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某私人会所包厢内,刚得到的最新消息的助手正一一和他的老板汇报。最后,那人停了停,犹豫着该不该把最后一件事也一同汇报。

    “有事就说,你知道我不喜欢藏着掖着的。”灯光昏暗的包厢沙发上,五官精致俊美的年轻男子正玩转手里的红酒杯,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那深红色的透明液体在玻璃中轻轻晃动,映出他那双带着不悦却又深邃迷人的蓝色瞳仁。

    这边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每个月都只是从别处打听来关于她的消息,这着实让他有些头疼,他想去A市,偏偏眼下的情况根本就不允许。

    手下很快就说:“A市那边来了消息,说是夏小姐最近情绪不太好,有人一直都在找她的麻烦。”

    许久的沉寂,长到手下几乎以为那个坐在沙发上的英俊男人没有听清楚自己的汇报。然而,清脆的撞击声赫然响起,红酒洒了一地。

    助手微微抬头,发现自己老板的脸色比想象中更加难看。

    “谁敢欺负她?查清楚了没有?”

    “具体……还没有查清楚,只知道夏小姐她最近……有过几次相亲,而且还请假了……”

    助手小心翼翼看着沙发上眼神阴郁狠厉的男子,大气都不敢出。

    他还从来没见过自己老板这种表情,虽然知道这个夏然小姐对于老板的意义绝对是非凡的,这些年他的任务除了帮老板打听那边的消息之外就是远在中国A市关于夏然的一切。

    其实老板的身边很少有什么女人出现,所以他一直都很清楚夏然在老板心中的地位,他也是因为想着这点,才不敢有任何的隐瞒。

    商展成缓缓伸手,重新取了个杯子,给自己倒上红酒,“你通知下去,尽快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那几个老古董,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搞定。”

    不然他回不去A市,他如何能够站在她的身边守护她?

    该死的!

    “是!之前刚刚有消息过来,已经有五位老先生支持了你,还剩下的三位他们一直都在努力。”

    “行了,你先下去!”商展成捏着杯子,满面戾气。

    那助手不敢再久留,打完招呼,匆匆忙退出了包厢。

    商展成仰起脖子就将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辛辣的味道依旧是无法冷却他心中的焦躁——

    商展成是他的母亲给他取的中文名字,他是一个中美法混血,因为他的母亲是一个地道的中国女人,而且A市就是她的故乡,而他的父亲是一个美国人,他的爷爷是个法国人,所以他是三国混血,他的英文名字是Dean-Winchester。说到底他不过就是一个私生子,当年他的母亲生下了他之后,就被家族驱逐,而留下他的唯一条件就是,他这一辈子都不能回A市和他的母亲有任何的交集。这些商展成也都是在十岁那年才知道的。

    他这些年一直都在等,等着当上Winchester公司的首席执行长,就等于是坐稳了家族的第一把交椅。

    只要等到他坐上了最高的位置,那么到时候他想做什么,谁都拦不住。

    这些年来,他开个私人诊所当医生也不过就是其中一个兴趣爱好而已,当然这自然是和夏然分不开的。他当年在大学的时候随便选了一个医学科,也是因为对夏然一见钟情,知道她是法医,为了和她更靠近一些才选了一个医科。

    不过医学这东西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的,所以这些年他也没有完全放弃,反而是凭着玩票的性质开了个私人诊所。他是Winchester家族的血脉,骨子里就有一定的商业手腕,加上他天资聪颖,这些年在公司创下了不少的业绩,那些老古董也开始渐渐的信任他。成功指日可待,他只要坐上了那个位置,到时候就可以回A市,不管是母亲还是夏然,他都可以见到……

    放下手中的红酒杯,他伸手按了按有些发疼的鼻梁,然后才缓缓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拇指轻轻的触过屏幕,他打开了邮件,似乎是打算写点什么,不过最后终于还是放弃。

    这两年他偶尔也会和夏然通过邮件的方式联系,只是后来有一段时间他发过去的邮件,她并没有再回复,再后来通过调查她的人那边知道的消息就是她已经有了固定的男朋友,并且同居了。

