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怡!你越说越不像话了!你这么多年受的教育,就是让你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的声音开始发颤,“妈妈,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婚姻出轨是一件人人唾骂的事情么?我不觉得我有说错什么,做人难道就应该像你那样?你看看我和大哥,都已经这么大了,您却是突然要这么对爸爸,您觉得自己不过分么?妈妈,你知不知道你很残忍,你把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在我面前都打碎了,我不知道我还能相信什么,我不知道我还能相信谁,我一直都以为你会和爸爸……会和他相敬如宾一辈子,可是你竟然……你竟然……”

    管凤茹沉默了片刻,才说:“思怡,有些话妈妈现在真的不能和你说,但是你要相信妈妈,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怡越让情她。“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为什么不和我解释?我现在就在听你的解释,你连那个手机都不敢拿出来,你还要让我怎么想?”

    她想不明白,如果真的不是自己想的那样,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为什么不肯说?再丑陋的一面,她都已经看到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思怡只觉得再也忍不住,眼泪汹涌而出,“我忍了多少次你知道吗?我从刚开始知道你和江霁臻的关系的时候,我只觉得不敢置信,我最尊敬的母亲,她竟然……竟然背着我的父亲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偏偏那个男人还是一个身份那么特.殊的人,这简直就是在往我的脸上扇耳光。我的母亲是一个堂堂的大学教.授,可是她做了一件人人喊打的事情,我谁都不敢说,连我最好的朋友我都不敢说,大哥还要骂我任性,我也是不能为自己辩解一句。妈妈,你知道我伤心过多少次吗?也许人人都会羡慕我幸福得像公主一样,可是你知道从幸福的顶端摔下来是什么滋味吗?那比从小不知道什么是幸福难过一千倍!妈妈,你真的很残忍,如果你自己都不能以身作则,你还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和江燕回不要在一起?你想和江霁臻在一起是么?我告诉你,我拼了命也会阻止,我曾经就说过,如果你执意要这样下去,那么我宁可马上去和江燕回结婚!”

    “啪!”

    管凤茹被她的话刺激得忍无可忍,打了她一耳光:“你疯了是不是?我说过让你离那个江燕回远一点!”

    可是那一个耳光打出去之后,她自己却是先愣了,思怡往后退了一步,摇摇欲坠,仿佛也不相信发生了什么事。

    管凤茹吸了口气,叫了声:“思怡……妈妈……妈妈不是故意的……”

    第二次了,这是管凤茹第二次打她耳光。

    思怡反倒仰起脸来,带着一点微笑,那笑比哭更令她觉得惶然,她一字一句地说:“妈妈,您是我的母亲,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事实,但是我要告诉您,只要您不放弃,我说过的话,迟早都会实现!”

    管凤茹脸色微微一震,“思怡!”

    思怡却是掉头就冲出了病房,她跑的飞快,也不知道后面有没有人追上来,只是想要走远,越远越好……

    这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那该有多好?为什么她心中一直以来敬重的母亲要做出这样的事情?为什么父亲如今还躺在病床上,她却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和他摊牌了?13jLn。

    江霁臻有那么好么?好到可以让她放弃自己和大哥,好到可以让她忘记那个陪着她走了二十几年的丈夫……

    一口气跑到了车子边上,她打开车门刚要坐进去,身后忽然响起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有人极快地从车子里出来,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一阵熟悉的男声,这一刻却是越发得让她心如刀绞——

    “怎么见到我就要走啊?你这个女人,又不接我电话……”

    江燕回的话还没有说完,思怡就已经狠狠地摔开了他的手。她一言不发,甚至是看都不想多看他一眼,推开他就弯腰坐进了车子,开启、发动引擎、调转车头……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在江燕回的脚边来了一个漂移,下一秒,车子飞快地开了出去。

    江燕回是被她推得有些措手不及,一阵呆愣,反应过来才发现她早就已经拿着车尾灯对着自己了,他暗暗咒骂了几句,也跟着赶紧上了车,就追了上去。

    没想到这只小野猫开车的技术还不错,江燕回的跑车原本性能就比她的那辆车子要好,却也是花了不少的时间才追上了她。

    两人的车子都已经开出了城市拥挤的街道,这会儿已经开到了郊外,江燕回见差不多了,先是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后面,拿出手机拨了她的号码,谁知道提示关机,他嘴角一沉,将那手机丢在了副驾驶位上,桃花眼无意识地眯起,一脚踩下油门,速度直加而起,没一会儿就已经超越了思怡的车子,他透过车窗看她的侧脸,最后将方向盘打转,直接就将车头横在了她的面前,便一脚踩下刹车,跑车的身在马路上划出大半个弧线,整个打横,将后头的车子逼得刹车不及,最后在尖锐的急刹声中,仍直直冲向他的车子。

