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捏成了拳头,他发现自己的呼吸都仿佛是停止了,全世界都是那样的安静,咚咚咚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那样的快,那样的急,是有多久没有感觉到自己原来也是活着地?

    江燕回一寸寸地转过脸去——

    那是一条狭小的走道,走道两侧却已经站了不少的人,更是让走道显得拥挤,头顶有暖调的橙色灯光,她就站在那里,身上穿着一套鹅黄色的运动服,映衬着她整张脸越发的白希,只是她此刻的眉宇间却是隐隐透着几分怒气,原本长长的黑发已经剪成了短发,如今刚刚及肩,整个人很纤瘦,比以前瘦多了……她好像是变了很多,又好像是从来都没有变过……

    可是真的是她,真的是那个女人!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方向,那双惑人的桃花眼此刻能看到的都只有那个女人,全世界的光芒都好像一瞬间就映在了他的眼底,那样深邃的光里,像是能把人都给吸进去。

    “你想让我给你道歉?你是不是吃多了脑袋坏了?怪不得还能生出个残疾的女儿来,我看你也是个残疾,脑残!一个大残疾搭配一个小残疾!”拦在思怡面前的女人此刻还是口不择言地骂着,那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下跪,你就别指望走出这个度假村,这里的一切都是我老公的,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东西,竟然敢让我给你道歉!你是个律师又怎么样?我们家有的是钱,还有本事让你在B市再也待不下去!”

    原本站在江燕回边上的地中海,此刻轻轻咳了一声,倒是先出了声,“你在这里干什么?”

    正在泼妇骂街的女人一听到身后的男声,顿时欣喜的转过脸来,见到了自家老公,一张精致的脸庞微微一垮,拉着女儿就上前诉苦,“老公,你来的正好,你看看你的宝贝女儿,那个小哑巴真的是太过分了!打了我们的女儿不肯道歉,还死不承认,她那个当妈的更过分,还要让我给那个小哑巴道歉,我们这里什么时候能进这种素质的客人了?”

    当父母总是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先不说那个女人分明是恶人先告状,此刻这个地中海男人父亲,也显然是心疼自己的女儿的。不过他到底是个男人,加上想起自己身边还站着两尊大佛,他哪里敢乱说什么,只是对自己的妻子暗暗使了使眼色,示意她适可而止,“好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们也别在这里闹了,还有很多客人要进来的,这样吧,你报个警,让警察处理。”

    “那怎么行?”谁知道那女人却是得势不饶人,刚才她是孤军作战,现在老公都来了,她更是觉得自己从气势上胜人一筹,就是不肯松口,“警察来之前,我也非得让这个小哑巴给我跪下道歉不可!”

    “我说你……”

    “老公!你女儿都受委屈了!你倒是站出来给你女儿主持公道啊!”

    ………

    “蔡经理,这是你的夫人?”男人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什么,一直站在边上的江燕回忽然开了口,他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让人捉摸不透地深沉,眼睛依旧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不远处的思怡,还有那个她护在怀里,紧紧捂着她耳朵的小女孩。

    蔡经理被点名,心脏微微一缩,“是……”

    江燕回却已经听不到那个蔡经理还说了什么,那一瞬间他的心情像是被风吹过地芦苇一样,摇摆不定,更多的是他难以控制的激动——

    这个小女孩,不是不久之前他才见过的那个么?还有一个小男孩,是她的哥哥……

    那两个孩子,怎么会是她的?

    当年她不是说出了车祸孩子就没有了么?怎么回事?

    看他们的年纪好像是五六岁的样子,她离开五年……难道她当年根本就没有流产,她是不是逃离之后就偷偷把孩子生下来了……还是,她已经和别人结婚了?

    有太多的疑问在他的脑海里跳跃着,江燕回只觉得那石化的身体又好似一寸一寸地苏醒过来——

    他现在怎么还站在这里?他是不是应该上去抓着她问问清楚?

    对,他应该上去问问抓着她,不管她是不是和别人结婚还是生了孩子,这个女人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那就是老天爷都在帮他,他怎么可以光是站着看着却没有动静?

    他薄唇一抿,伸手一把推开了那个蔡经理就直接走了过去。

    他走得不慢,可是他却觉得自己走得太慢,每走一步都像是踩着一段曾经,呼吸和心跳都是那样的明显。

    她终于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她终于回来了……

    思怡是从江燕回一开口说话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存在了,她从来都不觉得这个世界竟然会这么小,小到她分明是来这里躲避他的,可是到头来却还是让他给撞个正着,自己见到了他也就算了,偏偏身边还站着一个田田……

    她的心情同样是混乱的。

    五年了,那么多个日日夜夜的过度之后,她一直都以为自己早就已经忘记了那个男人,也一直都告诉自己,以后的以后,这漫长的一辈子,她都不会再见到那个男人。就算是不小心碰到了,她也会躲得远远的,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再次见到他会是这样的情境。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么?

    可是就算不能幸免,她也不会站着让他靠近——

    她再也不想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的交集,一丝一毫都不想要!

    眼睁睁地看着江燕回推开了那个男人就朝着自己大步走过来,思怡呼吸一紧,几乎是本能地一把抱起了田田,转身就朝着走到的另一头跑去。

    “叶思怡!该死——”

    江燕回眸色一沉,见她竟然抱着孩子就跑,俊眉一拧就追了上去,可是跑出两步他才想起了什么,陡然站住脚,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瞪着刚才还一脸威风凛凛自以为是的女人,俊脸沉下来的时候,高大的身躯就散发出一种慑人的戾气。也不管她是个女人,伸手一把揪住了那女人的衣领,冷笑一声,“你他妈的敢让我的女人给你下跪道歉?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会让你为今天的言行付出代价!”

