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他和她说的第一句话,“小姐,你弄脏我的车子了。”

    是和了来似。她醉得很,似乎并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贯都是女人围着自己转的,那时候的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长久没有等来她的回应,伸手提了提裤子,直接蹲在了她的面前,他有些不受控制地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而她的嘴角甚至还残留着一些污渍,他竟也不觉得碍眼,只是问她:“小姐,你的朋友呢?”

    她还是没有什么反应,醉意朦胧的双眸痴痴地看着自己,最后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竟然又是对自己甜甜一笑,那双手就这么横过来,直接圈住了他的脖子——

    他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自己的反应,浑身一僵,而她已经完全蹭到了自己的怀里,虽身上有着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道,可是她就像是一只猫一样,懒洋洋的,软绵绵的,那双白希的手抓着他的衣领,哼哼唧唧地说着:“……想睡觉,好累……不想喝了……我想睡觉了……”

    呵,睡觉?

    当时的他是真的觉得,这样女人有可能就是在和自己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毕竟在A市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简直就是不计其数。然而当时他也承认自己对她的性.趣是很浓烈。既然是送上门的,他从来都没有拒绝的理由,不是么?

    他扬了扬眉,顺应了她的要求,十分大方地将她扶着进了自己的车子,脚下油门一踩,直接去了酒店的套房。

    后来才知道,自己看错了。她竟然是第一次,生涩地简直带了一点可爱,在床.上从来都是女人想尽办法取悦他,那一次却是想尽了办法帮她缓解痛苦,又想方设法取悦她。

    那天晚上,他不厌其烦地折腾了她好几次,每一次都把她弄的哼哼唧唧地晕过去,他只觉得她的身体格外的柔软却又紧致,而她的身上还带着一种很甘甜的香味,素净的小脸,都让他十分的喜欢。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她次日一醒来,发现了他们赤.裸相对,她在恐慌过后,竟然会说出那样的话——

    “这只是意外,希望你能够尽快忘记,我昨天晚上喝多了。”

    他还真是十分的意外。

    可是更让他的意外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

    原本以为不过就是最最普通的一夜.情,可是调查过后才知道,原来她竟然是叶正昊的妹妹,还是一个律师,当然,最关键的是,她竟然是管凤茹的女儿。也许是老天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他在那之后总是频频遇到她,撞车、法庭对持、到再之后的林飘云弟弟林启正的事情……

    她的身上带了一种很强烈的光环,让人不注意到她都难。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视线已经不能从她的身上移开,可是她的每一次见到自己,眉宇间有的都是对自己的排斥和厌恶。

    多少还是有点关系的吧。他江燕回想要的女人,哪一个不是乖乖地把心都捧上?也只有她,他能感觉到,他对自己是真的不屑一顾。

    所以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要得到。也或者说,是想要好好地享受她所带给他所有的愉悦和那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她曾经不是一次说过自己——江燕回,你很无聊么?

    也许她是真的不知道,他的确是很寂寞,很无聊,无聊到一天不逗她,他都闷得慌。

    其实他也没有想过要利用她去报复管凤茹,顶多也不过就是顺水推舟,在知晓所有的事情的情况之下,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故意想着要靠近她。不过他同样知道,老头子身边的女人太多太多,就算不是管凤茹也有别的,所以慢慢的,他早就已经没有想到这一层的关系。不过那时候他知道,聪明的她迟早有一点会发现自己母亲正在做什么事情,就是没有想到,她发现的速度倒是挺快。

    她来找自己的时候,他十分自然地提出了那个让她成为自己女人的要求,却不想这只小野猫条件还挺多,竟然还要让自己签什么可笑的合约。

    他最讨厌的就是签那种东西,自然是拒绝,顺便再让她知道,她早就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只要是他江燕回真的想要,不管是强硬手段,还是连哄带骗,她必定也会是自己的。那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别的,他只是觉得,这个有趣的女人让自己的生活不会太过枯燥无味,所以放纵自己沉沦下去——

    可是越是靠近她,就越是觉得事情变得有些难以掌控,一点一点的发展下来,到了如今,竟然变成了一种身不由己。

    其实,早在他生日的那天,他跑去听审,之后又不顾她的反对硬是要拉着她和自己一起去看那只大黄鸭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对她很不一样。那时候有想过要踩刹车,可是后来还是忍不住,那只小野猫,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you惑他,让他一点一点地沉醉。

