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正昊不由得晃神,江燕回又是一拳狠狠的打过去,叶正昊踉跄着扶住墙壁,江燕回又扑过来揍他,江燕回眼见站不稳,身后就是后楼梯口的弹簧门,他索性抱着江燕回的腰和他一起厮打着推开了弹簧门,就从楼梯上滚下去。

    思怡吓得是脸色都白了,原本她就担心自己肚子里那个脆弱的小胚胎,这个时候她扶着自己的腹部,确定自己没有任何的流血现象,这才松了一口气,却又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楼梯口,他们已经摔到台阶下面,两个人倒在地上滚成一团还是互相往死里打,不知道是谁刚才在楼梯上磕着了,现在两个人脸上都血糊糊的看着十分吓人。

    思怡以前就见识过江燕回的身手,她其实知道叶正昊不是江燕回的对手,但是她并不知道,以前江燕回不管是和叶正昊动手还是和郑牧岩动手,那都是没有用尽全力。只有余乘风那伙人才知道,江燕回从小是被林振彪给培养的,十几岁的时候就可以单挑二十几岁的保镖,现在他一个人单挑余乘风和冷锡宇都不在话下,一个叶正昊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思怡看着叶正昊是越来越不行了,她是真的害怕了,可是她又不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们两个人根本就是打红了眼睛,这样的情况下去,是不打死一个人都不会罢手,她要是过去的话,保不准孩子都会给弄没了,她急促地呼吸着,最后猛然想到了什么,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咬着唇就扶着楼梯口的围栏迈过去坐在上面大喊道,“你们再打我跳下去了!”

    她们所在的楼层是十几层的住院部,她就坐在那个护栏上面,要是真的跳下去,就会从每一层的护栏里面掉下去,十几层的高度下去,别说是死人了,肯定是血肉模糊。

    叶正昊立刻住了手,江燕回的拳头还是一下下往叶正昊身上招呼,思怡怕的手心都是汗,她其实有点恐高,现在又怀着孩子,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冒险,可是她没有办法了,看着自己的大哥挨打,她急的闭上眼睛就要往下跳,叶正昊大喊道,“思怡别跳!”

    江燕回这才硬生生的停了手。

    两个男人一身血污狼狈的站在楼梯口看着她,江燕回也是受了伤,额头还在向外流着血,不过叶正昊的脸上更是青紫的吓人,脸颊还红肿了好大的一块,思怡看的一阵心疼,她不由地想起不久之前管凤茹在那个墓园对自己说过的话——

    其实叶正昊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亲哥哥……

    不知道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她要活的这样痛苦又可笑,可是大哥还是她的好大哥,这一辈子都是她的好大哥。她这一辈子活了二十几年,现在回过头来却觉得太过讽刺,只有叶正昊,剩下的也只有一个叶正昊,是可以唯一温暖她的人了——

    小时候,自己做错了事情,他总是会第一个挡在自己的面前,承受父母的批评,长大了,她犯了错,他一样会毫不犹豫地挡在自己的面前……

    她不想再看着他为了自己白白受伤,他还有美好的前途,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如果再继续和江燕回作对下去,大哥一定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她忍着心头的酸涩,轻轻地说:“大哥,你别管我了,我自愿跟着江燕回走的。”

    叶正昊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嘴角,呸了一声,“思怡,你别犯傻了,我不会看着这个卑鄙小人这么欺负你的!”

    思怡说:“大哥,他没有欺负我,是我自愿的。他说得对——”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敢看着叶正昊的眼睛,也不想看江燕回的,可是又不敢垂下眼去,因为她怕自己眼眶里的泪水会掉出来,于是只能别开视线,冷冷清清地说:“我就是自愿和他上床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你情我愿而已。”

    “思怡——!”叶正昊满脸痛楚地看着思怡,别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个丫头是在说反话,她现在心里是有多痛,她的眼神根本就骗不了人,江燕回这个混蛋!

    “大哥,我求你了,你不要管我了,你让我跟他走吧。”思怡终于转过脸来看着叶正昊,她都不知道自己忍受眼泪的本事有这么的高超,明明视线都已经模糊了,可是眼眶里的泪水,她就是硬生生地给逼了回去,“大哥,你一定要找到妈,还有,现在这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想让你把爸爸先送到国外去,舅舅他们一直都在美国,你把他送走吧。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我反正也在A市,他不会真的把我怎么样的。”

    叶正昊听着思怡这么说,才有理智渐渐地回到自己的脑海里,他当然知道现在必须要把叶雄明给送走,这里现在太乱了,他之前拿到那个发夹就是管凤茹的,他已经让人查过指纹了,那上面有好几对指纹,一个指纹就是管凤茹自己的,还有一个指纹是江霁臻的,不过另外一个指纹竟然是当场死亡的林纤知的。

    他虽然一时想不出来,这发夹上面三个指纹说明了什么问题,但是凭借着他多年的警察生涯,他敏锐的职业感告诉他,这事情恐怕不是如同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而现在,思怡还这么苦苦地哀求着自己,他知道思怡现在怀孕了,这个孩子还是江燕回的……

    他闭了下眼睛,最后还是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江燕回说:“今天让你带走我妹妹,不是我怕了你,是因为她自己想跟你走,但是要是让我知道你对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江燕回——就算是死,我也会拉着你同归于尽的!”

