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你顾盛秋,你连杂碎都不如!你是通歼姘居的产物!

    ………

    顾盛秋气的浑身都在发抖,她知道夏然这人是牙尖嘴利的很,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当着顾泽深和顾明凯的面,她竟然会甩自己一个耳光,她颤抖着双手,捂着发肿的脸颊,刻骨的怨恨从眼眸深处流露出来。

    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人,除了顾盛秋还有顾明凯和顾泽深。

    顾泽深对于她们姐妹之间的争执其实已经见怪不怪,可是这是当着顾明凯的面,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尤其是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他现在更是有些惴惴不安,只是局促的站在一旁。

    顾明凯是最意外的一个,饶是他一贯都是精明圆滑,眼下这种情况也不知道如何体面收场。毕竟还有一个陆枫城在,而且看他这样子,要是他多说什么,估计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顾明凯当下之际,只得伸手去拉身边顾盛秋的胳膊,想着要先离开。

    只是夏然既然都已经出手了,显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她清了清嗓子,眼里闪烁着像钻石一样锐利光芒,“既然话都已经说开了,那么我也就不介意多说几句。让我背了十几年的黑锅,我从来都不吭声,不是因为我好欺负,是因为我懒得计较什么。如果有人愿意相信我,我不需要解释,他们也会相信我,可是如果有人不相信我,我解释再多都会变成掩饰。顾总,您说我说的对吗?当年您觉得是我推了您的宝贝女儿下了下坡,让她在医院待了大半年,可是您有想过么?当年我也受了伤,您有问过我么?您不过就是把我和我母亲赶出了家门。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和我母亲就不再是顾家的人,所以请顾总以后用词当心,不要再说我夏然和你们顾家有什么关系。至于你顾盛秋,你不用担心你自己的顾家地位,好好回去装你的乖乖女就好,我一点都不稀罕你的位置,还有你想要的人,我的父亲只有一个,他已经死了,少在我身上花心思,不过我奉劝你以后在路上碰到我也绕道走。你让我背负了那么多年的罪名,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背,如果你再敢对我口出狂言,我就不是打你一个耳光这么简单了!”

    此时的夏然简直就是神采飞扬,精致的下颌链接着修长的颈脖,形成一条绝美的曲线,声音清脆一如玉石相鸣,多人的光彩随着墨色的瞳仁流转不停,周遭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为之失色,雪白的脸颊上因为有怒气而晕开的绯色。

    陆枫城从来都不喜欢那些破口大骂的人,可是这个时候,他却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给下了蛊,他只觉得惊艳!

    他的夏然,连骂人的时候都是这样动人——

    喉结微微耸动,陆枫城觉得自己小腹处有一团火在叫嚣着。

    “你们不想见到我,我一样不想见到你们,所以我们还是眼不见为净。”夏然最后搁下这句话,转头看向一旁的陆枫城,“我们走吧。”

    “好。”陆枫城竟然十分顺从的跟着她离开了办公室。

    顾盛秋今天恨不得是把自己的眼睛给戳瞎了,为什么那个人人望而生畏的陆枫城偏偏要跟在夏然的身后,她说什么都是对的,她打人都是对的?她夏然到底是有什么好的?

    嫉妒,让顾盛秋再次失去理智,她狠狠的咬着唇,梗着脖子就大声喊:“夏然,你现在不过就是仗着陆枫城给你撑腰你才敢这么肆无忌惮,我等着看,等着哪天陆枫城就不要你了,到时候你别哭!夏然,你别得意,你真以为陆枫城非你不可么?!”

    顾盛秋状若疯癫,一旁的顾明凯却是再也丢不起这个脸了,伸手一把拉住了她,皱眉低喝,“够了,盛秋,不要再说了!”

    夏然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明显是一僵,那只大掌还搂着她的纤腰,她却觉得他的掌心有一股沁人的凉意顺着自己的衣服皮肤传到体内的五脏六腑,冻得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咬了咬唇,根本就不打算搭理,快步走出办公室,却不想身边的陆枫城倒是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去,冲着满脸愤怒的顾盛秋微微一笑,道:“很遗憾的告诉你顾小姐,你是肯定看不到那一天的。”

    顾盛秋唇瓣都在发抖,却是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

    顾泽深眸光复杂的看着一脸傲然的陆枫城,顾明凯眼神微微闪烁了两下,却是刻意避开了陆枫城咄咄逼人的视线,一时间满屋子的人都是各怀鬼胎。

    只有夏然,哪怕是听到了陆枫城这样的话,她却依旧没有什么如释重负的感觉。

    为什么,她总是觉得有好多的事情她都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人?尤其是想起刚刚顾泽深那种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样子,她更是确定,当年的事情根本就不简单,如果事情不简单,那么陆枫城他……

    真的是有目的接近自己的对么?

