燕回,我讨厌你!”

    “讨厌我?”江燕回怒极了就冷冷地笑起来,一手扣着她的下颌,强迫她面对着自己凌厉的视线,“所以呢?你喜欢那个没用的律师是不是?”

    没用?他竟然敢说师兄没用?

    虽然她对师兄没有男女之情,但是师兄这些年来对自己的照顾,点点滴滴她都是记在心中的。他在自己的心中有一个不能撼动的地位,就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太过狂妄,目中无人,张嘴闭嘴都是说师兄没用!

    可恶!

    思怡冷着脸,大声地反驳,“不要动不动就说别人没用,你又很有用?你不过就是一个花花公子,你整天无聊的只会拿别人的感情来玩弄,你这样的人才是没用!郑牧岩他什么都比你好,他就是比你好,我就是要对着他笑,我就是要牵他的手,你管不着!”

    一口气吼完,她才觉得胸口压着的那块大石头不但没有被搬走,仿佛是被压得更沉重了几分。

    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可是现在她却已经没有了心思去分析自己的那些异样情绪。

    她只觉得周身的空气瞬间就稀薄了不少,眼前的男人整张脸都黑了下来,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彻底惹怒了他,可是她刚才一口气口不折言说了太多的话,她已经记不清了。放开代太这。

    “我是一个花花公子,整天只会玩弄人的感情,嗯?”他挑起眉头,语气极其寡淡,一字一顿,仿佛是没有多少情绪,可是那声音里分明就是透着不可言喻的冷诮,“所以那个郑牧岩很高尚了?才刚刚和他吃了一顿饭,你一转身就要和我毁约?呵,那你说他知道不知道你和我上过几次床了?”

    “江燕回!”她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气得浑身都在发抖,那紧捏的一只手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朝着他的脸颊狠狠地闪过去一巴掌,只是江燕回动作比她更快,往边上闪了闪,她卯足劲闪过去的耳光有大半分地力道打在了空气中,只余下一小部分的力道打在了他的脸上,她低吼,“你不要把人人都想得跟你一样龌龊。”

    “你敢打我?”他一把扣住了她的手狠狠地掼在了墙壁上,思怡疼的眼前一黑,却是看到他嘴角轻佻,仿佛还是在笑,却是冷笑,“好!真是他妈的好极了!你说我龌龊是不是?嫌我脏对不对?你就想为你的那个好师兄守身如玉?我告诉你,你别想!你叶思怡就是我江燕回的女人,我的女人谁敢觊觎?信不信我让那个郑牧岩在A市待不下去?”12Zb6。

    “你——你神经病!”她一边挣扎,一边叫,“我不是你的女人,你放开我!你不是有女人了么?那么漂亮的虞美人都给你生了个儿子了,你还来招惹我做什么?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这么玩弄我?我讨厌你……”

    “你说什么?”

    江燕回所有的动作都下意识地僵住,他看着怀里这个挣得像刺猬一样的女人,回味着刚才她说的那句话,好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

    胸口那种勃发的怒气好似一点一点的消散开来,他眼底聚集的风暴亦在慢慢地消褪,俊美的脸上如同寒霜般的冷冽也悄悄地褪去,下一秒,有一种隐隐叫做雀跃的感觉在主导着他的神经。

    他高大的身子越发紧密地贴合着她的,剑眉微微一挑,双目熠熠地看着她依旧盛满怒气的黑瞳,“刚才你说了什么,重复一遍。”

    思怡处于盛怒之中,哪里会观察得到他情绪的转变,还以为是被自己说中了还想要抵赖,语气更是信誓旦旦,“难道我说错了么?报纸都登出来了!江燕回,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江.家可是做传媒的,你不是有本事可以控制A市的传媒么?你不要告诉我说,今天的八卦头条还真是八卦,诬陷你的。”一想起那醒目的大头条,那胸口又不可仰止的疼起来,她眼眶发红,声音发颤,带着连她自己都不曾发现的一丝委屈,“你既然都有了老婆,有了儿子,你还一天到晚和别的女人玩暧昧,你难道不是一个人渣一个混蛋么?你对得起你的儿子么?”

    思怡是越说越觉得难过,而江燕回却是越听越觉得舒心。

    他慢慢地就低下头去,思怡有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逼近自己,还以为他又要故技重施强吻自己,她本能地伸出那只自由地手捂住了自己的双唇,大大地眼睛恨恨地瞪着他,含糊不清地声音透过手背传出来,“你别想再碰我!”

    江燕回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桃花眼流光四溢,而她的眸子近在咫尺,虽是带着一些泪光,却是丝毫不影响那种黑度。是真的像是两颗黑色的水晶,流转之间,更是清清盈盈的,那两排长长的睫毛,就好像是两把刷子,一颤一颤地惹人心怜,他心头大动,一个吻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的手背上——

    思怡浑身一僵硬,没想到他竟然会吻她的手背,那是一种怎么都无法形容的感觉,她只觉得比起他强吻自己的唇来的更是让人心悸,而他眼底此刻哪里还剩下半点凶狠?

    这一刻,她好像看到了以前经常在自己面前喜欢耍无赖的江燕回,可是又好像和以前那个江燕回有些不太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还没有来得及想明白,眼前的男人忽然对着她展开一抹浅浅的笑意——

    “嘉嘉不是我儿子。”他的薄唇依旧是贴着她的手背,低沉的男声沙沙的,每一个字却是格外的震动人心。

    思怡身子更是一僵硬,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混蛋还想要欺骗自己,不禁拿手推开他一点,冷笑道:“当然,你不想承认,谁都不能勉强你!不过你不需要和我解释,你的事情和我无关,你离我远点就行了!”

    他却是没有了刚才的怒气,那种对着她的时候死皮赖脸的无赖劲一下子又回来了,也不拽着她的手腕了,而是双手紧紧地扣着她的纤腰,将她整个人从地上提了起来,“原来我的思思宝贝是在气这个,早点告诉我不就好了?不过你吃醋的泼辣样子真可爱,我喜欢。”

    他像是抱小孩一样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语气也是以往那种轻佻的味道,思怡反倒是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了。感觉自己好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她双脚本能地晃了晃,恼羞成怒,“江燕回,放我下来,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不放。”他回答的干脆,也不再和她废话,抱着她就往楼梯门口走,一脚踹开了门,就直接走到了电梯口,不知道是谁按过电梯,那双门竟然打开着,他顺势就走了进去,直到双门缓缓关上,他才放她下来,却依旧将她禁锢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不怀好意地挑眉,“一直站着说话好累,去你办公室坐下来慢慢说好不好?几楼,嗯?”

    ————

    捉摸着,下面会给燕少开个荤,咳咳……你们懂的,那啥,继续求月票哈!月票来的凶猛点,燕少那个啥,也凶猛点嘛。额,作者大人害羞捂脸遁走……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