    这些他当然会预料到,夏然那样优秀那样美丽,会有男朋友也很正常,他不过就是一直在赌,赌着有一天他光明正大回到A市的时候,她还没有结婚,那么男朋友对于他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只要她还没有结婚,他就告诉自己,永远都有机会。

    ——夏然,再等等我,我很快就会回去。

    但是在那之前,不管你是单身还是已婚,一定要幸福开心。

    ——————时光如梭分割线,今日依旧更新6000字———————

    夏然动了动面前的白瓷杯,垂着眼帘听着面前坐着的男人滔滔不绝的医学概论。

    差不多二十多分钟之后,男人终于停下来,喝了一口水,“……夏然小姐,你是个法医,也就算半个医生,你对于我刚刚说的那些有什么看法没有?”

    夏然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终于说完了是吗?

    “我是法医而已,不是医生,法医和医生还是有不少区别的。”夏然十分礼貌,简直就是给足了面子,“不过我想去一趟洗手间,那个……张先生,你请便。”

    “哦,这样啊,行行行。哎呀,我电话来了,我出去接个电话。”手机正好响起来,长相还算是得体,就算有点话唠的男人终于起身出去接电话。

    夏然忍不住扶额,这是这一年来的第几次了?也许是第几十个,也有可能是第几百个,反正多的她自己都数不清了。

    自从一年前,她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她请了长假离开了A市回了老家住了大半年,这期间自然也没有少了温絮的唠叨,最后得到她是因为和陆枫城分手了,温絮更是气得直骂人。

    不过夏然为了不让事情变得更复杂,所以只是跟温絮说,她和陆枫城是真的性格不合才会分开的。温絮最后也没有多说什么,但是看着夏然整日强颜欢笑的样子,终究还是忍不住给她安排相亲。

    原本以为她会排斥,却不想她出奇地配合,温絮想着她可能是真的想定下来了,这么一搞就一发不可收拾,从最初一个礼拜一个相亲对象,到了最后变成了一个礼拜四个相亲对象,所以夏然到了现在几乎都已经相的麻木毫无感觉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配合母亲如此荒唐的行为,不过她给自己的理由就是,她只是想要让母亲安心。

    如果,真的碰到了还可以的对象,她不介意就这样结婚。

    但是不管是相多少次亲,不管是她讨厌的对象,还是她稍稍有点好感的对象,反正没有一个第二天联系过她的。

    也许不仅仅是她不满意人家,人家也不满意她吧!

    夏然抬眸看着刚刚太过话唠的男人,这会儿接个电话都要老半天,她摇了摇头,直接从包里取出了一张百元大钞,放在桌上就直接从后门离开。

    出了茶座,夏然漫无目的走在马路上,路边的商店橱窗又出了新的衣服,光鲜亮丽,穿在模特身上怎么看都觉得时尚又漂亮。

    她无声的扯了扯嘴角,站在一个刚刚上了最新季新款衣服的橱窗上,透明的玻璃上面隐隐绰绰照出她五官的影子。她一颗心却是那样的苦涩——

    这些年,她容颜依旧,一颗心却已经老了。

    一年了,又是一年了,她离开了A市大半年,当然现在她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今天是因为双休日才回来老家这里,当然也因为温絮不厌其烦地给她安排了相亲对象,现在相亲对她来说就是一项工作一样,周而复始,她竟然都已经习惯了。

    而那个男人……

    夏然深吸了口气,那三个字划过心头都会觉得一阵刺痛。

    她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过他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镜子里面倒影出来地那个模糊的自己,她竟会突然想起他来。

    其实也不是没有再见到过,毕竟他是那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就算她再想着要避开,偶尔也会在财经新闻,或者八卦杂志上看到他的一些消息。

    只是A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知道是她的运气太好,还是老天爷真的决定让他们不再有任何的交集,夏然这一年来,竟一次都没有碰到过陆枫城本人。

    “小姐,您喜欢这款衣服么?要不要进来试一试?”服装店的服务员大概是见她站在玻璃窗前太久,笑盈盈的出来招揽生意,“这款是我们最新上市的,设计和风格都非常不错,小姐您看了很久,一定也很喜欢吧?”

