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3章 青海之域的人

    冬冬当然不怕,好歹修炼了五百年,又是巫道双修,还会怕区区一个人类?

    吃了饭后,凌阳就带着冬冬无忧离去,果然,不多久,身后就多了几个影子。

    “一共是五个人。”冬冬趴在凌阳肩膀上,活像围脖那样挂在凌阳脖子上了。

    凌阳说:“看来对方还挺看得起你的。”然后对冬冬说:“找个无人的地方,自己解决去。”

    冬冬欢呼一声,轻盈着地,然后迈着优雅的步子,来到那几个保镖跟前,身子忽然闪电射出,一瞬间,惨叫声就起伏响来。原来,冬冬把他们都给咬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血淋淋的爪子印和牙印,最后,五个人一边捂着伤口,就一边内讧起来。

    冬冬应该是施展了幻术,使得五个人自相残杀。

    凌阳手上的无忧一双圆溜溜的大眼极是震惊,不可思议地道:“这么厉害?”

    凌阳拍了它的小脑袋,说:“那是,冬冬可厉害着呢,你这小身板,十个加起来都不是它的对手。以后可得悠着点。”

    五百年前还未进入修炼状态的冬冬,在凌阳的训练下就通了人性,灵敏度相当高,攻击性也相当强。当然,胆子小也是事实。

    ……

    “你的意思是,那狐狸向你们冲过来,动作迅猛得咬了你们,然后你们来不及反应,就发现同伴举起拳头揍你们?”一保七十多岁的老者,问几名鼻青脸肿的保镖。

    保镖很是羞愧,说了事情经过,就是那只狐狸速度太快,他们跟本没有反应能力就被咬伤,紧接着,看到同伴忽然握着拳头揍自己,因此也就朝同伴揍了去,一直揍到被人发现并报警为止。

    等警察赶到,五名保镖已全身是伤,全身多处不同程度受伤,有一个严重的,骨折,鼻梁也被打断。

    本地派出所了解事情经过后,就赶紧走人了,这些人是港岛那边的,又是富豪的保镖,肯定不敢多管闲事。

    警察走后,路丹丹很是生气:“怎会这样,你们这群饭桶,让你们去教训那小子一顿,顺便把宠物抢回来,你们倒是好,居然还起了内讧。”

    爷爷路宏文制止了气急败坏的孙女,说:“行了,丢人的应该是你,多大的人,还干这种事儿。”

    ……

    本来凌阳不准备在泰山市呆,只是当天晚上,因为一件事而滞留了下来。

    凌阳正准备找个无人的地方,施展帝江飞行术,飞回蓉城,耳边就听到一个悲愤的声音:“你们真当我宋家无人了吗?”

    凌阳骤然停下脚步。

    只听到一个老者阴恻恻的声音:“你们宋家本来就无人了,老东西,别不识好歹,赶紧的,把泰山鼎交出来,我还可以给你一个全尸,否则……”

    姓宋的老者厉喝:“泰山鼎乃我宋家家传之宝,历代相传,老祖宗早已写下家规,泰山鼎务必要代代相传,当传到第二十九代子孙时,泰山鼎自会由缘者得之。你们这群强盗,强取豪夺,又岂是缘者?”

    凌阳听得心中一动,泰山鼎不是师伯抱朴子的成名法器么?与元阳子的帝江巫旗有着同样巨大威力。

    当年,凌阳离开后,麻衣门就由玄清的弟子守真承袭。守真是玄清的徒弟,玄清则是元阳子的师兄抱朴子的徒弟。

    可以说,如今麻衣门的传承,大都来自于抱朴子。

    抱朴子与元阳子是一对师兄弟,但实力相差太大,凌阳听师父说过,在凌阳离开那年,抱朴子师伯也才是通玄中期境界,后来师父举霞飞升时,抱朴子师伯也才是通玄后期境界。

    后来元阳子去地府,在地府一呆就是五百年,鲜有回过阳间,也不知抱朴子那一系怎么样了。

    但抱朴子俗名确实姓宋,泰山鼎也是抱朴子师伯的护身法器。

    正想着,里头已经打起来了,那宋姓老者显然不是对方的对手,加上又受了重伤,很快身子就重重摔飞出去。

    紧接着,一个稚嫩的声音响来:“爷爷救我。”

    “何重阳,放开我孙女,有种冲着我来,欺负弱小算什么英难好汉。”宋姓老者气得悲愤填膺。

    老者哈哈一笑:“宋光,老夫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泰山鼎,就放了你孙女。否则……啧啧啧,你这孙女长得细皮嫩肉的,长大后肯定是个美人胚子,我家少主最是喜欢,我不介意把你孙女带回去经过调教后再送与少主……”

    “何重阳,你这个卑鄙无耻小人。”宋光气得满脸血红,加上又身受重伤,气急攻心,又吐了口鲜血。

    而他孙女却一边挣扎一边大叫:“爷爷,爷爷……”拼死挣扎着,并咬了抓她的老者一口。老者吃痛,反手给了女孩子一巴掌,骂道:“小贱人找死。”

    女孩子半边脸立时肿得老高,唇角溢出血丝,似是被打蒙了,捂着脸倒在地上,半天没有动作。

    老者似是不解恨,再一次揪着女孩的头发,正要给她打她。

    凌阳看不下去了,冷冷地道:“住手。”手指一动,一缕劲气直逼老者打人的手。

    老者神色微变,掴向女孩的手迎向这道忽如其来的劲气。

    老者对自己的修为很有信心,加上这缕劲气并不是很强劲,因此只集中了五分罡气于拳头。

    劲气与拳头相触,立时化为乌有,老者喝道:“何方鼠辈,居然敢偷袭老夫?给老夫滚出来……”忽然闷哼一声,吐出了口鲜血。

    原来,老者接下的那缕劲气,看似没什么力道,却后劲十足,居然顺着他的拳头经脉,一路往上,直袭心脉,使得老者心脉受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身子也软软倒在地上,全身功夫骤夫。

    女孩子见状,赶紧逃离开,奔到爷爷身边,摇着宋姓老人的身子,悲痛地喊道:“爷爷,你怎么样了?”

    老者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抓着孙女的手:“丫丫,赶紧走,快走……”

    “不,爷爷,我们去医院,我带您去医院。”丫丫不肯走,拼了吃奶的力气想扶起爷爷来,可惜她身小力气也小,跟本扶不动爷爷。

    “冬冬。”凌阳吩咐了声。

    冬冬果然跳了出来,来到老者身边,爪子搭在老者手腕上,过了会,老者受的重伤忽然就好了大半。

    而凌阳则来到老者面前,亲自扶起老者:“你姓宋?”

    “你是谁?”老者警戒地看着凌阳。尽管被冬冬施救,但依然不敢大意,并立时把孙女护在身后。

    凌阳没有回答,又用下巴呶了呶地上那个老者:“这老家伙又是谁?”

    那老者捂着胸口,恶狠狠地瞪着凌阳:“小子,你是哪个门派的,报上名来。我青海之域不会放过你的。”

    青海之域?

    又是青海之域!

    凌阳脸色微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

    而宋姓老者却脸色大变:“青海之域?你是青海之域的人?”

    老者一身厉笑:“正是。我青海之域的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让人欺负得了的。小子,刚才是你出的手吧,你死定了。”

    ------题外话------

    人呢,都跑哪去了?赶紧来留爪印,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