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怡被叶正昊拉着赶到医院的时候,病房门口站着管凤茹,看到一脸憔悴的女儿终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却是拦着没有让她进去。

    叶正昊急了,“妈,爸爸他怎么样了?”

    “他已经没什么事了。”管凤茹语气平静,说话的时候却一直都看着站在叶正昊身后双眼通红,脸色惨白的思怡,顿了顿又说:“正昊,医生刚刚来过了,说是有一份报告在他那边,你去拿一下。”

    叶正昊一愣,继而才明白母亲是想要支开自己,他短暂思索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离开之前又看了一眼思怡,见她脸色十分的糟糕,凑近她说了句,“记住我刚和你说的话,不管爸妈说什么,你都不要多说。”

    叶正昊哪里会知道管凤茹和思怡之间的事情,他一直都以为母亲和父亲一样是被蒙在鼓里的,所以他想此刻母亲想要单独和思怡说话,也肯定是为了今天报纸的事情,只是想着让她先保持沉默,自己再想办法解决。

    思怡没有回应什么,叶正昊大步离开。管凤茹一直看着儿子彻底消失在了转角处,这才对思怡说:“跟我过来。”

    她说完就转身朝着另外一间病房走去,思怡却是本能的有点排斥这个时候和她谈话,她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我想看看爸爸。”

    管凤茹已经走出了几步,闻言站住脚,她没有回过头来,柔软的女声却是带着几分少见的强硬,“如果你不想现在把你爸爸气得爆.血管,你就跟我进来,我有话对你说!”

    思怡是真的不想和管凤茹谈,她用脚趾头想都已经可以猜出母亲要对她说什么,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她不跟着去也不行,思索了片刻,还是跟着进了边上的另外一件病房。

    “把门关上吧。”

    管凤茹一进去,就坐在了床边,看着思怡关上了房门,她也不含糊,直接开口,“思怡,过来妈妈这里。”怡被经院拉。

    思怡暗暗叹了一口气,乖乖地走了过去,管凤茹意识她坐下,思怡也没有别扭什么,坐在了她的边上,她却是忽然伸手摸着她的脸颊,思怡微微一怔,管凤茹幽幽的女声带着几分心疼,“对不起,昨天妈妈不是故意要打你的,思怡,你不要生气,妈妈是真的舍不得打你一下,昨天……只是有点急了。”

    到底是自己的母亲,思怡其实没有真的怨恨她什么,不过也是一时接受不了,这会儿管凤茹都主动说了对不起,她哪里还有脾气?视线微微一垂,轻轻地摇了摇头,“妈,您别这么说了,我没有怪你。”

    “还疼么?”

    “不疼了。”

    “思怡,妈妈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情你应该知道,妈妈想和你心平气和地谈一谈,好么?”管凤茹的嗓音原本就很温婉柔软,有很独特的江南味道,此刻她又可以将语气放柔软了,越发的慈爱,让人听了就不会觉得是兴师问罪,“你和江燕回的事情,我之前一直都以为你只是随便说说的,却没有想到,竟然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也许是母亲的语气很是柔软,思怡反倒是放下了一颗紧绷的心,到底还是母女连心,也不会真的有什么芥蒂,她会这么问,思怡也没有丝毫意外,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就沉默不语。

    管凤茹见她不出声,心头微微一沉——

    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性子,她自然是一清二楚的,此刻她要是矢口否认的话,她还会松一口气,至少会认为这或许是江燕回想要打击报复自己的无聊游戏而已,而正好从思怡的身上下手。可是,可是思怡却没有否认,一句话都不说,这代表了什么?

    她终于意识到事态的发展比自己猜测的还要严重很多!

    “思怡。”管凤茹神色微微一凛,伸手捏着她放在膝盖上的手,“你告诉妈妈,你是不是真的因为妈妈的事情,才和江燕回——”

    “开始是。”一反常态,思怡这一次没有再选择沉默,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个字就这么自然地脱口而出。

    管凤茹心头大为震惊,下意识地追问,“什么叫做开始是?那后来呢?”

    思怡又沉默了下来。

    后来呢?

