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1 重生归来

    六月的京城,犹如一座天然的火炉,连带着天气也是变化莫测的。

    前一秒还是艳阳高照的晴天。

    眨眼间便就成了现在的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这场暴风雨很好的掩饰住了,屋内的一切罪行,也将屋内的啼哭声,质问声,悉数淹没。

    ‘啪’的一下。

    原本黑漆漆的屋内亮起了一道雪白刺眼的光芒。

    一个高大的身躯在黑暗中显现出身形来。

    “凌天?”蜷缩在角落里的纤细瘦弱的身影,看到来人,原本晦涩不明的双眼中迅速的染上一层希望。

    虽然被禁在这个暗黑无边的地下室多日,咋见到这么刺眼的光芒有些不适应,甚至有些看不清楚面前来人的真实面容。

    但是,和沈凌天相处十年有余,这种专属他的那种高者气场,她一下子就感受到了。

    “凌天是你吗?”

    男人缓缓的抬起双眸,视线落到那抹纤细瘦弱的身影上,眸中浮现出的是遮掩不住的厌恶神色,“是我。”

    他的嗓音低沉,是非常悦耳的声线。

    得到男人的回应,秦婕松了口气,眼中的那抹希望神色,也变的更加浓烈,“凌天救我……”

    因为多日的囚禁加上温食不饱,使得这人原本清甜软糯的声音变得犹如七八十岁的老妪一般沙哑不堪。

    全身上下也被凌虐的体无完肤,唯一能看的过去的就是那双清澈靓丽的双眸了。

    沈凌天一步一步的朝着蜷缩在角落里的秦婕走去,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轻嗤了声,“救你?”

    沈凌天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秦婕,你的梦该醒了。”

    “凌天,你……?”秦婕十分惊愕的看着平日里那温润如玉的丈夫,一时间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她的丈夫。

    是她牺牲一切也要和他厮守的丈夫。

    秦婕不敢置信的看着沈凌天,“你说什么?”

    “秦氏集团我已经拿到了,你的那点价值我也利用完了,所以,你的梦该醒了。”

    一番冰冷到极致的话语,被沈凌天说的那般的平淡,平淡的就像明天早上早餐该些什么一般。

    “梦!梦?呵……”秦婕的心口一阵冰凉。

    她的眼前浮现出了那个跟傻子一样的自己。

    当年,沈氏集团濒临破产,是她带着千万嫁妆,才补全了那些资金漏洞。

    当年,沈氏集团陷入经济危机,是她与沈凌天并肩作战,才保全了沈氏在京城的位置。

    十年婚姻,十年付出。

    她倾尽一身才华,付出所有感情,到最后竟然只是黄粱一梦吗?

    “凌天……”

    一个身着白色纱衣,不染烟火的美丽女子,正迎着光,迈着步子款款向这边走来。

    她的声音很软,很柔,就如同她整个人一样,完美的让人挑不出一点的缺陷。

    闻声。

    秦婕眯起双眸,朝着来人的方向望去。

    若不是那么熟悉的声音,和那张完美无缺的精致面容,秦婕都要认为自己这是出现幻觉了。

    这个如仙子般的人儿便是吕家的大小姐,吕烟。

    吕烟,是京城吕家的掌门人,也是与秦婕才华并肩的才女。

    也是,秦婕最好的闺中密友,更是她亲密无间的知己。

    因为两人平日里十分交好,所以,她们俩被外界并称为‘京城双才。’

    她与吕烟最大的区别便是那张脸。

    吕烟的那张脸是绝色无双的……

    而她则是相貌平平……

    沈凌天偏过头,双眸中浮现的是遮掩不住的宠溺,语调也极其轻柔,“阿烟来了。”

    这是沈凌天和自己在一起时,不曾有过的神色。

    而且,他唤她‘阿烟’……

    秦婕的一颗心渐渐冷却……

    吕烟嘴角含笑,“我来看看姐姐。”

    “阿烟别看,”

    沈凌天立刻伸手遮住了吕烟的眼睛,“一个无用的东西罢了,省的脏了你的眼。”

    无用的东西?

    她为他奉献了十年的青春,到头来竟然变成了个无用的东西吗?

    “吕烟,”

    秦婕抬起双眸,一双姣好的桃花眸中戾气逼人,“告诉我为什么?”

    她是那么的信任吕烟……

    吕烟笑的十分得意,“姐姐,你觉得,就凭你这副尊荣,你也配得上凌天?”

    原来竟是这样,她终究还是败在了这副皮相上。

    吕烟轻轻的拂开沈凌天的手,缓缓的蹲下身子,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而且,姐姐可知,”

    说到这里,吕烟微微眯起的双眸里闪过一道凌冽的狠光,她一字一顿的道:“一山不容二虎!”

