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淇站在房间门口就听到了里面巨大的动静声,他原本刚准备敲门的动作生生地顿住,自然是被吓得不轻。

    他在江燕回身边这么多年了,可从来不曾见过他的老板有过这么动怒的时候。其实江燕回这人,基本是没有多少情绪的,因为一个男人站的太高,所以把一切都看的特别的淡,像是没有什么人和事可以影响到他的情绪,他可以把公司做的如此大规模,仿佛是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上。而此刻,房间里这么大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站在门口踌躇不前,一直等到里面摔东西的声音消褪,他这才深深地吸了两口,敲了敲门。

    好半响过后才听到里面一阵低沉冷硬的声音,只有两个字,“进来。”

    刘淇惴惴不安地推开_房门,就被里面的画面惊悚的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整个套房里面可以摔的东西似乎都被摔坏了,唯一剩下的一张沙发上面,此刻正坐着一个面色铁青的男人,他眉目凌厉,浑身透着一种嗜人的戾气,饶是刘淇这样的大男人,此刻却是不敢上前。

    “什么事?”见自己的助理微微颤颤地站在玄关处也没有动静,江燕回不耐烦地出声。

    刘淇这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来找江燕回的目的,他连忙说:“……江、江总,拍卖提前到今天晚上了,您……您要不要过去看一看?”

    天,这真是奇观!

    到底是什么事情刺激地江总如此大动干戈?他是恨不得把整个套房都给掀起来了么?他跟在他身边三年了,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江燕回。

    江燕回烦躁地扯了扯衣领,看着眼前的一地狼藉,他心中却依旧没有任何的舒坦。因为实在是太过憋气,可是又觉得那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原因而导致的,他的心就闷闷的疼着,以至于让今天的他完全失去了以往的自控力。用那样残忍的手段去威胁一个小女孩也好,还是把这个房间里的东西都摔了也好,他依旧觉得不舒服。

    他是有多心疼?也许只有天知道,他到底是有多心疼,有多懊恼,有多难受……

    就在刚刚的几个小时之内,他的脑海里不断地闪过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她永远都是那么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原本以为她是恬静,其实不是,她只是不会说话,她的右耳还是失聪的,她这是先天性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心头的浮躁不安自然也是不能压下去的,不过他知道自己一直在这个房间里,只会做出更加失控的事情,也许他应该做点别的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压了压太阳穴,他低沉的嗓音透着无尽的疲倦,“去看看。”

    刘淇点了点头,刚准备退出去,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他心中暗忖了一下,还是不敢瞒着,“江总,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跟您说一下。”

    江燕回仰着脖子闭目养神,只懒懒地“嗯”了一声。

    “之前我跟您说过工地的事情,当时有个律师站出来,所以把那件事情给摆平了,不过之后那个民工倒是一口咬定非得要那个律师帮她,我还怕找不到那个律师,没想到原来江总您认识她。刚才我见到那个律师的时候还觉得眼熟,后来才想起来,真的是她。”

    江燕回回神,“律师?什么律师?到底怎么回事?”

    刘淇这才一五一十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末了还补充了一句,“她一开始的确说是叶律师,可是后来又说是我听错了,说自己姓聂,可是我刚才见到的人的的确确是她。”

    江燕回精心勾画的五官摆出不悦,凌厉的视线直直逼刘淇,“为什么这件事情到现在才说?你怎么办事的?”

    刘淇被骂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委屈都说不出口。今天的江总明显是吃了火药,脾气非常的不好,可是他好像也没有做错什么,之前他的确是想说的,但是被他的电话打断了不是么?不过有了借口,他自然也不敢随便说出来,只能垂下眼帘,轻声说:“抱歉,江总,我……我以为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

    江燕回吐出一口浊气,星目半敛,眉头依旧是紧蹙,他不说话,刘淇也不敢离开,半响过后,他倒是挥了挥手,刘淇如获大赦,刚准备走,江燕回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等等。”

    刘淇只能站住脚,“江总,还有别的事情么?”

