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扬眉,嘴角含笑,“她还有一个哥哥,是么?”

    “你说……什么?”思怡难掩惊诧地抬起头来,一瞬间,手足冰凉。

    他如此笃定的神色,让她的心更加的慌乱起来。这个时候的思怡根本就不知道,之前江燕回早就已经在那个小餐馆里面见过两个孩子,所以她在极度慌乱和震惊之中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这个男人之前就已经调查过自己,那么他现在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一个等待着猎物主动上钩的猎人?

    思怡心头不由愤怒,其实她走进了这个房间就没有打算和他再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这个男人有什么样的手腕她哪里会不清楚?孩子的事情,也是迟早要让他知道的,但是他既然都已经知道了,现在还来自己的面前装模作样,简直可恶!

    一笑个燕回。“你事前就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么你还把我叫上来做什么?”她冷冷地看着他,顿了顿,吸了一口气,“你到底想说什么,不用绕弯了,直接把话说明白吧。”

    “思思。”江燕回将酒杯放在了茶几上,双手交叉至于自己交叠的膝盖上,他嘴角的那丝笑意已经缓缓收敛,慢慢的唇角就抿了起来,迷魅一般的神色若即若离,“你不用这样防备地看着我,我什么都不想做,也什么都不会做。我更没有调查你,如果我早就知道原来你一直都躲在B市,整整五年,你觉得我会放任你无动于衷?以前的事情,我都不想再说,但是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坦白地告诉我,那两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言语不轻不重,带着恰到好处的妥协和淡淡的警告。

    思怡一贯都是善于察言观色的,岂能不懂,可是他的那些话对她而言并没有多少的作用,她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来妥协的,她是来把自己想说的话都告诉他的。

    她微微闭了闭眼,很快又睁开,静静地看着他,“是,我当年欺骗了你,当时我出了车祸,但是郑牧岩拼了命救了我和孩子,所以我并没有流产,因为我知道你当年一心想要让我打掉孩子,我就顺水推舟说孩子没有了。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

    “你还在怪我,是么?”她这样冷冷淡淡地和自己说着孩子的事情,江燕回的心也渐渐地冷了下来,尤其是听到她说当年是郑牧岩拼了命救了她和孩子,他知道那时候他像是一只被困在牢笼里的兽,怎么都走不出来,等到他走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消失不见了,五年后他再度遇到了她,他承认自己是那样的激动,可是这份激动仿佛是在这一瞬间就已经慢慢地消褪了下去。

    可是他知道,当年的他的确是有错,如果他没有做错,她就不会这样消失五年。

    他轻轻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薄唇轻展,“当年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来得及和你解释,思思,其实我……”

    “江总有什么可以和我解释的么?”思怡却是陡然站起身来,硬邦邦地出声打断了江燕回的话,两人中间隔着一个茶几,可是这会儿江燕回却是觉得他们之间好像是隔着千山万水,她的眼神很是冷漠,语气也是,“其实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就像你刚才说的,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大家也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没有什么可说的,谁对谁错都不重要了,因为我懒得再去计较。至于孩子,的确是你的,但是我也可以说他们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江燕回这一辈子就栽了一个跟头,就是在叶思怡的身上。

    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还是这样。

    其实他的脾性都不算好的,但是在她的面前,他也知道已经很是控制自己了,但是这个女人……

    她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好心情坏心情,都是因为她。

    他高大的身子也蓦地从沙发上起身,精致的下巴微扬,“你是在和我开玩笑么?那是我的孩子,你瞒着我带着他们躲了我五年,现在被我抓到了,你竟然还和我说那和我没有关系?请问你一个人如何生的出那两个孩子来?”

    思怡看着江燕回这会儿的脸色都已经有些微微泛青,她心中也知道,如果再和他继续硬碰硬的话,她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这个男人和五年前到底是有些不太一样,如果说五年前的江燕回外表桀骜,内心却是深沉,那么五年后的江燕回只会是比五年前更是高深莫测。

