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青树的脾气自然是不会乖乖地配合叶正昊,这两人每一次碰面都是火花四溅,但是再强硬的女人在同样强硬的男人面前,就不会是他的对手。 最后南青树还是被叶正昊的人五花大绑地送上了车子。

    叶正昊一想到思怡人已经在A市,就再也等不住了,把南青树送走之后,马上上了车,去了约定的地点。

    那间咖啡馆以前思怡和叶正昊就去过几次,这些年叶正昊要是偶尔有时间了,也会过去喝杯咖啡,其实这一块都拆迁改建的差不多了,倒是就只有这个咖啡馆还一直保留着。因为老板是一个很念旧的人,而这件咖啡馆又是他当初和太太一起经营的,现在太太不在了,他却依旧想保住这一份念想。

    叶正昊到了的时候,老板正好从里屋出来,一见到熟客,热络的迎了上去,“哟,今天吹的是什么风。”A市的人自然是知道叶正昊什么身份的,“叶局最近不忙?”

    “还行。”叶正昊冲老板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我和人约好了。”

    “我知道,今天叶局妹妹都来了,我都快五年没有见到她了吧?小丫头现在出落得更漂亮了。”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里面,“诺,就坐在那里。”

    叶正昊顺着视线望过去,思怡正坐在一个屏风边上——

    灯光幽暗,面前的矮几上面倒是点了几根蜡烛,她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而烛光正好倒映在她眼里,一点点飘摇的火光,仿佛幽暗的宝石,熠然一闪。她的眸子并不算多明亮,反倒是带着几分黯然,仿佛埋在灰里的余烬,偶尔才会有一闪而过的明亮,也不过如同是隔世璀璨。

    叶正昊想起自己已经快五年没有见过她了,他一直都当宝贝一样疼爱着的妹妹好像真的是长大了,不过她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气质上面的确是蜕变了不少。

    他心情有些激动,最后轻咳了一声,抬脚走了过去。

    咖啡馆这个时间没什么人,思怡很快就听到了脚步声,抬起头来,就见到叶正昊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她扬起大大的笑容,“大哥。”

    这一声“大哥”一等就是五年,如今近在咫尺,叶正昊自然是觉得欣慰,随手脱掉了外套放在椅背上,顺势就坐在了她的对面,仔细地观察着思怡的脸色,片刻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突然回来了,我真怕你是出了什么事。”

    思怡被叶正昊的行为搞得忍俊不禁,“大哥,我就是想你了。”她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说:“我这个妹妹很不好是不是?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没有想过回来,大哥,其实我是真的想你了。”

    叶正昊伸手过去捏了捏她的掌心,微微一笑,“傻丫头,只要你好好的,来不来看大哥都一样。”

    老板端着咖啡上来,都是两人一直在喝的口味,两人各自取了一杯,思怡双手捧着咖啡杯浅浅地抿了一口气,这才继续说:“大哥,你这几年好吗?”

    “挺好的。”叶正昊点了点头,薄唇掀动,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思怡以前从未见过的自信神态,“现在没有以前那么辛苦,不过事情也越来越多。你呢?”他看着思怡就一个人,扬了扬眉,“今天怎么突然就回来A市?而且还是一个人,这么晚了,你在那边有人照顾孩子么?”

    思怡垂下眼帘,习惯性的拨弄着杯壁,轻轻地说:“就是突然想回来看看你们,本来想去家里的,可是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来见你,孩子有人照顾,我已经和阿姨说过了,让她今天晚上帮忙照顾一下。”

    “思怡,辛苦你了。”叶正昊知道,思怡有一个孩子是天生不会说话的,犹豫了一下,还是问:“现在梦田还是老样子么?”

    思怡心头一酸,脸上倒也没有太多的表情,“差不多吧,不过大哥你不用担心,田田一直都很乖,也很聪明。爸妈他们都还好吗?”

    叶正昊叠起双腿,简单地将两个老人的情况说了一下,“爸爸现在情况比前几年就更好了一点,我觉得美国那边更适合爸爸休养,所以我一直都没有让他回来,他似乎也不太想回来。至于妈,她现在比以前更修身养性了,现在每天在家里种种花花草草的,因为脸受了伤,当年送去医院也太晚了,所以现在脸上还是有疤,她很少出门。”

    思怡抿着唇,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问:“大哥,江霁臻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叶正昊倒是没有多奇怪她会突然问到江霁臻的情况,还是那种轻缓的语气,“他现在和以前一样,一直都在医院躺着,情况也不是很好。因为那个案子过去太久了,当初也是林家那边提出取消了控诉,所以妈现在才没事,江霁臻也就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思怡“哦”了一声,低垂着眼帘,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正昊见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大概也知道,她会问江霁臻肯定是和江燕回有关系。这个丫头的脾气他还是了解的,之前死都不肯回A市,也是因为江燕回,可是现在说回来就回来,他反倒是怀疑她应该是见过江燕回了。

