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边说着,一边还真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夏然一见他这个仗势,哪里还来得及去想别的,扑上去就劈手抢过了他的手机,大喊一声,“不行!不能打电话!”

    当然不能打电话,自己的母亲是个什么样个性的人,夏然是一清二楚的。 这个时候要去打电话给她把这个乌龙的事情说清楚,到时候自己的耳根子不清不说,估计母亲还会气的吐血!

    夏然情急之下只想到了温絮那一边,却是没有察觉到陆枫城这边分明就是玩了一套欲擒故纵的手段,看着她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机一脸紧张的样子,陆枫城低低一笑,十分自然的坐在沙发上,“那现在是你留的我,可别再嚷嚷着是我硬要留下来的。”

    “你——混蛋!”夏然这才惊觉自己是中了他的歼/计,气的直跺脚,不过显然沙发上的男人是根本就不打算走了。

    他不走,她也懒得再理他,把手机丢给了他就直接上了楼。

    陆枫城侧过脸去,黑眸直勾勾的看着那抹妙曼的身姿怒气冲冲的上了楼,他嘴角浅浅一勾,弧度冰凉又好似带着几分让人无法揣摩的深沉,一直等到夏然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楼梯口,他这才站起身来,双手插/着裤兜朝着不远处一面挂着一张全家福的相片走过去。

    照片上面只有三个人,其中两个就是温絮和夏然,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夏然的父亲。

    陆枫城眯着黑眸看着照片中的中年男人,眼底却是闪着一丝轻蔑的光……

    ————我叫今日更新6000字分割线,24号会有加更————

    夏然这些天都没有休息好,长时间的精神紧绷着,让她一旦放松下来就觉得特别累。所以上了楼就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她拿了一套居家服到了浴室准备洗个澡。

    蹲在浴缸边上,她一边放着水,一边趴在上面,感受着那水的温暖,让她的神经也慢慢的放松下来,等到水放的差不多了,她脱掉了衣服直接躺在了浴缸里面,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浴缸是她当时特地让人给她设计的,一共设计了两个,这里一个,还有一个就在她的公寓里,对于她这种经常会忘我工作的人,每一次她脱掉衣服躺在浴缸里面就是一种最好的享受和放松方式。

    只是今天,她大概是真的太累了,躺在里面没一会儿竟然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一个人在浴缸里面躺了一多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觉得浴室的气场似乎是有些不太对劲,空气中仿佛是带着一丝她所熟悉的冷冽,夏然的警惕性一直都挺高的,陡然想到了什么,猛的睁开眼睛,果然见到浴缸边上蹲着一个男人,一双深邃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啊……”

    她尖叫一声,身体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偌大的浴缸里面放满了水,她噗通一声,连忙伸手护住了自己的胸口,不敢置信的看着一脸坦然的陆枫城,大吼,“你干什么?陆枫城!你怎么进来的?谁叫你进来的?!出去!”

    “你没有锁门。”陆枫城坦坦荡荡的样子,丝毫不觉得自己就这么闯入她一个女孩子的房间,还进了浴室看她洗澡的样子是一件多么罪恶的事情,反倒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我看你在里面睡着了,怕你着凉好心叫你而已。起来吧。”顺手丢给了她一块浴巾,他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来,看也不多看她一眼,就直接走出了浴室。

    留下夏然一个人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目瞪口呆的趴在浴缸里,好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

    陆、枫、城!

    她敢保证,这个可恶的男人,他一定是故意的!

    不过不管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现在夏然也没有办法计较那么多,确定陆枫城已经走出了浴室,她连忙擦干了身体,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连头发都来不及吹干就走出去,果然见到某个大爷稳稳当当的斜靠在她的床头,正翻看着她放在抽屉里面的一个相册。

    夏然疾步走过去,劈手就将他手中的相册给夺了过来,气的面色铁青,“陆枫城,你知道什么叫做隐私么?你未免太过分了!进了我的房间也不知道敲门,我浴室就算没有锁门,那你也不能随随便便进来吧?我在洗澡你都可以那么随便进来吗,你……”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陆枫城平静的打断了她怒气冲冲的话,挑了挑眉,“何况你的身体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你不用这么紧张,至于我会进你房间,那是因为现在这个屋子里就我和你两个人,你是主人,我是客人,主人在哪里,客人是不是也需要跟着去哪里?因为我不认识路。”

