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会是晚上的八点钟正式开始,来参加的人都在位置上面纷纷坐好。

    这场拍卖晚会的主办方是当地的一家慈善机构,主持人到是个香港人,应该是经常在内地主持这样的拍卖会,所以讲的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开了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倒是很会活络气氛。

    拍卖会正式开始之前,主持人给每个人发了号码牌,这个都是正常的程序,思怡手中也似模似样地拿了一块,不过她知道自己肯定是不会举牌的。

    没一会儿,第一件被拍卖的东西就被移到了众人的镜头前,主持人开始介绍,“本场慈善拍卖会的第一样作品是我国着名书法家任东远老先生的一副墨宝《镜花缘》,任东远老先生被誉为“当代草圣”,钻研北魏碑帖多年,风格自成一家。本次拍卖的草书《镜花缘》是任东远先生七十年代初期的作品,该作品淩云健笔写意纵横,具有很高的观赏及收藏价值……”

    主持人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然后才看着底下的众人,“起价……二十万!”

    “二十五万!”有人开始举牌。

    思怡看着那副字画,就凑过身去轻声问郑牧岩,“是这个么?”

    郑牧岩点了点头,也开始举牌,“三十万!”

    “三十五万!”卖八参口家。

    “四十万!”

    ………

    思怡知道郑牧岩是志在必得的,所以她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那边似乎还有一个老头子,五万五万地加价,两人对持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被郑牧岩以六十五万拍下那副字画。最后主持人一锤定音,思怡也松了一口气,“恭喜你,师兄。”

    郑牧岩此刻心情却并没有多好,因为思怡的边上还坐着一个江燕回。他只扯了扯嘴角,想了想又对思怡说:“我听说这次的拍卖会有不少的小东西,都比较精致可爱,你看看,如果一会儿有喜欢什么的话,你告诉我,师兄送给你。”

    思怡刚想说不用了,偏偏郑牧岩那不大不小的声音让身后的江燕回给听到了,他快思怡一步,冷笑一声,语气泛酸又带着几分轻蔑,“他也不过就是叫你一声师兄,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就算是看中了什么,那也轮不到你来送。”

    这两人原本就是憋着一肚子的气,谁看谁都不顺眼,五年前是如此,五年后只是更根深蒂固了而已,可是这会儿思怡夹在中间,两人都憋着没有动静,郑牧岩的几句话就彻底挑起了江燕回的醋意。不过他酸溜溜的话哪里是郑牧岩听得进去的?

    “那你又是思怡的什么人?我不能送,难不成你还能送了?你送了她会要么?”

    “她要不要我都要送,我有这个资格,至于你,你有资格么?我们还有共同的孩子,你算是哪门子的人?”

    江燕回的脾气原本就不算好,这些年也不过只是没有什么人能够牵动他的心绪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致命的弱点,江燕回的弱点自然就是叶思怡了,只要有她在,不管是在什么场合下,他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那副桀骜不驯的太子爷脾气又端了上来,长得帅气逼人,可是一张嘴,就能把人给刺得死死的。

    思怡头疼不已,刚想要说什么,支持人这个时候又开始解释第二样拍卖的东西——

    那是一款数年前流行的世界顶级的知名首饰品牌的限量版发夹。

    “……Zoe是法国最有名的首饰设计师,这是他临终之前设计给他最心爱的女人的,这款发夹的寓意是‘我爱你,直到世界的尽头’。”主持人一边介绍着,众人的视线也被那发夹给吸引过去,那的确是一款很精致漂亮的发夹,是由淡粉色的珍珠和碎钻组成的蝴蝶结造型,而现在因为是Zoe的手笔更是显得尊贵。

    主持人介绍完了之后,就开始说:“竞拍开始,起步十万元。”

    零零星星的有几个人举手,最后有位女士叫了二十五万以后就没人再举手了,思怡倒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发夹,只是觉得的确是挺漂亮的,所以就多看了几眼,却不想她这个举动落在了郑牧岩的眼中,他凑近她,低声问:“喜欢是么?师兄给你拍下来。”

    思怡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郑牧岩就已经举了下手,“五十万。”

    一旁的江燕回冷冷的扯了下嘴角,什么都没有说,同样举起手中的牌子,“一百万。”他说完之后还转过脸去,挑衅地看着郑牧岩,“是我的女人喜欢的东西,还轮得到你来买?郑律师,你当个律师也不容易,还是把钱留着以后娶个好老婆。”心里幼稚的想着,你跟我抢?你抢得过么?

