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有坐电梯,而是走的后楼梯,这里是二十几层,下到楼下的停车场就算是最快的速度也需要十分钟左右,不过等到南青树上来的时候,她应该已经到了停车场了!

    其实她运气还算是不错,正好事情是发生在B市,如果是在A市的话,她现在肯定已经被人给保护起来了,也不可能说走就能走。 她知道她大哥目前正在调派人手,毕竟不是自己的地方,就算是想要联络当地的警局,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上了车,她没有片刻的犹豫,直接就发动了引擎,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在停车场打了一个转弯,就直冲出去。

    去那个工地不需要太久的路程,不过车子开出去之后,思怡才发现天色变得有些暗沉,想起之前还在新闻上看到有强台风经过B市,没想到会是今天,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风呼呼的吹着路边的树都乱舞起来。她却是越开越快,分明是要半个小时的车程,硬是缩短成了二十分钟。

    工地里面的车子自然是开不进去的,思怡只能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下了车,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了工地,这个地方因为最近停工的关系原本就没多少人,之前她说起小吴的事情的时候也听到江燕回提到过一句,好像要下个礼拜才能正常开工,加上今天的天气特殊,根本就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思怡扬起脖子看了一眼,果然是见到最顶层的地方,有一个红色的小点点。

    应该就是应蕊了!

    她紧了紧身侧的双手,深吸一口气,就朝着那个电梯走去,很快就到了顶层。

    思怡并没有太严重的恐高症,加上这个地方她不久之前还来过,虽然今天的风特别的大,但是她站在最顶层的时候,到时也没有多少的恐慌。

    “叶律师,你终于来了。”应蕊一脸平静的样子,还十分大胆的站在还没有彻底建造好的外围,看来她的胆子比自己估计的还要大的多。

    思怡没有时间和她废话那么多,她沉着脸直接就问:“北北在哪里?”

    应蕊眉心微微一动,北北?

    那不是她儿子的名字么?

    原来,她不见的那个人是她的儿子?呵,怪不得她会这么紧张了,原来外公是把她的儿子给带走了。

    应蕊心中的念头转了几个弯,脸上也扬起了幸灾乐祸的笑,她扬了扬眉,缓缓道:“急什么,你以为我把你叫过来就是为了给你儿子?你想的未免太过美好了,想要你的儿子还不容易,你答应我一些事情,我就把儿子还给你。”

    思怡虽然已经被急躁冲刷了大部分的理智,但是最基本的一些分析能力还是在的,“应蕊,你不用说废话,我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你不就是想要让我离开燕回么?你知道不知道为了一个男人做出绑架这样的事情是犯法的?你以为我答应你了,你就可以和燕回在一起了么?你才几岁?你想下半辈子都在监狱里度过么?”

    她的几句话到底还是把应蕊给唬住了,应蕊面色一变,顿时没有了刚才的信誓旦旦。她就是那种张了贼心却没有足够贼胆的人,一听说要坐牢,多少还是有些畏惧的!

    是啊,她这才几岁?

    要是今天这个女人从这里下去之后,那么她是不是会回去起诉自己?说自己绑架了她的儿子?

    不对,不行……不能这样!

    她怎么就那么笨呢?外公就是说让她引叶思怡过来这里来,可是她刚才怎么就什么就不多问呢?

    绑架……绑架这个罪名她可承担不起!

    可是转念一想,她又觉得不对劲,她并没有绑架,而且她从头到尾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一切都是叶思怡自己的推测而已不是吗?她的目的就是把她约出来,拖延时间而已,什么绑架不绑架的,和她有什么关系?

    这么一想,她反倒是轻松了下来,嘴角一勾,“叶律师,我知道你是一个律师,能说会道,还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不过你吓唬不到我,什么绑架不绑架的,我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推断的吧?”

    “应蕊,我没时间和你废话,你现在告诉我,北北在哪里,我可以不和你计较。”

    “哈,你不和我计较?你能和我计较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北北在我的手上了?真是自以为是!”

    “你说什么?”思怡心头一颤,这才惊觉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再耍着自己玩,她现在很是后悔自己跑出来见她,不管她知道不知道北北在哪里,她似乎根本就没有打算说出来,她咬了咬唇,愤愤的瞪着她,“应蕊,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北北在哪里?”

