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的话是这样的懂得进退,这个时候,她一脸无欲无求的样子,换成是别的男人,估计都会在心里松一口气吧?陆枫城一直都觉得这个游戏开始的人是自己,那么结束的人也应该是自己,即使过程之中,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好像是迷失了什么方向,但是,他依旧觉得自己是掌控一切的那个人。

    只是,为什么这一刻,他竟然有一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如此的平静,她说的话这样的知道轻重,可是该死的,他心里就是很不痛快,非常不痛快!

    “夏然,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你走了?”陆枫城心中恼恨,拽着她的力道也越来越大,说话的口气更是冰冷了几分,“你这么着急跟我撇清关系做什么?我有说你是什么借宿一晚上的朋友而已?那话是你自己刚刚说的!你现在反过来怪我?”

    “你听到我哪个字是在怪你的意思?”夏然烦躁的挣扎了一下,语气已是十分的不耐烦,“你够了,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我现在走不是很好吗?难不成你觉得这个公寓里面还可以住两个女人?你上半夜陪我还是陪她?”

    她这话说得的确是有点难听,很失水准,夏然承认自己有些失控。但是她已经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了,她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现在就算有再大的借口给她自己自我的安慰,却还是会被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嘲笑讥讽——

    夏然,你一直都以为你自己有多洒脱?你一直都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很正常的。可是你现在看看你自己,你还正常么?你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三年多了,可是你今天才发现,原来他的身边真的不止是你一个女人……

    是啊,真的不止是她一个女人……

    哪怕是她从来都不敢去深入的想这个问题,哪怕以前她偶尔也会对自己说,这些她都可以不用在乎,因为他们之间没有未来,没有承诺,可是再怎么样,亲眼所见的冲击力还是很大。

    她是个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只是傻瓜做到现在就行了,她要做回以前的夏然!

    陆枫城说三个字,她想彻底从自己的生命中抹掉。

    “夏然,你说话就一定要这么难听?”陆枫城气的咬牙切齿,一贯都引以为傲的自持力到了这一刻也悉数被击碎,他皱起眉头,一字一句的话从菲薄的唇瓣之中溢出,“或者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是在吃醋?你不是说了你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人么?你现在这么急急忙忙走出去像什么?秦秦她……”1bABn。

    “吃醋?”夏然像是被踩中了痛处一样,张嘴就打断了陆枫城的话,“你想多了,我这真的不是吃醋。不过你也不用再解释什么,陆枫城,你大方一点就不能放我走?难不成你真的想我和那个叫什么秦的大眼瞪小眼的好好彼此介绍一下?”

    “夏然……”

    “陆哥哥,你在里面吗?”

    陆枫城还想再说什么,浴室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很轻的敲门声,从声音都可以听出来,外面站着的人敲门的时候大概是很小心翼翼的样子,她的声音也是带着几分不安,“陆哥哥,我在飞机上没有吃东西,现在好饿哦,可是我刚刚看冰箱里都没有我喜欢吃的东西,你能不能带我出去吃点东西?”

    陆枫城英挺的眉宇紧紧蹙起来,好半响过后他才沉沉应了一声,“在客厅灯我一会儿。”

    “哦,陆哥哥,那你快一点,我真的很饿耶。”原本还是小心翼翼的女声瞬间情绪高扬了起来,即使是隔着门板,也能够让人感觉到,陆枫城这么简单的一个应答,她有多满足。

    “知道了。”

    然后就是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夏然嘴角肆意的扬起一抹讥讽的弧度,只是她知道,她并非嘲笑任何人,而是在嘲笑自己!

    这一次,她什么都不想再多说,直接推开了陆枫城就走出了浴室。

    陆枫城看着夏然走出浴室,他的左脚下意识的动了动,本能的意识是想要追上去,可是不过一秒钟,他就已经生生的克制住了。

    他阴沉的眸光变得更为复杂,这中间跳动着太多的情绪,或许连他自己现在都分辨不清楚,他现在到底想做什么,又或者是,他现在应该做什么……

    夏然在卧室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陆枫城的衣帽间原本就很大,她的衣服也不是很多,简单的几件衣服收拾了一下,她找了一个抽屉塞了进去,刚刚关上抽屉,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她一转身就见刚刚那个女孩子已经站在了卧室的门口,正笑米米地看着她。

    夏然刚刚也不过就是粗粗的打量了她一番,此刻仔细看着她的脸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小丫头长得很是漂亮,尤其是五官精致的真的如同是芭比娃娃一样。这样的女孩子,估计是个男人都会喜欢,怪不得连同陆枫城这样冷硬的男人,都会对她与众不同。

    不过说实话,夏然并不是很喜欢她脸上挂着的笑容,也许是因为她的职业关系,看人的时候特别的谨慎,也或许是因为她整天面对着尸体,让她对于活人的戒备也是更多了几分,她总觉得这个女孩子脸上的笑容并不是真的到达她的眼底,说句不好听的,也不过就是皮笑肉不笑而已。

    “你好,刚刚都来不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秦,就是秦国的秦,很好记的名字,姐姐,你叫什么?”