    “在想什么?”一直到上了车,夏然还是有些心神恍惚的样子,陆枫城伸手挑起她弧度优美的下巴,勾起唇角,“怎么了?刚刚打人骂人的时候可是很有气势的,现在没气了?”

    “陆枫城。”夏然伸手拍掉了他捏着自己下颌的手,一脸正色,“我有事情要问你。”

    一直闷在自己的心里,这样会折磨的她整日都不得安宁,既然陆枫城现在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她不打算再当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反正他就是当事人,如果顾泽深不肯说,那么他一定是最清楚的,她要问清楚!

    “嗯?”陆枫城发动引擎,将车子打转了一个方向,“正好我也有事情要问你,不过先找个地方吃饭吧,我还没有吃东西,现在有点饿了。”

    那些话在车子里说也不方便,找个地方也挺好的,夏然这么一想,就欣然同意,“好。”1c20E。

    临时决定要吃饭,也没有找什么很特殊的地方,就是去了一个以前他们经常会去的餐厅,餐厅经理自然是认识陆枫城的,一路带着两人直接进了包厢,侍者送上菜单,夏然心里藏着事,随便点了一份套餐,等到陆枫城也点好东西之后,这才安静了下来。

    “我出差的这几天你都在做什么?”陆枫城先开的口,他一直都记挂着夏然这几天没有给他打电话的事情。

    夏然随意的看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的应了句,“没什么,上班下班睡觉。”

    这回答实在是太过敷衍了,陆枫城内心升起一股无名火,眉头也跟着打结,“所以这几天你连个电话都懒得给我打,恩?”

    电话?

    夏然想起那通电话,不是秦秦接的么?他难不成还指望自己打电话过去打扰他和秦秦的美好时光?她可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

    不过这会儿听他这么一说,夏然倒是更肯定了自己对秦秦的看法,那个小姑娘,看上去那样天真无邪,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看来她的确是没有告诉陆枫城自己有打电话过的事情,而且听陆枫城着口气,估计是连通话记录都给删了。

    “不是懒得打,是我比较忙。”她也不打算多说什么,反正也就是一个电话,夏然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陆枫城,一本正经的调转了话锋,“陆枫城,我有事情想问你。”

    看着她一脸正色的样子,陆枫城皱了皱眉,虽然对于她一直都不给自己打电话的事情还耿耿于怀,不过还是顺着她的话接了下来,“什么事?”

    夏然的心中此刻是百转千回,她想了很多,情绪也有些翻滚,挣扎的,犹豫的,不安的……什么样的情绪都有,但是那些话好像一直都在她的嗓子眼里,她发现自己又有些说不出口,总觉得门口堵着什么似的……

    “什么事?”陆枫城见她一直都垂着眼帘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是不说话,他这会儿才有些诧异,“夏然,你怎么回事?看着我,到底什么事?”

    夏然缓缓抬起头来,眸光格外的深沉,她抿了抿唇,刚想说什么,包厢的门却在这个时候刷一声被人给推开,一阵轻快的女声插了进来,“陆哥哥,夏然姐姐,你们真的在这里啊!”

    夏然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说的话,终于还是扼杀在喉咙口。

    秦秦,她来的还真是时候!

    “你怎么来了?”这话是陆枫城问的,他也是一脸诧异的样子。

    秦秦却是兴致勃勃的坐了下来,挽着陆枫城的手腕就说:“你之前不是带我来这里吃饭吗?我今天一个人也没什么好吃的,所以就出来吃饭,谁知道就在门口见到你的车子了,我就猜你肯定在这里。”她讲的唾沫横飞,这个时候才想到屋子里还有一个夏然,又缩了缩脖子,“哎呀,夏然姐姐不好意思,我有没有打扰到你们?”

