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父拨电话的动作陡然一顿,“你说什么?”

    江燕回也懒得和他们去揣测他们的想法,他今天过来原本就没有打算再藏着掖着,带着思怡过来就是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一次性说清楚,他是绝对不会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他们母子。

    “我说什么,我想你女儿应该是最清楚的。”江燕回转过脸去看了一眼应蕊,嘴角冷冷一勾,“应蕊,是你自己说,还是由我来说?”

    如此言行根本就是咄咄逼人,应蕊的脸颊顿时毫无血色,她眼神微微一闪,饶是再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这一刻,还是有些心慌泄露,只是到底太懂得伪装,那一丝的心慌稍纵即逝,也没有能让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扑捉到。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紧紧地捏着自己的衣角,咬着唇一脸委屈地说:“我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了?”

    她死不承认,江燕回不怒反笑,“你没做什么?”他哼了一声,“三天前你是不是在A市见过思思?”

    思怡轻轻吸了一口气,她知道江燕回问的是她那一天回A市的时候,在酒店里第一次碰到应蕊的时候,她倒也不是想逼着这个年轻的女孩去承认一些什么,尤其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她面对着自己的父母,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如此冷言冷语的逼问,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但是,她想起之前在电梯里的时候,那些记者凶猛如虎的样子,一口气到底还是咽不下去,哪怕自己可以不计较,可是她的孩子凭什么能让他们说成那样一文不值?

    她倒是也想要听一听,这个应蕊,到底能说出什么样的理由来。

    “是,我是见过叶律师。”片刻过后,应蕊站起身来,没有反驳,没有抵赖,她却是一脸平静地承认了,“那天我在酒店第一次见到了叶律师,但是我那时候并不认识她就是……她就是叶思怡,我那天根本就是被她不小心给撞到了,之后看到她的脸色很差,我才关心地多问了几句,燕回,你不会是怀疑我居心叵测地故意接近她吧?”

    应蕊瞪着一双红红的眼睛,里面写满的都是委屈,看着江燕回的反应,见他还是那样一副漫不经心的慵懒样子,她心头一紧,索性就把矛头对准了一直被江燕回当成宝贝一样护着的思怡,“叶律师,你自己都是一个律师,我想律师应该是和警察差不多的,没有证据的事情,总不能胡乱污蔑我什么吧?平心而论,那天是不是你不小心才撞到我的?我有怪过你一句么?我不过就是看你脸色不对,才多问了几句,现在看来也就是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被点到名了,思怡想要再怎么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似乎也不太可能,不过这个时候,她好像说什么都不对,抿了抿唇,还是选择了沉默。

    她沉默了,气氛却是不沉默的。

    “是么?”江燕回挑了挑眉,接过应蕊的话,语气已是凉薄,“好,就当你那天和思思见到了是偶然的,那么我想请问你一下,为什么你有一条和她一模一样的项链?那条项链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全球独一无二的一条。应蕊,我并没有送过给你,对么?”

    应蕊面色一僵,捏着衣角的手也下意识地紧了紧,如此难堪的质问,她却依旧可以隐忍下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项链?”

    江燕回就知道她肯定不会承认,伸手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那条项链,直接就丢在了应蕊的面前——

    这条项链自然是那天他去美国之前,让刘淇派人去找的,在A市,他想要找一个女人住过什么酒店自然不是多难的事情,刘淇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找出了思怡那天晚上预定的酒店,然后看过了酒店各个地方的监控录像才看到了那一幕,当然,也看到了应蕊丢掉的那条项链。

    幸亏停车场在那段时间人流不多,所以项链还在。

    “这是你的项链吧?”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餐桌,江燕回嗓音低沉,依旧是平缓的语速却已经染上了几分戾气,“应蕊,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的心思还能这么缜密,拐着弯去算计我,嗯?”

    “这……这不是我的……”应蕊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曾经不过是想着要“毁尸灭迹”,却不想自己的行为成了这整件事情的最大纰漏,她没有想到,这条被自己丢掉的赝品项链最后会落在江燕回的手中,会让他拿着这条项链来质问自己。

    她心一慌,说话的时候也已经方寸大乱。

    江燕回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不是你的?应蕊,你真把我当傻瓜是不是?还是你以为我是个三岁的孩子,随便你说什么我就会相信了?我看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是不是要我去酒店把监控录像调出来,看看到底是谁扔的?”

