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少,讨厌啦!你别这样嘛……去房间再……嗯……不要……碰那里啦……”

    思怡心头一颤,脚下也瞬间像是长了钉子一样,硬是提不起来,她只觉得自己刚才喝进去的那杯牛奶,此刻就这么堵在了喉咙口,怎么都咽不下去,可是稍稍一动又好像是要吐出来,胃里翻江倒海一样的难受。

    偏偏玄关处的热情丝毫不减地传到她的耳中,字字清晰,连同他们暧昧的呼吸声都是那样的清晰——

    “不要嘛……燕少,讨厌啦……你不要摸人家那里……燕少我们一会儿一起洗鸳鸯浴吧?燕少……嗯……”

    江燕回笑了一声,笑声比平时的沙哑暗沉,痒痒地似挠着人的心,“真的讨厌?我倒是看你喜欢的很,女人是不是都喜欢口是心非,嗯?”

    “哪有嘛……燕少,你轻点,这是你的公寓吗?你先带人家参观一下嘛。”

    “呵,你要参观公寓?可是我急着想参观你的身体……”

    “嗯……燕少,你要把人家的衣服都撕破了啦……”

    “破了就破了,我再买给你新的。”

    …………

    那声音,明明就在一个房间,不过几步之遥,可是分明是隔着千山万水,千里迢迢地传到了思怡的耳中。她整个人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胸口有太多太多的情绪在激荡,却是怎么都发不出一点声音来。脑海里却是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以前——

    那时候,他也抱着自己,他也喜欢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他每一次都会弄的自己脸红心跳,最后得手的时候又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可是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那样子的江燕回并不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就算她知道他的身边有太多的女人,可是真的把那些女人带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是有多在乎。

    “燕少……啊!”玄关处的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客厅,那女人此刻还像是无尾熊一样挂在江燕回的身上,却是意外地发现客厅里还站着一个思怡,顿时吓得面色一白,缓过神来,却又冲江燕回撒娇,“这人是谁啊?燕少,你好讨厌!这里还藏着一个呢!大半夜的把人家吓得半死,你赔人家啦!”少你奶喝堵。

    江燕回仿佛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公寓里面还有一个思怡的存在,淡淡地转头扫了她一眼,眉目都是轻佻,“你要我怎么赔你?”

    思怡怔怔地看着他,他看着怀里那个女人的眸光是那样的温柔又宠溺,她曾经也见过那样的眼神,可是现在他却当着自己的面给了另外的女人。

    想到是一回事,可是真的让她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他那么多的房子,他哪里不好去?可是他偏偏要到这里来,这样幼稚的把戏,她明明心里就是一清二楚的,但是还是难过——

    半个心脏都被腐蚀掉,痛的一时之间连心跳都似乎是停止了。

    只是再难过,她都不愿意表现出来。

    哪怕心里难过的她连呼吸都泛着尖锐的疼,却依旧是冷静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抿着唇,眉宇间没有任何的表情。

    “燕少……这人到底是谁啊?阴阳怪气地站在这里,是不是钟点工啊?”那女人看着思怡的眸光尽是不屑,A市谁不知道?江燕回从来都不带女人回家,可是今天晚上她运气简直太好了,竟然被燕少给带回了他的公寓,她想自己对于燕少来说一定是魅力十足的。

    倒是没有想到,这家里还有一个呢,不过这么个清汤挂面的女人,想必也不是燕少的菜,就光看燕少对她如此不屑一顾的样子,说不定还真是个钟点工。

    “你觉得是就是了,无关紧要的人。”江燕回却是不愿意再多看思怡一眼,搂着那女人的纤腰就往卧室走去,“你不是要我赔偿你么?一会儿我就好好赔你……”

    “燕少,讨厌啦……”

    两人直接越过了她,走进了思怡之前睡觉的那个房间,最后房门砰一声关上,思怡这才觉得自己的双腿都在发颤。

    这个公寓其实有好几个房间,可是那个主卧室,一直都是她在睡觉的,他们却偏偏要往那里面去,她还有不少的东西放在房间里,可是她知道,从此之后,那个房间里就会染上了属于别个女人的气息——

