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的事情,突然就变成了不了了之。

    其实夏然自己也搞不清楚那到底算是什么意思。

    那天她的确是很生气,之前很多事情都被陆枫城那个腹黑阴暗的男人牵着鼻子走,到了后来爆/发了情绪,所以就这么甩了陆枫城一个耳光,之后就逃之夭夭,再之后她就没有勇气再回去。她自己心里也是有点惴惴不安,陆枫城那家伙根本就是一个瑕疵必报的人,他要真的要和自己计较什么,夏然其实还是有点忌惮的。

    只是那个耳光过后的一个星期,他似乎再也没有找过自己。而她也是因为工作上突然有了一些线索,索性就一头埋进了工作,手机关机,家也懒得回,反正办公室里也有她休息的小房间,所以整整一个星期,她都窝在工作的地方。

    而这一整个星期里,陆枫城竟然真的一次都没有找过自己。

    夏然也说不上来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如果他真的就此都不来烦着自己了,不是皆大欢喜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贯都是把工作放在生活的第一位的夏然,在这一个星期之中,竟然还频频出错,心思总是有些漂浮不定。

    “夏法医,这是我整理好的资料,和之前解剖的结果对比了一下,确定了所有的信息,全部吻合。”有人敲门进来,是夏然的助手,这几天,因为之前陆枫城公司的那个碎尸案有了一点新的线索,所以所有的人都埋头在努力,现在终于把基本的线索给理顺了。

    夏然收回思绪,伸手接过了资料,一手托着额头,葱白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太阳穴,一手翻着资料,眸光迅速又准确地扫过资料上面的每一行字,终于在最下面的一行上面看到了最关键的一个信息,她眸光一沉,秀眉也紧跟着蹙起,“确定真的是被蛇咬过?”

    助手没有犹豫就点头,“确定了!大概是一个星期之前,死者的确是被蛇咬过,不过当时处理的还算是及时,所以并没有大碍,但是尸体上面我们已经检查不出任何的迹象,也不知道当时咬伤死者的蛇是不是带毒的。”

    夏然并没有马上接话,而是若有所思的阖上了资料夹,很快门口又传来一阵敲门声,这一次来人正是叶正昊。

    “夏然,没打扰到你吧?”

    夏然抬起头来,助手已经悄然无声的退出了办公室,叶正昊行色匆匆的样子,夏然也已经可以猜出他是奔着案子来的,想了想,还是把手中的资料递了过去,“叶sir是为了这个来的吧?刚刚出炉的,还热乎着,你先看一下,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叶正昊顺手接过,翻开资料只扫了两眼就放下了,他直接坐在了夏然对面,“我们那边也已经有了一些新的线索。死者李秀敏,的确是NG的员工,而且还在NG工作了至少有五年以上,算是一个资质很深的老员工,我们打听过,李秀敏身前是NG总裁秘书,当然这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因为一个月之前她犯了错,所以被陆枫城调职了,之后一直都在人事部上班。不过李秀敏这个人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而且在公司里的为人好像也是很不错,她周围的同事都说了,她是属于那种温婉可人的成熟女性,长得也很漂亮,只是还没有男朋友。”

    叶正昊说的这些,其实未必要告诉夏然,她的工作就是把尸体解剖了,找出死因。可是叶正昊突然进来说了这么一大堆原本应该是他们警察才要讨论的事情,那么重点其实就并不是一个李秀敏身前地工作能力还是调职问题,重点在于另一个人——

    陆枫城!

    她无意识的眯起眼眸,说话也不绕着弯子,直接就问:“叶sir,你是想和我说,你怀疑这件案子和陆枫城有关系?”

    叶正昊知道夏然和那个陆枫城之间有点什么,他的确是抱有一点私心,所以才提前来和夏然说这些,当然他更相信夏然的专业,加上夏然这个女人的聪慧,总是让他刮目相看,比如说现在,他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和聪明人说话,都不需要花太多的精力,他嘴角浅浅一勾,也就开门见山的说:“是,我们的确是怀疑这个案子和陆枫城有关系,而且你的验尸报告也指出了,死者生前有被蛇咬过,相信你我应该都很清楚,陆枫城自己就养了那种冷血动物。”

    夏然不认同却也不否认,很是保守的扬了扬眉,“所以?”

    叶正昊很是认真的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夏然,我知道你和陆枫城关系匪浅,其实我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只是想让你以最专业的判断来告诉我,你觉得这个事情和陆枫城有没有关系?”

