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哥哥,你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啊?我这边现在是早上啦!你到家了吗?有没有想我?你一走我就好想你,这次你才陪了我两天,什么时候再过来看我?”

    陆枫城欣长的身体斜靠着阳台的栏杆,身上只着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衣,领口处三颗扣子解开着,头顶的灯光照下来,隐隐就可以看到他锁骨处所暴露的深色吻痕。 衬衣的袖口被他拉起一些,正好露出了半截修长的手臂,月色洒下来,更是可以看得见手臂上被女性指尖紧握过的痕迹。

    陆枫城的脸带着几分妖艳的气质,尤其是取下眼镜的时候,身边又没有旁人,他会完全卸下那种戾气,加上此刻又刚从晴欲的漩涡中抽身而退,来不及散去一身的性感,站在月光之下仿佛是平添了几分妖娆,让人晕眩。

    “过段时间。”他的声音也是沉沉的,却是言简意赅。

    电话那头的女声沉默了片刻,正当陆枫城以为她没什么话可说,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那边的女声忽然又惴惴不安的叫了他一声:“陆哥哥。”

    “嗯?”陆枫城换了一个角度倚着栏杆,视线稍稍一转,却是正好看了那个躺在床上的人,他眸光微微一沉,竟有些隐约的心浮气躁起来,“秦秦,很晚了,我准备休息了,有什么事情下次再说——”

    “陆哥哥,你别挂我电话啊!”那个被他叫做秦秦的女声忽然打断了他的话,紧张的追了句,“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陆枫城皱了皱眉,脸上分明是写着几分不悦,却依旧是迁就着电话那头的女人,“你说。”

    “陆哥哥,我在这里待了那么多年了,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让我回去你身边?我……我一直都很想念和你在一起的生活的日子……”

    果然还是这件事情,陆枫城丝毫不意外,这几年来,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秦秦和他说想要回A市的想法,只是他一拖再拖。当然今天,他也没有选择答应下来,“我不是说了吗?这件事情现在还不行,过后再说吧。”

    “为什么?”电话那头的女声瞬间接话,语气不无委屈,“陆哥哥,我很想回到你身边去,我知道你这些年你身体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是……”

    “秦秦。”陆枫城伸手按着有些发疼的眉心,深吸了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语速,“我说了,这件事情过后再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何况你不是一直都在进修心理学么?我不希望你半途而废。”

    “还有一年就毕业了。陆哥哥,其实我们老师说了,就算是回国也一样可以继续进修。”

    “你何必非得要现在回来?既然还有一年,那么就等到你把学业完成了再回来,嗯?”

    大约是听出陆枫城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电话那头的女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勉勉强强的哼了一声,又是叮嘱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这个城市如今已经步入了夏天,在满是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就算是炎炎夏季,在晚上的时候依旧是听不到知了的声音,陆枫城随手就将手机丢在了一旁的凳子上,然后倚在栏杆上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两口。

    清洌的烟味在喉间反复缭绕,直到渗透至五脏六腑。

    他知道身后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他有冲动想回头看一看,他们之间,不过隔着一扇明净的玻璃罢了。

    可他却站着,背影挺直,就是不想,也不愿意。

    城市仿佛万千丈红尘,一色铺陈开,染得夜色异常璀璨。

    这样的一片盛世繁华都在自己脚下,一步步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心中……包括屋里的女人——

    可他并不觉得快意,远远没有想象中的快意。

    算起来,他们在一起已经有三年多了,他发现自己仿佛是越来越偏离轨道了,其实要对付一个女人对于他陆枫城来说,来的太简单,可是他发现,两人就这样同居着,他想着她的时候就可以得到她,他竟然十分享受这样的生活方式,以至于他们一同居三年多,他竟然丝毫没有觉得厌倦……

    他给自己的理由是,夏然这个女人的身体和自己十分的契合,他现在还没有腻,所以他还不想放手,他不想放手……

    夏然,夏然……

    他到底应该拿她怎么办才是最好的?