    江燕回抿着唇一言不发,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依旧是坐在扶栏上的思怡。

    叶正昊也看了一眼思怡,大步走上去,动作轻柔地把思怡给抱了下来,思怡顺手就搂住了他的颈脖,趁着这个机会她贴着叶正昊的耳朵,轻声说:“去S市找郑牧岩。”

    叶正昊身子微微一僵,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不动声色地将思怡放在了地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推开了弹力门就离开。

    叶正昊一走,思怡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看了一眼依旧是站在不远处的江燕回,若无其事地说:“燕少,还不准备走么?”

    江燕回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额头有血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他伸手一把抹掉,最后也不过冷冷地笑了一声,大步朝着她走来,一言不发地扣着她的手腕,拉着她就往医院大门口走去。

    他的车子就停在医院的大门口,有司机等在门口,一见到江燕回拉着思怡出来,连忙下车帮忙打开了车门,江燕回现在对思怡是恨得咬牙切齿,就连推着她上车的动作都恨不得使上几分蛮力,他重重在她的背上推了一把,思怡原本就被刚才的事情吓得三魂不见七魄,这会儿被他一推,整个身子踉跄着往前一跌,肚子就磕在了座位上,幸亏那座位也不硬,不过还是让她吓得一头冷汗,她下意识地伸手捂着自己的小腹,恼火地说:“江燕回,你是不是有病?你刚才打架打上瘾了是不是?我既然都会跟着你走了,你还这样推我干吗?我自己有手有脚,我自己会上车!”

    江燕回是一肚子的怒火没有地方发泄,刚才和叶正昊打了一架,此刻更是怒气冲天的,他下手的确是有些不知轻重,但是也没有想到,刚才自己说那么难听的话她还能接的那么顺溜,这会儿就这么推了她一下,她反倒是矫情地和自己横眉怒对了。

    他怒极反笑,冷冷地哼了一声,“怎么?你不是说了要杀要剐随便我么?我这么推你一下你就受不了了?呵,你想让我弄死你是不是?你放心,我会弄死你的,不过我会在床上弄死你。”

    思怡面色一白,就知道他说的话绝对不会是和自己开玩笑,他现在是怎么看自己怎么不顺眼,她知道自己在他的心中早就已经没有了地位。他那眼神,是恨不得把自己给活剥了,说一句在床上弄死自己,也不过就是小儿科了。

    可是她现在哪里还经得起他在床上折腾自己?

    她咬着唇,冷静地反驳,“江燕回,你要还是个男人,你就别碰我!你不觉得恶心么?”为了保护好自己的宝宝,她现在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她也没有打算再和他解释什么。他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她刚才就已经想到了,当初郑牧岩离开的时候和自己说过的话,现在能帮自己的只有师兄了。她刚才的话大哥一定是听进去了,不管是自私也好,无耻也好,她现在是什么都顾不上了,只要能够让自己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地离开A市,她就什么都愿意做。

    江燕回转过头来,他脸上还带着伤,那张原本让思怡看着觉得怎么看怎么帅得惊心动魄的脸,此刻却是阴森可怕,他伸手一把扣住了思怡的下巴,眯着眼睛靠近她的脸颊,冷冷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那曾经是熟悉到了灵魂深处的缠绵气息,此刻却是如此陌生可怕,“你这话倒是搞笑了,我要不是个男人那才不能碰你,我就是因为是个男人,我才要碰你不是?你觉得恶心了?呵,你现在觉得恶心了么?刚才你怎么和你那个好大哥说的?你说你那是自愿被我玩弄的,你情我愿的,我在床上不是把你弄得很舒服么?”

    思怡此时脸色苍白,一双眼睛却亮的好像有火焰在燃烧,她身上的衣服也沾染了一点血迹,因为刚才叶正昊抱她的时候染上的,此刻映着她满是怒火的脸,明晃晃的让人有一种很是恍惚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两人骤然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她每一次面对自己的时候,都是一脸嫌恶鄙夷的神情,可是现在她的眼底多了一份绝望,江燕回心一抖,连带着扣着她的手都松了松,可是骄傲如他,这个时候他是怎么都不会拉下来脸来承认自己心中有那么一瞬间的恐慌——恐慌的觉得,她就好像是一只风筝,随时都会离开自己飞的远远的。

    他知道其实就是一个傻瓜,明明知道自己被她玩弄了,欺骗了,却还是不愿意松开手。

    没有人是傻瓜。只是有时候,我们选择装傻来感受那一点点叫做幸福的东西。

    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可悲,现在他只剩下用这样的方式来靠近她,强迫她,可是他还是舍不得不要。

    “我愿意跟着你回去,是因为我不想你和我大哥闹成那样,但是江燕回,你别指望再碰我一下,我告诉你,我叶思怡也是有底线的,你如果敢碰我一下,我马上就死给你看!你不信的话,你就尽管试一试!”

