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聪明伶俐的北北马上就反问,“妈妈能有什么事情吗?那为什么她没有给我们打电话呢?走之前也没有和我们说。 ”

    “因为走的太匆忙,所以就让爸爸和你们说了。”江燕回只能是耐着性子和两个孩子解释,“以前你们只和妈妈一起生活,所以你们妈妈做什么事情都会和你们说,但是现在你们长大了,而且不是还有爸爸么?”

    北北看了田田一眼,视线又对上了江燕回,却依旧是有些不太理解的样子,“那爸爸……妈妈去哪里了呢?”

    以前妈妈都不会这么长时间不来看他和妹妹的,之前他被那个怪爷爷抓走了,妈妈也没有来看他,难道妈妈是不要他们了吗?

    小孩子脸上有太过明显的失落,江燕回伸手拉住了两个孩子的手,轻轻的捏在掌心之中,”北北,不要想太多,你们妈妈是真的有事情才会离开一阵子,但是爸爸答应你们,等妈妈办完了事情,我们一起去接她回来好不好?”

    这一次,小家伙马上就接话,“真的吗?爸爸,妈妈不是不要我们了吗?”

    “小傻瓜,当然不是。妈妈怎么可能会不要你们?她很想你们,只是被事情给绊住了,而且她在那边手机不能打电话,才没有给你们说,知道吗?”这么荒唐又牵强的理由,江燕回也知道难以说服别人,不过至少现在能够先稳住两个孩子,“好了,现在爸爸有点事情要处理,先让这个刘淇叔叔带你们去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回家,好不好?”

    北北抿了抿纷嫩的唇瓣,有些勉强的点了点头,“好吧,虽然爸爸你在我们这里没有多少信誉度,但是谁叫你是我们的爸爸呢?我们就相信你一回吧,一定要快点把妈妈接回来哦。”

    江燕回被儿子的话说的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小家伙,总是能语出惊人,他拉开了儿子的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道:“爸爸答应你们,就一定会做到。还有,最近爸爸可能会很忙,所以爸爸会让刘淇叔叔照顾你们,你们要乖乖听话。”他的视线落在女儿的脸上,眼神更是柔软了几分,“田田,爸爸知道你最喜欢画画,所以请了老师来教你。”然上耐反给。

    田田眼底蕴着几分兴奋,做了个动作大概是说谢谢爸爸的意思,北北在一旁十分勤快的翻译着,江燕回笑了笑,又是交代了几句,这才吩咐刘淇把孩子先带下去。

    伸手捏了捏有些发疼的眉心,江燕回走进电梯的时候,只觉得满身的疲倦涌上来,他高大的身子依在电梯壁上,看着那红色的数字一格一格的往上跳着,最后到了他住的楼层,他终于还是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久违拨过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接到他的电话还有些意外,低沉的男声浑厚有力,“嗯?今天吹的是什么风?”

    江燕回按了按太阳穴,长腿朝房门迈去,没有多少心思开玩笑,他单刀直入,“有两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帮我调查一下,最短的时间内内要知道结果。”

    “原始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聂俊伟轻轻一笑,可以想象的出来,他此刻拿着手机一脸神采飞扬的样子,“行,燕少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我这个情报站一定会把别人不知道的都给你调查出来!”

    江燕回沉吟了片刻,终于说:“帮我调查两个人,一个人,我需要知道他的身世背景,还有一个人,我要知道她目前身在何处。”

    ………

    “你说什么?人没抓到?!”

    林振彪扬手就将面前那盆自己精心修剪过的盆栽给掀翻在地上,一张沧桑老脸竟是狰狞凶狠,“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派出去那么多的人,就叫你们想办法把他给我带回来都做不到?我养着你们都是干什么的?!”