    “你去联系一下那个受伤的民工,把叶律师的联系方式告诉他,你就他想要多少的赔偿我可以给他,但是他必须要让叶律师帮他来庭外和解,否则的话,那就上法庭再说吧。”淇口大见是。

    刘淇一愣,哪怕此刻心中十分的诧异江燕回说出的这些话,也不敢多问什么,“是,江总。”

    等到助手一走,江燕回这才准备去洗个澡,手机倒是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原本就紧蹙的眉宇这会儿蹙得更是深了几分,他按下了通话键,平静地喂了一声,“现在你那边应该是凌晨,这么晚了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男人的口吻不是很好,电话那头的女人自然是能够分辨出来,她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气,隔着半个地球,略略有些委屈的声音传来,“我……今天不小心摔了一跤,膝盖都破了,大晚上的我睡不着觉,所以才打电话给你……燕回,你不开心么?”

    江燕回走进了浴室,单手利索地解开了皮带,长裤顿时褪下,露出了他修长又笔挺的两条腿,他没多少表情地说:“去看看医生吧,你光是打电话给我也没用,我又不是医生。”

    “可是我想听听你的声音。”柔柔的女声,说着这样的话,和表白也没有多少区别,要是换做别的男人,多半是会软下心来。

    只是江燕回也不是别的男人,要是在平常,他或许是会随便说几句。可是今天他是真的没有心情,他沉沉的嗓音不带任何的感情,“应蕊,你应该记得,我三年前和你的协议,好好在那边把你的学业修完,等你回来了,我会带着你去和我外公说清楚,知道了么?”

    他的语气不紧不慢,可是却带着恰到好处的警告,在大洋彼岸地那一头,却是有一个女人死死地咬着唇,眼眶瞬间就红了个彻底,“燕回,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就真的忘不掉那个女人么?她不会回来了,可是我会回来的!我……”

    “她回来了。”江燕回打断了她的话,后面的让那头的女人彻底绝望,“我不需要隐瞒你什么,就算她不回来,我也没有打算再有别的感情。更何况她现在回来了,应蕊,你当年承诺我的事情总是要兑现的,当年我承诺你的,自然也会兑现。我不会亏待你的,我知道你要明年才回来,等你回来了,应该给你的我一分都不会少给你。”

    说完,无情地挂断了电话。

    江燕回将手机丢在了一旁的洗脸盆上,双手撑着大理石,皱起眉头,思绪不由地回到了三年前——

    应蕊,这个女人是他的挂名妻子,外面的人都知道江燕回三年前结婚了,那时候他是没有办法,公司彻底陷入了瘫痪,他需要大量的资金,应蕊是A市XX银行行长的女儿,她父亲又和林振彪的关系匪浅,所以当时就考虑要联姻。其实江燕回那时候就知道,外公不是没有钱,他非得要让他和别的女人结婚,也无非是想让自己彻底放下叶思怡而已。一开始把主意打在南青树的身上,可是青树那丫头后来死活不肯结婚,他知道,青树和叶正昊有点什么,所以林振彪就把主意打在了应蕊的身上。江燕回被逼无奈之下,就找到了应蕊。其实应蕊那时候才二十二岁,江燕回比她大了差不多有十岁,她确对他一见钟情,以至于江燕回和她说的一清二楚,他是不可能会和她结婚的,她却还傻乎乎的扑上来。只是说,愿意让自己的父亲帮他,也愿意和他一起演戏,他们只是走过场,他不希望登记结婚的话,她也愿意配合。江燕回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她,不过当时的情况是迫在眉睫,加上两人不过是假装结婚而已,他倒是也不排斥,就和她一起做了这场戏。当然他也承诺了,以后绝对不会亏待她。

    其实他们结婚的第二个月,应蕊就出国留学了,所以这些年两人如同是陌生人一样,外界也只是知道江燕回是结婚了,不过他的江太太到底是何方神圣,知道的人少之又少。17fRy。

    三年前他就已经考虑清楚,等到应蕊毕业之后,他就会把他们的事情解决掉,不过没有想到,他这辈子竟然还会遇到叶思怡,现在情况有变,他觉得自己应该提前把这件事情解决好才行。尤其是,他现在还有两个孩子……

    *********

    思怡刚把两个孩子哄睡着,房门口就响起一阵规律的敲门声,她帮两个孩子盖好了被子,这才起身去开门,却是在看到门口的男人的时候,意外地张了张嘴,“你怎么来了?”

    ——————

    三更!

    今天加更,2W字,还会继续有更新,求月票!

    后面有精彩的对手戏,求月票啊!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