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不要走……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像是钉子一样狠狠地扎进了他的心脏。

    曾经何时,他也是这样无助的祈求过——妈妈,不要走。也许老天爷待他还是不薄的,所以硬生生的把母亲的命也留了下来,只是她再也不会和自己多说一句话。

    他看着怀里的思怡,眸色深了浅,浅了深,眼底伸出的光却是复杂难辨。

    思怡并不知道,这一整晚,江燕回都怔怔地坐在床边,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睡脸,看了整整一晚上。

    天快亮的时候,他的手机在口袋里一阵短促的震动,他捻灭了指间的烟蒂,看了一眼床上依旧睡得死死的女人,刻意放轻了脚步走向了阳台。

    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他沉默地接起,那头是余乘风低沉的嗓音,“燕回,你在哪里?”

    “北京。”

    “你怎么去北京了?”余乘风有点诧异,继而又低笑一声,“我不记得你在那边有什么业务。”

    江燕回也不准备和他多说什么,欣长的身子懒洋洋地倚在栏杆上,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弹着栏杆,这个时间,空气都仿佛是安静的,那一阵细小的声音就格外的突兀,他的声音也有些懒洋洋的,“来帝.都逛逛而已,这么早打电话给我什么事?”

    余乘风当然也知道,他绝对不可能那么单纯去逛逛跑那么远,既然他不愿意多说,他自然也不会多问,沉吟了片刻就说:“上次叶思怡出事的事情,你让我调查的,我有点眉目了。”

    江燕回扬了扬眉,眸色闪过一丝狠戾,“是谁?”

    余乘风说:“那三个人一口咬定说是江燕森指示他们做的,不过他们越是这样,我越是不相信,我暗中派人查过,江燕森根本就不认识这三个人。再说,江燕森那人虽然阴险了点,但是还至于做事情这么没有大脑,如果真的是他派人的话,我想那三个人可能不会一口咬定说是他做的。”

    “那你调查的眉目是什么?”这点,江燕回当然也知道,当初他第一个怀疑的对象的确是江燕森,不过后来思思说了几句话,他也觉得不太可能,他和江燕森明争暗斗那么多年,太了解他做事的风格。

    正如余乘风说的,那个阴险的人,要是真的做了这样的事情,那么他派出去的人绝对不会这么守不住自己的嘴巴,还在思思的面前露了他的名号。

    “这个眉目嘛,其实也要感谢叶思怡的那个好大哥,我知道他也在调查这件事情,所以就偷偷借了一下力。我查出,那三个人之中其中知道所有事情的那个男人,和血狼有关系。”

    江燕回眉峰一凛,只是不过三秒,他却是轻蔑地笑起来,“血狼?我倒是听说过这号人,他胆子不小,我的人都敢动。”

    “据说是和之前叶思怡接的一个官司有关系,你的小律师把人家的财路给截断了不说,还让他得力的一个左臂右膀进了监狱,一蹲就是十年。加上你之后还在他的手下面前让他丢脸,说给他十条命,连给你女人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人家好歹也是一个大哥,这样的话放下去,自然是丢脸丢到太平洋了。”余乘风的语气带着几分揶揄,“不过我倒是觉得,他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还真的敢这么冒然动你的人,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和人合谋的。”

    江燕回这个时候终于想起来了,那一次他的确是在KTV救过思思,乘风说的那个官司应该就是孙晓漫地官司。他眼眸无意识地眯了眯,“查出和他合谋的人是谁了么?”

    余乘风有些遗憾的说:“这个嘛,我目前的确还没有查到,我会加把劲的,查到了第一时间通知你。”他顿了顿,又低笑一声,道:“你和你的小律师应该和好了吧?我就是想跟你说,要是她还在生你的气不让你近身的话,你也应该找几个人暗中保护她,这种事情嘛,狗急了跳墙,有一次没准会有第二次。”

    江燕回冷哼了一声,哪里会听不出来,余乘风根本就是在哪自己开玩笑,想起之前他们三个人竟然合伙耍他,他暗暗地勾起唇角,一字一顿地说:“乘风,我要过几天才回去,思思和我在一起,我知道叶正昊肯定会想办法找到她,所以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不能让叶正昊找到思思。”