    江燕回却是丝毫不怕,性感的薄唇微微一勾,喃喃低语:“宝贝,你要是撞得上来,我就和你一起去见阎王,也没什么不好的。”

    四、三、二、一……

    刹车声越来越近,在最后咫尺之间,思怡的车子还是堪堪停止了滑行,硬生生停滞不前。江燕回直接就推开了车门,大步朝着后面被自己逼停的车子走去,隔着车窗玻璃,他可以看见一双黑亮如点漆的眼眸,有几分惊惶失措。

    还知道怕?

    知道怕刚才还那么没命的开车?!

    江燕回走近车子,伸手就打开车门,不由分说将驾驶位上的思怡抓了出来,用力地将她抵在了车门身上,“你在干什么?”

    “你给我放手!”思怡的声音竟然无比平静,“江燕回,我干什么轮得到你来管我?放开我!”

    江燕回原本心情就不是很好,这会儿被她一句话刺激的更是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怒火在乱窜,他嘴角微微一沉,更是逼近了她几分,“我管不着是不是?”

    话音一落,他一把扣住了她的后脑,突然就恶狠狠的吻下去,明显是感觉到她的唇瓣微微一抖,然后就是用力地想要推开自己,他当然不会让她如愿,扣着她后脑的动作一动力,她就被迫张开了唇,他的舌顿时就深入进去,狠狠地吮着她的舌。她唔了一声,那双手不断地打着自己的胸口,他烦了索性伸出另外一只手牢牢抓住,高大的身子更是紧紧地贴着她的。

    思怡觉得自己肺部的气息都被他给挤了出来,她抗拒不了,只能放任他,最后他大概是吻够了,慢慢地松开了她,额头却还是抵着她的。灼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她的脸上,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魅惑的暗哑,“你说,我管不管等着?”

    “管不着!”她却是依旧冷静,既然手推不开,那索性就用脚,撑着他不注意,一脚就踹开了他,江燕回还真是被她的动作搞得有些猝不及防,吃痛地松了手,思怡的动作更快,跳开几步,狠狠地瞪着他,“江燕回,我不想见到你,你离我远一点!”

    江燕回被她弄的有些莫名其妙。

    昨天晚上他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没接,他还以为她已经休息了,可是今天早上他一起来就打电话给她,原本是想和她解释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结果电话就是打不通,他还特地让人找了才知道,她一早去了医院,所以连早餐都来不及吃,就匆匆跑去医院找她。

    谁知道,一见到她,她就给自己脸色看,该死!

    怪不得古人都说了,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他就没有见过这么难搞的女人!

    他什么时候有这么低声下气地去哄着一个女人了?这会儿少爷脾气也有点上来了,眉目一沉,语气更是冷了几分,“你是不是有病?现在叫我离你远一点,早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女人都喜欢玩欲擒故纵这一招?很好玩么?叶思怡!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你不要以为我对你有那么点兴趣,你就总是对我大吼小叫的,懂不懂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我有病……”体内有一股气血凶猛地往太阳穴的地方冲着,可是又像是有人拿着尖锐的东西在一下一下地凿着,疼的思怡面色一白,几乎是摇摇欲坠,声音更是颤抖,“对,我就是有病!我有病我才会这么伤心难过!我就是一个白痴!那你为什么要来招惹我?你为什么要骗我?我不懂得适可而止,那你去找懂得适可而止的女人啊!我没有让你对我有兴趣,你最好从此远离我的世界,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她知道自己即将要失控,可是她不想在他的面前掉眼泪,极快地坐进了自己的车子,趁着江燕回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锁上了车门。车子娴熟地调转车头,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

    Omg!又是大吵一架,燕回兄,你要是搞不清楚状况就别摆少爷脾气嘛!

    今天保底更新6000,还是月票960加更!大家又准备让鸽子休息休息了哇?月票都不动了!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