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时前——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却是忽然黑沉了下来,应蕊扬起脖子看着灰色的天色,也不知道怎么的,心中总是沉甸甸的,不过一想到她即将要去做的事情,她还是暗暗给自己打了打气——

    应蕊,你的机会,就这么一个,你一定要把握住!

    “蕊蕊。 ”身后传来母亲的声音,这几天因为父亲的身体关系,母亲也憔悴了不少,这会儿又听说应蕊要留在B市,她到底是有些不太放心,“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妈妈,我还有点事情要留下来处理。”应蕊面不改色的说:“爸爸的身体不好,这些天要辛苦你了。妈妈,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们之前所承受的屈辱,我都会讨回来的!我会成为真正的江太太,我不会给我们应家的人丢脸的。”

    应母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个女人,爱女心切,虽然说之前的事情她的确是很愤怒,可是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其实只要女儿好,什么都可以不去计较,但是女儿这么执迷的爱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心根本就不在她的身上啊!

    “蕊蕊,其实妈妈不太赞同你继续追着江燕回的步伐,蕊蕊啊,你还很年轻,所幸的是江燕回也没有和你有过夫妻之实,你还是和妈妈回去吧……”

    “妈妈!”应蕊拧起眉头,有些不悦的打断了母亲的话,“你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给了,很早之前我就已经决定了,妈妈,你带爸爸回去吧!我已经长大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把握好的。你放心回去A市等我的好消息就可以了。”

    “可是蕊蕊……”

    个空到去下。“妈妈,幸福不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吗?这是小时候你就教会我的道理,我现在是在争取幸福,我已经是在孤军奋战了,妈妈难道你也要阻拦我吗?”18KPl。

    应母到底还是把喉咙口的话给咽了下去,心里总是有些不安,可是最近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也不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女儿的个性她很清楚,她决定的事情,多久她都会坚持的,想了想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那你小心点,有什么事情记得给爸爸妈妈打电话知道吗?不要死撑着,你要记得,你还有爸爸妈妈。”

    “妈,我知道啦!你别那么啰嗦了,我看这天马上要下雨了,你们快点上车吧!”应蕊把应母推着上了车,关上了车门隔着车窗对她们挥了挥手,应父已经坐在了车子里,这个时候低低地问了一句,“蕊蕊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哎,小丫头偏偏要留下来,随便她吧,司机,开车吧。”

    这头送走了应家的长辈,应蕊站在和林振彪约好的地方等着他的车子来接应,果然没一会儿就有黑色的商务车朝着她缓缓开来,开车的是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不过她想着应该是林振彪的人,也没有多想其他,那人下车,十分恭敬的帮她拉开了车门,“少奶奶,我现在就送您过去。”

    一句少奶奶把应蕊叫的天花乱坠的,她脸上的笑容更是甜了几分,一贯都对下人没有什么好脸色的她,今天一反常态,还对着那人笑了笑,“谢谢。”

    上车的时候,背后的男人却忽然推了她一把,应蕊只觉得脊背一僵,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往前跌,幸亏身后的人抓住了她的手腕,她才没有碰到头,回过身来的时候,自然是连的恼火,“你刚推我做什么?”

    那人面红耳赤的解释,“对不起……少奶奶,我……我这是今天第一天上班,他们……他们外面的人都说江家的少奶奶是一个很可爱漂亮的小姑娘,我……我刚看着您真的是比他们说的还要美丽大方,可能是一时闪神了,手下没有注意,少奶奶,对不起……”

    他这话虽是说得磕磕碰碰的,可是不可否认,每一个字都是那样的动听,应蕊心花怒放,早就已经忘记了刚才他的失手,摆了摆手,笑米米的说:“没事没事,下次小心点。去开车吧,知道是去哪里么?”

    “知道,少奶奶。”

    小姑娘几句话就已经被哄骗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丝毫没有发现,身后的男人在关上车门一刹那,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

    ——果然是一个好骗的笨蛋,这样的人都能成为燕少的少奶奶?她配么?!

    等到车子开动的时候,应蕊才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电话。

    这一边的思怡正躺在房间的床上,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几乎是一瞬间就从床上蹦了起来,抓起手机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生怕是和北北有关系的,思怡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就接了起来。

    “喂,你是谁?”因为一直掉眼泪的关系,忽然开口,思怡的嗓音都有些暗哑。

    “叶律师,我是应蕊,你应该不会贵人事忙到把我忘记了吧?”柔软的女声有着和她年龄不符的调调。

    思怡一听到这个声音,秀眉就拧了起来,“不好意思,应小姐,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废话,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以后别再找我了!”

    刚准备挂电话,应蕊却在那头说:“你确定你要挂电话么?挂了电话,你想要见的那个人或许就永远见不到了。”

    思怡准备挂电话的动作倏然一顿,她惊愕出声,“你说什么?”

    ——难道,北北是被她绑走的?!

    不,不可能!

    思怡虽然已经是心急如焚了,但是最基本的理智还是有的,燕回都已经告诉自己了,那是他外公做的事情,更何况一个应蕊,那才几岁?她哪里有这个本事在大哥和燕回两个男人的眼皮底下把人带走还不动声色的?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如果北北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她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么,她是知道一些什么了?

    短暂的分析之后,思怡终于还是沉着气,一字一句的问:“应蕊,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不要卖关子,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明白了!”

