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夏然的车子一离开,思怡这才接起电话,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管凤茹格外严肃的声音,“思怡,你先别挂我电话,妈妈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你在哪里,我和你见一面。”

    “有什么话电话里说吧。”既然把电话接通了,她自然也没有挂电话的打算,再多的怨恨,也比不上她给予了自己生命的事实,思怡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还是狠不下心来真的和她划清界限,“我有很多事情要忙……”

    “你爸在我这里。”管凤茹却打断了她的话,平静地说:“我们有事情要跟你说,不然你来找我们吧。”

    思怡一愣,想起这几天自己为了江燕回的案子,东奔西跑,好几天都没有见过叶雄明了,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你们在哪里?”

    管凤茹说了一个地址,思怡还是有些茫然,挂电话之前又有些狐疑地追问:“你们……在那里做什么?”

    “你过来,我和你爸爸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电话里,管凤茹似乎什么都不愿意多说,叶雄明的身体还处于复原状,现在他们两个人在那个地方,还一直叫自己过去,到底是什么事情?

    思怡挂了电话,也没有多做犹豫,还是打了车直接过去。

    是A市的一块墓地,思怡赶到的时候都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天气有些沉闷,墓地格外的安静,思怡就在墓园的门口见到了管凤茹,还有依旧是坐在轮椅上的叶雄明。15guR。

    “爸爸……”她快步走过去,只看了一眼管凤茹,就蹲在了叶雄明的身前,“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她不记得他们叶家有什么过世的亲人是葬在这里的,从小到大自己也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墓园。

    “……思、思……思怡……听你妈妈……妈妈说……”叶雄明说话还是有些吃力,他手术过后一直在吃抗生素的药,那颗心脏他接受的很好,但是中风还没有好彻底,倒是说话比以前清晰了不少。

    思怡秀气的眉宇微微一拧,还是仰起脖子看了一眼站在叶雄明轮椅后面的管凤茹,她暗暗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到底有什么事情?”

    管凤茹一直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思怡,好半响过后,她才推着叶雄明往墓园里面走,一边走一边说:“你跟我们进来吧。”

    思怡也跟着站起身来,随着前面的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小道是碎石子铺成的,边上都种着不少的树,微风吹过,树叶偶尔会发出沙沙声,其实是一种很轻柔的声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传到思怡的耳中,却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她一直都跟着管凤茹走了不少的路,等到了墓园的正中心位置,管凤茹才在一个墓碑前停了下来,叶雄明转过头去,一看到边上那个墓碑上的小小照片,顿时红了眼眶,思怡清晰地看到,他面部的肌肉都在颤抖,唇瓣更是紧紧地抿着,像是下一秒就会崩溃一般。可是他的眼神,看着那照片,却是格外的眷恋。

    思怡心头越发愕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也顺着叶雄明的视线看了一眼那墓碑上的照片,是一个女人的照片,眉清目秀,一眼望过去就会让人觉得心头发暖。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那双眼睛像是天上的一弯明晚。这样的女人看一眼就会让人觉得温暖,不过再看地仔细一点,倒是会觉得照片上的女人眉目神态和管凤茹有些相似。

    “你们到底想和我说什么?”思怡皱着眉头看着叶雄明,他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墓碑上的照片,情绪似乎是有些失控,不禁伸手去摸那照片上女人的眉眼,思怡更是狐疑,“爸……你……你干什么?你认识她么?”

    可是她拼命地回忆,自己的记忆里似乎都没有这号人物的存在。

    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爸爸见到她情绪这么激动?而妈妈……她的脸上似乎也没有因为自己的丈夫对别的女人流露出来的过分亲昵情绪而动怒,反而也是一脸的悲伤。

    “思怡,有些事情,妈妈是真的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和你说。”管凤茹眸光幽幽地看着思怡,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按在了叶雄明的肩膀上,好半响过后才继续说:“……可是看着你最近越来越泥足深陷,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了。我就知道,我如果再不告诉你一些事情,到时候你也许会追悔莫及。”

    “你在说什么?”思怡一脸茫然地看着管凤茹。

    “思怡……”管凤茹的眼眶发红,她伸手指了指墓碑上那个女人的照片,忽然说:“我不是你的亲生母亲,这个墓碑上的女人,她才是你的亲生母亲。”

    晴天霹雳!