    郑牧岩笑的比他更冷,一声不吭地又举起手来,“一百五十万!”

    “两百万!”

    “三百万!”

    “四百万!”

    ………

    这两人几乎是没有片刻的思考,拿着牌子只看着对方的眼睛,对方喊一下,另一个马上就接上去。后面已经有人低声窃窃私语起来,谁也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是在针对对方。

    郑牧岩又举了下手,“五百万。”

    江燕回眉头都不皱一下,“六百万。”

    “七百万。”

    江燕回高大的身子慵懒地依在凳子上,他转过脸去,隔着思怡看着郑牧岩,哼了一声,稍稍提高了一点声音,“郑先生,你知道那东西的寓意是什么吗?我爱你,直接世界的尽头,我拍下这个东西是准备送给我心爱的女人的,请问你要这东西是打算给谁啊?”说着闲闲的举起一根手指头,“一千万。”

    这下,底下的人都几乎是要沸腾起来了,这个发夹虽然是出自名师,可是说实话,一般会拍下这种东西的人也多半是个女人,就算是男人拍下了也的确只是送给女人的,所以这种东西的价格无非也就是在三十万之内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可是现在已经飙到了一千万。这个简直就是天价!

    边上都站着不少的记者,原本这些记者也不过是走走场,随便拍几张照片,明天刊登一下最基本的消息就可以了,却不想突然冒出这么一出来,几个人顿时兴奋的就像是饥饿已久的人陡然看到了一块肉,一时间许多的相机咔嚓咔嚓对着江燕回就拍个没完。这些狗仔哪里会不认识江燕回这样的大人物?这会儿拍的更起劲了,连同他身边的思怡和郑牧岩也一个个开始上网和联系打听到底是何方圣神。

    主持人自然是认得江燕回的,脸上都是兴奋的神色,指着江燕回的牌子就说:“这位先生出一千万,一千万第一次……”

    郑牧岩脸色都不变一下的跟着举手,“两千万。”

    相机又哢嚓哢嚓对着郑牧岩一阵猛拍。

    江燕回,“五千万!”17fRy。

    ………

    思怡哪里会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当然不想看到他们这样,她现在是头疼的不行,太阳穴都突突的跳着,偏偏还有太多的闪光灯对着她的眼睛,她只觉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真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她干嘛要来这个拍卖会?她为什么来了不直接走?她为什么要和这两个男人坐在一起?简直就是自己找罪受的!

    可是这会儿她偏偏也不想去理会江燕回,到底还是伸手轻轻拉了拉郑牧岩的胳膊,深吸了一口气,说:“师兄,别这样了,你知道我不喜欢你们这样。是不是非得要把事情闹大了才好?”

    郑牧岩心中有火,可是也不会对着思怡发火,加上他这个时候也觉得自己刚才似乎是太冲动了,其实何必和江燕回争个你死我活的?他不过就是不甘心而已,他的不甘心并不是对思怡,他只是不甘心这个男人是江燕回而已。

    五年前他做了那么多伤害思怡的事情,凭什么到了现在他还可以这么大大方方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可是他知道,其实思怡的心中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江燕回。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好运,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全心全意的爱着他,可是他却丝毫不知。

    他是真的不甘心!

    只是再不甘心,他也不会再做让思怡为难的事情,他忍下了这口气,还是对思怡说了句:“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他放下了手中的牌子。

    主持人正好这个时候敲着手中的锤子,大声地喊着,“五千万第一次,五千万第二次,五千万第三次!恭喜这位先生,拍的这个Zoe大师的发夹!”

    这下子,满会场的人都几乎是沸腾了起来,尤其是那几个记者,五千万买一个发夹,还是江燕回亲口承认的,他这是打算送给他心爱的女人的,只是江燕回不是已经结婚了么?他是不是准备送给他那个神秘的太太?

    记者们对着江燕回的脸一个劲地拍照,有些胆子大的这会儿更是架着摄影机对着他的脸拍放大的镜头,有几个人已经不能淡定了,拿出纸和笔开始写写画画,一会儿拍卖会结束要问他一些什么问题呢?明天的头条要写上什么?

    《江氏总裁五千万拍下发夹,送爱妻》?

    这边的人个个都奋亢着,思怡的心情却是无比的沉重,她长长的睫毛不安的抖了抖,垂下眼帘,知道自己再也坐不下去了,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

    一万五更新!!

    今天更2W,所以下午还会有5000!

    求月票!求月票!月票多多就给我们的江总开荤!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