    她喉咙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那杯牛奶在胃里反反复复的搅着,搅得她的胃肠都跟着不舒服起来,她很想要吐,可是又觉得自己好似憋着一口气,怎么都吐不出来。这样子好难受,她快要站不住了,她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沙发边上,想了想又觉得不对,最后逃也似的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只是思怡并不知道,江燕回搂着那个女人一进房间,瞬间就已经捻灭了那浮在嘴角的笑意。

    她那样冷静地看着他和别的女人调.情,她是真的什么都很正常,是因为不在乎,所以无论他江燕回做什么,怎么做,她都不会有感觉。

    想到这里,愤恨的江燕回不免又觉得有些灰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了这个叶思怡,偏偏就做这些让人笑掉大牙的蠢事。

    那女人已经准备脱衣服了,却是见原本对她很有兴趣的江燕回,此刻却是冷漠地立在房门口,脸上早就已经了最初的热情,她还以为是自己的问题,又妖娆万千地贴了上来,“燕少……”一边说着,手却已经不安分的伸下去。

    江燕回却是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冷冷地看着她,嘴角浅浅一弯,“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很想要么?”

    女人脸上顿时浮现一丝类似娇羞的表情,可是那手指却是十分大胆地在男人的身上到处点火。可惜她使出了十八般的武艺,似乎江燕回的眼神都是冷冷清清的。

    她却是有点不甘心。

    这算是怎么回事?自己都是被燕少给带回家的女人,难道她不是特别的么?这都已经送上门了,就算他突然不想要了,她也不能让到了嘴边的肥肉给飞走吧?

    这么一想,女人就更卖力了,柔软无骨地腰紧紧地贴着江燕回,双手熟练地在他的身上抚摸着,说实话,这样的女人,床_上的技术自然是一流的,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被她勾起浴火来,江燕回是一个最正常不过的男人,这些日子和思怡冷战,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碰过女色了,这会儿被这个女人一撩拨,他双_腿间的分身似乎是在慢慢的苏醒。

    女人也感觉到了,心头微微大喜,想着燕少是有动情了,手下的力道更是大了起来。

    “放手。”下一秒,冷静的男声却是忽然打断了她的动作。

    女人一愣,有些不敢置信,“……燕少。”

    “会交床么?”江燕回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伸手直接推开了她,走过去就坐在了不远处的沙发上,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幽暗地壁灯,照在他的身上,他眉目清俊,可是神色却是凌人,眉宇间的分明是写着生人勿进几个大字,让人不敢轻易造次。

    见女人不说话,江燕回直接伸手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了自己钱夹,那里面放着厚厚的一沓现金,修长的手指抽出来都摔在了一旁的茶几上,漫不经心的语气听不出什么语气,“对着那门口角床给我听,有多大声就给我叫多大声,你叫得好了,这些钱都是你的。”

    女人又是一愣,还是有些不明所以,“……燕少?”

    “怎么?嫌不够么?价钱你自己开,叫到我满意为止。”他的手指轻轻地敲着那沓钱,说话的时候眼神却根本就不往女人的身上多看一眼,不过是摸了一根烟为自己点上,眯着眼睛,性感地抽着烟。

    那女人就算是在笨,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了。自己今天晚上为什么会这么“好运”被这个燕少给挑来和他一起回他的住所,他这根本就不是对自己特殊,他应该是对这个屋子里的那个女人特殊。

    让她交床却不碰她,无非也就是叫给那个女人听的吧?

    她也是个女人,心里是嫉妒地发了狂,可是再看看那茶几上面厚厚的一沓钱,和那个从进了这个卧室之后再也没有多看自己一眼的男人,心下权衡了一下,明智地做出了选择——

    “嗯……嗯啊……燕少……你好厉害……我好喜欢……燕少……再……再重一点,深一点……啊……好舒服……要到了啊……要到了……”

    …………

    寂静的空间里,女人扯着嗓子卖力的喊着,江燕回却是兴趣缺缺地仰着脖子靠在沙发上,脑海里反反复复地只有刚才在客厅的时候,她那样清清淡淡的眼神,无欲无求……

    不管耳边的叫声是有多么的热情似火,他却始终都提不起任何的兴趣。15RMW。

    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自嘲的苦笑——

    他江燕回还真是犯贱,明明知道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拿自己当回事,可是他却还是忍不住用这样幼稚的把戏。

    到头来,被玩弄的人到底是谁?

    ————

    周一又是两万字加更啦!亲们,鸽子继续后一嗓子,求月票啦!!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