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燕回一脸黑线的将自己的衣服给扣起来,虽然刚才他的确是那么想的,但是他可没有说出来,而且他好像也没有完全不认同,只是觉得这话用在他的身上不太合适而已!

    本来就是,他怎么可能是需要去取其之长补己之短的人?!

    “小孩子是不可能撒谎的,知道吗?”他站起身来,直接无视了思怡那种似笑非笑的探究眼神,装模作样地教育儿子:“我刚才可没有那么说,而且我说的都是事实,是以为你不相信我,所以我才说给你看看,但是你可没有说你不想看,怎么可以对妈妈撒这种谎?”

    “我才没有!”北北小鼻子一呼一呼的,哼了一声,“我本来就不想看!”

    江燕回被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那个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江总,这会儿却是被自己的儿子一句话塞得几欲张嘴都说不出话来的样子,简直是让一旁的思怡哭笑不得。

    “江燕回,你可真是幼稚!”她丢下这句话,拉着北北就往叶正昊的房间走去。

    江燕回被劈头盖脸冠上“幼稚”的称号,还没有来得及反驳出口,他们娘俩却已经大摇大摆得走了。

    他真是一口气憋着喉咙口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该死的,他可是江燕回,他竟然被人说幼稚?他还被自己的儿子摆了一道!

    他正气的腰暴走,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竟然是美国商展成的电话,想着肯定是和田田有关系,江燕回二话不说就接了起来。

    “我不负所托,你女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什么时候把她接回去?”明明是个混血儿,但是因为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所以每一次说起普通话的时候,总是怪怪的,偏偏这个人才每次和江燕回交流就喜欢说普通话,美其名曰是为了锻炼他的普通话水准,因为他有一个宏伟的志向——

    还想三个月的时间,他就可以把手头所有的病例都清理干净,到时候他要来A市,据说是来见他的“女神”。

    当然这个“女神”江燕回自然是认识的,她就是夏然。只是他当然也很清楚,这几年来,夏然可是和陆枫城关系匪浅,两人来来去去的都被他看到过好几次了,商展成那小子,怎么可能斗得过陆枫城那个阴险的角色?

    “我最快也要晚上的飞机了,你先帮我照顾好田田,她要是有什么闪失,你到时候就别想着来A市了。”反正病已经治好了,某个刚刚受了一肚窝囊气的男人此刻正好可以拿着远在大洋彼岸那个无辜的商展成出气,过河拆桥什么的,他最乐意做了,至少也让他紧张紧张。

    果然电话那头的商展成顿时叫苦,“不是吧?燕回,你这算是过河拆桥么?”

    “随便你怎么想,反正你只要记住,那我的江燕回的女儿,必须要让她有一种在家里的感觉,找最好的护士照顾她,钱不是问题,要是护士都照顾不好,我不介意你亲自上场。”

    说完,不给电话那头的男人抱怨的机会,他直接就挂了电话。

    找了个出气包,把情绪转移之后,幼稚的江总忽然觉得心情似乎没有那么不甘了,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他这才让刘淇送一套衣服上来,然后又交代了一下A市那边的工作,这才去了叶正昊的房间,准备找他们娘俩吃午餐。18E1A。

    叶正昊估计是不在房间,这几天他一直都在B市照顾思怡,媒体的新闻其实差不多都已经压下去了,但是他们暂时都还住在酒店当然也是为了安全起见。燕将不燕像。

    北北也不在房间,只有思怡正在整理衣服,见到江燕回进来,诧异的问他:“你怎么进来的?”这个房间的房卡难道他也有么?

    江燕回挑了挑眉,举起手中的那张房卡,冲着思怡摆了摆,“宝贝,一个房间的房卡而已,我想弄到手还不简单?”

    事实上,这个酒店的老板还和江燕回有业务上的往来,他只需要告诉那个老板,这个房间住着他的女人和他的孩子,要一张房卡而已,自然是不在话下了。

    思怡有些气恼地瞪着一脸得意洋洋的江燕回,忽然又想起刚刚在门口看到的一幕,她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想笑出来,却依旧是死死的忍着。

    江燕回见她如此表情,大步上前,伸手就直接抱住了她的纤腰,结实的胸膛凑上去贴着她柔软的胸口,危险的逼近,“笑什么?恩?”

    “……没、没什么。”

    ——蜀黎在向我证明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还说舅舅就是他的手下败将。

    ——说自己有八块腹肌,我都不想看,他硬是要脱掉了衣服给我看!

