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江燕回了然地笑了笑,忽然又凑近她的脸,笑米米地说:“我知道啊,所以接下来你要去的地方我已经帮你计划好了。”

    思怡皱起眉头,谨慎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江燕回顿了顿,俊容上还是那样柔软的笑容,此刻在他身上那件硬朗外套的对称下,让思怡有了一种微妙的晕眩感,“哥哥打算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思怡用力地看着他,聪明如她已经明白了,这个家伙是不打算走了,而且还打算一直霸占着她的时间。她咬着唇,脑海里飞快地搜索着各种拒绝他的理由。

    最后一想,拒绝他需要什么理由?

    她直接就说:“我没打算结伴而行,而且我有自己的计划,你——”

    “计划也没有变化来得快。”江燕回不由分说打断了她,懒散地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说:“你就直接说,想不想去?”

    思怡想也不想就说:“不想。”

    江燕回却是丝毫不觉得意外,依旧是浅浅一笑道:“没关系,既然你不想和我一起去,那我就和你一起去好了。”

    思怡瞪目结舌地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有些恼火地低吼,“江燕回,我和你还是你和我有什么区别么?”

    “当然有啊,你和我去的话,你就跟着我,我会帮你安排好一切,当然,我保证我带你去的地方你绝对没有去过,也绝对可以让你减压。”他斜睨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说:“要是我跟你去的话,那就是你做什么我顶多也就做什么好了,我想你应该也有计划吧?”

    思怡被他胡搅蛮缠得直跺脚,“江燕回,你这根本就是耍赖!我的意思是想单独一个人——”

    “一个人我怎么放心?昨天晚上幸亏出现的是我这只狼,不然的话……”

    “停,不许再说下去了!”他现在一提起昨天晚上,思怡就忍不住想起那些火热的画面,只觉得没脸见人了,更何况,其实她也没有什么计划,她当初就是想着随便走走,想到哪里就去哪里,只当是让自己彻底放松一下,可是这会儿看看眼前站着的男人……

    暗暗叹了一口气,估计她肯定是别想摆脱他了。

    既然是这样,那么就让他带着自己吧,反正他说有计划,还可以让自己解压,还说什么自己没有去过的地方,她心底深处倒是有些跃跃欲试。

    “唉,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么?”江燕回见她有些动摇了,这才上前一步,圈住了她的腰,低声说:“你相信我,我也没有打算千里迢迢地跑来破坏你的心情,而且,到时候你肯定也会放松。”

    一边舒展了一下身体,一边说:“跟着我去试试别的放松方式,嗯?小乌龟。”

    思怡好半响才反应过来,他最后那三个字的含义,皱着眉头就想要反驳,他却是一脸挑衅地看着她,那含笑的眼神仿佛是在跟她说——如果不是乌龟,那么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吧。

    她连最后那么一点点抗拒的意念都被他的激将法给刺回去了。

    “去就去,谁怕谁!”

    ~~~~~~~~~~~~~~~我们的旅途分割线~~~~~~~~~~~~~~

    思怡没有想到,江燕回竟然带她去了一个法意边境的滑雪场。阿尔卑斯山脉沿着边境线起伏,山下散落的都是数个村镇。她倒是真的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气温显然是很低,不过江燕回什么都准备好了,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额,江燕回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一个落脚的地方。

    进去的时候,思怡还有些发懵。

    她自问自己出身也是极好的,叶家大宅也是一栋小型的别墅,可是不得不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房子——

    像是凌空在一个白雪皑皑的世界里,周围全部都是透明的玻璃,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色的,空间很大,也很空旷,基本都没有什么太多的摆设,一张沙发,正中间放着一架钢琴,亦是白色的,墙上还挂着一个有半壁之大的液晶显示器,可是那显示器又镶嵌在墙壁之中,原本都是黑色的边框,也都弄成了白色的。她扬起脖子往上头一看,也是透明的玻璃,可以清清楚楚地看清天空,如果这个时候天上有星星的话,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外面是一片冰雪茫茫的世界,可是室内却是恒温的,这让思怡觉得自己仿佛是置身在另外一个空间里,那是一种太过微妙的感觉,她怔怔地站着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江燕回随手脱掉了外套放在沙发上,转过身去一边拉扯着自己的领口,就见到思怡傻乎乎地站在那里,他扬起眉头冲她招了招手,“过来。”

    思怡闻言回过神来,抬脚朝他走过去,张嘴刚想要问什么,身后忽然响起一阵“滴答”声,紧接着就有一阵甜甜的女声盖过了自己的声音——

    “燕回哥哥!”

    思怡一愣,下意识地转过脸去,就见到一团小小的身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直接忽略了自己就猛地扑到了江燕回的怀里,双手亲昵地抱着他的脖子,甜腻腻地叫着他,“燕回哥哥,你怎么突然来了呀?都不跟我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思怡瞪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不知怎么的,心里顿时翻起一股难以承受的感觉,尤其是看着那个小小的女孩子无尾熊一样挂在江燕回的身上,而他呢,竟然还伸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顶,笑的那么温柔,她更是觉得那笑容像是针一样扎着她的心窝直疼,脸上的表情一寸一寸地冷了下来。

    江燕回自然不会忽视掉思怡,这会儿那只口是心非的小野猫所有的表情,他都尽收眼底,看着她一脸愤怒却又死死忍着的样子,他心头狂喜,依旧是不动声色地拍了拍女孩的肩膀,说:“先下来,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莽莽撞撞的?”

