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今天就要去与越国国君会面,黎不伤是之前就选定的随行的锦衣卫指挥使,这样一来,岂不是因私废公?

    但见皇帝都这么好说话,小顺子也不好说什么,立刻便下去传旨了。

    这时,南烟走到祝烽身边“皇上。”

    祝烽抬头看了她一眼,面色如常的道“怎么了?”

    南烟道“谢皎皎的伤——”

    祝烽笑了笑,道“你说她受伤了,她还真的就受伤了,看来,你这张嘴还挺灵的。”

    南烟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回事吗?自己说谢皎皎受伤,是前几天去她府上的时候发现她有受伤的迹象,但却对外隐瞒了这件事,而现在黎不伤派人过来禀报的,却是谢皎皎刚刚受伤,所以他要告假的事。

    但见祝烽这么平静的样子,她想了想,也没多说什么,只顺势坐到了他身边,祝烽端起粥碗来喝了一大口,又看了她一眼,道“多吃一点,你既然要跟着去,这一路上就没有让你吃东西的时候,到时候可别嚷饿。”

    南烟便接过旁边一脸心事重重的彤云姑姑奉来的粥碗,跟着祝烽一道吃起来。

    用过早膳之后,他们便要出门了。

    这个时候天也刚蒙蒙亮,因为不是普通的出游,而是要去会见越国国君,所以南烟不可能再跟祝烽同车,祝烽上了皇帝的金车,而她则带着彤云姑姑和若水上了后面的车驾,刚一坐定,就听见车窗外传来了心平的声音。

    “母妃。”

    南烟急忙撩起帘子,只见心平正站在门口的台阶下,睁大眼睛望着自己。

    她忙说道“你怎么又来了?不是都吩咐了吗,让你今天好好的休息,不必出来的。”

    心平身边的大宫女初云苦笑道“娘娘恕罪。长公主殿下从知道娘娘要陪陛下一道过去,就一直忧心忡忡的,昨晚上翻来覆去几乎都没睡,今天一早就起来,要来送娘娘,和陛下。”

    南烟摇了摇头,又看着心平笑道“你连懒觉都不睡了一大早过来,要跟娘说什么吗?”

    心平看了看她,又一脸阴郁的看了一眼前面皇帝的金车,然后踮起脚尖凑到南烟的跟前,南烟以为她要跟自己说悄悄话,急忙凑了耳朵上去,却听见这丫头大声说道“母妃去跟越国人说,让他们把粮食还给咱们!”

    南烟被她这一声喊得,耳朵都嗡嗡作响。

    再看她倔强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啊。”

    这时,前面的小顺子跑过来,陪笑道“长公主殿下,若话说完了就退一退吧,陛下和娘娘要出发了。”

    心平这才哼了一声退回到台阶上,前面一声令下,车队慢慢的离开了南院,浩浩荡荡的队伍绵延了几条长街,心平站在门口,一直看着队伍的最后一个人消失在长街尽头,却还是不肯离开。

    虽然是在邕州,哪怕是寒冬时节也并不十分寒冷,但到底太阳还没出来,不一会儿心平的衣角都沾上了露水。

    初云轻声道“殿下,咱们回去了吧,外面冷。”

    心平嘟着嘴看着长街尽头的迷雾,轻声说道“初云,你说,能让越国人把粮食都还给咱们吧?他们做了那么多坏事,咱们的老百姓还吃不饱呢,他们倒这么浪费。”

    初云苦笑着道“殿下又说胡话了,都给出去了,怎么还能要回来呢?”

    心平转头瞪了她一眼“可越国人还伤了本公主呢!”

    初云陪笑道“这件事,皇帝陛下自然是要为公主殿下你去讨回公道的,不过粮食的事——这就不是奴婢能乱说的了。但,若真的要把粮食要回来,恐怕,恐怕是要打仗的吧?”

    心平狠狠道“打就打!”

    初云无奈的笑道“小殿下和贵妃娘娘都在邕州,这么近的地界,皇上怎么能轻言战事呢?”

    初云是南烟从几百个宫女里挑选出的难得的识字,家里还给她上过几年学的姑娘,平日里也能跟公主说得上几句话,但这一次她也觉得自己的话多了,若让人听到是要打板子的,便闭紧嘴巴不再说话,只苦劝了一阵,才终于将一脸不悦的心平公主劝回去休息了。

    而另一边,马车在安静的街道上行驶,南烟背靠着车板,摇摇晃晃的几乎要给晃睡着了。

    这时,耳边响起了彤云姑姑很轻的声音。

    “娘娘。”

    南烟慢慢的睁眼,只见彤云姑姑犹豫的看着她,像是要说什么的样子,南烟道“怎么了?”

    彤云姑姑算是个谨慎的人,平时话就不多,但这个时候她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说道“那黎夫人的伤——”

    南烟平静的说道“既然皇上都让太医过去看了,就没事。你不必再挂怀这件事。”

    彤云姑姑一听这话,也会过意来。

    于是轻轻的点头“奴婢明白了。”

    南烟又说道“那件事,你没告诉别的人吧?”

    彤云姑姑立刻说道“那件事奴婢只跟娘娘说过,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告诉。”

    南烟点点头,对她和若水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对任何人都不要再提起。”

    两个人都认真的应诺了。

    邕州城不算大,但因为车队太长,马车也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出城,城外的路更不好走,马车也摇晃得更厉害,南烟被晃得翻到清醒了过来。听着野地里的风声,她内心掩藏了许久的记忆被吹去了面上的一层浮土,渐渐的显露了出来。

    伸手撩起帘子的一角,往外一看。

    前方,就是陡北坡。

    虽然有这么个地名,但其实也就是一个土坡,但这个土坡在地理位置上却很重要,直接遮蔽了两边的视线,使越国军营无法窥视炎国国境,炎国人也很难窥探越国军营的虚实。

    此刻,这里搭起了一座高台。

    起底三丈,阔数百步,南烟仰头看上去,如同一座小山一般。

    那里,就是两国国君会面的地方。

    马车在离高台还有一里地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里也搭起了一个长长的凉棚,早有士兵在此地看守,一看就知道,是特地为随行,但并不陪同皇帝前往的人准备的。

    南烟便下了马车。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