    思怡此时的眼神明亮而疯狂,江燕回竟似被烫着了似的一下松开了抓着她下巴的手,却依旧是恶狠狠地看着她,片刻之后冷笑道:“叶思怡我告诉你,别拿死来刺激我,我江燕回不吃你这一套。”

    思怡的心早就已经痛得没有感觉了,反正她们两人现在就是你捅我一刀,我也还你一剑,谁都别想好过,可是她遍体鳞伤没有关系,但是绝对不会让他有机会伤害自己的宝宝!

    “好啊,那我们就试试看。”她学着他的样子,冷冷一笑。

    正得了和思。江燕回恶狠狠地看着她,却是忽然发现自己对这样子的她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再开口说话,疲惫而困惑的各坐在后车座光线阴暗的两个车门边上,好一会儿江燕回才再次开口道:“早知道会这样,当初何必骗我?叶思怡,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人家都说了,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你别想着用这样的方法来威.胁我,从今往后有你苦日子过的。”15RMW。

    思怡在心中自嘲地笑了笑——

    她当然知道,不必从今往后了,她今天就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肝肠寸断,什么叫做心如刀割,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什么叫做痛不欲生,那些形容词,以前她还不能明白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可是现在她明白了。

    江燕回,你以前把我捧得有多高,我现在就摔得有多疼有多狠有多狼狈。

    “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你,是你自己从一开始就怀疑我而已。”她精疲力尽地闭上了眼睛,声音喃喃的,在狭小的车厢里却是格外的清晰。

    江燕回这个时候哪里还会相信她的话?他嗤笑一声道:“你现在和我说这样的话?你真以为地球是绕着你转的?我告诉你,晚了!我现在要是还相信你的话,我他妈的就是一个傻.逼。”他一边说着一边拿出烟来,点燃了重重吸了一口,一脚就踹在了前面的驾驶位上,对着那正战战兢兢在开车的思怡怒吼道:“你开去哪里?”

    司机下意识地踩下了刹车,巍巍颤颤地说:“……燕、燕少,不是……不是去林爷那边么?”

    江燕回阴着脸,“我什么时候说过去那边了?把车给我倒回去,开到我公寓去。”那司机连忙应了一声,就打转方向盘,江燕回看了一眼侧身坐在边上的思怡。

    思怡也正好睁开眼来看了他一眼,她看着他指间夹着的那根烟,秀气的眉宇重重地拧了起来,张嘴就说:“我讨厌你的烟味,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抽烟?”

    其实话一出口,她就有点后悔了,这话她要是换做是以前说,肯定还有点效果的,他会嬉皮笑脸地和自己调.情几句,但是绝对会乖乖地把烟给捻灭了,可是现在,她不过就是在自讨没趣。

    果然,江燕回讥讽地笑了一声,举起指间的烟,重重地吸了一口气,更是放肆地对着她的脸颊喷出一口烟来,隔着模糊的烟雾,思怡看着他那张阴阴的脸上有一闪而过地邪魅放荡——

    那是多么熟悉的表情,曾经不管是在任何时候,看到他邪气的笑容,她都会忍不住心跳加快,可是现在她看到了,却只觉得难过。

    “你不喜欢我抽烟么?很好,我以后每天都会在你面前多抽几包烟,叶思怡,我跟你说过了,你的好日子后头呢。”

    思怡担心着肚子里的宝宝,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说多错多,她屏住呼吸侧过脸去就打开了车窗,任由那些风吹进来,让车厢里浓浓的烟味消散不少。

    江燕回哪里能够容忍她这么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见她对着车窗呼吸着新鲜空气,他气得鼻子都歪了。脸色一沉,不由分说就把身子挪过去,伸手一把按住了她的后颈,那夹烟的手举到自己的嘴边,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再丢出车窗外,一手按下了车窗,窗户缓缓地关上,他顺势就按住了她的纤腰,将她整个人抱起来,满嘴的烟味,堵着她的唇,就全数度到了她的嘴里。

    ——————

    2W字更新完毕!!!啦啦啦,今天鸽子小宇宙又爆.发啦!累的都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呜呜。

    大家一定要给力支持奥,打滚求各种支持,各种支持啊啊啊!月票月票月票,我要月票啊,呜呜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