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凤茹的眼底闪烁着一种类似在极度困境之中又看到了希望之光的光芒。可是思怡却已经懒得去想那么多了,那样一个故事,根本就没有办法让她一下子消化掉,此刻她的大脑不是一片空白的,而是一直有着嗡嗡的轰鸣声,响得她大脑发涨,发疼,身体却是一阵阵发冷,她再也站不住了,她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一想起刚才管凤茹对自己说的那个曲折的故事,她就没有办法面对墓碑上的那个女人——

    体内像是有两股力道在拼命地撕扯着自己,让她不能安宁,又痛不欲生。

    “……放开我。”她使劲了全身的力气,却只能喃喃地说出这三个字,“放开我,放开我……”凤底困思让。

    “思怡……”

    “放开我。”她深吸了一口气,又是麻木地重复了一次。

    管凤茹看着她的脸色那么难看,知道她一时间也没有办法接受,她想了想,还是说:“思怡,我知道告诉你这些太唐突了,我不是想给你什么压力,所有的事情你都让我来做,你只要答应我,离开江燕……”

    “我求你放过我行不行?”管凤茹最后一个字都没有落下,思怡终于忍受不住,歇斯底里的发作,那心中憋得她快要爆.炸一样的一团气,到了这一刻,像是被针尖给戳破了,她已经顾不上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只是这样义无反顾地想要把心底地话给吼出来——

    “到底想要怎么样?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口口声声说要隐瞒我一辈子的,既然是一辈子的,为什么又要现在告诉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你们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既然要说,那为什么不早一点?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为什么要是这个时候?你也知道突然吗?你也知道我没有办法承受吗?那你为什么还要说?既然你想隐瞒我,那你就把这个秘密隐藏得好一点,不要让我知道,既然你想报仇,那你就去报仇……”

    不早不晚,当她刚刚想要拼命地靠近那个男人的时候,他们却是这样残忍地狠狠一刀下来,她的身体已经被劈开成了两半,这个鲜血淋漓的世界,再也合不拢了。

    她知道自己已经口不折言了,可是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如果早一点……是不是可以不这么痛苦,如果早一点,也许那时候她也可以学着他们这样,一提到江.家的人,就义愤填膺,恨不得帮自己的亲生母亲报仇雪恨……

    如果早一点……只要早一点就好了……15guR。

    为什么到了现在要来告诉她?有谁考虑过她的感受?有谁想过,她叶思怡是不是真的想要知道那样的一切?

    她就这样看着管凤茹,看着叶雄明,最后才看着墓碑上的管凤影,最后却是神经质地笑了起来,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声音如同是破碎了一般,一转身,却是飞快地往墓园的门口走去。

    “思怡……思怡……思怡你等下——”

    管凤茹就知道她的反应会很大,却是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的抗拒,但是她丝毫不后悔自己这个时候告诉她这些,因为她现在越是这样,就说明她不知不觉对江燕回的感情就越是深厚,她只是后悔自己那时候犹犹豫豫没有早一点告诉她所有的事情。

    “……凤茹、凤、凤茹……”

    叶雄明在身后叫她的名字,管凤茹看着思怡的身子就跟小火箭一样跑了出去,最终还是没有再追上去,转身过去蹲在了叶雄明的面前,只听到他吃力地说:“……会、会明白的……让她……静一静……”

    管凤茹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蹲在了管凤影的坟前,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夕阳的余晖在天半泛着橙色的光,有光影将两人的背影拉的长长的,叠在地上,管凤茹却是跪在墓碑前,一瞬不瞬地看着那张照片,好半响才喃喃地问:“小影,姐姐这么做是对的,对不对?你一定要帮姐姐,一定要帮姐姐……姐姐一定会给你报仇的,江霁臻……我一定会让他身败名裂!”

    有风吹过,身后的树叶发出沙沙单调却又突兀的声音,照片上的女人依旧是温柔地笑着,可是空气中,分明就是浮动着几分不安的气流——

    树欲静而风不止。

    ~~~~~~~~~~~~歌月分割线~~~~~~~~~~~~~

    思怡独自从这个偏远的郊区走出去,一条不算是很宽广的马路,两边都是树,很少有车子会开过,就算偶尔有车子经过,她似乎都没有察觉到。只是就这样一路走着,刚开始的时候是越走越快,到了后来却是越走越慢,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去哪里,只觉得走得她很累很累。