    应蕊冷哼一声,一脸高傲的看着思怡,讥诮的说:“我的确是知道你儿子在哪里,不过你想知道吗?行啊,你跪下来求我,那我就考虑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思怡面色一沉,“你说什么?”

    “怎么?没听懂吗?我叫你跪下来求我!你不是一直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么?现在我就要把你踩在脚下,你给我跪下来!”应蕊的面色带着几分和她年纪不符的扭曲,她此刻就像是觉得自己是那个必定会赢得整个局面的人,一脸傲然,眉宇间都是沾沾自喜。

    思怡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她现在能确定的是应蕊应该是知道北北在哪里的,但是她肯定没有和北北在一起,绑架的事情必定是林振彪做出来的,不过她既然知道这件事情,那么她肯定也知道一点线索。虽然江燕回已经去找他外公了,但是她心中还是很明白,那到底是他的外公,更何况他已经去了那么久,她现在光是坐以待毙那也不行。所以有很多事情她是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分析清楚了。18Qfx。

    ——今天她一个人偷偷出来见应蕊,能打听到一点消息就是一点消息!林振彪那个魔鬼,根本就没有人性,谁知道他会不会对自己的子孙下手?当初他不就是丧心病狂的派杀手想要撞死自己和孩子么?

    至于应蕊会刁难自己是必然的,不过她当然不会那么愚蠢的选择下跪,而是谨慎的反问:“你根本就没有见过我儿子对不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绑架的事情也不是你做出来的,这是林振彪让你做的对吗?应蕊,你别一错再错了,你现在告诉我,北北在哪里,我就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你给我闭嘴!”应蕊愤怒的低吼了一声,她陡然上前一步,伸手刚想要去拉思怡,而思怡却是本能地往边上闪了闪,她根本就没有碰到思怡,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整个人顿时剧烈的抽搐起来,脸色一瞬间就变得格外难看,手中的包包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身子更甚至堪堪的往后倒退了两步,整个身体都是摇摇欲坠——

    “应蕊!”思怡吓了一跳,眼睁睁的看着那抹红色的身影不断的往后倒退着,她的脸色很是怪异,刚刚明明还一脸不屑傲然的样子,此刻却已经毫无血色,思怡也是条件反射性的往前迈开一步,伸手就想要去拉住她。

    “我……额……叶、叶思怡……你对我做了……做了什么……”应蕊张了张嘴,只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句话,身子却已经再也支持不住。她的手下意识的想要去找自己身体的哪个部位,思怡也不懂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整件事情就仿佛是那么两三秒的时间而已,思怡伸出去的手只来得及拽住她的衣摆,她的身子就已经直挺挺的倒下去——

    “应蕊!应蕊你抓着我的手!”思怡吓得一身冷汗,这样的场面完全是让她措手不及,她就算是再不喜欢应蕊,当然也不会希望她出了什么事情,更何况这里是多少层?她要是真的掉下去,那一定会摔死的!

    “应蕊!!!”

    只是她竭斯底里的叫喊声似乎也不能唤回应蕊的任何反应,思怡眼睁睁的看着应蕊整个身子一阵不平常的抽搐之后,眼睛瞪得大大的,她好像是想要说什么或者做什么,但是根本就没有时间,那身体就像是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就压过了外围上面围着的几根线,最后就这么在她的眼前掉了下去。

    思怡整个身子都是扑出去的,可是手只能抓住应蕊的衣摆,她身体掉下去的时候,就听到布料嗤啦一声,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让人心惊的声响,思怡手一抖,那布料也随之掉了下去,她连忙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了一旁墙壁上面突出的砖头,这才没有让自己的身体也因为惯性而往前继续扑过去——

    可是应蕊……

    她掉下去了……

    思怡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等到她完全意识到的时候,应蕊就已经在她的眼前掉下去了,她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动弹,一颗心却已经完完全全提到了嗓子眼,她活到了现在,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在自己的面前这样坠楼的情况,她是真的被吓坏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怎么会这样?

    没走实十钟。“少奶奶!”思怡正茫然无措的时候,身后忽然又响起了一道陌生的男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下一秒,思怡的身体被人拽住,那道男声在她的耳边愤怒的质问:“你竟然把少奶奶推下楼了!”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