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章 :你敢对我下药?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千瓷感觉自己就像是一艘小船,正在被风浪疯狂拍打,很快,就撞到了一座大大的冰山,不对,是火山!

    热,很热!

    但是明明这么热,还是忍不住朝着那一座火山靠过去,最后那一座火山突然把她抛了起来,狠狠从她下面插了下去,小船底下破出了一个洞,苏千瓷惊呼一声:“痛……”

    火山毕竟是火山,想爆发时候谁也遏制不住,下身撕裂感的痛楚袭来,苏千瓷感觉整个人都被狠狠贯穿了,那火山的力道让她忍不住想哭:“痛啊……”

    只是火山没有丝毫怜惜之意,狠狠一挺,苏千瓷感觉唇被封住,紧接着一片风卷云骋,很快剧痛褪去,酥麻的畅快感从尾椎骨一涌而上,樱口忍不住溢出一声浅吟……

    ……

    风浪褪去,一切归于平静。

    苏千瓷的意识一点一点回归,双腿之间传来疼痛的感觉,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酸,没有一处不痛。

    羽睫轻颤,眼眸倏地睁开。

    精致的华夏古风木雕,悬挂在顶上,古色古香。

    这是……厉家老宅?

    苏千瓷猛地坐起身来,只是身上的酸痛让她忍不住低音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也正是这么一坐,苏千瓷发现自己身上竟然一丝不挂,胸口、锁骨上,青青紫紫的吻痕散布错落,看起来有些可怕。

    微微侧头,身边竟然还躺着一个人!

    低呼一声,苏千瓷下意识地就扯起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上,往旁边缩去。

    眼前的男人俊美无铸,粗浓的眉峰微微一敛,很快睁开了眼睛。

    他一睁开眼,苏千瓷的眼里就有过了浓浓的惊艳。

    这张脸,不论看多少次,都足够让她多看两眼。

    那一双眼睛深邃若漆黑夜空,带着浑然天成的倨傲跟尊贵,带着朦胧的睡意,可就在看到苏千瓷的那一刻,便迸发出如鹰隼一样锐利的光芒。

    此刻的厉司承,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岁!

    苏千瓷有些怔愣,突然手臂被猛地抓住,厉司承的脸迅速逼近,沉声低吼:“苏千瓷,你敢对我下药?”

    这样一幕,似乎似曾相似。

    当年她被唐梦颖设计跟厉司承圆房,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厉司承就是这么一句话。

    呆呆看着他,飞快说了一声:“我会走的,你不用担心。”

    离婚之后,他给她安排了一大笔赡养费跟房产,如果不是唐梦颖设计将爷爷杀死在她的房子里,她哪里还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被从水里救起来了,可苏千瓷不认为他会想看到她,肯定又是唐梦颖用的什么歹毒计划!

    殊不知,她的这话给厉司承带来多大的冲击。

    走?

    这个费尽心思想要跟自己上床的女人,在给他下完药上完床之后,就想走?

    深深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厉司承发现她没有一点说笑的意思。

    没有一点素日里的嚣张跋扈、叛逆刁蛮,她的表情,冷静、漠然,像是经历了绝望过后的人,身上所剩下的,只有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