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怡跑进机场的时候,林启正已经站在了登机口,林飘云一袭白色的长裙,长长的头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上身一见青草绿的雪纺衫,站在林启正的边上,远远就见到了思怡跑过来,她连忙迎了上来。

    “跑的那么急做什么?”有段时间没见面了,林飘云最近的气色倒是不错。

    思怡喘了两口气,这才说:“唉,我怕赶不及和启正道别。”一边说着,一边探过头去,林启正都已经办好了托运,此刻手中就捏着登机牌,笑米米地看着思怡,“启正,我听飘云说,你这次去了好好几年,好好在外面念书,不要给你姐姐添加负担知道么?”

    她在林启正的面前一直都充当着姐姐的角色,林启正也早就已经习惯她说话的语气,这会儿十分懂事的点点头,“思怡姐姐,我知道,我不在的时间里,还要麻烦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我姐姐。”

    “放心,你安安心心念书去,我肯定会照顾好飘云的。”

    林飘云到底是有些伤感,想着自己相依为命的弟弟一走就是好几年,心中很是不舍,眼眶有些泛红,不过机场已经在叫着飞往英国伦敦的飞机准备起飞了,林启正又是和林飘云叮嘱了几句,这才恋恋不舍地进了登机口。

    “好了,人都走了,要是真的想哭的话,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思怡十分义气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我把我的肩膀借给你,怎么样?”

    林飘云被她逗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收敛了几分离别的忧伤,这才问她,“这段时间你很忙么?”

    思怡斜睨了她一眼,“是你忙吧?我有打过你几次电话,不过你都没有接。”她沉吟了片刻,又接着问:“飘云,其实我一直都很想问你的,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以前你从不这样。”

    林飘云的神色顿时有些闪烁,思怡却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见她又有想要躲避的意思,她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按住了她的双肩,郑重其事道:“我其实也知道一点,但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飘云,我们可是很好的姐妹是不是?你有什么事情不告诉我,都藏在心里累不累?”

    林飘云听她这么一说,心头更是一沉,百般滋味涌上来,原本就有些多愁善感的她,这一刻心灵更是有些脆弱起来,她喃喃地低语,“思怡……”

    “和余乘风有关系吧?”思怡单刀直入,“我那次看到你和他在一起,你虽然从来都不肯和我说,但是我也不是故意要探究你的隐私,只是关心你。”

    林飘云神色一怔,片刻之后才说:“思怡,对不起……我不告诉你只是不想让你担心我。”12Zb6。

    思怡看着她满脸隐忍的样子,到底还是忍下了所有的叹息,“算了,你不想说,我不会勉强你,但是你要记住,如果那个余乘风他真的敢欺负你的话,你就告诉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林飘云却是瞬间接口,“没有……其实、其实他对我也不是很差。”怡跑间正的。

    至少真的送启正出国留学了,虽然他总是喜欢……那样欺负自己,但是事实上她也明白,他并不算是很坏,给了自己很好的一切,甚至还请了老师回来,继续教她画画。想起自己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画画,可是家道中落之后,她要肩负起供弟弟上学的责任,所以早就已经放弃。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还可以再拿起画笔。

    那个男人……唯一让她受不了的就是在床.上的时候……

    现在想起来都是心有余悸,余乘风就是喜欢在床上折腾她,每一次都会把她折腾的生不如死的。

    不过这些话,她自然是不会真的告诉思怡,更何况她和余乘风……也算是一场交易,各取所需而已,她给了他自己的身子,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思怡凝视着林飘云,将她眉宇间那些神情尽收眼底,她心下已经明白,飘云根本就不想多说什么。她不动声色地说:“不是最好,总之你就记住我的话,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

    不行,这件事情,她一定要找个时间问问江燕回,飘云不肯说,江燕回肯定知道点什么,如果飘云真的在受苦,她肯定不能坐视不理。

    “我会的。思怡,谢谢你。”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出了机场,打了车回到了市区,林飘云接了个电话就神色匆匆地说要先回去了。思怡心下也明白,并没有说破,看着她离开,她这才朝着事务所走去。