    思怡整个人都剧烈地晃了晃,那一瞬间,仿佛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又像是有什么冰冷的东西猛地灌入了自己的五脏六腑,真是说不出的滋味,她只是摇摇欲坠地扶着一旁的树身,茫然却又无措地看着眼前的两人,双唇颤抖着,却是始终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思怡。”管凤茹看着她这样,也十分的心疼,可是有时候人要知道一些真.相,总是要接受一些疼痛,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就不会再选择缩回去,“对不起……现在才告诉你这些,你一定会觉得很突然,我……我一直都以为,这个秘密会随着我一辈子,到最后烂在了肚子里,带进棺材,可是我做梦都没想到,就在今天我会告诉你这一切。”

    “她叫管凤影,是我的妹妹。你和你大哥都不知道,其实我还有一个妹妹,就是她。其实这些年来,我和你爸一直都瞒着你,就是不想让你承受太多。思怡,你的世界应该是美好的,你亲生母亲她经历了太多不好的事情,所以她当初总是跟我说,一定要把最好的都给你,我是真的想把最好的都给你。你做的很好,看着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优异,进入社会工作又十分的出色,我真的觉得,我可以安心了……”

    “你在说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

    思怡只觉得头昏眼花,有什么东西一直都在自己的头顶沉重地压着,她没有办法再听下去了,这一切都太过突然了,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怎么她莫名其妙就不是父母的女儿了?那她是谁?这个墓碑上的女人到底又是谁?

    妹妹……

    什么时候她有个妹妹,她却一无所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思怡,你冷静下来,听我告诉你全部的事实。”管凤茹看着思怡一脸激动的样子,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却是发现她的手一片冰凉,隐隐还在颤抖,她只能用力地拽着,“我知道你一时间没有办法接受,可是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的话,我是真的怕你会继续错下去,思怡,你不能和江燕回在一起,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那么反对你和江.家的人来往,自己却和江霁臻纠缠不清?我不是真的要背叛你爸爸,这只是我的计划,我的复仇计划而已!”

    “轰”一声!

    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胸口猛然碎了个彻底。思怡整个身子都紧绷了起来——

    仿佛是最不能接受,也最不想知道的事情被人残忍地拨开在自己的面前。

    她浑身开始发抖,体内有无数的情绪在翻滚着,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几乎是本能的,用力挣扎出自己的手,猛然摇头,“……不,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我什么都不想听!不可能……这一定不可能……不要再说了……”

    到车电管里。她疯了一样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转身就想离开,管凤茹却是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

    “思怡……”

    “思、思怡……思怡……”身后又是一声闷响,叶雄明大概也是想要去追思怡,动作太猛,从轮椅上面摔了下来,管凤茹见状,松开了思怡就去扶叶雄明,只听到叶雄明断断续续的声音一样是激动的,“……别、别走……爸爸……爸爸是……爸爸是真的……思怡……听……听你妈说……听她说完……”

    思怡颤抖着双唇,心中有一个声音在竭斯底里地大吼着——走,快点离开这里,这一切都是假的,也许是一场噩梦,梦醒了或许就会回到现实。可是脚下却仿佛是长了钉子,就这么木木地站着,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不具备。

    “思怡,不要任性好不好?”管凤茹一边扶着叶雄明,跪在地上,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掉了出来,她怕是思怡会突然掉头就走,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嘶哑着嗓子一鼓作气就大声地说:“你不是这种会逃避现实的人,既然有些话都已经开了头了,你觉得你还能逃避吗?思怡,我只是想告诉你,当年你的亲生母亲就是被江霁臻给害的。她在床上躺了整整二十年,吃尽了苦头,那样温婉可人的一个女人,最后却是瘦的皮包骨头一样,你不会知道,她到底是有多痛苦,死的时候,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能在一旁送终。思怡,江霁臻是你的杀母仇人,他的儿子江燕回不是你能选择的。”

    ————

    剧情这里开始大逆转了!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