    这里不如A市,算是A市边上的一个小城市,所以东西也不是特别的多,这一带算是闹市区了,不过说真的,夏然的品味自然也不会只有这么一点点,这种衣服都是防着一些所谓韩流,她还看不上眼,也不是她的风格。

    “不用了,谢谢。”她抱歉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宾利静悄悄的跟着,开车的司机看着前面的女人走的飞快,而且一转身就进了一个小巷子,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过脸去问坐在后面的老板。

    “陆总,前面的路不太好开。”1c7hD。

    “不用再跟上去了。”陆枫城声线低沉,嗓音清冽,俊容上基本是看不出什么表情来,只有镜片下面的那双眼睛,却是涌动着情/潮,出卖了他所有的伪装。

    这一年来,她再也没有来找过自己,陆枫城不是一次的想要直接把她抓过来问问她到底是在想什么。可是当初是他亲口喊她滚的,她太骄傲,明明做错了事情,就是不肯回过头来服个软,他一直都在等着她回过头来,她却永远拿挺直的脊背对着自己。

    忍下了叹息的欲望,陆枫城伸手捏了捏有些发疼的鼻梁,其实这种没有出息的跟踪举动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不过今天倒真是个例外。他过来这边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开车经过那个茶馆的时候才刻意停了停,这一年她不断的相亲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没想到今天她果然又在相亲。

    “让人把那个男人带过去,还是按照以前的方式处理一下,明白么?”陆枫城伸手扣好西装扣子,推开车门下车。

    司机根本就是见怪不怪,他是一直给陆枫城开车的,当然知道一些关于他和夏然之间的事情。

    国到包息事。心中默默哀叹一把,这两人分明就是在“作”,先不说夏然小姐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光是他的老板他就知道,死要面子活受罪!

    每一次和夏然小姐相亲的对象,他都会找人恐吓一下,然后就没有了下文,自己却从来都不出面去找她,顶多就是一个星期跟了她几次,看她走几条街,或者上班,或者下班,又或者吃饭逛街,然后把她好似看中了的东西给买下来,却又没有了下文……

    比如说现在,隔着车窗看着陆枫城挺拔的身姿不太适合地出现在那家服装店里,将那件刚刚夏然小姐看了老半天都没有下手的衣服买了过来——

    唉,现在男人追女人都是这么追的么?

    而且,陆总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这么含蓄的男人啊?!

    不过这到底是老板的决定,他这个司机可不敢多说什么。

    等着陆枫城将衣服买了之后上车,他刚准要问是不是直接回A市,就耳尖的听到陆枫城的手机响了起来,司机十分识趣地闭嘴。

    陆枫城垂眸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将衣服的包装袋子丢在一旁,按下了通话键,“今天这吹的是什么风?”

    “反正不是西北风。”电话那头的江燕回声线低沉,和陆枫城说话,他向来都是单刀直入的,因为这个男人本来就够精明,不需要和他耍嘴皮子,“阿城,有件事情想让你帮我个忙。”

    陆枫城挑了挑眉,这个时候竟然还想以五十步笑百步,“怎么?该不会是你那个消失了五年的女人有什么消息了吧?”不然一般的情况之下,要让堂堂燕少说什么帮忙的话是不太可能的。

    这几年,江燕回一心都扑在他的事业上面,公司的业绩蒸蒸日上,光是事业上来说,他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帮助,而且就江燕回那人来说,陆枫城太了解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来找自己的,这个万不得已只有一个理由——

    叶思怡。

    那个消失了五年的女人,该不会是回来了吧?

    “我找到她了。”好半天,隔着电话,江燕回轻轻地说:“可是她现在有了麻烦,你帮我去找一下夏然,我没有夏然的联系方式,阿城,你肯定有吧?”