    不知站了多久,一支烟渐渐燃到尽头。陆枫城终于转身,推开房门,却是没有躺上床,而是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走进了书房。

    ****

    夏然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今天又是双休日,按照以前的习惯,每个双休日她都要回老家陪温絮吃饭,这三年来她一直都和陆枫城在一起,偶尔也会和陆枫城一起回去吃顿饭。

    不过她知道自己和陆枫城的关系其实没有温絮想的那么美好,所以她也不是经常会让陆枫城和她一起回去。

    起床收拾了一下,她发现公寓里已经没有陆枫城的身影,大概是出门了。双休日的时候,她知道他经常会去打高尔夫,所以她也没有留什么话,直接就去了老家。

    一回到家,温絮就已经等在了门口,见就夏然一个人回来,诧异的问:“怎么就你一个人?枫城呢?”

    “妈,他有事要忙啊,也不是每个礼拜都会和我一起回来的嘛,好了,我们快点进去吧。”夏然一边说着,一边拉扯着母亲进屋。

    温絮却是有些不太高兴了,嘴里一直都嘀咕着,“我上个礼拜明明就和你说了,这次过来和枫城一起过来,你怎么就不长记性?还是你们之间最近有点问题?他都已经很久没过来了……”

    夏然头疼不已,又不得不解释,“妈,没有什么问题啊,他比较忙而已,前段时间还出差了。”

    “那他不是回来了吗?而且今天还是双休日!”

    “妈,其实我和陆枫城……反正你就别操心了,女儿我每个礼拜都回来还不好吗?你老想着别的男人做什么啊!”

    温絮扬手就往夏然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虎着脸说:“什么想着别的男人?我这不是替你着想吗?夏然,你跟了陆枫城都快三年多了,说实话妈妈是放心的,枫城那孩子虽然平常话不是很多,但是看得出来对你还算是可以。也难得你会喜欢上一个男的,在一起都那么久了,现在是不是应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

    “妈,你是不是想得太远了一点?”夏然伸手扶额,要是知道今天回家会被逼婚,她一定找借口不来了。

    温絮在她边上坐下来,继续苦口婆心,“然然,你真觉得妈妈想的远吗?你和枫城在一起三年,你想想你今年几岁了?一个女人有多少个三年可以浪费在一个男人身上?妈妈自己的婚姻不算是幸福,但是妈妈不能让你白白浪费那么多的青春。你既然都和他住在一起了,这个时候也应该要考虑结婚的不是吗?难道枫城他从来没有提过?”

    夏然真是不好意思开口说,其实当初他们会住在一起,也有点莫名其妙,她当然也不会忘记,陆枫城那时候说过的一句话“无爱只性”……

    这三年来,他们做/爱无数次,享受着那样激情的生活,可是她知道,他从来都没有对自己说过那三个字,哪怕是“我喜欢你”这四个字他也不曾说过,就算三年前他追着自己跑的时候,他也只是说,他对自己有兴趣。

    兴趣等于性趣,男人多半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她承认自己并不排斥他的触碰,可是他不曾对自己说过的话,她又何必想入非非?

    可是她也知道,母亲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的。

    她今年二十八岁了……

    是的,她还有多少个三年可以和他在一起?他现在是不是迷恋着自己的身体,那么她也会有容颜老的一天,那时候他是不是就要一脚踹了自己?

    不对,自己在想什么?当初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说过什么将来之类的话,她现在又在期待什么?

    晚上回到公寓的时候,陆枫城正好洗完澡出来,即使是面对过这个男人不穿衣服的时候如此之多,刚刚出浴的他,还是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性感。

    夏然吸了口气,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将手中的钥匙放在玄关处,正弯腰换鞋,腰间就缠上来一双手,陆枫城将从她的后面抱住了她,嗓音沉沉的,“去你妈那边了?”

    “嗯。”她拨了一下陆枫城的手,情绪似乎并不是很高,“我有点累,我去洗个澡。”

    陆枫城眯着眼眸看着她的背影走进浴室,不消片刻,他也跟着走了进去。

    夏然正好脱掉了外套,听到移门被推开的声音,她秀眉顿时拧起,“你不是洗完了吗?进来做什么?”

    “昨天晚上把你折腾的太过了,都没有一起洗个澡,正好现在一起。”

    “我……”

    “闭嘴,抗议无效!”