    其实她自己也分不清楚,她现在对江燕回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她承认自己刚开始的确是很讨厌他,那时候恨不得要在法庭上定了他的罪,将他关进监狱才肯罢休,可是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念头早就已经消失不见。

    她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太多太多与众不同的东西,他并不是别人口中什么都不是的江燕回,他虽然口没遮拦,虽然总是爱欺负自己,可是她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

    也许别人都不会看到不一样的江燕回,可是她能看到。

    他会告诉自己属于他的那些小秘密,他会带自己去吃好吃的,他也会带自己看不一样的A市,他会弹钢琴,他还会唱歌给自己听……

    她怎么都不会相信,一个会将自己最最柔软脆弱的一面好好珍藏着的男人,会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怎么不说话了?”管凤茹一瞬不瞬地凝视着思怡,这会儿却是见她的神色柔软,眉宇之间竟都是一种欲说还休的情愫在浮动,她终于坐不住了,猛地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自己的女儿,语气亦变得有些冷,“思怡,你、你到底和江燕回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报纸的事情都是真的?你、你真的和他……思怡你、你怎么那么糊涂?!你知道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妈。”思怡也跟着站起身来,她脸色不好,可是此刻神色却是严肃的,她从来都不是什么胆小怕事的人,自己做过的事情,不管对还是错,她也从来都不会逃避,“我不想欺骗你什么,报纸上写的,的确都是真的。我和江燕回……就是你想的那种程度,妈妈,江燕回其实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他其实……”

    “够了!”管凤茹瞬间打断了她的话,一贯在她脸上的温柔早就已经不见,她的神色格外的焦躁,放在身侧的双手甚至带着几分微颤,“江燕回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江.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我也比你更清楚。思怡,你一直都是那么聪明的一个女孩子,你怎么就是在这个事情上那么糊涂?你、你真是——算了,这件事情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你必须要答应妈妈,你以后绝对不能再见江燕回!”

    “为什么?”思怡皱眉,她几乎是本能地反驳,“妈,难道就是因为江霁臻的关系,所以你一定要阻止我和江燕回是不是?我——如果我说,我一定要和江燕回在一起呢?是不是你一样还是会和江霁臻继续纠缠不清?”

    “思怡!”管凤茹厉声道:“这件事情根本就和江霁臻没有关系!我现在说的就是你和江燕回的事情!”

    “有什么不一样?”

    思怡却是不以为然,她其实现在并没有彻底搞清楚自己心中对江燕回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要为了他不顾一切,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来的太过突然,她还没有整理好自己的思绪,但是每一次事情一开头,周围的人都说着江燕回配不上自己的时候,她就有些厌烦,尤其是这话到了母亲的嘴边,她自动理解为,母亲不过就是为了自己和江霁臻在一起方便,才会竭尽全力要阻止自己和江燕回在一起。

    她一贯都是一个执拗的人,这样的意识在自己的脑海里已经根深蒂固,所以这一刻,她隐隐又有些愤怒地争辩,“如果你这么反对我和江燕回在一起,那么你为什么要和江霁臻——”

    “我说了这是两回事!”管凤茹再一次截断了她的话,“思怡,妈妈可以跟你保证,妈妈所做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但是你真的不能和江燕回在一起,他真的不会适合你。不管你想对我说什么,我劝你都打住,你和我说了都是没有用的,想想现在躺在隔壁你爸爸,他仅仅是看到了那份报纸,就已经这样了,你有想过吗?如果你刚才和我说的这番话传到你爸爸的耳中,他会怎么样?你不会真的想要气死他才甘心吧?就为了那么一个男人,值得吗?!”

    “妈,我说了,江燕回不是那种人,为什么你们就是不相信?没错,报纸上写的事情都是真的,但是事情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他其实——”

    “你不用再说了。”

    思怡本能地还想要再说什么,哪怕她觉得自己此刻并不是在为江燕回说话,只是觉得这样的评价对他不公平,可是管凤茹却是听不下去了,她抓住思怡的手,一字一顿地说:“妈妈和你说最后一次,以后不许再见江燕回,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和你大哥联手,把你关在家里!”12Zb6。

    她说完,不顾面色苍白的思怡,拂袖而去。

    ————

    今天更新的是2W字,包括了月票570加更的字数,下一个加更的是650,

    今天还有4000+应该是下午,一并奉上!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