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怡被他说的恼火,正想发作,江燕回快她一步,伸手指了指她身后一颗大树,挑眉问她:“会爬树么?”

    “爬、爬树?”她一脸惊愕,秀眉也紧跟着蹙起来,下意识地反问:“爬树做什么?”

    “当然是带你看一看不一样的A市,来。”他一边说着,就拉着她的手,指了指那棵树,说:“你先上去。”

    思怡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这个……你让我怎么上去啊?”

    事实上,她也不是不会爬树,不过她也不是很擅长爬树。她还记得小时候的时候,大哥和别的男孩子在外面玩,她硬是要跟着一起去,结果他们爬树,她也跟着要爬树,从小就好强的个性觉得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不能输给别人,却不想爬到了一半从树上摔了下来,还把脚踝给摔了,当时疼的哇哇大哭。回家的时候,妈妈看到她的脚踝肿了一大块,顿时急的也哭了起来,而爸爸当时却是狠狠打了大哥一顿,只是因为他当时没有照顾好自己,导致自己摔下树。

    可是偏偏是她自己硬要爬树的——

    她想起来,当年的大哥不过十来岁,那样敏感的年纪,受了委屈却一声不吭,回过头来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满脸心疼的看着她,问她疼不疼。

    从小她都是家里的公主,她一直都知道,父母虽然对自己的要求严格,可是给予她的疼爱从来都不会因为要求而减少半分。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爱她的父母,疼她的大哥,可是什么时候开始,其实这个家已经慢慢地改变了?

    等到她发现的时候,往日的那些,却早已经面目全非……

    想起这些,她眼眶又是微微一红,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真是让她喘不过气来一样难受。

    江燕回见她久久都不动,转过脸去一看,却是发现她竟然一脸哀伤的神色,他心头一沉,刚想要问她怎么了,她倒是忽然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就去抓那棵树,豪气万丈地说:“不就是爬树么?我十岁不到就会爬树了。”

    江燕回一听她这话,精明的他多少也有点想到,估计爬树这件事情是勾起了她什么回忆,他并没有追问什么,顺势就拖着她的腰,“先别放什么大话,等你爬上去再说,不过记得动作小声点,不然一会儿有人要是发现你了,把你当贼抓起来的话,我肯定是丢下你就跑。”

    思怡双手抱着树身,又见他提着自己的腰,还在下面不断地说话,她有些不耐烦,不过也懒得理他,专心地往上爬。其实也不是太难,因为树身的边上就是围墙,她稍稍往上一爬,一手攀住了围墙的顶端,就已经轻轻松松地翻了上去。最后站在那颗树枝上面,她才惊叹,刚才江燕回所说的,看一看不一样的A市,到底是有多么的不一样——

    其实也不算很高,不过因为这个学校建的地坪就带点高度的,所以她此刻站在树上,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不远处一片星星点点璀璨的灯海。已经是深夜时分,这座妖娆的城市似乎还是活力十足,不远处一栋栋幢建筑剔透得如水晶塔,仿佛琼楼玉宇,人间天上。12Zb6。

    她一直都知道A市的夜晚很漂亮,却是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站在高处看,更是一番景色。

    “怎么样?这个角度看这个城市,是不是会觉得特别的不一样?”江燕回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爬了上来,就站在她的边上。

    这应该是一颗百年老树,树枝也特别的粗大,所以尽管两人加起来都有两百多斤,依旧是可以支撑着他们的重量。

    思怡一手抓着一旁的另外一根树枝,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是很漂亮。”

    江燕回转过脸去看着她的侧脸,透着那么一点路灯的光,视野也不算特别的好,可是又好似带了一点朦胧的感觉,他只觉得心头痒痒的,看着她痴痴地看着那远处的美景,他嘴角浅浅地勾起来,“是很美。”

    只有他知道,此美,并非彼美。

    “你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思怡忍不住感叹,也许是这种太过特殊的相处方式,让她紧绷的心情也跟着慢慢地放松了下来,那个一直盘旋在自己心头的问题,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江燕回扬了扬眉,语气又有点不正经起来,“宝贝,我还以为我已经对你彻彻底底的展现自我了,原来你还有很多不知道啊?”

