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你觉得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现在老头子还躺在里面,我妈她又……”江燕回转过身去,身子一动,才觉得脊背一阵钻心的疼痛。刚才林振彪那一拐杖下来,力道不轻,“先派人去找管凤茹,冤有头债有主,你找人家女儿做什么?”

    林振彪痛心疾首地怒吼道:“那你以为那个管凤茹能和你妈有什么仇?她都已经逼得你妈和你爸离婚了,到头来还要害死你妈!燕回,你是不是吃了猪油蒙了心了?”

    江燕回精疲力尽,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反驳林振彪的话,“我说了冤有头债有主,再说了,这件事情你分明知道和叶思怡没有关系,你拉着她进来做什么?”

    “真的没有关系?”林振彪一阵冷笑,到底是老姜,哪里还有那么好糊弄的,“那你告诉我,你今天带着她是准备去哪里的?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准备带她出国是不是?”

    江燕回皱起眉头看着林振彪。

    林振彪见他不反驳,更是肆无忌惮地说:“我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帮你摆明了那个案子,让那个血狼去自首,你倒是好,能出国了就马上被叶思怡糊弄着走。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偏偏是那个时候拉着你走?那个女人根本就是居心叵测!你到底是哪根经不对?你想想你现在,死的人是谁!你身上背负着一段仇恨,那是你亲人的命,你妈妈当年骗了你是她不对,但是那到底是你亲妈,你……”

    “外公,别再说了!”江燕回的心情已经跌落到了谷底,再也不能反弹回来,林振彪喋喋不休的话这会儿传到了他的耳中,只是在他心头的那把火上加了一把干柴,他们爷孙两人从未用这样的口气说过话,可是他已经尽量压抑着胸口的焦躁,“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现在真的不想谈这些,我想回去看看我妈。你说对了,我就是一个不孝子,可是我现在想去做做孝子。还有,我之前的人命案刚刚被撤销了控诉,如果现在再弄出点什么事情来,你也知道对我们百害而无一利。”

    “就那个叶正昊,你还真是看得起他,你以为我还会顾忌他?”林振彪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

    江燕回极快地闭了闭眼睛,掩下了眼底的深深的痛楚,他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却又不得不和他绕着弯子打太极,“我知道不用顾忌谁,可是现在我们江.家出了这样的事情,江燕森带着虞采邑走了,我是不是应该先把公司打理好?你之前不是一直都希望我能够正式把坐稳江.氏的位置么?我现在就去坐。至于其他的问题,等这段时间的风波过去了,我自然会处理。还有,我们派人先去找管凤茹。”

    “管凤茹那个践人我自然会找,要是让我找到了,我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但是叶思怡也是同谋,别指望我会放过她。”15guR。

    江燕回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说再多都没用,而且他也的确不是什么圣人,换做是以前他还可以死心塌地的维护着她,可是现在,一想到她瞒着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害得自己的亲人变成这样,他是真的有一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如果真的可以的话。

    他什么都没有再说,转身就大步地离开了医院,走到长廊尽头的时候,却正好看到叶正昊和医生一起出来,两人靠着头不知道在说什么。他脚步稍稍放慢了一些,又是听到身后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他知道是林振彪跟着上来了。深吸了一口气,江燕回终究还是一言不发地快步朝前走去。

    ~~~~~~~~~~~~~~~歌月分割线~~~~~~~~~~~~~~~~

    “医生,我妹妹她到底怎么样?”叶正昊跟着那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向办公室,急的团团转,思怡一直都昏迷不醒,也不知道那个江燕回到底是对她做了什么。

    他是知道江.家出了事情,那么轰动的事情,他们警局第一时间就已经派人去了现场,他也去了。当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联系管凤茹,可是母亲却是失去了联系,他知道江霁臻就在这里做手术,所以才风风火火赶过来,原本是打算给江霁臻录口供的,可是一到医院就看到江燕回掐着思怡,到现在思怡都没有醒,那个该死的江燕回,他竟然敢这么对思怡!要是思怡出了什么事,他发誓一定不会放过他!

    “她没有什么大碍,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醒过来。”医生将手中的文件放在办公桌上,看了叶正昊一眼,犹豫了一下,这才说:“你……妹夫不在么?”

    叶正昊一愣,不解地看着医生,“什么妹夫?我妹妹还没有结婚,哪里来的妹夫?”