    丢下这个任务,他也不等余乘风说什么,直接就挂了电话,一转身正好看到大床上的思怡撑着双手从床上爬起来。

    他勾着嘴角走进了房间,“我还以为你会睡到下午,这么早就醒了?”这才七点而已,看来昨天晚上他也不是太凶,下次还可以再放开一点。

    思怡是凭借着自己的长期以来的生理钟醒过来的。她很少会睡懒觉,平常的工作日基本都是六七点就醒来,这会儿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江燕回这张放大的俊脸近在咫尺,她一时还有些恍惚,眯着眼睛朦胧地看着他。

    江燕回被她刚起床的时候这种样子勾得心头发痒,加上这女人此刻身上也没有穿衣服,那薄薄的绸缎被子欲遮不遮的,她的身上还有很多自己昨天晚上祸害出来的枚红色可爱的小印记……

    江燕回喉结一动,只觉得自己又有些把持不住了,那身子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往她的身上压过去,“宝贝,你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的话,我就会自动理解为,你这是在勾.引我。”

    思怡这才猛地反应过来,昨天晚上两人疯狂缠绵地画面也一下子回到了她的脑海,她的连刷一下红了个彻底,下意识地抓起被子就往自己的身上遮,一只手往他的脸上推过去,“谁勾引你?你别压着我……”

    他压住被子一角了,她怎么扯都扯不出来,江燕回笑的不怀好意,“昨天晚上你明明叫我压得用力一点,怎么一觉醒来就不要我压着了?女人都喜欢这样口是心非么?”

    思怡被他说的脸几乎是冲血,平常的伶牙俐齿这会儿统统都离家出走了,一句话反驳的话更是说的舌头打结,“你、你胡说!没有……江燕回,你走开。”

    “唉,真是伤心。”他却是故作伤心的样子,捧着胸口,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昨天晚上我伺候了你一晚上,你倒是舒服了,一转身又叫我走开。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就喜欢做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

    “江燕回!”思怡被他说的几乎是要哭了,这个男人的嘴就喜欢说这些下.流的话,可是她又想起自己昨天晚上被他弄得也是他说什么是什么,她更是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你给我闭嘴,我不许你说!不许你再说了!”

    江燕回也知道她是真的脸皮薄,自然是懂的适可而止的,这只小野猫要是真的把她弄炸毛了,那就不好玩了,伸手捏了捏她红的发烫的脸颊,眼角眉梢都是暖意,“好,什么都听宝贝的,不说就不说,那你起来去洗一下,衣服我都叫人准备好了,跟我下去吃早餐。”

    思怡其实是很想要拒绝说不想和他一起去吃,不过她也深知,就算自己拒绝了,最后还是会被他拉着下去的,她现在只想着要先离开他那种灼人的视线,裹着薄被就匆匆跑进了洗手间。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满身的吻痕要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思怡气得直跺脚,洗了半天,皮肤是越洗越红,那些吻痕哪里洗的掉啊?

    可恶的江燕回!

    等到她洗完之后才发现浴室的确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衣服,简单的t恤牛仔,是她喜欢的风格。思怡也没有矫情什么,拆掉了标签就直接穿上了,最后将长发扎起来的时候,她才恍恍惚惚地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好像是做梦了,梦见妈妈在给她吹头发……

    心头一阵黯然,她一个人出来,谁都没有说,也不知道现在家里怎么样了,爸爸怎么样了,大哥是不是在找自己?

    她从来都没有做过这么不负责任的事情,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勇气回去面对母亲,算了,既然都出来了,她还有半个月的假期呢,如果大哥真的找到了自己,那么她再回去,要是没有找到,她也要把这个假期度完再说。

    这么一想,江燕回就在外面敲门,懒洋洋的声音透着门板有种说不出的性感,“宝贝,好了没有?”13xm4。

    思怡想了想,直接将马尾扎好,走过去就拉开了浴室的门,果然见江燕回高大的身子懒散地倚在门口,双手环胸,看着她出来,扬了扬眉,拉着她就往门口走,“走吧,我都饿死了,下去吃早餐。”

    思怡挣扎出他的手,一本正经地说:“江燕回,你什么时候回去啊?”不走祈他简。

    “回去哪里?”

    思怡抿着唇,顿了顿才说:“当然是回A市。”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隐瞒他什么,反正他要知道什么,自己也瞒不住,“我这次是请假出来的,我要在外面待半个月。”

    言下之意就是,你可以先离开了。

    谁知,江燕回了然地笑了笑,忽然又凑近她的脸,笑米米地说:“我知道啊,所以接下来你要去的地方我已经帮你计划好了。”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