    女孩嘟了嘟嘴,不满地哼了一声,“我这不是见到你突然来了很开心吗?你都不知道我一个人在这里有多无聊!”

    “那你还来?你不是在美国么?”

    “美国更无聊,所以就来这里滑滑雪啊。”

    “一个人过来的?”

    “还有几个同学。”女孩叹了一口气,伸手摆弄了一下自己及腰的波浪长发,语气慢慢的失望,“可是他们都没什么意思啦,燕回哥哥,我妈说我还要两年才能回A市,我都快要发霉了,你能不能回去之后和阿姨说一声呀?我现在就想回A市,阿姨最听你的话了。”

    思怡听着他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完全将她当成了透明人,她心头的酸泡泡冒得更是泛滥,只见那女孩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长得倒是真的很可爱,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头发还弄成了一头金黄色的,又是大.波浪,这个时候身上还穿了一条公主裙,裙摆都是蓬蓬松松的散开来,这样的造型倒是真的有点复古,不过搭配着她那一张娃娃脸,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味。

    这样的女孩子,是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想要占为己有的尤物。

    这个念头让思怡好不容易压着的那股无名火瞬间爆.发,她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出声,“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

    女孩好像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房子里竟然还有另外一个人,一脸诧异地站起身来,追着思怡就问:“咦,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燕回哥哥,她是你的女人么?”

    思怡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看上去精致可爱,怎么说话这么……口没遮拦?她刚想说自己不是江燕回的女人,江燕回倒是快她一步开口,“晴晴,你先回你自己的屋里去,我有话和这个姐姐说,我一会儿过去看你。”

    被叫做晴晴的小女孩眨了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片刻过后倒是神秘兮兮地笑了一声,那双眼睛肆无忌惮地将思怡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最后又莫名其妙地对江燕回竖了一个拇指,“燕回哥哥,我之前有听哥哥说哦,原来是真的啊?你竟然还把她带到这里来了,有戏哦……”

    她那话说的思怡莫名其妙,江燕回却依旧是噙着宠溺的笑容,只是说:“你先回去,晚点我去找你。”

    晴晴点了点头,一蹦一跳地离开了。

    思怡看着她轻车熟路地走进了墙上开着的一扇门,没一会儿那门关上了,竟然连缝隙都找不到。

    难不成边上还有一间房子?

    “宝贝,生气了?”她正想着,耳边忽然响起一道低沉的男声,思怡的心一抖,下意识地转过脸去,江燕回那张邪魅张扬的俊脸已经横在了自己的面前,她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他却是步步紧逼,最后将她逼在墙上,他双手撑在了她的两侧,将她包.围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邪气地笑着,“要去哪里啊?这个地方你可是人生地不熟的,外面又是天寒地冻的,你还能去哪里?”知燕计以回。

    思怡一听他的话,自然是曲解了他的意思,再一想起刚才那个可爱的女孩子,一股无名火烧得更是旺盛,“江燕回,你是故意的?!你把我骗到这个地方来,还说什么给我解压,原来是让我过来看你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你无聊不无聊?!”

    晴晴,叫的还真是亲热啊,原来这个混蛋见到女人就喜欢这么叫是不是?

    “原来我的思思宝贝是个醋坛子。”江燕回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手指慢慢地压着她的唇,低低的嗓音分明是透着几分洋洋得意,“不过你为我吃醋的样子真是让我心动。宝贝,现在承认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没有?”

    思怡被他的手指压着唇,一张嘴刚想要反驳,他的手指就猝不及防地伸进了她的嘴里,食指和中指一瞬间就夹住了她的舌头,他微微一用力就将她的舌头给拉了出来,然后一低头,就含住了她的舌头。13xm4。

    思怡唔了一声,本能地张嘴想要呼吸,他趁机就狠狠地吮着她的舌尖,一直吸得她浑身发麻,力气都没有了,他才放开了她。

    思怡像是缺水的鱼,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好不容易平缓了自己的气息,刚准备骂他,江燕回却忽然开口——

    “刚才那个小女孩顶多也只能算是我的一个妹妹。她叫卓晴,是冷锡宇的妹妹,不过说是妹妹,其实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晴晴是宇的父亲的一个司机的女儿,她从小都是在冷家长大的,她很小的时候,她父亲开车出去,结果遇到了车祸,为了救宇的父亲,结果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后来晴晴的母亲因为郁郁寡欢,在晴晴四岁的时候也去世了。宇的母亲见晴晴实在太可怜,而她长得又乖巧可人,加上宇的母亲一直都想要一个女儿,可是冷家两个儿子,就是没有女儿,所以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一样养育。冷家对晴晴很好,几乎是把她当成公主一样养。宇和他的哥哥对晴晴也很好,这些年她一直都在美国留学,刚才她也说了,还有两年应该就毕业了。”

    原来她是冷锡宇的妹妹。思怡倒是真的有点意外,想起那双灵动活泼的大眼睛,却不想年纪小小就失去了父母,她心头又涌上一阵同情。

    只是心里同情卓晴归同情,那是冷锡宇的妹妹,和他江燕回更加没有血缘关系了,他看着她笑的那么温柔,鬼知道他是不是也在打那个女孩子的主意?