    而在这一段路上,她一直想着江燕回。

    她从来都没有这样放肆地想过他,以前就知道自己不可以,因为他是江燕回。

    可是后来,她勇敢地迈出了那一步,当她真的意识到有一天他会彻底从自己的生命之中消失地一干二净的时候,她慌乱的几乎是不能自已,那时候她才知道,她已经完蛋了,那个男人以一种无孔不入的姿态,蛮横地插.入到了自己的生命中——

    只是现在,不仅仅是两个世界的人那么简单了。

    老天爷真是太残忍,他的父亲竟然是害死自己亲生母亲的人……

    仇人……他们竟然是仇人呢……

    她像是疯了一样,拼命地回忆着以前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从最初的相识,到后来的仇视,再到后来她被他无赖的样子弄的手足无措面红耳赤的时候……

    回忆,仿佛是都带着让自己心跳加快的魔力。可是她现在却也同样明白了,原来,回忆有一天也会成为一种痛彻心扉的幸福。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走到了哪里,到了后来天色都暗了下来,她好像是迷路了,不过这个时代真好,因为不管你走到了哪里,都有路灯亮着,照着前面的路,只是她心中的那条路,彻底暗了下来,谁来给她点亮一盏明灯?

    思怡看着自己面前的老式的楼房一幢一幢,像是沉默的兽,蹲伏在城市璀璨的光线中。而她就在中间穿梭来去,可是所有的楼房几乎一模一样,她仰起头来,只能看到一片黑压压的天空。她觉得好累好累,双腿发软,终于就势坐在了花坛上。花坛贴着瓷砖,其实这个季节都不会觉得冷,可是她一坐下去,就有一种冰冷沁骨的感觉。

    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茫然地远看过去,所有的房子都是似曾相识,有几间窗口亮着灯,有几个行人从自己的身边匆匆经过,她面色竟然格外的平静,哪怕心中已经翻天覆地,可是就是哭不出来——

    她一直都坐在花坛上,筋疲力尽,她知道她迷路了,不,或许是,她一直都是迷路的,到了如今,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她更加不知道,以后她的人生路应该走向哪里。

    茫然地看着对面那灰白色的墙壁,粗糙的水泥被抹平了,上面模模糊糊有些字迹,思怡下意识地睁大眼睛才能看清楚,那上面用粉笔写着几个字——

    “徐凯最爱陈萌萌”笔迹歪歪扭扭,应该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写的。

    小时候常常有无聊的孩子做这样的事情,拿着粉笔在不起眼的墙角涂鸦。恶作剧般写上谁谁爱谁谁,那时候根本不懂得爱是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字很神秘,一旦被谁写在墙上要生气好几天。直到懂得,才知道原来这个字如此沉重,也如此令人绝望。

    有汽车的声音忽远忽近的传来,思怡并没有在意,只是怔怔地看着那面墙壁,可是片刻之后,她才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车子似乎是停在了她的脚边,有人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沉稳的脚步声,熟悉的气场,她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却依旧是不肯抬起头来,眼角的余光只是扫到了自己身边那双黑色的皮鞋,这一瞬间,她好似听到了命运的声音——

    却同样感觉到了老天爷的那双手,无情地拉扯着她的五脏六腑。

    有多疼呢?

    她想最疼的时候,她都已经熬过来了,现在还能有多疼?

    她应该已经麻木了吧?不然怎么还可以一脸平静地仰起脖子来?

    “为什么打你电话一直都不接?”江燕回脸色不太好,大晚上的脸上还架着一副墨镜,他一定又是抽烟了,因为他刚一蹲下身子,思怡就闻到了他身上浓浓的烟草味道,她分明是不喜欢这种味道的。这一刻,这样的味道,却是让她忽然想要掉眼泪。

    “手机没电了吧。”她随口应了一句,心中不禁暗暗地佩服着自己,情绪隐藏地如此完美,她也快要成为一个高手了,“你呢?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她竟然还可以这样平静地和他说话。

    她在心中暗暗地问自己,叶思怡,你在想什么?

    可是没有一个声音回答她,没有答案,就好像是她不知道现在自己还能说什么,做什么,她总不能掉头就跑吧?反正她也知道,自己是跑不掉。

    “眼睛怎么红红的,哭了?”修长的手指倏地按在了她的脸颊上,江燕回伸手取下墨镜,那双无数次勾.得她心跳加快的眼睛,此刻微眯着,灼灼地看着她的眼睛,“出什么事了?”

    ————

    今天加更啦啦啦啦,大家还想看到加更吗?求月票啦!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