    伸手用力一推,就将那女人推倒在墙角边上,他看了一眼余乘风,“这里交给你了,给我把这家人都带过去,我一会儿再找他们算账!”

    余乘风刚才也是被突然出现的叶思怡吓得不轻。

    这个女人还真是神出鬼没,这五年来,燕回倒是找了她很长一段时间,可是她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哪里都找不到,却不想今天竟然会在这样的地方碰见她,刚刚就发现燕回有点不对劲,原来是见到了她。

    他倒是松了一口气,这个女人重新回到了燕回的生活之中,那么那个江燕回,也就回来了——

    “放心,我会帮你办好。”

    余乘风丢下这句话的时候,江燕回高大的身影早就已经跑出了走道的转弯处。侧捏捏心头。

    他扬了扬眉,转脸看着身边那个巍巍颤颤的蔡经理,对着他微微一笑,“蔡经理,刚才的话,你应该听清楚了吧?”

    蔡经理哪里会知道刚才那个带着女人的孩子竟然会和江燕回有关系,他这会儿完全是不知所措,吓得瑟瑟发抖,嘴巴一张一合的,好半响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反倒是那个被推倒在地上的女人,一脸委屈又恼火地爬起来,还不知死活地大吼大叫,“我说你这个死男人光杵着做什么?刚才那人是谁?他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

    “你给我闭嘴!”蔡经理终于缓过神来,怒吼一声,恼火地瞪着自己的妻子,咬了咬牙才说:“那是江燕回,江总,你真是……”

    “好了,江总交代了,一会儿他要亲自问问你们一些事情,所以蔡经理,你带着你的夫人和孩子一起跟我走吧。”余乘风才没有时间站着听他们说话,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很快就从身后出来几个男人,他沉声吩咐,“把这家人带过去,没有江总的吩咐,先不要动他们,好好招呼着。”他看了一眼那个小女孩,无所谓地哼了一声,“可别吓坏了小姑娘,去吧。”

    “是!”

    “余少……余少……我、我夫人真的不知道那人是江总的人,对不起,余少,求你开口帮忙说说好话,我们愿意给她赔礼道歉……”蔡经理知道这次自己的妻子是闯下大祸了,慌乱地抓着余乘风就求情,就连刚刚还盛气凌人的女人这会儿也完全没有了声音。

    她大概是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会是那个江燕回的人,可是那个江燕回不是没有孩子的么?难道是情/妇?可是这会儿她也知道,不管是情/妇还是什么,她这是彻彻底底地得罪了江燕回了,那么她丈夫的生意……

    思及此,她哪里还有脾气?紧紧地抓着女儿的手,心慌乱的不行。

    余乘风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一眼,“知道那个女人对江燕回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他伸手随意地拨了拨袖口,嘴角浅浅一弯,“那是他的命,他的信仰,所以很抱歉,我帮不了你什么。”

    ******

    田田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的妈妈这样慌张过。

    妈妈的脸色看上去特别的苍白,她紧紧地抱着自己,一直在跑,一边跑还一边对自己说,宝贝,抱着妈妈的脖子,一会儿不管妈妈说什么,你都不要做任何的动作。

    她今年五岁了,三岁之后她和哥哥就再也不要妈妈抱了,可是妈妈现在抱着自己像是在逃避什么洪水猛兽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抬起眼来,她却是意外地看到,她们的身后还真的是有人在追着她们——

    田田大大的眼睛诧异地眨了眨,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其实她刚才就觉得那个叔叔很眼熟,现在却已经可以确定了,这不是那个之前才帮了哥哥的那个蜀黎么?

    他怎么会认识妈妈?

    他一直都在叫妈妈的名字,他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

    唉,妈妈还是跑不过他,不过那是因为妈妈抱着自己的关系,他是男人,男人原本腿就比女人长,所以妈妈肯定没有他跑得快——可是,他现在为什么抓着妈妈的手不让她走,他的脸色看上去好奇怪,怎么好像是生气的,又好像是高兴的?

    “叶思怡,你是不是真觉得你跑了,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了?”江燕回一直追到了花园里,这才抓住了这个见到自己就跑的小女人。跑了这么一段路,他倒是气都不喘,抓着她的手就不肯松,“你看着我,这是……你的孩子?”他指了指思怡怀里的田田,语气既是激动的,期盼的,又是惴惴不安的——

    他是真的矛盾,这一刻,他到底是希望她回答是,还是不是?177zb。

    其实他知道,他不过是怕这个孩子是她和别人生的而已。

    手腕上的力道是那样的熟悉,却又那样的陌生,被他这样抓着,思怡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心都在颤抖,那么多年了,为什么兜兜转转的,还是要让他遇上?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从来都不曾埋怨过老天爷,可是这一刻她是真的觉得老天爷太会耍人!

    “放开。”终于还是出声,冷冷清清的口吻,却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此刻抱着田田的力道是有多大。小姑娘在妈妈的怀里说不出话,却已经因为吃痛而微微拧起了小小的秀眉,可是她都来不及和妈妈打招呼,就听到妈妈的声音,“这个和你有关系么?燕少……不对,我现在应该叫你一声江总,恭喜你现在的身价和五年前比都翻了好几倍了,不过我和你好像也不是特别的熟悉。所以,请你不要对我拉拉扯扯,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什么。”

    田田这会儿都忘记痛了,因为她觉得妈妈的表情好奇怪,她好像很生气,可是她却又好像是在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这个蜀黎和妈妈……到底是什么关系?

    ******

    28号终于到了,大家准备好月票砸给我了吗?

    嘿嘿,大家用力砸吧,我会给力给你们加更的,今天就有加更哈!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