    “江燕回,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思怡瞪了他一眼,觉得和这个男人不管说什么,最后到了他的嘴里都会变成不正经。

    大概是他们这边的动静太大了点,思怡话音刚落,后面忽然有一束光打.过来,隐隐还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吓了一跳,倒是江燕回,熟门熟路地指了指后面的围墙,搂着她的纤腰,凑近她低低说:“坐那上面吧,不容易被发现。”

    思怡扭头一看,果然,那围墙的顶端是挺宽大的,可以当成凳子坐,关键是后面还有一棵大树的树叶遮着,不容易被发现。

    她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的手往围墙上爬过去,因为今天穿的轻便,她动作很是利索地就跳到了围墙上,干干脆脆地坐了下来,没一会儿就见江燕回也跟着跳了过来,两人挨在一起坐着。

    “江燕回,你是不是总是过来这里?”不然他怎么可能那么熟悉?有人发现了都知道躲在哪里,这家伙肯定是经常来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谈不上经常,不过的确是来过几次。”

    这是一个他偶然发现的地方,心情不好的时候,他总是时候坐在这里寂寞地抽烟,一根接着一根,当他觉得自己的心神被那种寂寞无奈完全吞噬掉的时候,他就会尽力地去看一看这个美丽妖娆的世界,然后告诉自己,他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了,那么至少他还有可以享受这美丽妖娆的一切的资本。

    思怡有些意外地转过脸去,没想到却是看到他深沉地侧脸,又是那种表情,她记得自己上一次见到这种表情的时候,是在他生日的那天,他带着她去看那只可爱又搞笑的大黄鸭……

    其实他的身上不仅仅有慵懒性感的气质,他似乎还隐藏着一些让人捉摸不透的深沉。

    忽地又看到他伸手抽出一根烟来,含在嘴上点燃——

    似乎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嘴上总是会含着烟,他一天到晚不停地抽烟对身体是真的不好……

    那句话都已经在嘴边了,可是张了张嘴却还是卡在了喉咙口。

    她又不是他的谁,有些话不能乱说。

    两人一度都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一个抽着烟,眯着眼睛看着远方,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烟雾缭绕间,像是将他整个人和这个世界隔开了一层似的,越发让人看不真切。

    思怡也坐着没有说话,双手撑着自己的两侧,双脚随意地摆动着。

    其实她很享受这一刻的安静,疲倦统统都不见了,像是处于另外一个时空里,耳边只有风偶尔吹动着树叶的沙沙声。

    “第一次来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应该才十三岁。”身边的男人忽然开口,嗓音沉沉的,因为抽了烟的关系,还带着一些暗哑,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很是深邃迷人,思怡很少会听到他用这样的口吻对自己说话,下意识的,她连呼吸都仿佛是屏住了,“那一年,我母亲出了事情,一度昏迷不醒,医生都说她快不行了,我知道我母亲这一辈子最爱的两个男人,一个是我父亲,一个就是我。所以我很想我父亲会陪在她的身边,只是很可惜,她出了事情之后,我父亲再也没有去看过我母亲。而我每一次去找他,他都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那时候我在想,也许我根本就不是他亲生的,他的人生之中,除了女色,最重要的就是权势和地位,只要拥有这些,其他的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思怡只觉得心脏一阵绞痛,怔怔地看着他,江燕回侧脸却是淡淡的,周围散漫的漂浮着一些烟雾,而他垂着脸,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漫不经心地弹了弹烟灰,完全是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

    她却是越发觉得心痛——

    这样的往事,需要多大的勇气才可以这般平静的说出来?

    而她所看到的江燕回,并不是真的平静,而是用平静掩盖了他的绝望,对亲情的绝望。

    她心头剧烈的颤抖起来,为了他,可是又似乎也是为了自己。

    她竟然看得懂,只是因为他寥寥数语,可是她就是看得懂他身上的那种绝望。

    她其实并不喜欢这样敏锐的自己,懂得一个人,又不由自主的会心疼他,那代表了什么?她不敢再想下去,可是自己的感觉就算欺骗了全世界的人,又怎么欺骗得了自己?

    “那你母亲她……”又是沉默,太过安静,思怡下意识地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嗯,我是说,好像媒体从来都没有提到你母亲的事情。”

    “她活着,很好,能吃能睡。”只是没有了任何的感觉而已。怡被边作恼。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