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枫城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你想做什么?给我把祂放出来!”他一边说着,伸手就要去抢夏然手中的那个小笼子,夏然伸手一把抓住了他伸过来的手,丝毫不顾及此刻的陆枫城脸色有多难看,自顾自地说:“那条青蛇有毒的是不是?”

    陆枫城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么大胆地打量,她抓了自己的小白不说,现在还敢拽着他的手,他脸色更是惨白了几分,“松开!”

    “凶什么?”夏然倒是一脸坦然的样子,浅浅地弯了弯唇角,她从包里又拿出了绷带,直接绑在了陆枫城左胳膊的肘关节上,两人一拉一扯间,夏然就已经利索地帮他缠上了绷带,片刻之后又补充,“我是法医,你的蛇我肯定是要带走的,因为祂和之前在金座发生的命案有关系,我想你也知道江燕回惹上了官司,你这条蛇我不禁要带走,一会儿警察来了,你也要跟着他们一起回警局协助调查。”

    “呵,原来是个法医。”陆枫城眯起眼眸打量着夏然,这个女人胆子倒是不小,虽然他不喜欢畏畏缩缩的女人,但是这样大胆敢和自己叫板的女人,他同样不喜欢。抽回自己的手,陆枫城抿着唇,讥讽地笑了一声,“法医有资格带着我的东西?”

    那条青蛇还真是微毒的,他可不想英年早逝,走到了一旁的冰箱旁边,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药箱,又从药箱里取出一个玻璃瓶,将里面的液体径直浇在伤口上。枫色陆就夏。

    思怡和夏然两人都看见他的左手上有两个小小的洞眼,应该是蛇牙留下来的。液体一触碰到伤口,有大量细碎的泡沫泛起,思怡不太懂这些,但是夏然知道,那是过氧化氢。此刻就这样接触到皮肤,一定很疼,但这个男人却是面无表情,只是寒着一张俊脸,默默地用右手挤压伤口,有细小的血珠一颗颗沁出来,刚开始颜色略暗,但很快就变成鲜红色的了。血液顺着他手上蜿蜒而下,竟是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美的感觉。

    思怡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他是死不了了,也是,豢养着这种冷血动物,肯定也懂得如何治好自己的。她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上前一步,说:“陆少爷,我们今天来找你的确是为了江燕回的案子。我现在是他的代表律师,我想你肯定也不希望看着他坐牢的。能不能配合一下?”

    陆枫城依旧是头都不抬一下,又从药箱里取出一只注射器,娴熟地从一根试管里抽取了小半针筒的蛋清状的液体,然后才淡淡地开口道:“看在燕回的面子上,我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如果你能够说服我的话,我愿意配合你们。”他顿了顿,终于抬起头来,却是指了指夏然,“你过来扶着我的手臂。”

    夏然当然知道他是要做什么,她没有异议,顺从地走到了他的身边,伸手稳住他的左臂,陆枫城手臂内侧皮肤比外侧还要白希,静蓝色的筋脉埋在表皮之下,一根根都清晰可见。推尽空气之后,银亮的针头悄无声息地探入静脉。

    夏然也是面无表情,只看着他注射,陆枫城推得很慢,小半针筒的血清推了将近五分钟,思怡只好站在对面静静地等着,心中却是暗忖着,那条小青蛇会不会突然又冒出来?刚才那样的攻击她们,看样子也不像是陆枫城刻意为之的,可是为什么会攻击她们?

    这个问题刚一闪过她的脑海,陆枫城手中最后一滴血清就推进静脉时,夏然十分及时地松开了他的胳膊,冷冷淡淡地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这么BT把两条蛇就豢养在自己的身边,不然我今天就不来了。”

    思怡愣了一下,“然,什么意思?”

    陆枫城微眯眼眸不说话,夏然倒是毫不忌惮地说了句:“我今天来例假了,所以那两条蛇应该是闻到了血腥味才会攻击我的。”

    陆枫城神色复杂地盯了夏然一眼,“你倒是挺聪明。”

    “我是法医。”夏然言简意赅,又是看了一眼他受伤的手腕,又说:“你的伤口没大碍了,五分钟的时间,现在就开始说吧。”她示意思怡开口解释。

    思怡点点头,暗暗思量了一下,这才避重就轻地说:“那个女死者是中毒死的,而且是一种很少见的毒,和蛇皮混合在一起才会有剧毒,法医在她的身上正好发现了蛇皮,就是你的那条小白蛇的蛇皮。我知道你和江燕回是好朋友,我不相信你会陷害他,所以我就是来问问你,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小白蛇为什么会有蛇皮掉在江燕回的那个套房里?”