    “你……”

    夏然从来都是一个十分冷静的女孩子,但是她在遇到了陆枫城之后,她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冷静了!她总是会被他那种漫不经心却又十分欠揍的话气的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

    “好了,不用这么生气,我真的没有趁人之危。”见她气的指尖都在发抖,他倒是可有可无的扯了扯嘴角,伸手指了指她手中的相册,仿佛兴趣还真的不是在她的身上,而是那个相册,“我看到很多你小时候的照片,过来坐下和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

    这人……夏然一口气噎在了喉咙口,气的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如果她有心脏病的话,她发誓她现在一定会病发生亡!

    他怎么可以当成没事人一样?他……他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会不会太随心所欲了一点?!

    一准手边一。“陆枫城,你知道不知道名誉对一个女生来说是很重要的?我还没有结婚,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你怎么可以这么随便进我的房间?还有,这里也不是A市,大白天的,附近很多人家都可以看到我们屋子里的一举一动,你……”

    这一次,她的话同样没有说完,再一次被陆枫城打断,“你现在是在紧张你将来嫁不出去么?”

    “我……”

    “行,如果你真的嫁不出去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还有就是,其实我们也不是什么都不是,就算你不想承认,估计你妈早就已经承认了。”

    “陆、枫、城!”

    “我就在你面前,不用叫那么大声。”趁着她没注意的时候,他突然欺身,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一手就抢过了她手中的相册,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边上,将相册放在大腿上,直接翻开了第一张就点了点上面的照片,十分自然的扯开话题,“在这个照片上的人是你?”顿了顿,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不是很像。”

    夏然懒得理他,想去抢回来相册,不过陆枫城这一次早有防备,直接就将手给举高了,他似乎对这个相册格外有兴趣的样子,还非得让她解释给自己听,甚至不惜开出诱人的条件,“好好给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你说完了,我就走,不然的话今天晚上我就不走了,我相信你妈一定会非常乐意让我和你睡同一个房间的。”

    “卑鄙!”夏然恶狠狠的怒骂了一句。

    他倒是哼了一声,扬了扬眉,“我想了解一下自己有兴趣的女人小时候的事情也叫卑鄙?”

    “别人不想让你了解,你硬是要插手,那就是无耻!”

    陆枫城眸色一沉,原本就紧绷的气场瞬间温度又跟着下降了几分,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随便你怎么说,不过我开出的条件时间有限。”说着举起了手中的腕表,看了一下时间,“三十秒,你还有二十八秒,二十七,二十六,二十五,二十四……”1b921。

    “这个不是我!”

    夏然终于还是妥协,虽是不甘愿和他说太多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但是今天能够把这尊大佛给送走的话,她就勉为其难吧,其实小时候她的家庭虽然很是复杂,不过也已经过去很多年,其实说不说现在对于她而言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陆枫城满意的住嘴,视线再度停在相册的女孩身上,淡淡的说:“果然不是你,不过五官倒是和你有几分神似,你有姐妹?”

    难得高高在上的陆少爷竟然还会八卦起别人的私事来,夏然看了他一眼,略带嘲讽的笑了一声,“你真的那么好奇我小时候的事情?陆少爷,现在你的脸上写着两个和你品味完全不一样的字,你知道叫什么吗?”

    陆枫城邪了邪嘴角,并没有接话,夏然直接就说:“八卦!”

    他丝毫不意外也不反驳什么,全副心思都在手边的相册上,又点了点小女孩边上另一个年轻男子的照片,这一次,他的声线明显是低沉了几分,只不过心思并没有太过关注他情绪的夏然丝毫没有察觉到——

    “那么,这个男人是谁?”

    夏然顺着他修长的手指点的照片扫过去一眼,眼神顿时黯淡了几分,她有些僵硬的别开了脸,半天没有出声。

    ————

    今天6000字更新完毕!是不是番外的故事大家都不喜欢呢?

    感觉大家都不太出声了,好像我一个人傻乎乎在写,你们都不爱看似的。

    要是大家都不喜欢看,鸽子就考虑把故事缩短吧……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