    “叶律师!”没想到刚一走进办公室,小张就急急忙忙地站起身来,脸色明显是有些不对劲,思怡皱眉看了她一眼,眼尖地发现她双手藏在背后,一张报纸捏在手中。

    “那是什么?”思怡伸手指了指小张身后的那张报纸,直觉告诉她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给我看看。”

    小张却有些支支吾吾的,“呵呵,叶律师,其实也没有什么,啊,你前几天让我准备好的资料我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给你吗?”小张试图扯开话题,不过她越是这样欲盖弥彰,思怡就越是觉得事情不对劲,当下大步走过去,不由分说就从小张的背后扯过那张报纸。

    刺目的大头条,让思怡脸上的神色一寸寸冷下去,小张见她神色不对,连忙开口,“……叶律师,这个……这家杂志社的名声一直都不太好,据说那些八卦记者最缺德了,总是喜欢乱写这些东西,……你、你别当真啊,肯定是他们瞎编的,我看这些照片八成也是合成的。”

    思怡一瞬不瞬地凝视着拿报纸上面的照片,只有她知道,照片不是合成的,都是真实的。只是照片不对,一张是她昨天晚上在大排档和江燕回吃饭的照片,这张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还有一张艳照!

    她的双手开始发抖,身体里的血液都仿佛是要凝固了,手心发冷,只觉得不敢置信——

    这样的照片怎么会被报道出来?

    那天……那天就在这个办公室里,他和她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被人拍下来?

    不对,一定是哪里不对……

    “……我觉得我们可以告那家杂志社,这是严重毁坏你的名声……叶律师?叶律师?”

    思怡哪里还能听到小张说什么,她神色慌乱地丢下报纸就跑出了事务所,她现在要去问清楚,这样的照片到底是哪里来的?她的办公室根本就没有监.控器,怎么可能会有照片泄.露出去?还有,就算真的有照片,江燕回不是好几次都信誓旦旦地自己说过的么——

    江.家是做传媒的,没有他的同意,任何人都不会随随便便发任何有关于他的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大脑犯疼,心中总是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脑袋里飞快地闪过太多的画面,但是她都不敢确定,也不敢多想什么,她此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到江燕回!

    思怡速度极快地跑出了事务所的大厦,却不想还没有来得及打到车,就见到一辆熟悉的车子停靠在了自己的脚边。车门被人推开,叶正昊一脸黑沉地从车上跳下来,一见到面色惨白的她,就拦住了她,“思怡,你去哪里?”

    思怡一见到叶正昊,一颗心更是下沉了几分,一口气还没有喘过来,又听到叶正昊阴测测地嗓音,“跟我回家!”

    思怡就知道这事情大哥肯定是知道了,她看着叶正昊伸手过来抓她,想也不想就往后倒退了一步,抖着唇瓣回了一句,“不要,大哥,我现在……我现在有事情……我……”

    “你有什么事情?”叶正昊暴怒低吼,那报纸现在是满城皆知,他刚才是警局看到的时候,只觉得一股血直冲到了脑门,没想到那边还没有反应过来,母亲的电话就打进来了,说是父亲看到了报纸,心脏病发进了医院。他当下又匆匆赶到了医院,父亲的情况是控制住了,人也醒了,但是要让他把思怡找回去。

    就算父亲不说,他当然也会把思怡给找回去的!

    他之前就知道那个江燕回没安好心,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

    该死!都怪他太疏忽了!

    “大哥……我……”思怡心头混乱,张嘴欲说什么,叶正昊却已经不由分说地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就往车门边上走去。

    “大哥……”

    “思怡!”叶正昊见她竟然还要挣扎着不肯上车,顿时怒火中烧,语气更是低沉了几分,“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你知道不知道现在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不知道今天爸爸看到了报纸直接心脏病发去了医院?你不要告诉我,你这个时候还要去找那个该死的江燕回!”

    “什么?”思怡心头一惊,连同唇上的最后一丝血色都消失殆尽,“爸、爸爸他心脏病发?”

    “你知道前几年爸爸的心脏做过一次搭桥手术,你是不是真的想气死他才甘心?马上跟我回去!”

    ————

    孜孜不倦求月票!月票!下一个加更数650!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