    陆枫城心头微微一跳,却依旧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找夏然做什么?”他自己或许都没有发现,此刻他的语气分明就是一种别人好似要和他借他宝贝的样子。

    江燕回的声音有些疲倦,还透着几分焦躁,“这边出了命案,思思现在有麻烦,只有夏然过来才能帮得上她,你帮我和夏然说一下,如果不方便的话,你给我她的联系方式,我自己打电话给她。”

    “没什么不方便的。”陆枫城本能的接了一句,“我明天就去找她。”

    收了线,陆枫城侧脸看了一眼一旁的服装袋子,太阳穴突突的跳了跳,最后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个手机,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年过的如此的心如止水,到了现在,他竟然有些期待明天快点到来……

    *****

    最近感觉天气有些燥热,加上案子还挺多的,夏然在解剖室里面呆了一整天,出来的时候,头昏脑涨的。

    法证部新过来的小师弟又屁颠屁颠跑过来,“夏法医,晚上有什么活动没有?我们去酒吧happy,你来吗?”

    “不了。”最不喜欢酒吧那种氛围,夏然摆了摆手,按着太阳穴道:“我打算去游泳,你们去玩吧,玩的开心。”

    小师弟有些失望,人人都说法医夏然冷艳高贵,这话一点都不假,他都已经试着约她好几次了,每次都被她直接拒绝,唉,真是伤自尊啊!

    收拾完手头的东西,夏然直接开车去了她经常会去的游泳馆。

    这是一家VIP制度的游泳馆,这个时间游泳馆里基本没什么人,夏然换好了泳装,直接下了水。她一直都喜欢在水中闭气来平静自己的心绪,平常她可以闭二十分钟,不知道今天是否能够打破这个记录。

    从水里出来的时候,夏然心中大概已经有了数,今天好像多延长了两分钟,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她刚一睁开眼,却是意外的发现泳池边上站着一个男人——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腕表,那让她熟悉又陌生的薄唇微微一勾,一如既往那样魅惑人心,却是让她忍不住往后浮了浮身体。

    “你有病?站在后面吓人!”因为有些懊恼,所以双手下意识的拍打着水面,陆枫城身上的衣服也被四溅的水花沾湿。

    “该死,你抽什么疯?”他陡然倒退了两步,浓眉蹙起。

    陆枫城,竟然会是陆枫城……

    一年了,他从来没有找过自己,没想到今天竟然会来这里找自己……

    夏然有片刻的失神,看着眼前的英俊男人,比起一年前的他,他几乎是没有什么变化,不过眼眸更是深沉了几分,原本就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如今倒是更加的神出鬼没了。

    夏然深吸了一口气,不可否认乍一见到他,她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绪还是会忍不住动荡起来,可是她并不认为自己对他还有什么念想,或者有可能连同以前的那些念想也不过就是一种幻觉,她不想承认什么。

    她是夏然,她太过明白,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她稳住心头千丝万缕地心情,不过就是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讥讽的看着他,眸光清冷,“陆少爷你自己神出鬼没的站在身后吓人,你还说我抽风?真是做贼的喊抓贼!”

    陆枫城双手环胸,冷笑一声,“怎么?夏大法医每天都要和死人交流,还会被吓到?”

    “死人有什么好怕的?最可怕的是那些活着还不如去死了的活人。”

    陆枫城听出她话中有话,面色一沉,“你这是在诅咒我是个活死人?”

    “我可没有这么说,陆少爷,你多尊贵的身份,可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夏然,我看你不去做律师真的是可惜了。”

    “原来陆少爷更希望我去做律师么?”夏然歪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泳池边上的男人,眉宇间尽是她好不掩盖的风情万种,直看得陆枫城这个嫌少近女色的男人,这会儿却是有些难以控制的燥热在他的体内汹涌肆虐,“我要是真的做了律师,陆少爷你就要小心了,到时候你和我说话都要更小心点。省的我每天都往你家里送律师信。”

    这女人的一张嘴有多能说,陆枫城也不是第一天见识了,不过以往每一次他都要扳回一局,今天也懒得和她计较那么多,要不是燕回亲自交代下来,他才懒得过来这个鬼地方找她。

    “我今天过来不是来和你斗嘴的。”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的移开眸光,“起来,和我去个地方。”

    夏然自然是不会依他,秀眉一挑,“陆少爷,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吧?我什么时候和你这么熟悉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和你早就已经两清了,没有任何关系了,你现在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的?”

