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燕回这样的人最近上的八卦头条频率有点高,夏然会一眼认出他一点都不奇怪,思怡倒是心头微微一跳,下意识地转过脸去,果然是见到了那抹高大欣长的身影立在酒店的大厅里。他今天穿了一件浅绿色的衬衣,这个季节穿一件衣服都不会觉得冷,下身是一条浅蓝色的九分裤,整一身花花公子的行头。不过不得不承认,江燕回极能够驾驭这样的色彩搭配,穿在他的身上,站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仿佛是一个发光点。他边上站着的那个老人应该就是那天在医院她见过的,江燕回的外公。思怡一想到还有林振彪在场,本能地转过脸来。

    因为这个酒店的大厅边上设定的就是餐厅,此刻坐着的人也比较多,她们又是靠窗的位置,所以江燕回站在大厅处根本就不能敏锐地察觉到思怡这边。

    夏然看着思怡有些谨慎地挨着身子,诧异地问:“怎么了?不过去和他打个招呼么?”不是认识的么?而且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人的关系匪浅,怎么这会儿见到了人反倒是躲了起来?

    思怡拿过面前的水杯,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压低嗓音解释了一句:“他边上的那个老人是他外公,我们之间有些事情比较复杂,还是不要过去好。”

    夏然听她这么一说,虽然是不能理解到底是什么事,不过看思怡一脸凝重的样子,她也不会再多问什么,点了点头,拿起菜单随便扫了几眼。因为她是面对着大厅的,随便一眼扫过去都能将对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原本她还真打算不再多说什么,却不想正好让她看到了另外一幕。

    她秀气的眉微微一挑,一时间倒是没有忍住,伸手推了推推荐的思怡,“那是谁?”

    “嗯?”思怡从菜单上抬起头来,只见夏然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背后,她下意识地就转过身去,只是一眼,就已经僵硬了身躯。

    江燕回还是站在原来的位置,双手适闲地插在裤袋里,整个人远远望过去都是那么的风流倜傥。不过此刻的他身边却不仅仅是站着一个林振彪,不过是一晃眼的功夫,又是多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大概是和林振彪差不多年纪,满头白发,不过却是格外的神气,应该也是个人物。边上的女的,思怡就这么一眼看过去都能看出她的轮廓,长得很是秀气,一头干练的短发,身上穿着的是纯黑色的套装,虽是特别低调的打扮,可是不可否认,这个女的身材极好,那套装穿在她的身上都能衬托着她的身段妖娆万千。

    “咦,那个女人好像有点眼熟,我记得在哪里好像见过。”夏然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嘴里还喃喃低语着什么。

    只不过思怡却是什么都没有听到,她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两人,女人走上前去轻轻地拉住了江燕回的衣袖,因为个子不如江燕回那么高,她说话的时候微微仰着脖子,而江燕回却是十分体贴地俯身下去,这样的画面,就好像是一对情侣正在窃窃私语,画面是真唯美。

    思怡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滋味,只觉得喉头一阵一阵地发涩,她紧紧地捏着自己手中的那份菜单,强迫自己转过脸来,不再多看那边一眼。

    夏然就坐在她的对面,自然是把她的神色看的一清二楚,思怡的脸上此刻十分明显地写着两个字——吃醋。

    “咳,思怡,那个,你想吃点什么?”那菜单都要被她捏变形了,而且四周围都是浓浓的酸味,夏然有些无奈地挑了挑眉,想了想还是决定扯开话题比较好,“我听说这里的牛排很不错,不然我们来一份尝一尝?”

    “嗯。”她其实真的没有什么胃口,别说是突然见到了江燕回,光是想起刚才夏然说的那些尸体之类的,她就吃不下什么牛排,可是现在还有夏然在场,她也不能说走就走,还是勉强应了下来。

    夏然看着她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是真的相信,思怡绝对是和江燕回不单纯。之前她倒是有在报纸上看到过两人的绯闻,现在看来倒不是绯闻,而是真的。她也是个人精,知道思怡这个时候肯定是没有胃口陪自己吃饭了,于是伸手抓了抓长发,突然又说:“啊,那个,思怡真是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还有个约会,你看我这个记性,牛排我就不陪你吃了。这样吧,过几天我们再约,到时候我请客,今天我就先走了。”