    八块腹肌……

    那阵清脆的童声此刻十分有节奏地在她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地出现,思怡真的快要忍不住了,没有见到江燕回还好,可是一见到他,她就忍不住想起刚才那一幕……

    她还真是不知道,一贯都是那样强势霸道不可一世的江燕回,竟然会有那样幼稚可爱的一面。

    “该死!”思怡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是这一脸憋得通红的表情,那分明就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江燕回也是个聪明人,此刻自然是想到了什么,低低的咒骂了两声,“你在取笑我?叶、思、怡!不许笑!”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思怡发现自己的功力就全部被击破,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我真的忍不住了……哈哈……哈哈……”

    “不许笑!该死,你还笑?你要是再笑,我现在就把你丢在床上,让你再也笑不出来,信不信?”

    …………

    “还笑?再笑我就来真的了!”

    “不笑了……不笑了……”要是真的惹恼了他还真是有可能把自己给办了,思怡笑的也差不多了,十分明智的选择闭嘴,双手捂着脸,只露出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声音隔着手背含糊不清地传来,“我不笑了,你别这样抱着我,我饿了,去找我大哥和北北一起吃饭吧。”

    再这么单独面对着她,她还真是怕自己会受不了。不过说真的,她好像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这样放肆地笑过了,那些一直以来压抑在自己胸口的乌云这会儿终于烟消云散,五年了,第一次觉得,他站在自己的身边,真的好幸福。

    “燕回。”她放下了自己的手,清晰的声音,柔软地从她的双唇溢出,她格外认真地说:“谢谢你。”

    谢谢你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守着这样一个我,谢谢你对我这样好,谢谢你给了我勇气可以和过去的一切面对,也谢谢你把这样一个叶思怡捧在心尖上。

    她这个话题转变的实在是有些快,江燕回有些跟不上节奏,不明所以地看着她“谢谢我什么?”

    “没什么。”这种话自然是不用说的太清楚,思怡嘴角浅浅一勾,只是垂下手主动牵起了他的大掌,笑了笑,“我们下去吃饭吧。”

    难得她这样乖巧,又是主动叫自己燕回,还主动牵自己的手,江燕回早就已经酥麻的不成样子了,这样的画面也自然是不会去主动打破,任由她牵着自己的手直接下了楼。

    因为之前是叶正昊带着北北先下的楼,思怡以为他们又在酒店的花园里玩,却不想一下楼就见到叶正昊的对面站着一个短发女子,隔着的距离,只能见到那个女人的背影,身高和思怡差不多,那背影似乎是有些熟悉,不过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那个女人好像是和叶正昊起了争执,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叶正昊的表情已经有些不耐烦,眉宇间透着几分焦躁,可是依旧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女人的面前——

    只是这么一副画面,思怡却已经可以断定,那个和叶正昊起争执的女人,必定是大哥心中的那个女人。

    叶正昊是个怎么样的人?他鲜少会近女色,身边都是一些工作上的同事,而且他的脾气根本就不是那种明明已经不耐烦却还要忍受着的人,但是现在他却一直站在那里和一个女人说那么多话,很明显,这个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一定不低。

    思怡在心中暗自揣摩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站在他身边的江燕回在看到那个背影的时候,眸色微微一闪,思怡一时间认不出来是南青树的背影,可是江燕回又怎么可能会认不出来?

    青树那丫头,怎么从A市追着到了B市了?

    他知道最近南家那边出了点事情,南青树的父亲以前虽然是和林振彪关系匪浅,不过这些年他也已经走上了正道,生意做得还挺大的,南家现在也是A市的名门望族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前几天,南青树的父亲却是忽然被人查出贪污受贿。江燕回虽然不太清楚这件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加上这几天他也忙着自己的事情,所以来不及打个电话问问青树丫头,却不想在这里见到了她。

    看着她那僵硬紧绷的背影,两人认识了那么多年,江燕回或多或少已经可以猜出一些了,这丫头肯定是为了她父亲的事情过来的,估计南叔的那个案子和叶正昊有关系。

    “燕回,北北呢?他怎么不在我大哥边上?你有见到他么?”思怡忽然抓着江燕回的手,用力地晃了晃,声音有些惊慌。两人望过去,偌大的花园几乎是可以尽收眼底,可是周围的确是没有北北的身影。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