    陆枫城在四个人之中算是最让人捉摸不透的一个,他向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激起他心中的火。可是夏然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这几年来,他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有多少次失控的场面,全部都是因为这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女人!

    “女人,不要再挑衅我,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他伸手抬了抬鼻梁上的那副眼镜,声音忽然变得格外温柔,眼神更是似水,可是却是让在水底的夏然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她太清楚了,这个男人每当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用这样的语气对自己说话,多半下面她不配合的话,就会被……

    她脸色一阵不自然,咬了咬唇,却还是忍不住哼了一声,“陆枫城,你是个男人的话就别来威胁女人,丢人!”

    “哦?我不是个男人么?”陆枫城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一回头又是标准的清冷样子,“我还以为我是不是个男人你应该是最清楚的。”

    “你!无耻!”果然,还在水里的夏然顿时面色涨红,多难的才能见到拿着刀对着尸体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大法医如此窘迫又无奈的样子?

    陆枫城忽然心情大悦,这一年来,他已经都快忘记这种感觉了。原来,喜怒哀乐也不过都是因为一个女人……

    只是现在他也没有时间再逗她玩,B市那边可是出了大事情了,他神色变得严肃了几分,“我不是来逗你玩的,快点起来去换衣服,去一趟B市。”

    “去B市做什么?”大概是注意到他的神色有些严肃,夏然虽是很不愿意再和他废话,不过还是本能地接了一句。

    “叶思怡不是你的朋友么?她在B市,出了人命案子,你要不要去?”

    “什么?”夏然哗一声就从水中冒出身体来,她迟疑的看着陆枫城,“你没骗我吧?思怡在B市?”

    她不是消失了五年么?之前一直都没有她的消息,她竟然是在B市?

    “你觉得我有必要拿这种事情和你开玩笑?这事情是燕回和我说的,他因为联系不到你,又不方便直接过来,所以才让我找的你,叶思怡在B市出了事情,她自己说的,希望你过去帮她找出事情的真相。”

    夏然这次是一秒钟都没有犹豫,直接就从水里爬了起来,拿起放在一旁凳子上的毛巾粗粗的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边走边说:“我去换衣服,马上就过去。”

    陆枫城看她一听说那个叶思怡出了事情,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走,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如果今天出事的人是自己,她会不会也这么放在心上?

    隔着镜片,一双锐利的黑眸直勾勾的凝视着她弧度优美的脊背,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想什么,那句话竟然就这么脱口而出了,“想要让我带你去容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要陪我一晚。”

    自从她搬出去之后,他都已经一年都没有碰过她了,想着要找别的女人,可是每一次都兴趣缺缺,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就非她不可了?

    走在前面的夏然脚步一顿,转过头来的时候,脸上挂着妩媚勾人的笑容,红唇轻启,说的话却是让陆枫城气的咬牙切齿——

    “陆少爷,我没有说要让你带我去,B市而已,你当我不认识么?还有,我记得当初是你自己说的,你玩腻了,不需要我了,怎么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你也乐意做?呵,不过我可不是你那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感谢你今天跑腿来告诉我思怡出事了,后面的问题就不劳你费心了。”

    她说完,转身就往更衣室走去,只是脸上的笑容在转身的一刹那就已经收敛,脑海里不断的回响着那天他对自己说的话——

    陆枫城,你真当我夏然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么?

    我说过,一辈子都不要忘记那天你对我说的话,我笑不代表我真的开心,我会对你说话,只是为了证明,你在我心中早就已经一文不值!

    ——————

    貌似今天还不能让商展成童鞋出来,因为要夏然先去美国见他哦。

    所以明天的情节应该就是啦!

    周日加更了,今天更新完毕,这样写的话才能和正文连接起来哈!

    后面基本就都是虐陆的情节了。还有除了当年的事情和一些隐藏的真相,包括两个贱女人也会处理掉.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