    那医生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随即点了点头,这才说:“你是病人的亲属,我也不好隐瞒你什么,你妹妹她怀孕了,我帮她检查过,已经快有一个月左右了。”

    轰一声!

    几乎是晴天霹雳,叶正昊被震得整个人都有些发懵,面色刹那一白,好半响过后他才喃喃地反问:“……什、什么?怀孕?”

    思怡竟然怀孕了?

    他脑海里很快就想到了江燕回,他知道他们两人早就已经发生了关系。可是他没有想过,思怡会这么粗心大意,怎么没有做好避孕措施,现在竟然怀孕了?

    “是的。”医生见他一脸震惊的样子,又想起刚才他说自己没有妹夫,自然能够想到,又是一个未婚先孕的,心中多少是有些鄙视的,不过在人家的大哥面前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出于职业道德,她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病人的亲属,“胎儿现在一切正常,你们不用担心。不过你妹妹她的身子骨并不是很好,我看过她以前的病例,她虽然没有生过什么大病,但是从小体质较弱,怀孕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要承受很多。所以你们如果打算要这个孩子的话,就要好好地照顾好她,前三个月尽量避免剧烈运动,多让她卧床休息,过了三个月就会好一点了。这些都记住了么?”

    叶正昊心神混乱,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突然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思怡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怀孕。他虽然还不太清楚,江.家的那个案子是不是和母亲有关系,可是这个时候母亲突然失踪了,又想起刚才江燕回对着思怡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他也是个聪明人,简单的一推理也就知道了,这事情肯定有什么幺蛾子——公现头过道。

    可是偏偏思怡在这个时候怀孕了。

    这可怎么办?

    “你听到了么?”见他长时间不说话,医生有些不耐烦地轻咳了一声,提醒他,“有其他的问题你再来找我吧,我给你妹妹安排一下住院两天,观察一下她的身体,你去交一下手续费吧。”开好了单子,递给了叶正昊。

    叶正昊接过单子,六神无主地去交了住院费,一直等到走进病房,他还是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倒是床上昏迷的思怡已经醒了过来,呆愣愣地坐在床沿边上。

    “思怡!”叶正昊连忙将手中的住院单子往口袋里一塞,大步走过去,蹲在了她的面前,“你怎么起来了?再躺一会儿吧,医生说了你身体……身体不太好。”真是该死,那句话他自己都没有消化彻底,还真是说不出口,倒也不是刻意要隐瞒她什么。

    毕竟身体是她的,叶正昊很清楚,这种事情,也没有必要隐瞒着,瞒也是瞒不住的。更何况思怡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就算是面对这样的问题,她肯定也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退一万步来说,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也都是叶家的骨肉。

    “大哥,我没事,你怎么会在这里?”刚才她是晕了过去,自然不知道后来是叶正昊把她抱到这里来了。

    叶正昊暗忖了一下,不答反问:“思怡,妈是不是找过你?”他查过管凤茹最后的通话记录是打电话给思怡的。

    “是。”思怡没有犹豫,点了点头。

    “她和你说什么了?”叶正昊猜想思怡也是知道了江.家的事情,不然她也不会和江燕回在一起,索性就说:“江.家出事了,可是妈却突然不见了,我现在很担心他,江.家这次是东南亚那边的黑.道来寻仇的,警局那边接到的消息,他们可能会窝里反,所以妈她目前很危险,我担心她会不会被人给抓了……”

    “妈她……也没有和我说什么,没说几句就挂了。”思怡很慎重地想了想,觉得现在这样的时候,她必须要把那些事情告诉叶正昊,就算再怎么样,管凤茹也是自己叫了二十几年的妈,她怎么都不会忍心看着她出事。

    她沉吟了片刻,刚准备开口,叶正昊却忽然站起身来,他双手轻轻地按在思怡的肩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思怡本能地仰起脖子看着他,叶正昊的脸色有些尴尬又有些怪异,语气更是不太自然,“思怡,妈的事情你先别想太多,大哥会处理好的。现在有件事情……嗯,是关于你的,那个……我想告诉你。”

    ————

    是不是有很多亲盼着思思怀个小小贱贱啊?

    这不,怀上啦!今天2W大更,话不多说,大家支持

    推荐+留言+月票!!统统都到鸽子碗里来!我要吃吃吃!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