    夏然扯了扯嘴角,伸手过去拨弄了一下面前的那个水杯,她心情不好,尤其是看着秦秦抱着陆枫城的手腕的时候,她更是觉得不舒服,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太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所以这个时候,她说话都有些不受控制的尖锐,“你都已经进来了,说是打扰就是我的不客气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拿起自己的手袋,“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间。”

    再看下去真的会控制不住,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她这个时候已经转身就走的不是么?

    陆枫城,既然你的好妹妹和你是这样难舍难分,你老是来招惹我做什么?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色有些苍白,眼神又是掩盖不住的落寞,夏然自嘲的扬了扬唇角——

    这样子的你,还真像是被人抛弃了的女人。

    她放下手袋,打开水龙头,用冰冷的水冲着自己的脸颊,然后不断的告诉自己,最后一次,夏然,这是最后一次。

    把当年的事情都搞清楚,至于以后陆枫城和秦秦之间的事情,就和她再也没有关系!

    “夏然姐姐!”阴魂不散的声音,夏然这头刚刚平复了自己的情绪,秦秦又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她的身边,还一口一个夏然姐姐叫的格外亲热。

    夏然抽出两张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水,也不看身边的秦秦,有些冷淡的应了一声。

    “夏然姐姐,你放心吧,我不会打扰你和陆哥哥一起吃饭的,我就是过来和你们打个招呼,然后我就走了。”秦秦仿佛是看不到夏然对于她的那种冷漠疏远,笑米米的说着如此大方的话,真是天真无邪的孩子。

    夏然是有多讨厌这样的嘴脸?

    其实你明明就是喜欢陆枫城的,你为什么一定要装的自己好像是圣人一样?这样的秦秦让她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顾盛秋,她也总是这样,人前一张嘴,人后又是一张嘴……

    夏然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纸巾捏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里,她随手拿起自己的手袋就走出了洗手间,“秦小姐你随意就好,不过以后就别叫我夏然姐姐了,我不是很喜欢被人叫成姐姐。”

    “可是你比我大啊,我又叫陆枫城哥哥,叫你姐姐最合适啦,总不能叫你阿姨吧。”

    两人已经走到了洗手间门口,夏然听出秦秦话中带刺,却偏偏笑的那样纯真,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你不是过来上厕所的?秦小姐,你随意就好,我先走了。”

    “夏然姐姐,你是不是很不喜欢我?”这人倒是有点自知之明了。

    夏然也不和她含糊什么,她向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挑了挑眉就点点头,“我觉得我和秦小姐不是那种热络到可以姐姐妹妹称呼的关系,所以秦小姐,其实你不必要在我面前装成这样,我知道你喜欢陆枫城,你放心,我没有意思和人抢什么,毕竟需要靠心机手段抢来的,总归也不会是幸福的,对么?”

    她这话说得秦秦面色一阵苍白。秦秦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夏然竟然这么直接。

    难怪陆哥哥对这个女热这么神魂颠倒的,她还真是不简单!你通顾而想。

    秦秦咬了咬唇,看着夏然高挑的背影走向楼梯口的转角处,她有些不太甘心的追了上去,拦在了她的面前,仰着脖子,盯着夏然的两片薄唇,眼睛如寒星,“那我们就好好谈一谈,夏然,我一直都想和你好好谈一谈。”

    这应该才是她的真面目。

    夏然勾唇笑了笑,“你想和我谈什么?”

    秦秦苦笑一声,“当然是陆哥哥了,不然你以为我还会和你谈什么?既然你觉得我对你的示好都是装的,那么我也就不示好了。夏然,其实我一直都很嫉妒你,你在陆哥哥身边三年多了,你都没有花什么力气,可是你知道当年我是花了多少力气才能接近他吗?当年他受了很多罪,都是因为你!可是这些年来,他心心念念的人到底还是你。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犯贱,是他,还是我。”

    夏然眸光一闪,秦秦的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她当然不能理解,下意识的皱眉反问:“你说什么?受罪?受什么罪?”

    秦秦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太冲动了,一时嘴快倒是把一些不应该说的都说了,那些事情要是说出来了,夏然估计对陆哥哥就不是这种态度了。

    虽然她不知道当年她们之间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但是如果真的有误会的话,也要永远都解不开才是最好的!

