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北眯着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四下看了看,确定这绝对不是他住在酒店的房间,也不是他的家里,虽年纪小,但是最基本的一些辨别能力还是有的,这会儿已经知道了,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蜀黎和妈妈还有舅舅都不在自己的身边——

    他顿时有些心慌起来,小小的身子几乎是一瞬间就从床上蹦下来,一眼就找到了房间的出口,小跑着过去,伸手就要打开.房门,同一时间,房门却是被人从外面推开,有人走了进来,北北顿时谨慎地倒退了两步。

    “小少爷,你醒了啊。”进来的自然是老管家了,其实这个房间都是有监.控的,林振彪一直都盯着这个房间的监.控,看到小家伙醒了,这才让老管家进来。

    “你是谁啊?”北北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小小的脑袋一歪,“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小人儿可是个人精啊!

    老管家在心中一阵嘀咕,真不愧是燕少的儿子,不过才五岁,但是这脑袋转的可真是一个快,一般的小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恐怕是会嚎啕大哭吧,他倒是好,反过来还问自己是哪里。

    呵,真是个不错的孩子,林爷肯定也会喜欢!

    “小少爷,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的,这里是你太外公的一个地方。”老管家笑的一脸慈眉善目的样子,北北却是不怎么买账。

    “你不是坏人吗?不是坏人的话为什么一声不响就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而且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外公!”

    老管家依旧是呵呵地笑着,“小少爷,我没有骗你,不然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你的太外公好不好?”

    北北对他口中的那个太外公显然是不太感兴趣的样子,不答反问,“我说不好想回家,你会放我回家吗?”

    那老管家是跟着林振彪一辈子的老人,年轻的时候在道上那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能够让林振彪推心置腹的人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和林振彪毫无任何血缘关系的人了,他的能力那自然不是吹嘘的。

    可是这会儿,他却是被一个五岁的小家伙一句话给堵得有些发懵。

    “呵……呵呵,小少爷,这也是你的家哦。”

    “切,你真把我当三岁的孩子吗?这不是我的家,我要回家!”

    “小少爷……”

    “你老是叫我小少爷做什么?我又不是你的少爷,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叫我,那不是折煞我吗?你这个人怎么心肠这么坏?”北北皱着一张小脸,十分不给面子的把老管家说的体无完肤。

    老管家足足怔愣了两分钟,脸上的笑容却是再也挂不住了,“小少爷,我这是……”

    “你怎么还叫我小少爷?我叫叶佑北!你可以叫我北北……不对,你不能叫我北北,北北那是我爸爸妈妈和舅舅才能叫的,你只能叫我叶佑北……”北北同学想了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他忽然想起前段时间看得《喜洋洋和灰太狼》的动画片,上面不是一直都在叫“喜洋洋先生”、“灰太狼先生”的吗?他是男的,是不是也应该叫他一声叶先生呢?

    小小的眉头一挑,叶佑北小朋友双手插着腰,信誓旦旦地说:“这样把,老爷爷,你还是叫我一声叶先生吧,不要再叫什么小少爷了,我也不小了,妈妈都说我是男子汉了,所以也请你尊重我。”

    老管家这下是彻底无语了!

    他活了一辈子的人了,还真是什么样的大场面都见过,可是这么一个伶牙俐齿的小男孩,他倒真的是第一次碰见,几句话把他堵得是哭笑不得,又反驳不了。

    心中却是不由的感叹,真的不愧是燕少的儿子,虽然他不喜欢叶思怡,但是不可否认,这个小孩子叶思怡是真的教育的很好。能说会道,脑袋转的飞快,不管是不是童言无忌,还是真的临危不惧,都可以看得出来,他以后长大了,一定会是人中之龙!

    当然北北最后还是被老管家带着去见了林振彪。18E1A。

    他正坐在客厅的房间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杆烟袋,眯着眼睛享受似的抽着,听到一大一小的脚步声,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那个小男孩,他眼底闪过一丝赞许的光芒,放下手中的烟袋,冲着北北招了招手,“过来我这里,让我好好瞧瞧。”

    眯眼辨眯最。林振彪这人一贯都是唯我独尊的,这个时候对着北北也是丝毫不收敛那种高高在上的傲然气场。北北哪里会喜欢?这人就是他的太外公?

    他闻所未闻,而且人也不怎么样嘛!

    “老人家,你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还不懂礼貌呢?”两只小手叉腰,北北歪着脖子开始给林振彪纠正他那种错误的观念,“我今年才五岁,可是我都知道,我们在见了陌生人的时候都要先自我介绍,然后才能礼貌地询问对方的名字和年龄。如果你想好好瞧瞧我,当然是你自己站起身来走向我,而不是让我走过去给你看,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老管家站在一旁面色稍稍一顿,果然,林振彪的脸色已经是黑如锅底。

    这么一个小家伙,一张小嘴怎么就这么能说?