    这两人兜兜转转的,竟然还能纠缠在一起,他倒不是反对,只是觉得对思怡太不公平。

    “思怡,你老实跟大哥说,你是不是见过江燕回了?”这个问题,他还是问出了口。

    思怡表情闪过一丝不自然,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她刚想要说什么,手机就响了起来,思怡拿出来一看号码,下意识地就按了拒听键。

    “大哥,我……”180SI。

    手机再一次地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话,思怡秀眉一拧,不用看都知道是谁打过来的,她心烦意乱的再度按下拒听键,可是不到两秒钟,手机又响了起来,还真是锲而不舍。

    叶正昊是聪明的人,一看这个仗势就知道那个电话是谁打过来的。他以前不太懂得情情爱爱这些东西,所以一度反对思怡和江燕回,觉得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是现在他的想法却不是当初那么的强烈。他虽然不清楚自己这个念头的转变到底是为什么,但是他一直都是一个顺着自己心的感觉走的人——

    也许是因为思怡都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了,江燕回始终都是孩子的父亲,他这个当舅舅的再强硬反对,不管是对谁来说,都不太好。而且这些年,他一直都盯着的江氏,也的确是走上了正轨,没有任何的黑幕。

    “是江燕回的电话?”叶正昊挑了挑眉,举起手中的咖啡杯喝了一口,“接吧,当大哥不存在就行了。”

    思怡脸色更是尴尬了几分,她实在不想接电话,可是手机一直在响,她想无视都觉得难。最后只能站起身来,走远了一点才接起了电话。

    “你在哪里?”电话一接通,她都来不及开口说句话,就听到江燕回那头劈头盖脸就是一句。

    思怡的心情本就烦躁的很,他偏偏这个时候口气这么恶劣地撞上来,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语气,“我有必要和你报备么?你以为你是谁?江燕回,别再给我打电话,你烦不烦?”一口气吼完,她就直接挂了电话。

    可是不过五秒钟,她的情绪还没有平复下来,手机就再一次响了起来,思怡这次是真的烦了,直接拔掉了电板,这才觉得世界终于安静了。

    她回到了位置上,和叶正昊又是聊了一些家常,最后叶正昊才送她回了她预定好的酒店,途中的时候倒是问她,为什么不回家去住?

    思怡觉得太久没有回家了,突然就这么回去,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她老老实实地跟叶正昊说,她还需要一段时间,等她完全好了,她会回去的。叶正昊当然知道她当年承受了不少的事情,也没有多勉强她,将她送到了酒店,又陪了她一会儿,后来因为有事,才离开了。

    思怡折腾了一天,也累了,等到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她想着北北和田田估计已经睡下了,以前她偶尔有时候要出差的话,也会让阿姨照顾他们一晚上,所以她倒不是太担心他们会不适应。不过想着江燕回有可能在B市,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机重新组装起来,然后开机,准备打个电话回去问问。

    谁知道手机一开机,就噼里啪啦跳进来无数个未接电话,还有十几条未读短信。

    思怡心头微微一跳,虽都是同一个号码,不过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过敏感,那么一瞬间,她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她手指动了动,还是点开了第一封未读短信,上面简单的几个字,如同发短信的主人一样,气势凌人——思思,快点接电话!

    :该死的,你竟然还关机?家里出事了,你倒是去了哪里?

    :叶思怡!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田田出事了,你还不快点给我接电话?

    :叶思怡!你是怎么当妈的?女儿出事了,你人在哪里?你快点回来!

    :好,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是我不会当父亲,你是一个很好的母亲,可是田田现在只想见到你,你收到我的短信马上给我电话。

    :宝贝,我知道你还在生气,可是不要拿女儿的身体开玩笑,我现在真的有点六神无主,我在B市的医院。

    ………

    ,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都是让她赶紧回电话的内容,思怡这个时候才猛然一惊,倏地从床沿站起身来,身子却是下意识地晃了晃,险些摔倒。

    她的脸色惨白的有些吓人,因为她实在是太过慌乱,看那几条短信的时候,她几乎是屏着呼吸的,这会儿下意识地想要打电话,却发现那么简单的一个回复电话地按键硬是找了半天都找不到。

    冷静……冷静下来……田田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田田这些年都很好,一直都很好,她怎么可能突然出事呢?

