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不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把这两个女人都带回去,你现在知道了,外公根本没有骗你。”他一边说着,一边使眼色,示意手下的人过来把思怡带走。

    这边更是继续煽风点火,“我一早就怀疑了,这两母女刻意靠近你们绝对不简单,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要把你爸妈害到这样的程度,我之前和你说过那么多次,你就是不听。现在也好,你看清了,就记住这个教训,以后这样的女人,少沾!”

    江燕回木楞地站在那里,全世界的声音都好似在一瞬间消失殚尽,他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格外清晰,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手在发抖,掌心一片发麻。其实在他的人生之中,他从来没有动手打过一个女人。

    可是现在那个女人就在自己的面前,他动手打了她,他竟然动手打了她……

    她是多么好强的一个人,可是她现在竟然哭的像是憋住了气一样,任由那些穿着黑衣服的男人粗鲁地拉扯着她就准备往车子那边走过去。

    他只觉得头顶轰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重重地落下来,击中了他,江燕回瞬间就好似清醒了过来——

    终于是明白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也终于明白,她现在的处境。

    “放开她!”他的手掌紧了松,松了紧,最后还是沉沉开口,刚想要冲上去,林振彪却已经一把拉住了他。

    “你干什么?”他不满地皱眉,将江燕回给拽了回来,“燕回,你给我回去,这里的事情都交给我就好。”

    “我说,放开她!”眼看着那几个人就要把思怡带上车了,江燕回伸手就推开了林振彪,一字一句地重复道:“放开她,听到没有?!”

    林振彪刚才是看着江燕回那一巴掌打下去的,其实他也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他就觉得满意,这么一巴掌打下去,两人之间肯定是黄了,这样多好。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可是这会儿却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突然又反悔了。看看他这么一副急躁的样子,眼底都是悔不当初的神色,林振彪气得鼻子都歪了,哪里肯依他,拄着拐杖就厉吼一声,“别听他的,把人都给我带回去!”

    江燕回看着思怡就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一样,毫无生气地任由那几个人推着就要送上车了,他的眼睛瞬间就有狂风暴雨下的巨浪,把他的英傲气完全的烘托出来,整个人看起来阴狠戾气。那眼神扫的林振彪都未知一颤,这是他的外孙,他对着自己一贯都是没个正经吊耳当啷的样子,可是他现在这样的眼神,就好像下一秒会将人给撕碎了一样……

    林振彪原本打算伸出去的手下意识地在半空中一顿,还是缩了回去,他唇瓣动了动,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可是才一瞬间就已经见到江燕回大步流星地朝着那车子走去。而同一瞬间,不远处正好有好几辆越野车急速地朝着这边驶来,速度极快,那车子还没有完完全全停下来,就看到有一抹高大的身影从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跃而下——

    “思怡!”来人正是郑牧岩,他刚透过挡风玻璃就看到这边的情况,心下焦急,只是命令司机开得快一点。这会儿车子还没有完全停下,他就已经跳下来,几乎是冲上来,走近了就狠狠地给了那拉着思怡的黑衣保镖几拳头,拉着思怡的男人应声倒下,郑牧岩稳稳地托住了思怡,将她护在怀里。可是一低头就看到了她满脸都是泪水,情绪已经低落的不能再低落了,那眼神也是绝望的,还有她的脸上,那清晰的五指印……

    郑牧岩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这个女孩子,从来都是他捧在手心里疼的女孩,他一直都规规矩矩的不敢越轨一步,只是想要让她开开心心的。当初他明确地跟她表白了,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只留下了一张纸条,让自己以后过属于自己的日子,再也不要想着她了。他心里是有多气?他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知道这丫头是喜欢上那个江燕回了,他不愿意,不甘心,可是还是离开了A市,他不想让她为难,所以忍着那么多个日日夜夜的相思之苦,最后终于还是有了个机会让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打电话给她问候她的近况,却没有想到,她要求自己回来A市和她见一面。他是有多兴奋,在S市快马加鞭地处理完了所有的事情,又跑去家里请求了好几天,这才终于说动了家里的那位,让他回A市。却不想一回来,竟然看到她这样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谁打你了?思怡,谁打你了?”郑牧岩抱着思怡咬牙切齿地低问,。