    她咬了咬唇,终于还是放软了语气,也退了一步,“我会找个时间告诉他们,你是他们的亲生父亲。我知道这五年我没有告诉你,你现在知道了一定会觉得难以接受,毕竟那两个孩子已经真实存在了……”她顿了顿,平静地看着他,“可是江燕回,我没有后悔生下过他们,而且我从最初开始就打算一个人抚养他们长大,我也有这个能力,我现在收入很稳定,应该要给他们的我一样都不会少给他们,所以你不用有别的顾忌。如果你觉得你应该让他们认识你这个当父亲的,我也不会拦着,那是你的权利,但是我只请求你一件事情,再过段时间,让我找个时机先和他们说清楚,暂时你还是先别插到他们的生活中去。当然,如果你觉得没有必要认他们的话,那我也不会怪你的,我们可以回到最初的……”

    “啪”一声,思怡后面的话生生地被打断,她面色陡然一白,长长的睫毛也不安地抖了抖,看着眼前这个脸色已经完全铁青的男人——

    江燕回被她的话气得胸口在剧烈的起伏,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抄起茶几上的高脚杯就往地上一摔,杯底还有一些红色的液体顿时飞溅了一地,有一些还染上了沙发的边缘。

    他双手紧紧地捏成了拳头,真是被气得不轻,可是又在极力地隐忍,况且他心底深处也是不想对她发火的,可是这个女人,她刚才说的那叫人话?好半响过后,他才恨恨地说道:“你这个女人,真是永远都有把我逼疯的可能!你在说什么东西?你是说那两孩子就是你一个人的,以前我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所以以后最好也就是永远都别打扰到你们的生活对么?”

    思怡心想着,她倒是真的希望他最好不要那两个孩子,可是现在现在看他这么一脸愤怒的样子,她心中就绝望了——

    看来他根本就没有那么想过,他是想要北北和田田的,可是那怎么行?那是她的命根子,她绝对不会放手的!

    思怡眉宇坚定,她轻轻抬眼,浓密细长的睫毛扑在眼下,敛住眼里的细芒,“那江总你的意思,就是打算和我打官司争抚养权了?”

    江燕回这会儿是真的明白了,这个女人,你别看她平常不温不火的,可是一句话就足以把人给噎死!

    “在你心中就只有这么一条出路?打官司争夺抚养权?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我怎么看你的并不是很重要,但是我现在懒得和你在这里绕弯子,江总,你怎么想的不妨直接说出来吧,不要和我玩什么文字游戏了。”

    江燕回一口气卡在喉咙口,气得恨不得掀桌,偏偏眼前的女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看来刚才他走的策略不对,这个女人不能太过迁就,尤其是这件事情上面,他发现自己稍稍一退让就会失去所有的主控权,那怎么行?他是江燕回,他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怒极了就冷笑起来,“行,既然我们的谈话已经没有了意义,那么,你现在只能选择听我的话,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么?”

    他眸色微微一沉,长腿绕过了茶几就直接站在她的面前,思怡来不及倒退就已经被他拽住了双肩。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双桃花眼此刻丝毫不见任何的妥协和退让,有的都是那种凌人的霸气,一字一句更是带着一股势在必得,“叶思怡,你从来都是我江燕回的女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一辈子都是!我知道,你还在因为五年前的事情对我耿耿于怀,没有关系,我给你时间。但是从今以后,你和我们的孩子都必须和我在一起!你若再敢再给我突然消失——”

    他无意识地眯起眼眸,微微俯身,伸手扣住了她微尖而圆润的下巴,“那你就给我等着,到时候把整个世界都给翻过来,我也会把你找到,然后,我会让让你这一辈子都下不了床!”

    思怡的心剧烈地跳起来,他的薄唇此刻几乎是要和她贴在一起,灼热又暧昧的气息,头顶那阵黑影压下来的时候,她只觉得一阵恍惚,她的手刚要推上他的胸口,就已经被用力地拨开,腰部紧接着就被勒住,男人清凉霸势的吻铺天盖地而来,滚烫的舌尖撬开了她的贝齿,她只觉得喉咙口火烧似的滚烫,他吻得那样的深,那样的猛,灵活的舌尖卷住了她的舌尖挑_弄吸_吮……

    这一刻的思怡,在思绪完全混乱的情况下却是发现,他的身上似乎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浓烈的烟味。17bYZ。

    *****

    男人在某些方面还是需要一点霸气的。

    咳咳,霸气依旧的贱贱来求月票啦!

    姑凉们,投票给贱贱,每个菇凉都是可爱美丽的天使。

    一定会遇到贱贱这么好的男人来疼爱你们的……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