    人家都说了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这个女孩子的笑容还是如此的完美。

    夏然扬了扬秀眉,落落大方的扯了扯嘴角,“我叫夏然。不过不用叫我姐姐这么客气,你叫我名字就好了。”

    “可是一看就知道你比我大很多。”秦秦像是完全听不出夏然的口气之中对自己带着几分排斥,反而是兴高采烈的走过来,丝毫不见外的一把搂住了她的手臂,歪着头说:“夏然姐姐,我这么叫你好吗?反正我也一直都叫陆枫城哥哥的,你和他又是朋友,我叫你一声姐姐也很应该啊。”

    夏然瞥了一眼她抱着自己手腕的手,不动声色的抽出来捋了捋自己耳廓的碎发,这才说:“随便吧,一个称呼而已,我收拾的差不多了,今天还有别的事情,就不多打扰了。”

    “夏然姐姐,你是不是在生气呀?”才走到房门口,秦秦又一蹦一跳的追上来,她笑起来的样子还真是一脸无害让人放松戒备,“我刚刚其实也是不小心听到你和陆哥哥的对话的,其实你们没有必要瞒着我啦,我又不是什么小女孩子,我早就成年了,我只比陆哥哥小了四岁而已,你看我像是一个小孩子,那是因为我的外貌比较童颜而已,其实我今年也有二十四岁了。所以我知道你们的关系不是你们刚刚说的那样对吗?”

    夏然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秦秦有二十四岁了?看她一脸稚气的样子,还真是如她说的那样,看外貌一点都看不出来,不过她更诧异的是她刚刚说的话。

    “你想多了,我和陆……我和你陆哥哥就真是只是很单纯的朋友。”

    “可是我刚刚看到你在收拾衣服。”秦秦指了指衣帽间,夏然看着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时间还真是分不清楚她是真的天真无邪,还是丝毫不给夏然台阶下,一阵见血就说:“你其实是和陆哥哥住在一起的吧?”

    夏然面色微微一僵,她是不是年纪太大了,所以面对这样的小姑娘如此直白的话,她竟然有些窘迫的感觉?

    她应该说什么?看着她一脸坦然的样子,丝毫没有那种女人对着女人才有的吃醋记恨表情,难不成她和陆枫城的关系……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夏然姐姐,你不用不好意思啦!我看得出来,不过你别误会哦,陆哥哥他虽然对我特别的好,但是我和他的关系和你和他的关系是不一样的。”绕口令一样的话,听得夏然有些头大。

    她有些怔怔的看着这个看上去真是单纯可爱的女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总是觉得不是那么个味道。

    到底是不是自己太多心了?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她对自己说的话总是好像话中带话一样?就好像是裹着糖衣的毒箭,如果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体无完肤……

    “秦秦,是你想多了。”夏然的个性还是属于比较谨慎的,她可以为了自己的好朋友两肋插刀,她也可以为了自己认定的男人付出很多,但是像是眼前这个女孩这样的,她还真是做不到坦诚什么,“好了,有些话我也不想多解释什么,如果你想知道什么,你还是去问陆枫城比较好。我真的还有事情要忙,先走了。”

    她直接拨开了秦秦拉着自己的手,推开房门就走了出去。

    背后站着的女孩,在她转身的一刹那,脸上洋溢着的灿烂笑容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已消弭,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划过很多不甘和愤怒的光——

    夏然,夏然……

    果然,她的情报一点都没有错,她的陆哥哥这些年来一直都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调查清楚这个女人的背景,没想到她竟然是顾家的女儿,那么这么说起来,她就是以前那个害的陆哥哥在医院躺了三年多的女人了?

    她在国外的那几年,一直都自我安慰着自己,当年陪着陆枫城走出阴霾的人是自己,当年也是自己每天不厌其烦的给他讲故事,才让他从自我封闭的状态之中走出来,她相信自己在陆枫城心中的地位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女人可以取代的,所以她更确定,陆枫城接近这个夏然根本就是不怀好意。

    但是……

    说个陆枫男。三年多了,这些年来,她偶尔见到了陆枫城也会旁敲侧击的问几句,他却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更别说是提到夏然这个名字了。时间越长,她才越觉得不正常。

    她也是一个女人,她从当初在医院第一眼见到陆枫城的时候,就已经对他一见钟情,这么多年了,不论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还是少女怀春的时候,她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给了这个叫陆枫城的男人,所以,不管是不是别有居心,她都不允许她的陆哥哥再和这个女人有任何的牵扯!

    所以,她迫不及待的回来,先斩后奏都好,哪怕明明知道会让陆枫城不高兴都好,她都不可能再让这个夏然把陆哥哥再害成以前那样!

    ————分割线,这个秦秦同学绝对是不简单的角色哈————

    “哇,陆哥哥,这里的牛排真的很好吃!”秦秦拿着刀叉费力的切着盘子里的牛排,一脸满足的样子,“味道很正宗,我喜欢,下次再带我来吃吗?”