    “我……”应蕊唇瓣发抖,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她这时候才觉得害怕,知道这件事情是隐瞒不下去了,索性顺水推舟就承认,“是……这是我的!是我故意弄了一条假项链,可是……可是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别的意思!我不过只是因为爱你,所以我自娱自乐,自导自演的给自己弄了一条假项链,然后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你送给我的,这样也是死罪么?”

    成串的眼泪掉下来,应蕊声音哽咽,说的那样悲戚又深情,“这条项链,是个女人都知道,是出自法国最有名的设计师设计的,我很早之前就看中了,但是我知道,这辈子我想要这条‘倾心之恋’,只能是自己买给自己,虽然我是连做梦都指望着是你送给我的……可是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打听到,这条项链已经被人给买走了,我不知道是谁买走的,但是我真的很想要很想要,所以我才让人给我做了一条假的……呵,我多可怜,我不过就是自己骗自己,你如今却还要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就算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你也不用这样羞辱我吧?”

    说的如此的悲凉,仿佛是她给他的爱,已经低到了尘埃里,哪怕他给予她一丝一毫的回应,她都会欣喜若狂。如此娇滴滴的美人,哭诉着说着这样的话,换做是任何一个有心的男人恐怕都会为之动容。

    父陡法掖一。只是,江燕回也有心,他的心却早就已经给了别的女人。

    “既然你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得到的这条假的,用来自我安慰,又为什么在见过思思之后丢掉?”

    应蕊伸手抹了一把脸颊的泪痕,暗哑着嗓子说:“没错,是我自我安慰自己的,可是那是假的,到底还是假的,我还以为我戴着,出去和别的女人说,这是我老公送给我的,一定会是一种很幸福的感觉,哪怕是我自己给自己的一个梦,可是有一秒钟幸福的感觉,我都会觉得很满足,但是没有……我那天根本就不知道我见到的她是叶思怡,我只是随便说了几句,可是她面无表情地就离开了,之后我就觉得索然无味,我自己买一条假项链来欺骗自己,我的人生简直太失败了!所以我就丢掉了!”

    说的可真是可歌可泣,思怡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着一瞬间,她却是有些茫然——

    她如此逼真的表情,是真的伤心到了极点,一直都在掉眼泪,说的话也是没有任何的漏洞,不过就是一个想而不得的女孩子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梦而做的一件事情,却恰巧碰到了自己,所以看似有了“误会”。

    说实话,她心里还是不相信应蕊,但是她当了那么多年的律师,面对过太多的委托人,也不乏有些委托人来找她的时候,说出一些事情的前后经过都会有所隐瞒,而她几乎都可以一眼就看出来。但是这个应蕊却完全不一样,她认真地看着她的表情,她似乎有紧张,有不安,可是却没有太过明显的慌乱。

    而她的紧张和不安,其实也不过是因为这个时候面对的男人是江燕回,她能够看得出来,应蕊特别在乎江燕回,如此一推断,她好像没有撒谎的必要……18tIa。

    可是,就算那天在酒店她是真的那么凑巧的碰到了自己,那么第二天在B市又见到了自己,之后发生的事情,难道也和她没有关系?

    思怡忍不住想着,如果应蕊说的是真的,那么就是自己和江燕回一起误会了她,可是如果她说的都是她临时编造的一个谎言,那么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子的隐忍和转变能力绝对是让人超乎想象的!

    “好,暂时不说项链的事情,就当你说的都是真的。”相对于思怡的心中此刻绕过的无数弯子,江燕回还是那副不为所动的摸样,眼底甚至还闪着几丝轻蔑的味道,手指一点桌面,又问:“那么,之后你在B市和思思见面也是偶然?包括那些突然出现的八卦头条,还有上午在思思的公寓电梯里,那么多记者一起出现,都是偶然,和你无关,对么?”

    *****

    亲爱的宝贝们,真的是很对不起!鸽子这个双休日更新不给力,因为出去玩了,原本是计划周日回去的,可是看样子是回不去了,这边的信号不是太稳定,酒店还行,因此临时写了一更,但是真的太累太累了,出来玩也是一个体力活啊!鸽子是头昏脑涨的,今天也不确定能更多少,毕竟出来玩的,心思都在外面了,如果来不及的话,周日也只能更3000了,但是欠下的更新,鸽子一定会在之后的时间里补上的!祝大家双休日快乐!也感谢大家的体谅!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