    林振彪眸色沉沉的看着他,“刚才这个老爷爷没告诉你吗?我是你的太外公!不是什么都不是的外人,听到没有?”

    “我妈妈没有跟我说过我有一个太外公!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啊?我当然是相信我妈妈的话了,除非我妈妈说你的确是我的太外公那我才会承认你,不然我是不会乱认亲戚的,现在有很多人口贩子就喜欢玩这一套,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是经常会看电视和新闻的。”

    “你、你这个小东西!”林振彪被他的几句话气的面色铁青,伸手指了指他,气息有些不稳地低吼,“你敢这么对我说话?你那个是什么妈妈?!我是你如假包换的太外公,你这个小子,你一点都不懂礼貌,你竟然还来教训我,你……”

    “林爷,他还小,不懂事,您别动气。”老管家看着情况有些不对劲,连忙上前劝着林振彪。他到底是年纪大了,这些天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其实身体也是每况愈下,这个时候也不是被北北的人小鬼大给气的,而是因为他提到了叶思怡,那种护着她的神态让林振彪看着就觉得十分的刺眼,胸口一股子的怒火涌上来,他的情绪也就激动了起来,“林爷,我先扶您去休息休息,孩子我会照顾好的,您放心就好。”

    林振彪一手按着自己的胸口,也确实是觉得有些乏了,又看了一眼北北,指了指他,依旧是不甘心地说:“臭小子,记住了,我是你的太外公,你给我乖乖得听话,我不会亏待你的。”

    北北哼了一声,表示不屑,毫不畏惧地大声反驳,“我什么都不要!我要回家!我不喜欢你,你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你……你……你说什么?”这下林振彪是真的被气到了,表情已是愤怒,“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你妈教你这么和我说话的?”

    面对林振彪的愤怒,北北挑着小眉毛,“切”了一声,“这种分辨能力还用人教吗?你真是太小看我了!”

    林振彪原本是打算和北北交流一下,当然也没有想过,不过就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还能这么难搞,这会儿却已经是被气的浑身哆嗦,指着他半天才闷闷地说:“好、好。你给我听着!老明,给我好好的看着他!”

    北北毫不畏惧的看着看着他的眼睛,小小的胸脯挺直着,这个时候依旧是不忘记回敬他一句,“哼!你把我关着也没用!到时候我爸爸妈妈一定会来找你算账的!我告诉你,我妈妈是一个律师,你等着坐牢吧!”

    林振彪最听不得就是从这个孩子嘴里说出那些护着叶思怡的话,冷笑一声,根本就不顾及这是一个孩子,恶狠狠的咬牙道:“是吗?那我们就来看看,到时候是谁先死!臭小子,你等着看,看我到时候怎么玩死你那个妈!”

    北北被他凌厉的眼神吓得浑身一哆嗦,却依旧是死死的捏着自己的衣摆,一双小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愤怒的火光!

    ——————今日最后五千字的分割线,求支持求订阅求月票——————

    “好,我知道了,继续派人找!”

    江燕回刚刚放下电话,思怡就已经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急切地追问,“怎么样了?那边怎么说?有没有北北的消息?”

    看着她如此憔悴又忧心的样子,江燕回真是心疼的不行,他伸手帮她捋了捋耳廓的碎发,尽量放轻声音,“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思思,你一整天都没吃过什么东西,我让服务员给你送点东西上来,你先吃一点好不好?”

    “不要。”思怡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江燕回无比心疼的看着她,伸手帮她擦都来不及,只听到她低哑着嗓子,哽咽着说:“我吃不下,燕回,你一定要把北北找回来,他到底是去了哪里了?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很担心他,我真的很担心他……怎么办……他虽然很聪明,可是他从来没有这样消失过,如果他有什么事情的话,我……”

    “嘘,宝贝,别瞎想。”江燕回伸手将她拥入怀里,俯身吻了吻她脸颊的泪痕,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和满身的戾气,只能柔声安抚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找到我们的儿子,不要担心好不好?相信我!”

    叶正昊也南青树此刻也是坐在客厅里,见到这样一幅场景,两人都是分有默契的站起身来,南青树家里虽是出了事情,可是江燕回和她的关系也是不一般。刚开始她对江燕回是一种执着的迷恋,后来遇到了叶正昊她才知道,爱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三年前江燕回被林振彪逼婚,她没有同意嫁给他,反而是真的成了他的妹妹,这些年两人也频繁联系着,只是最近处了很多事情,但是没有想到,今天他的儿子不见,自己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她很是内疚的走上前去,“燕回哥哥,思怡,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今天不是贸贸然冲进来的话,北北也就不会被人掳走了,是我不好,对不起,你们惩罚我吧!”