    “没什么,我今天只是想问你,你爱陆哥哥吗?”秦秦盯着夏然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

    爱他吗?不爱他吗?爱他,所以想要和他在一起,愿意为他做很多自己以前都不曾想过的事情,也是因为爱他,所以总是和自己过不去,很多时候分明就知道,他身边还有其他的女人,却还是不忍心推开他,哪怕表面再冷冰冰的人,到底还是会因为他的一言一行而动了心念……

    “秦小姐,我这人不喜欢绕圈子,你还不如直接说吧,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你要是来问我那么无聊的问题的话,我想你在我这里也找不到什么答案,这种事情是我的私事,我不会随便告诉一个外人。”夏然压下心头的思绪,一双凤眼微扬,看着秦秦。

    秦秦又一次被她的话给堵得有些哑口无言,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油烟都撒不进的姿态真是让人烦躁,她下意识的捏紧了自己身侧的双手,然后慢慢垂下眼帘,掩盖住了眼底那些滔天的怨恨情绪,慢慢地说:“你不说是因为你还不能确定,因为人总是爱自己多一点的,对吗?可是我很爱他,我爱他爱到愿意为他承受任何的委屈。”

    夏然一点都不意外她会说出这些话来,其实就算陆枫城装聋作哑当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可是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看着一个爱慕男人的眼神,她还不至于分辨不出来。这个秦秦从第一次出现在陆枫城公寓的时候,夏然就知道,她应该早就已经知道了陆枫城身边有一个自己,所以之后她所做的一切,所说的一切,才会让她觉得反感。

    这个社会上有太多的人为了工作为了权势勾心斗角,她从小都生长在顾家那样复杂的家庭里,她已经厌倦了,可是如果连她的爱情都是需要用这样勾心斗角的方法去得到的,那么她宁可不要。

    “其实你不用和我表白你有多爱陆枫城,这是你们的事,秦小姐,你不用浪费时间在我身上,我和陆枫城也就是那样,你所看到的关系,而且我现在并不打算再继续,你可以安心。”

    “不,我一点都不安心。”秦秦忽然伸手抓着夏然的手腕,她深吸了一口气,仰着脖子看着夏然,格外坚定的说:“因为我太爱他了,所以我不能把他让给你,夏然,我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没有爸爸!”

    秦秦一口气说完,一瞬不瞬的盯着夏然,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的变化。

    一定是刚刚她没有吃过东西,所以现在才会觉得人有些晕眩。夏然很是努力的站稳脚,看着面前比自己稍稍矮了一些的女人,竟然还可以扬起一丝笑容来,她不知道自己的笑有没有过关,还是比哭更难看,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做出何种反应才是最好的。

    她说:“秦小姐,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意思和你抢任何东西,你安心吧,不好意思,你能不能放开我?”

    “夏然,你答应我,不会再接近陆哥哥,好不好?”秦秦却是发狠一样抓着她的手腕,根本就不打算放开,语气忽然变得哀怨了几分,眼神都是楚楚可怜的。

    夏然心头一抖,只觉得她抓着自己手腕的力道那样的大力,她觉得有些疼,不仅仅是手腕疼,连她的心都像是在抽搐一样的疼,她怕自己就要失控了,可是她不想掉眼泪,她也不想失去风度,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应该高傲的转身离开——

    “秦小姐,你放开我。”她没有发现自己现在说话的时候,语气已经有些颤抖了。

    “夏然,你答应我好不好?我求你了,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秦小姐,你在说什么?”夏然被她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心神也有些恍惚,被人抓着手腕不断的晃着,秦秦的身后就是楼梯口,而她还背对着楼梯口而站,两人一拉一扯间,她的身体就更是朝着楼梯口的方向倾去。

    “你放开我,你干什么?我说过我不和你抢,你放开我,你抓疼我了。”

    长廊的尽头忽然传来一阵低沉的脚步声,声音渐行渐近,两个在争执的女人却好似都没有发现,夏然只觉得这个秦秦是个疯子,她现在这么拉着自己干什么?既然刚刚表态了有多么的爱陆枫城,还怀了他的孩子,那她直接去找陆枫城不就好了?她从来都没有说过要和她抢男人,她这么激动的抓着自己做什么?

    “秦秦,你放开我,我叫你放开我——”

    “不要,啊——”

    “你们在干什么?”

    几乎是同一时间,三道声音异口同声响起,只是三个声音落下的一瞬间,下一秒,原本还抓着夏然的秦秦,忽然松开了手,夏然因为还在挣扎,力道一个不小心,就见她整个人滚下了楼梯……

    ————

    6000更新完毕!明天见!求月票!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