    夏然轻轻一笑,毫不犹豫就说:“叶sir,我和你合作过很多次,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我是不会包庇任何人的,更何况一个陆枫城和我压根也就没有多大的关系。不过我现在不能确定李秀敏腿部被蛇咬过的地方,到底是不是和陆枫城有关系,但是我可以确定,杀李秀敏的那个人肯定不会是陆枫城。”

    如此信誓旦旦的语气,叶正昊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自己身边的女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的妹妹思怡一心向着江燕回,现在对工作如此有热诚的夏然似乎也向着一个陆枫城,那些男人都不是和她们一个世界的,偏偏她们就是要一头栽进去!

    “夏然,你就这么肯定?”

    夏然还是那种雷打不动的语气,平静的说:“我之前有说过,这个凶手的作案手法很凶残,但是看得出来却是第一次犯案。叶sir,你我都知道陆枫城是什么人了,其实他真的想要杀人的话,也用不着自己亲自动手不是?更何况我觉得,如果真的是他做的,也不会做的这么粗糙,你不如把视线放在别人身上,在他那边你调查再多也没什么用。”

    “就算人不是他杀的,但是我能肯定,他和这个案子肯定有点牵扯。至少,他还是NG的大老板,死了的人还曾是他的秘书,他上次做的笔录里面根本就是只字不提,你不觉得奇怪?”

    夏然似乎并不想再提陆枫城,直接站起身来,这几天都没休息好,此刻完全放松下来,脸部表情显得很是憔悴,她的声音也透着几分不耐,“这些不是我的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了,如果你想要让我给你建议的话,我很乐意,但是现在我的大脑都已经打结了,没有办法正常思考。”

    叶正昊听出她的言下之意,这是在下逐客令了,他也不是什么厚颜无耻的人,知道自己今天突然这么来找她说了那么多话,的确是有些唐突,他也站起身来,伸手拢了拢衣领,“抱歉了,夏然,我真的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你好好休息,如果有其他的线索,我会和你说的。”

    夏然只是点了点头,似乎是连话都不想再多说一句,直到叶正昊离开了办公室,她这才重新坐回了大班椅上,仰着脖子深靠在真皮座椅上,闭目养神。

    只是,看似平静的她,心里却并不是很平静。

    居不突清天。她可以那么信誓旦旦的对叶正昊说出那些话来,可是为什么,她心里总觉得不是那么个滋味呢?

    陆枫城,他是不是真的知道李秀敏?不,他一定知道的,这是他公司的员工,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更何况曾经还做过他的秘书!可是他的确是一个字都没有提过,还有李秀敏身上被蛇咬过的伤口……还有之前她验尸的时候,发现李秀敏在生前有过激烈的性行为,基本是和S/M差不多的激烈……

    这所有的一切,是不是和陆枫城真的毫无瓜葛?还是……她真的已经把天平偏向了他那一边而蒙蔽了最基本的推理能力?

    ………

    面前的电脑突然滴滴两声,正在胡思乱想地夏然倏的睁开眼睛,电邮上面突然冒出一条消息来。

    她皱眉,坐正了身体点开了电邮——

    又是那个发件人——cheng。

    只是这一次,他写的是,“baby,想你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点你的邮件,这是我现在唯一敢和你说话的方式,等着我,我会来找你”。

    落款依旧是一朵漂亮精致的蔷薇花。1b5kv。

    这人到底是谁?第一次的时候她的确是怀疑过是不是陆枫城,可是后来她试探了一下,显然他根本就不知情的样子,但是自己的身边除了一个陆枫城是cheng,她根本就不认识其他带cheng的人……是陆枫城在故弄玄虚,还是别人发错了邮件?

    她伸手撑着自己有些发疼的额头,刚想着自己是不是回一封邮件的时候,刚刚开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夏然一看来电号码是老家那边,就知道肯定是母亲打的,她稳定了一下思绪,连忙接了起来。

    “妈,我这几天有点忙,所以关机了……”

    想着母亲估计是想自己了,所以她张嘴就解释,却不想电话那头的温絮根本就不是为了她关机的事情,只听她格外兴奋的说:“然然,你是不是忙完了?忙完了赶紧回家,你男朋友现在就在这里等你回来吃饭呢!”

    ————

    咳,这男朋友是谁大家都知道吧!

    嘿嘿,鸽子回来啦!继续给大家讲故事,恢复更新!

    大家给力支持!今天白天会继续更新的!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