    她凉凉地笑了一声,字字带刺,“燕少,你的好妹妹还真是不少,不过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我和那个冷锡宇又没有什么关系,你的好晴晴是谁的妹妹都不重要,我也不想听。”

    江燕回看着她眼角眉梢都是妒意,心头更是欢喜的不得了,那笑声沉沉的,彰显着他此刻的心情是有多么的愉悦,“小醋坛子,你吃醋的样子可比晴晴可爱多了。”

    “是啊,晴晴叫的可真是亲热啊!”思怡大脑一热,伸手就去拍他的手,“你放开我,我嫌你脏!”

    江燕回哪里肯放开,不依不饶地压上去,凑在她的脖子上肆意地啃着,思怡推又推不开,她咬得她全身都酥麻了,她恨得牙痒痒,偏偏没有力气抗拒他,“江燕回……你、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每次都只会用这一招,我讨厌你……别碰我,放开……嗯……别咬我!”

    “小笨蛋,我都这么跟你解释了,你还吃飞醋呢。”

    “谁、谁吃醋?你少臭美了,你放开我……”

    江燕回叹息一声,看来他的小野猫某些地方是挺聪明的,不过某些地方倒不是那么精明了,他到底还是把话调开了说:“行了,别闹脾气了,这个醋吃了也是白吃,晴晴是宇的人,当然只能做我的妹妹了,何况我又不喜欢她那种类型的。”

    思怡大吃一惊,连先前的怒气都忘记了,张着嘴巴不敢置信地重复他的话,“你……你说……那个小女孩……是冷锡宇的?”

    天,她是真的不敢置信!

    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冷锡宇那张脸,冷锡宇虽然长得不如江燕回这种,俊逸之中带着几分邪气,微微一笑都会让人心神俱颤的类型,不过他身上却是有一种很阳光的气质,五官也是相当的出色。冷家的背景也不简单,就光是他的那个大哥冷佑延可就是A市赫赫有名的高.官,而且她也有听说,冷家上面还有军人……

    就是有点好奇,冷锡宇竟然和家里的小妹妹……

    不过转念再一想,其实这个叫卓晴的小姑娘,长得是真的可爱,和冷锡宇那张阳光帅气又有些放荡不羁的俊脸放在一起,还真是很般配。

    “唉,以后可千万不要再乱吃飞醋了,虽然我是喜欢看到宝贝为我吃醋的样子,不过要是伤心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江燕回邪邪地笑着,那语气分明就是得意洋洋的。

    思怡只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一个敏感的点被他看得一清二楚,她又羞又恼,只能毫无说服力地反驳,“我没有吃醋!江燕回,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那个卓晴和我也无关,你……你放开我,每次都这样,能不能别靠我那么近?”

    “好,你没吃醋,是我吃醋,我不靠你那么近。跟我来。”江燕回知道,思怡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人,她很聪明也很冷静,有些话他只要和她说清楚,她自然不会再介意,所以这会一反常态好说话,拉着她就往楼梯口走。

    这是一个圆形的楼梯,一上楼,思怡才发现上面还有一个小房间,里面放着一些专业的滑雪装备,江燕回伸手指了指那些装备说:“你先挑一套适合你的滑雪装备,等会儿我带你去滑雪。”

    思怡看他转身就准备走,下意识地追问,“你去哪里啊?”话一出口又有些后悔,咬了咬唇补充了一句,“我……我对这些不是太熟悉,不会挑。”

    江燕回扬了扬眉,“那你先休息一下,下楼右拐有厨房,厨房里应该有东西吃。”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下楼去,思怡看着他急急离去的背影,还是没有忍住,又叫住了他,“江燕回,你去哪里?”

    他扭头,对着她浅浅一笑,眼底闪过一丝算计的光芒,“宝贝,等我十分钟,我去报仇。”

    ————

    2W字啊啊啊!终于搞定了!本人的眼睛要瞎掉了,手也要废掉了!呜呜。

    燕少这是要去找谁报仇大家能猜到吗?哈哈

    继续求月票,求留言,求推荐,求安慰啊!!

    下面就等着月票1030的时候加更啦!

    另,弱弱地说一声,这个文目前算起来也就是写了三分之一的样子,所以大家不用着急,

    很多剧情之后都会慢慢展开滴.至于虐不虐,也不用太担心,鸽子不会为了虐而虐的,一切都是根据情节来的!尽量写出能够感动大家的故事。

    最后再吼一嗓子,大家继续给力支持呀!跪谢!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