    其实他们也不是没有一起洗过澡,陆枫城这人还偏偏喜欢在浴室里面折腾她,以前夏然偶尔还会觉得很有情趣,在这些方面,不可否认陆枫城的手段是一套一套的,每一次都能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可是今天她知道自己完全没有什么兴致。

    见他重新脱掉了身上的浴袍又要贴上来,夏然身子一闪就躲到了一旁的洗脸盆边,“我吃过晚饭了,刷个牙再去睡觉。”

    陆枫城锐利的眼眸无意识的眯了眯,随后嘴角一挑,“正好,我也想刷牙。”

    夏然简直欲哭无泪,这个男人今天是怎么回事?

    此刻两人站在洗手台前,嘴里叼着牙刷,陆枫城从她的身后抱着她,她满嘴泡沫的样子看上去真的很可笑,可是身后的男人那双深沉的眼睛透过镜子盯着她看……

    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夏然还是有些惧怕他的眼睛,尤其是他这样看着自己的时候,仿佛她不管有多少心事都藏不住,根本就是无所遁形……

    夏然下意识的垂下眼帘,避开了他咄咄逼人的视线。

    等到她刷完了牙,漱完口,陆枫城那双环在她腰上的手稍稍一回转,就把她整个人抱上了洗手台。

    夏然惊觉到自己双脚离地的瞬间,已经急的用双手抵住了他的肩膀,以防他更近一步,“陆枫城,你干什么?”

    “昨天晚上,你晕过去了,我还没有完全尽心。”

    陆枫城如此恬不知耻的话,竟然还说的这般的顺口和理所当然,夏然面色微微一变,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刚准备教育他,“陆……”

    可惜,一个字才刚刚说出口,就已经被他给吻住了。

    等到陆枫城吻得尽兴了,放开了她,夏然大气都来不及喘,又急急忙忙开口,“陆枫城,你别……”

    再一次被他给吻住。哥啊就件你。

    三番两次下来,夏然觉得自己的腿都软了,两人住在一起那么久,身体的契合程度那是相当的高,夏然知道,这个时候她就算要反抗也拦不住他的动作,心里想着,由着他去吧。

    她忍不住伸出手臂环绕上了他的颈脖,回吻陆枫城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离开了她的唇,顺着她的身体向下油走。

    因为错失了这个吻,夏然干渴地闭上了眼睛,抿着嘴唇,不过陆枫城病没有让她等太久,很快他就一手托着她的后背将她搂紧,缠绵地吻着她的唇,同时用自己的膝盖顶开了她的双腿……

    这都已经是箭在弦上了,两人的耳边却是忽然传来一道尖锐的手机铃声。

    两人下意识的一顿,你看我,我看你,不确定是否要让激情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只是那手机铃声锲而不舍的响着,而且听声音还是陆枫城的手机,夏然最后还时用力地晃了晃脑袋,推开了他,直接跳下了洗手台。

    她伸手拿过一旁的毛巾,“你去接电话啊,好像很着急,我洗澡了。”

    陆枫城脸上还有太过明显的晴欲未消弭,只是现在想要在继续似乎又有些牵强,他轻咳了一声,最后还是走出了浴室去接电话。

    夏然看着陆枫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浴室,她的心头不受控制的涌过一阵失落,其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只是觉得连同洗澡好像都不想洗了。

    她洗了一把脸,把身体里的那些激情都给洗褪了下去,索性也走出了浴室,并没有在卧室里看到陆枫城,却是在阳台上看到他欣长的身子倚在那边,也不知道是在给谁打电话,神色却是平和的。

    夏然断定,这个电话绝对不可能是公司打过来的,陆枫城这人虽然高深莫测,但是夏然也不是什么笨蛋,两人相处了有三年多了,她很清楚陆枫城如果是和公司的人打电话绝对不需要避开自己,而且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说明了一切。

    大概是注意到这边的视线,陆枫城忽然转过脸来,夏然避之不及,就装成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没一会儿阳台的移门就被人推开,陆枫城已经挂了电话走进来,他随手就将手机往床头柜上一丢,看到她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换,他挑了挑眉,“没洗澡?”

    夏然盘腿坐在了床上,胡乱按着遥控式,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晚点吧,想看会儿电视。”

    陆枫城弯了弯唇角,整个人却是贴上来了,“要不要做点什么事情?我这个人不喜欢半途而废……”

    夏然却是一把抓住了他行为不轨的手,到底还是没忍住,“刚刚是谁的电话?”