    原来如此。

    陆枫城这几天当然也有帮江燕回在找证据,他怎么可能希望看着自己的发小去坐牢?倒是没有想到,这个法医本事不错,这么快就有了这么明显的线索,想要知道他的蛇皮为什么会在燕回的套房里其实也不是太难。

    他扬了扬眉,直接走到了沙发边上,伸手就将那条刚刚攻击了他的小青蛇给抓了起来,几步走过去丢进了一旁的透明柜子里,一边观察着蛇的动静,一边漫不经心地说:“我的小白每年都会换一层皮,这种知识不用我教你们吧?”

    思怡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可是现在又不是冬季。”

    “如果有人有心想要设计这一切的话,是不是冬季又有什么区别?”

    “你的意思是……”思怡拧起秀眉捉摸了一番,片刻之后才豁然开朗,“我知道了!如果今天这个蛇皮不是你的蛇,那么那个陷害江燕回的人估计也会猜到,要是真的被法医验出来了,肯定会把目标锁定在别人的身上,可是要是你的蛇的话,大家都知道你和江燕回的关系,会怀疑是你们合谋。”

    陆枫城一边按着自己受伤的手腕,一边转过身来,他的目光停留在此刻正好站在他书桌边上的夏然身上,只见她垂着头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他薄唇微微一抿,“叶律师也是个聪明人,那你现在知道怎么做了?”

    思怡轻轻一笑,扬起眉头反问,“陆少爷,那你怎么不怀疑一下你身边是不是有什么内.歼?否则你的东西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去了江燕回那边?”

    陆枫城那若有似无的视线总是随着屋子里另外一抹黑色的身影上打转,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我知道应该怎么做,我说过了,为了燕回,我也会配合的。”

    言尽于此,思怡也知道他是什么个态度了,她断定这蛇皮肯定是和陆枫城无关,他这样的人肯定是有自己的手段的,而且法医的报告明天就呈上去了,到时候大哥也会调查,她的动作比叶正昊快一步,现在她只需要去查一查江燕森是否离境去过缅甸或者金三角,基本就可以敲定是谁要陷害江燕回了。看来她是连死者的家里都不用去了。

    不过她还有一件事情要头疼,就是当时在沙发下面搜出毒.品的事情。

    “然,你觉得这个案子是不是基本可以敲定了?”思怡和夏然一离开陆枫城的房间,她就迫不及待地追问。

    夏然一手提着一个小笼子,一手按下了电梯,笑盈盈地说:“我是站在一个理性地角度来判断这件事情,之前我的确是怀疑有可能是和陆枫城有关系,又或者是他们联合的,不过刚才和他说了几句,我推翻我之前的说法,江燕回应该是被人陷害的。”150wA。

    “嗯?”思怡不解地看着夏然。

    电梯双门缓缓打开,两人一起走了进去,夏然却是伸出自己的手指,举到思怡的面前,“看到了么?”

    只见,夏然那原本葱白的手指,此刻却泛着一点点的红点,仿佛是湿疹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分布还挺广的,有些触目惊心。思怡吓了一跳,刚想去摸,夏然就低喝道:“别碰。”

    “这是什么?”

    “不用担心,这个只是一种皮肤反应。”夏然动了动自己的手指,解释道:“陆枫城的这条蛇不简单,如果有人触摸这条白蛇的蛇皮,皮肤就会起这样的红疹。我刚才看过陆枫城的手,很干净,当然也不排除他刻意不碰,但是我看他也不像是在说谎,更重要的是,我觉得你可以跟你大哥说,让他从这个疑点下手。那个碰过蛇皮的人,手上肯定也会有红疹,这样就可以找出幕后黑手。”

    “那太好了!”思怡总算是总了一口气,这个案子到了目前为止,算是有了眉目,而且还是十分有利江燕回的,她由衷地说:“然,真是非常感谢你。”

    “谢谢不是太见外了?”夏然莞尔一笑,两人刚一出电梯,思怡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一看来电号码,神色微微一变,夏然敏锐地察觉到了,一边打开车门,一边问:“怎么了?不接么?”

    思怡看了一眼夏然,“你先把蛇带去给我大哥,我还有点事情。”

    夏然看出她应该是有事情要避开自己说,也不勉强,上了车就先离开了。

    等到夏然的车子一离开,思怡这才接起电话,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管凤茹格外严肃的声音,“思怡,你先别挂我电话,妈妈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你在哪里,我和你见一面。”

    ————

    今天月票过260张,明天给你们更一万字!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