    不会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可是眼泪却突然掉了下来,直直地落在了手机的屏幕上,她颤抖着双手用力地擦掉,最后终于找到了那个通话的按键,用力地按下去,电话通了……

    不过响了两声,就已经被人接起,江燕回的声音干涩无力,“你终于回电话了,你在哪里?我去接你。”这个时候彼此都不需要说太多,他们都只关心着女儿,“田田现在在医院,你在哪里?”

    思怡张了张嘴,好半天才涩涩地说了一句,“我、我不在B市。”

    江燕回一愣,“那你在哪里?”

    “我马上回来,我马上就到……”思怡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是已在地保证着,“你让田田等着我,就说妈妈马上就到……”她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应该问点什么,“她怎么了?她哪里不舒服?”

    江燕回伸手捏了捏发痛的鼻梁,一贯都是意气风发的他,此刻竟然也透着几分单薄无力,“不知道为什么,皮肤上长了一层东西,之前你都没有发现么?医生说已经是有两三天了,但是又不是湿疹,现在还在发烧,迷迷糊糊的一直在叫妈妈。”

    思怡心头一紧,更多的眼泪涌上来,她几乎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田田一直都是她的宝贝,她一直都承认自己对于北北和田田两个孩子,她更疼爱田田一点,因为觉得愧疚,因为觉得没有把最基本的,最完美的一些带给她,所以对她是真的疼到了骨子里。可是她竟然已经不舒服两三天了,为什么她不告诉自己?

    哦,她不能说话……

    她不能说话,她怎么告诉自己?就算真的不舒服,她也会忍着的,田田就是这样的孩子,乖巧懂事的让人觉得心疼。

    可是她是怎么做妈妈的?她每天都和她在一起,她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不舒服……

    思怡紧紧地捏着手机,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一直保证自己马上就会赶到医院,江燕回听出她的声音有点不对劲,趁着她挂电话之前又忙问:“思思,你在哪里?你现在不能开车,你告诉我,我去接你。”

    “我说了,我马上就会到!”思怡按着自己的胸口,颤抖着声音,大声地会说:“江燕回,你陪着田田,你哪里都不要去,你不要离开。”她深吸了两口气,终于还是说了出来,“田田知道你就是他的亲生父亲,她很喜欢你,你和她说说话,你不要让她一个人。”

    留下那头目瞪口呆的江燕回,她急急忙忙地挂了电话,几乎是跑到了房门口,这才想起自己刚刚洗了澡,头发还是湿的,衣服也没有换过,她又折回来换好了衣服,这才出了房间。

    可是一直到了停车场,她又发现自己连包都没有拿,车钥匙还在包里,她咬着唇狠狠地跺了跺脚,红着眼眶举起手来就打了自己一巴掌——

    青是南了手。叶思怡,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她吸了吸鼻子,将眼泪逼回了眼眶,又重新上了电梯,回到了房间,又发现自己刚才连房间都没有退就准备离开,不过幸亏也没有退房间,所以才能再次进去,她在房间里找到了自己的包。这一次,连同手机,车钥匙,家里的钥匙都确定了在,然后还确定了所有的东西都带齐了,她这才下楼,去了前台把退房手续办好,然后再去停车场。

    她的车子是停在地下两层,所以下去的时候还需要再进电梯,思怡着急着等着电梯一直都不来,就准备走楼梯,谁知道一转身就撞到了一个人,只听到对方惊呼一声,手里的东西就掉了一地。

    思怡知道一定是自己太过仓促了才会撞到人,她连忙蹲下身去帮忙捡东西,都是一些女人的化妆品,十分的高档,应该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

    她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解释:“我刚才太着急了,真的很抱歉,小姐,对不起。”抬起头来的时候,果然见到一张精致的脸庞,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年轻富有朝气,微微一笑的时候更是明艳动人。

    “没关系,小姐你的脸色倒是不太好,没事吧?”对方开口,声音柔柔的,十分友好,她俯身在思怡的脚边捡起了最后一样东西,丢进了自己的包里,这才站起身来。

    思怡伸手按了按有些犯疼的太阳穴,也跟着站起身来,她刚准备开口说什么,眼前一晃,却是忽然看到了那个女人挂在胸口的项链,她只觉得心头咯噔一下,一瞬间,连呼吸都忘记了,视线竟怔怔地落在了对面女人的脖子处,难以转移。

    那女人大概是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的脖子看,她垂眸看了一下,这才微微一笑,“这条项链很漂亮吧?呵呵,其实一般见过的人都会目不转睛的,这是我老公送给我的,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条,我自己也很喜欢。”

    ****

    两万字终于完工啦!求支持啦求月票啦!呜呜大家给力一点吧!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