    陆枫城一手捏着高脚杯,有些心不在焉的晃动着酒杯里的红色液体,不过是沉沉的“嗯”了一声,面前的牛排却是动也没有动过,秦秦一看,眸色微微一闪,马上又撇了撇嘴道:“陆哥哥,你是不是没有胃口啊?不要光是喝酒嘛,你的身体虽然这些年都挺好的,可是不吃东西喝酒也伤胃的,来,我帮你来切牛排!”

    她说着就端起了陆枫城面前的那盘牛排,往自己面前一放就准备切,陆枫城却是忽然伸手过来拦住了她的动作,没什么表情的说:“我自己来。”

    秦秦心头有些失落,其实陆枫城这个人不是很喜欢吃牛排她知道,但是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他总是会陪自己吃牛排,因为她喜欢,有时候她也会帮他切好牛排,他每次都会伸手宠溺的揉乱自己的头发,然后看着她笑的眉眼弯弯的样子。

    可是现在,别说是让她切牛排了,他仿佛是连多看自己一眼都没有什么心情。

    她下意识的捏紧了自己手中的刀叉,开口的时候,语气却是格外的平静体贴,“陆哥哥,你是不是不高兴?”

    “嗯?”陆枫城懒洋洋的哼了一声,这会儿也只专心对付着手下的那盘牛排,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满脑海都是刚刚夏然离开公寓的画面。

    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了?

    她是不是回到了以前她住的公寓?之前秦秦和她说话的时候,他就站在房门口,可是听着他们的对话,他却是越来越恼火,秦秦都已经那么说了,她竟然还那么高傲的不肯承认一切,现在到底是谁在嫌弃谁?

    “陆哥哥……”秦秦忽然伸手,按住了他正在切牛排的手,“陆哥哥,你看着我,我有问题想问你。”

    陆枫城慢慢的抬起头来,这是进了这个餐厅之后,他第一次这么正视她的眼睛,秦秦心中一动——

    或者全世界的人都会惧怕这双藏匿在镜片之后的眼睛,可是她每一次看到他眼睛的时候,都会心头一跳。如果你不去注意他眼眸深处那些于身居来就带着的阴冷和戾气,你一定会为他的眼睛着迷。

    当然,秦秦所迷恋的陆枫城何止是一双眼睛?

    他身上所有的一切,她都疯狂的迷恋着。

    安耐住心中的情绪翻滚,秦秦抿了抿唇,这才小心翼翼地问:“陆哥哥,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叫夏然的姐姐?你现在是不是因为我的突然出现打扰了你们所以才不高兴?”

    陆枫城丝毫不意外秦秦能够看出一些端倪来,事实上他和夏然的事情那么明显,也只有那个该死的女人还欲盖弥彰的以为可以隐瞒全世界的人,他的声音是冷静,只是淡淡的说:“没有的事,既然你来了,就好好玩一玩,别的就不要多想了。”

    “可是……你很不开心啊。”秦秦的声音有些低落,后半句话都是自责的味道,“其实如果我知道你已经有喜欢的姐姐了,我就不会回来了,陆哥哥对不起……我真的……我也是太想你了,何况你一直都没有和我说,我一个人在国外真的很孤单寂寞,之前我们都是在一起的,那时候你虽然情绪也不是很高,可是我每天都陪着你就觉得很开心。后来你回了A市,我一个人依旧是在那个医院上班,但是慢慢的就觉得……那些病人都不是你……陆哥哥,我就是想回来发展,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如果你喜欢夏然姐姐的话,我帮你去解释啊,她好像是有点误会了……”

    “不用了。”陆枫城皱起眉头打断了她喋喋不休的话,有些心浮气躁的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他深吸了一口气,微微垂眸的瞬间就已经将心底太多的情绪都收敛了起来,他或许是表现的太明显了,这样的认知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对夏然……根本就不应该是这样的。

    原本这就是一个他自己设计的游戏而已,现在秦秦的出现也不应该让游戏划上句号,他说过,这个游戏应该是他由他自己来控制结局的。

    可他现在这样心浮气躁的实在不像是一个正常的陆枫城。

    那个女人是叫夏然,她是夏然,她是曾经让自己差点丢了性命的女人。他步步为营的靠近,绝对不是为了让她的一举一动就轻易搅乱自己心绪的。

    “陆哥哥,真的不用了吗?”

    “不用了。”陆枫城重新拿起刀叉,优雅的挑了一块牛排送入口中,他慢慢的咀嚼着,牛排的味道的确是不错,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沉稳冷静,“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用不着多解释什么,这些都是大人的事情,你就别多管了。”

    *****

    今天在外面一直奔波有点累,所以就写5000了,想去休息一下,上午起的太早了,实在是太困了!

    言情大赛继续求投票!!群公告上面有贴着地址的,大家每天都要去投一下哦,第三类,150号是鸽子的书!群么哒!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