    思怡哪里还有力气说话,她隔着迷蒙的泪眼,抬起头来一看到此刻抱着自己的人竟然是郑牧岩——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站在悬崖边上的人,忽然拽住了一根值得她信任地绳索。

    在思怡的内心深处,郑牧岩这个人,虽然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她心中的那个男人,可是他在自己的心中却也有着不一样的地位,她一直都把他当成哥哥一样看待,这么多年来,两人之间自然是有他们的默契,撇去郑牧岩对她的那些私心不说,他们也是最好的朋友。

    “……师兄……”她动了动唇,喃喃地低语,可是一开口,才惊觉自己的嗓音是沙哑的,牵动着脸颊的时候,更是疼的她眼泪直掉,她含含糊糊地说着,“……带我走。”

    回在点有个。郑牧岩多少聪明的人,一见她这样一副样子,心疼之余就知道她脸上的这一巴掌肯定不是被别人打的,一定是和江燕回有关系!

    他心头一阵一阵揪着疼,当初他放手是因为她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可是他放手了,她却被那个男人欺负成这样!他弯腰就将思怡从地上抱了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刚刚在心中被他咒骂了几万遍的男人。15Uuf。

    江燕回阴沉沉地站在两人的面前,他眸光森冷地看着郑牧岩,一字一句地说:“你给我把她放下来!”

    郑牧岩自然是不会放的,他冷笑着说:“江燕回,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你竟然敢打思怡,我告诉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这个王八蛋!”

    江燕回垂在身侧的手微微一动,这是他心中的痛,他刚才的确是打了她一巴掌,可是郑牧岩这会儿说这样的话,无疑就是火上浇油。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郑牧岩抱着思怡,两人“含情脉脉”不知道是在说什么,这会儿就听到郑牧岩这么一说,他自然是以为这个女人一转身就去找他告状了。

    先前心中还有那么点内疚和痛苦,可是这会儿却全都被一股嫉妒之火燃烧殆尽。

    江燕回笑的比郑牧岩更冷,“你以为你今天抱着她就能离开这里?郑牧岩,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我告诉你,这是我的女人,你他妈把你的脏手从她的身上拿开!”

    “江燕回,你现在记得她是你的女人?你把她折腾成这样你还记得她是你的女人?”郑牧岩满脸都是轻蔑的神色。

    他这样的神色更是刺激地江燕回毫无底线,翩翩风度更是丧失地一干二净,他已经是一只被激怒的困兽,这会儿更是激不起任何的刺激,他面色已经铁青,眼底有着席卷一切的狂风暴雨,“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我的事情你也管的着?”

    他说着就要上前动手,林振彪带着过来的几个手下自然也是虎视眈眈地要帮着他上前,郑牧岩将思怡护在自己的身后,他看着不远处又有车子开进来,就知道是叶正昊来了,他根本就不怕江燕回,冷哼一声道:“江燕回,你就是一个乌龟王八蛋,你除了会欺负思怡,你还会什么?你叫我哪只眼睛看得起你?”

    他这话一出,江燕回也懒得再和他废话了,陡然上前一步,拽过郑牧岩的手腕,照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下去一拳头。

    思怡因为是被郑牧岩护在身后的,所以并没有受到伤害,可是她也分明感觉到了郑牧岩的身子被江燕回打得剧烈一颤,她下意识地伸手就要去拉郑牧岩,郑牧岩却已经甩开她的手冲上去就要江燕回扭打在一起。

    两人扭打在一起,林振彪自然是护着自己的好外孙,他伸手一挥,马上那几个黑衣人马上也跟着围上去,原本郑牧岩就不是江燕回的对手,再加上这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没几下他就已经挡不住了。江燕回又是一拳落在了他的脸上,郑牧岩被他打得连连倒退了两步,还不忘记拽着思怡的手,那画面真是刺痛了江燕回的眼睛。

    林振彪坐山观虎斗,看着时机差不多了,这才上前,拉着江燕回就说:“就这样的一个女人,还让你这么动真格了?燕回,用不着你动手,让外公……”

    “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的人帮忙,叫他们都给我滚!”江燕回咬牙切齿地打断了林振彪的话,他的眼神一直都停在思怡的脸上,内心深处到底是有多少种情绪在翻滚在撕碎他的理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最后转过脸来看着林振彪,冷冷地说:“你也给我走!”

    ****

    6000字更新完毕!谢谢大家的支持!明天见!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