    没有想到这句话竟然会引起思怡这么大的反应,应蕊心中更是得意洋洋了起来,其实她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她那么渴望见到,但是林振彪给她安排的计划,她想肯定是不会有错的,果然,效果非常的凑效,她演起来更是游刃有余了,“我是什么意思,你不是一清二楚么?叶律师,你真是枉为一个律师!你之前在燕回面前那样冤枉我,还害的我爸爸当场晕倒,你这样的恶毒女人,根本就不配得到燕回的爱!”

    思怡根本就没有心情和她去扯那些没用的废话,她深吸了一口气,紧紧地捏着手机,“应蕊,不要和我说那些没用的,到底冤枉没冤枉你,你自己不清楚?我比你年长那么多岁,我实在没有兴趣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你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别来烦我!”

    “谁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想见到的那个人,现在就在我手上,要不要出来见我一面?”

    思怡眉心重重一跳,却依旧是谨慎的反问,“在你手上?应蕊,你说谎也不打草稿的么?你一个人还能有本事把人给弄走了?你要是想见我,也不用兜这么大的圈子!”

    “我跟你兜什么圈子?我是没有能力把人弄走,但是有人不是有能力么?”应蕊这个时候脑子倒是转的飞快,很快就接上了思怡的话,冷笑着,一语双关的说:“你这样的人不讨喜,所以人家处处要对付你,但是我不一样,人家那是绝对支持我的!我也不想和你废话,你要是还想要见到他,现在就出来见我!我在XX路上的建筑工地等你,我想你应该不陌生吧?那是燕回打算再B市盖的商场的工地,现在这里什么人都没有。但是我只允许你一个人来,如果你敢带别的人过来,我一定直接就把你要见的人给杀了!信不信随便你!”

    “应蕊,你让我听听北北的声音……喂?喂……应蕊?应蕊!”

    思怡一听说要杀了北北,她心头一着急,连忙追问着,那头却已经挂了电话,她拿着手机喂了半天都也不过只剩下一阵嘟嘟的忙音。

    她茫然的握着手机,完全是乱了分寸。

    怎么办?

    应蕊是不是真的抓走了北北?她虽然觉得这个可能性太小了,可是应蕊的话却还是让她不得不防着。她说得对,林振彪要是不喜欢她的话,当初又怎么可能逼着江燕回去娶了她?是不是他们两个人合谋的?林振彪派人把北北带走了,然后又交给了应蕊,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让自己离开燕回么?

    ………

    大脑一片混乱,思怡忍不住伸手捧着自己的脑袋,弯曲的手指重重的敲着自己的太阳穴——

    她现在完全是乱了,一点头绪都没有,她应该要怎么办?她是不是要过去看一看?如果应蕊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她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的,她肯定是知道一些什么,就算北北不在她那边,她也应该过去一趟,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她也不应该放弃。再说了,一个应蕊而已,她也不能真把自己给怎么样了,何况她记得燕回在B市的那个建筑工地,那附近都是小区街道,就算工地没有人,那边上肯定也会有别人的,这么个大白天的,她也不至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仓促的分析了一下之后,思怡还是从床上下来,换了一套方便的牛仔t恤,在房间的洗手间里洗了一把脸,这才准备出门。

    南青树刚刚挂了电话,一转身就看到思怡人已经在玄关处换鞋了,她连忙放下手机站起身来,“思怡,你要去哪里?”

    思怡头也不抬的蹲着身子系鞋带,声音有些闷闷的,“我下去一趟,拿点东西。”

    “什么东西?”叶正昊刚刚出去了,因为联系了一下他再A市那边的人,走之前还让自己帮忙看着一点思怡,她现在虽然对叶正昊的意见很大,但是北北的失踪她也是有责任的,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再去想那些别的。

    “我昨天把江燕回的身份证忘在前台了,我下去拿一下。”思怡在换衣服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措辞,这会儿说起来也没太多的破绽。

    南青树的心思其实并没有思怡那么细腻,她并不怀疑什么,但是却不同意她一个人下去,“我和你一起去吧,要么你留在这里,我去帮你拿上来。”顿了顿,又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那个……思怡,你别介意我这么叫你,其实我一直都挺欣赏你的,我和你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我和你大哥,还算是熟悉,而且这次的事情我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所以我希望你好好的,你要是出了事情的话,燕回哥哥一定会发疯的。”

    思怡虚弱的扯了扯嘴角,“我能出什么事情?他们的目的肯定不会是我,不然也不用大费周章的把北北带走了,你放心吧,我也是在房间待得太沉闷了,所以想下去散散心。”

    “那我陪你去吧。”

    “青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可是思怡,你……你在房间也我也不会去打扰你的。”

    南青树就是一根筋的人,她现在不肯放人走,思怡没有法子,转了一个念头,索性就说:“那好吧,我不去了,你下去帮我拿一下吧,其实我是想现在的事情都这么乱,燕回的身份证一直在酒店的前台也不太好。”

    “好,没问题!”南青树是一个直来直去的女孩子,心思肯定是没有思怡那么谨慎的,一听她这么,根本就没有怀疑什么,应了下来就直接出了房间。

    思怡看着她上了电梯,双门缓缓关上之后,她这才抿了抿唇,也走出了房间。

    她没有坐电梯,而是走的后楼梯,这里是二十几层,下到楼下的停车场就算是最快的速度也需要十分钟左右,不过等到南青树上来的时候,她应该已经到了停车场了!

    ————

    一万字更新完毕!两天的强更,已经成了一枚废人啦!强烈要求满血复活啊!求支持,求月票啊!┭┮﹏┭┮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