    她差点就要跪下来了,叶正昊却是陡然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一提,然后往自己的身后一拉,两人走开了几步,叶正昊虽是压低着嗓音对她说的话,江燕回和思怡却还是能够听得一清二楚,“南青树,你可以回去了!”

    “我不要!”南青树挣扎着甩开了叶正昊的手,愤愤的看着他,“叶正昊,今天这事情我有责任,我是不会临阵脱逃的!我做人不像是你,我做了什么我一定会承认,你别拦着我,而且你也没有资格来管我!”

    叶正昊被她气的紧紧地捏着手掌,骨节发出咯咯的声响,他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现在是你逞能的时候么?你不是说你爸出了事情?你还在B市做什么?你给我回去!”

    “我就不回去,你管的着吗?!”虽是担心家里的父亲,可是这个时候,分明就是带着几分意气用事了,她气愤不过叶正昊的态度,偏偏就是要和他对着干,“我家的事情你就更管不着了,我相信我爸爸什么都没有做过,他是不会有事的!叶正昊,我告诉你,你从来没有看得起过我,你就一直都认为我爸是一个黑/社会,而我就是一个黑/社会的千金小姐,你就认为我们家赚的都是黑钱,你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一秒钟相信过我,但是我会像你证明的!我爸爸他是清白的,你等着看,不是所有的人被浸黑过,就不可能漂白了!你这是狗眼看人低!”

    “该死!”叶正昊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后劲,两人的身体瞬间紧密地贴合在一起,他身高比南青树高出一个半的头,此刻更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一张倔强的小脸,磨着牙,一字一顿的反问:“你说谁狗眼?有你这么比喻的么?!”

    “怎么?你不服气?”南青树梗着脖子哼了一声,“我就说你怎么了?你不服气你找古人发明这句话的人去理论啊!你拽着我有个P用?你给我放手,不然老娘我就不客气了!”

    南青树从小就是学柔道的,目前早就已经拿了柔道的黑带,身手也是很不错的。

    “南青树,你他妈的再说一句老娘你试试看,你看我不把你的嘴给……”

    “给怎么样?你有本事你就撕烂老娘的嘴!你来啊!”她不怕死得打断了叶正昊勃然大怒的话,偏偏还要凑上去给他撕。

    叶正昊气的浑身的肌肉都是紧绷着的,如果这个房间就只有他们两个人,难保他们不会动起手来,只是这会儿他们想动手也难。

    思怡被他们吵得头皮发麻,她真是无心想要打断他们的对话,但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终于还是低吼着叫了一声,“不要吵了!你们别吵了!”

    两个怒气冲冲的人这才回过神来,叶正昊发现自己的情绪竟然完全是被这个女人给带着走,此刻有些懊恼得一把推开了她,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走近思怡,“抱歉,思怡,我不是故意这样,只是我……”

    “大哥,你们别吵了,先找北北行不行?他已经不见了四五个小时了,我真的好担心他,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总之先帮我把北北找回来。”

    “好,我马上调派点人手过来,如果失踪超过十二个小时的话,我们就正式立案吧。”叶正昊当机立断做出决定,正要打电话,江燕回却劈手抢走了他的电话,对着他摇了摇头。

    “先别让警方插.入。”他简单地说:“能在我的眼皮底下把人带走却一点都没有惊动我的,这个世界上只能以个人能办得到,我知道他有半分之八十的可能是他带走了北北,我想北北目前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他的目的只是让我过去找他而已。”

    林振彪,不过就是想要让他过去和他服软罢了!

    这个时候如果让警察介入,到时候恐怕事情会变得复杂。他太了解自己的外公是个怎么样的人,将他逼的急了,他可能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更何况现在他们两人已经完全撕破了脸,他就算是要去找他,也要想好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叶正昊聪明人,已经猜到了江燕回说的这个人是谁。

    思怡却是被紧张和不安取代了她的理智,茫然地抓着江燕回的手,“谁?是谁带走北北的?你知道吗?你快点告诉我,到底是谁?”

    *****

    两万字,终于更完了!

    其实今天更了2W4啊,不过H被万.恶的盐巴删掉了有4000,呜呜呜,累惨了

    据说明天还有万字更新!肿么办,这么勤劳的小蜜蜂,你们打算怎么犒劳?你们自己说吧!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