    老管家战战兢兢的退居一旁,“对不起,林爷,要不要我们想个别的办法……”

    “你讲什么废话?当然要想办法,一定要想办法!”那些东西对于他而言太过重要了,如果泄露出去的话,他不敢想象,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到时候会付之东流,他这个年纪了,原本就是要安享晚年的,可是如果有了那些证据,他到时候必定会被判刑,不是死刑也会是无期徒刑……

    现在都已经和江燕回撕破了脸,他越发是不能保证江燕回那边还会不会给他留情面,所以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马上回A市。”林振彪在最短的时间内稳定了一下自己混乱的情绪,他冷声吩咐老管家,“你先让那边的人去一趟中心医院,把江霁臻给我带过来!还有,这边你也调派一点人手,那两个孩子,也给我带过来。之前你是看着叶思怡上飞机的对不对?你马上派人去国外,不管用什么方法,都给我把叶思怡这个女人带回来。她是关键,有她在手上,燕回一定会有所忌惮。”

    这几乎是要和江燕回彻底捅破那层窗户纸了,老管家知道那些证据对林振彪是有多么的重要,可是他这样做分明就是硬生生隔断了和江燕回之间的最后一点希望——

    “林爷,是不是真的要这样做?其实燕少他也未必会……”

    “闭嘴!”

    林振彪暴躁的打断了老管家的话,“我叫你去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废话不用多说,我现在谁都不相信,这些年来,我养了一头白眼狼,他现在反过来要咬我一口,我为了自保,他怨不得我,马上就去办,动作要快!”

    老管家唇瓣蠕动,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可是看着林振彪这样一幅样子,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领命离开。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今天更新2W字左右————

    林振彪给思怡安排的地方自然是出国的,目的地是英国。

    其实思怡并不是很喜欢英国,伦敦的天气太过潮湿,她本身就不是一个喜欢每天出门都要带把伞的人,加上她也不是很相信林振彪的话,直飞了英国之后,她又马上在机场买了票,重新飞往美国。

    叶雄明就在美国,她这一次离开绝大部分的原因还是要去求证一些她困扰着她的问题。

    思怡无力的蜷缩在宽敞的皮椅上,一旁空姐弯下腰,体贴问她还需要什么服务。她却只觉得冷,于是又要了一床毛毯。

    她将自己裹得紧紧的,努力不去想别的事情,不去想她的两个孩子现在是什么情况,也不去想现在的江燕回是怎么样的,三万英尺的高空让人觉得平静。她本以为会失眠,却很快的、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饿得受不了,飞机餐也变得可以忍受,她甚至要了一杯葡萄酒,一口灌下去,接着再睡。

    什么梦都没有,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让自己陷下去,从前觉得这样难熬的十多个小时,这一趟不算是旅途的旅途,却宛如一瞬。

    飞机即将降落,空姐温柔的唤醒她,思怡摘下眼罩,听到斜后方有人笑了起来:“终于醒了,你还真是能睡……”

    思怡还有些难以适应此刻的光线,回头看了一眼,那是个年轻男人,穿着一件极休闲的棉布衬衫,眯起眼睛看着自己,又抬起手腕,指了指自己的手表说:“不好意思,我从上飞机到现在就一直坐在你的身边,不过你是我第一个看到这么能睡觉的女人,好像80%的时间你都在蒙头大睡。”

    男人长的很是清秀,五官也算是端正,不过因为思怡接触过江燕回那样耀眼的男子,所以一般的男人在她的眼底还真算算不上是什么帅哥,看着他做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思怡也不过是礼貌的笑了笑,然后静静的转过头,拉开了遮光板。

    “你去美国做什么?”那个男人很不识相,继续轻松的搭讪,大有她不答话,他便不罢休的架势,“旅游还是探亲?”

    “旅游。”思怡惜字如金的吐出两个字来,飞机上遇到搭讪的人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不过此刻她没有什么心情就是了,脸上的表情已经很是勉强,“不好意思先生,飞机降落之前我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讲话。”

    “没关系,那就等飞机降落了再好好聊聊吧!”这个男人不是一点点不识趣,这个时候竟然还好意思这么接话。19Rbp。

    思怡也懒得再和他说什么,她是靠窗的位置,此刻就看着窗口,飞机急速的下降,耳膜中有奇异的鼓胀感,思怡紧闭着眼睛,莫名的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在胸腔肆虐。

    她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她来到了这个地方,她想要探求的真.相,是不是对于她而言,真的是真.相?

    有人说过,人未必要什么事情都寻求最真实的答案,有时候迷迷糊糊过一辈子的人反而是会更幸福……

    可是她现在还有幸福的权利么?

    “嗨,美丽可爱的小姐,飞机降落了,你现在走吗?”

    ————

    继续更新!求月票!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