    如今,如今怕是要踩,也已经来不及了。

    指间的烟已经燃到了尽头,猩红的光芒烫到了自己的手指,灼热的温度让他猛地反应过来。江燕回下意识地皱眉将手中的烟蒂丢进了垃圾桶里,刚拿出另一根烟含在嘴角,还没有来得及点燃,手术室那边忽然灭了灯,有医生走了出来。

    他伸手就将那根烟折断了丢进垃圾桶里,三步并做两步走了上去,为首的就是本院的院长,一见到江燕回,连忙伸手取下口罩,“燕少。”

    “怎么样?”

    “燕少请放心,病人没事了,就是失血过多,现在麻醉还没有过,大概还需要一个小时才会醒过来。”那医生顿了顿,又十分敬业地补充了几句,“她的伤口应该是被尖锐的玻璃弄伤的,不过我已经都帮她把玻璃碎片取出来了,伤口有点深,加上身体也有不少擦伤的地方,所以可能一会儿醒过来,她会觉得很痛,也有可能会有并发症,比如说发烧之类的,不过她没有伤到其他的地方,所以不用太担心,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燕少可以随时让护士来通知我。”13jLn。

    江燕回提着地一颗心总算是缓缓地落下,“谢谢院长。”

    “燕少客气了,那么我先过去了,病人我已经让人送到了vip病房,燕少随时都可以过去看看她。”

    江燕回点了点头,等到那院长一走,护士就到着他去了病房。

    ~~~~~~~~~~~~~~歌月分割线~~~~~~~~~~~~~~

    思怡觉得,自己应该是做了一个梦。

    不过即使是做梦,她也被折腾的够呛。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却总是有一阵尖鸭嗓子的声音不断地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她讨厌这样的声音,更是惧怕这样的声音,想要挣扎,身体又是疼的厉害。每一次伸手要去摸的那疼痛的部位的时候,又总觉得有人捏着她的手,就是不让她动弹。她懊恼,想要大声说话,可是一提起,腹部就一阵抽痛,接连好几次如此反复的疼痛折磨得她终于哼了一声。

    耳边马上就有一道熟悉又低沉的声音,忽远忽近的,好像是在叫她的名字——

    “思思,你怎么样,醒了么?思思?……思思……”

    思思……恐慌的心好像突然就安定了下来。

    这个世界上叫她思思的人并不多。在她很小的时候,妈妈倒是经常会叫她,不过后来长大了,也随着家里其他的人一起叫她的名字。再后来,总是有个人,喜欢在她的耳边用一种魅惑人心的嗓音叫着这两个字,每一次他一叫,她的心就好像是被羽毛刷过一样,酥酥麻麻。

    思怡慢慢地就睁开了眼睛,眼前却是一张放大的俊脸,眉宇间有一些从未在他脸上见到过的焦躁不安,那眼底甚至还有一丝类似……心疼的东西。

    心疼?

    他,是江燕回么?

    “醒了?”江燕回看着时间过去差不多了,也知道她快要醒过来了,就见她哼哼唧唧的一直在呢喃着什么话,他好几次凑近去她的唇边,都没有听清楚,不过见她眉头紧锁的样子,他估计她是在做噩梦,于是就地叫着她的名字,想要把她叫醒。

    “……江、江……江燕回……”

    思怡张了张嘴,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干涩地像是从破旧地齿轮之中挤出来的声音,他靠的自己这么近,她微微一呼吸,吸入肺部的除了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道,还有他身上那明显的烟味,她伸手想要推开他,可是身子才稍稍一动,腹部就疼的她面色一白,唇齿间一声压抑的闷哼声也随之逸出。

    “哪里疼?”江燕回神色顿时一紧,皱着眉头就按住了她的手,看着她的眸光却温柔的像是渗着一层蜜,连同语气都是轻柔的,“不要动,你受伤了,流了很多血,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思怡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她什么时候见过那个总是喜欢用下.流的话来惹得自己又气又恼的江燕回这样的表情?

    他现在脸上的表情叫什么?

    紧张、不安、心疼……

    她一定是看错了……不,她可能还在做梦……一定是这样……

    ————

    别扭燕少,下一章登场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