    思怡哪里还有力气去分析她的话是真还是假,她早就已经坐不住了,夏然主动开口,她是求之不得,想也不想就说:“好,反正我也不是很饿,那我们过几天再约。”14CRz。

    夏然笑了笑,拿起自己的包,和思怡一起站起身来,她说:“我自己开车了,思怡,就先走了,电联。”

    思怡想去一下洗手间,点了点头,看着夏然出了酒店,她这才收拾了一下,拿起包包朝着酒店的洗手间走去。

    大堂的经理告诉她,酒店的洗手间楼下一层的正在修,所以她要上洗手间就要去二楼,思怡就直接上了二楼。那个经理先前就说了,洗手间是在长廊的尽头右转就到了,思怡今天穿了一双帆布鞋,轻轻地踩在厚厚的地毯上面,落地无声,她走的不是很快,长廊却是有点长,这个酒店她虽是第一次来,不过也能感受到酒店的布局十分不错,这个二楼应该设的应该都是包厢,时不时会有侍者端着菜肴经过自己的身边,每个包厢的门都是紧闭着的,只要没有人经过的时候,就特别的安静。

    是真的特别安静,所以安静到前面有一点点的交谈声,她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燕回哥哥,没有想到吧?以前最喜欢叫我小胖妹了,你看我现在,是不是不胖了?”一阵不算十分柔软的女声,至少在思怡的影响之中,她最先听过一个虞美人的声音,之后又听过一个卓晴的声音,所以这个女人的声音也只能算是一般,只是那一声“燕回哥哥”倒是真的腻死人。

    思怡也没有打算偷听别人讲话,她知道那是不道德的行为,可是她的脚底就像是长了钉子一样,再也没有力气动弹半分。

    她此刻就站在长廊的尽头,她知道一转弯就能看到那两人,可是她就是没有勇气抬起脚步往前走一步,又或者转身就走人。

    “呵呵,青树,你长大了,现在还喜欢叫我燕回哥哥?”江燕回的声音低低地传来,思怡仿佛是闻到那了他身上那种很独特的烟味,她想,他现在一定是一手插着裤袋,一手夹着一根烟,被烟熏的一双眯起的眼眸灼灼地看着那个女人。

    胃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翻搅着,思怡下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包,力道之大,几乎是要将包给拧变形。

    “你原本就比我大,我叫你一声燕回哥哥也不为过。我知道你和你外公说了,你现在不想结婚。没关系,我愿意等你。反正这么多年我都是等着你的。”那女声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明显又是故作大胆地表白,“再多等几年我也等得起,倒是你,以前你总是说我又笨又丑,现在是不是要收回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江燕回轻轻一笑,“我不是一直都说青树丫头很聪明也很漂亮么?”

    “哪有啊,你那时候还说,我要是有一天真的做了设计师,那你就娶我。你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江燕回还是那种懒散的语气,“我有说过这样的话?”

    那个被叫做青树的女人明显是有些不太高兴了,哼了一声,信誓旦旦地说:“你说话还真是不算话,不过没关系,我南青树是整个A市最配得上你江燕回的女人,而且我爸爸说了,我肯定是要和你结婚的,所以燕回哥哥,你一定会是我的男人。”

    江燕回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自信满满的女人,只觉得有些头疼,伸手将指间的烟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刚想要说什么,却是听到了身后一件惊呼声——

    “啊……”

    “对不起……小姐对不起……我……我是不小心的,你烫伤了么?我……我马上帮你叫就救护车……”

    “没关系,我没事……”

    “小姐……”

    燕样下欣心。江燕回只觉得脑袋嗡一声,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敲中了,拔腿就跑了过去,果然见到长廊的不远处,思怡一身狼狈的站在那里,她的左手扶着自己的右手手腕,那手腕上面一片污渍,应该是不小心撞到了送菜的侍者所以才会烫到了,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他都能看到她的手腕的皮肤红了一大片,她眉目之间也尽是痛苦的神色。

    他心头一跳,抬脚就跑了过去,直接将思怡拉进怀里,抓住她受伤的手,那触目惊心的一块红色,简直刺痛了他的眼,“是不是很疼?马上去医院……”

    ————

    还有一更,晚点,跪求各种支持!推荐留言,月票当然是最爱,老读者留着到28号哦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