    陆枫城神色丝毫不变,甚至还对她笑了笑,“公司的电话,有些事情不太清楚,所以来问问我。”他顿了顿,又挑起一旁的眉毛,语气带着几分揶揄,“什么时候你也会查岗了?我们在一起都那么久了,说起来你好像还是第一次过问我的电话是谁打来的这种小事。”1bsT2。

    夏然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他的表情真的毫无破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是……期待着什么,最后却还是落了空。

    ——明明就不是什么公司的电话,可是他却还是说公司的电话……

    其实陆枫城完全没有必要欺瞒自己什么,他就算在外面有一个女人,她夏然也没有资格说什么不是么?

    “你觉得我这是在查岗么?”夏然仿佛是自嘲一般的勾了勾唇,“而且你陆大少爷的岗,我也查不到啊。”

    陆枫城多少精明的人,从今天她回来之后,他就发现她有很多不寻常的地方,夏然这个人虽然有点高傲,但是她一点都不难猜,尤其是她的情绪,很容易就可以从她的那双眼睛里看出来。

    “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回去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很懂得转移话题。

    夏然看了他一眼,忽然就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甘心,还是觉得厌烦了,张嘴就说:“我妈今天催着我结婚了。”

    其实话一出口,她就有点后悔,这种事情说出来,就好像是她在逼着他做出什么选择似的,分明他们两人早在三年前在一起的时候,就不具备任何的承诺,她现在说这样的话又算是什么意思?

    可是……温絮说得对,她还有多少个三年可以浪费?

    这样一直下去就真的合适吗?她需要的难道真的仅仅是一分激情,而并非一分天长地久?

    陆枫城大概也没有想到她突然会说到这个,眸色一沉,脸上却依旧是带着和刚才没有多少变化的笑意,只是说出口的话却并不怎么温和,“怎么?你不会是想和我说你想结婚了吧?”

    其实也没有料想到他会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来,但是这样的话,却还是让夏然的心不着痕迹的抽搐了一下。

    ——陆枫城,他从未想过和自己会有将来吧?

    也是,无爱只性也是他说的,这三年来,他就算在床上再怎么热情,可是只要一离开床,穿上了衣服,他对自己永远都是那种若即若离的状态,他可以对自己笑,可是夏然却很清楚,他的笑并不达眼底。

    为什么男人的身体和心永远都可以背道而驰?

    “你放心,我就算是想结婚了,我也不会和你结婚的,以前我们的约定我一直都记得。”夏然收起心中的哀伤,逞强的耸了耸肩,双脚落地准备去浴室,“好了,我现在真的要去洗澡了。”

    陆枫城原本也是坐在床边的,见她下床,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却只抓到了她那衬衣的一脚掀起的余风。

    他依旧是保持着原来的姿态坐在床沿边上,看着那道妙曼的身姿走进了浴室,表情是深沉或者是焦渴难耐,还是冷静沉着?叫人难以分辨。

    夏然轻轻的关上了移门,身后却没有人跟上来,她说不上来自己是难过,还是失望,或者她原本就不应该具备这样的心情……

    她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这才若无其事的上前打开了水龙头,然后慢慢的脱掉了衣服,准备洗澡。

    等到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陆枫城正在穿衣服,一副要准备出门的样子。夏然下意识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都已经是十点了,他竟然还要出门。

    “燕回那边有点事情,我过去一趟。”陆枫城扣好衬衣的最后一颗扣子,看着夏然的眼神没有丝毫的不自然,“晚上你不用等我,我不确定几点能回来。”

    此时此刻的这个那柔嫩身上好像又包裹上了一层冷硬,全然不似那个之前在浴室里面被情/欲主导的男人,这样的陆枫城让夏然也随之升起生疏之感。

    她没什么表情的扯了扯嘴角,几乎是本能一般,那句话就这么顺口而出了,“嗯,正好晚上我也要出去一趟,晚上可能也不回来了。”

    ————

    P个S吧,大家都去给鸽子投票,言情大赛的决赛,之前有说过的哦,群里公告上面有贴着地址,每一个ID一天可以投10下,一定要去投票哦!这里也贴一下地址、

    topic.hongxiu.com/2013/2013match/tp.aspx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