    她与秦婕齐名,只不过是她营造出来的一番假象而已。

    事实上,秦婕一直在实力上碾压她。

    人们只能看见秦婕的才华,而她,人们关注的始终就是那张脸而已。

    不过,秦婕刚刚完成一个创世佳作,还未流露外界,知道的人也只有沈凌天和她而已。

    秦婕一死,她就可以依着那个创世佳作摆脱花瓶的称号。

    这是一次很好的洗白机会,她会好好的把握。

    “你……”秦婕只感觉喉咙深处涌出一抹浓烈的腥甜,剩下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她生命中最信任的两个人都背叛了她。

    何其可笑!

    她又何其天真!

    吕烟冷笑一声,伸出一根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挑起秦婕的下巴,“姐姐,记得下辈子不要这么蠢了,连戏和人生都区分不出来。”

    “阿烟,我们走吧,”

    沈凌天亲昵的揽过吕烟的肩膀,“跟一堆灰烬费什么话!”

    ……

    当夜,别墅就发生了一场重大的火灾。

    年轻的权贵沈凌天不顾众人阻拦,义无反顾的去就围困火场的妻子,也被这场大火烧成了重伤并且重度昏迷。

    舍己救妻,一时间赢得了多少人的颂扬。

    但是非常遗憾,京城才女还是丧生在了这场火海之中。

    ‘京城双才’之一的吕家掌门人听到这个噩耗时,伤心过度昏迷了过去,并且连日的茶饭不思,一度住进了医院。

    一年后,‘京城双才’吕烟,顺利出版一本创世佳作《世界与你》。

    一时间,举国沸腾,销量过千亿。

    京城双才,变成‘绝世才女。’

    沈凌天思恋亡妻过度,一度晕厥于秦婕的墓前。

    吕烟念及故友旧情,主动请缨照顾沈凌天。

    一时间,赢得了多少人的赞美。

    日久成情,在双方粉丝的撮合之下,两人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

    成就了一段佳话。

    自此后,‘绝世才女’的人生就像开了挂一样,一路繁华,荣华一世,受尽世人敬仰。

    秦婕化作了一缕孤魂,飘荡在半空中,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幕,嘴角勾起一丝冰冷至极的弧度,双拳紧握,字字泣血,“沈凌天,吕烟,若有来世!我一定让你们血债血偿!”

    若有来世!

    我必要血洗长空!

    正在这时,‘轰’的一下,

    一道紫色惊雷从空中狠狠的劈下。

    空气中的那抹魂体慢慢的消失。

    **

    疼,钻心似的疼,浑身都疼。

    全身上下犹如万物碾压般的疼痛。

    一段段支离破碎的记忆短片,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同时,耳边还有一个尖利的声音在不停的聒噪着。

    “能嫁到莫家,不知道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可倒好,竟然不知好歹的要去寻死!”中年女人冷冷的看着她,眉眼间全是嫌恶之意。

    “闭嘴!”秦婕忍着头疼,吐出了两个字,她常年居之高位,自然而然的形成了那么一股气势。

    这股气势很好的镇住了,这个在她眼前喋喋不休的中年女人。

    微楞了半晌之后,中年女人回过神来,暗暗恼怒了一番,自己怎么被这个不成气候的黄毛丫头给镇住了呢。

    中年女人眉心一拧,“楚锦!”

    厉声道:“别一副委屈了你的样子,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能代替灵儿嫁到莫家去,也是你高攀了!你别不知道好歹!我可告诉你,这婚约定也得定!不定也得定!可由不得你!”

    中年女人的姿态是十分的高傲,尤其是最后一句,说得十分的强势,让人不容拒绝。

    越来越疼了,仿佛整个人都要炸裂了一般。

    秦婕微微咬着唇,浑身上下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

    她极力的克制着这种痛楚,迅速的理清脑海中那支离破碎的记忆,和自身的现状。

    见她不说话,中年女人脸上的怒气越来越深了,“楚锦,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你妈妈的医药费可一直都是我们赵家在支付的,还有楚氏集团,如果没有我们灵儿在支撑的话,恐怕早就垮掉了,”

    说到这里,中年女人的嘴角扬起一丝危险的弧度,她再度冷冷的开口,“楚家的生死现在全都把握在你的手上,你好自为之。”

    丢下一个重磅炸弹,中年女人愤怒的拂袖离去。

    耳边的聒噪声渐渐消失,秦婕的思路慢慢的清晰起来,脑海中的那支记忆也开始慢慢的契合。

    她缓缓的睁开双眼,清澈的眸底一片犀利的锐利。

    这一世,她不在是秦婕,她是,楚锦。

    是的,她重生了,重生到了一个叫楚锦的女孩身上去了。

    她慢慢的梳理着脑海中的记忆。

    楚锦,女,18岁,一名高三的学生。

    这个女孩的命运,一直到死去都是坎坷至极的。

    楚锦是楚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从小就集齐万千宠爱于一身。

    不料,因为7年前的一场转折,变成了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千金。

    因为常年的寄人篱下,受人眼色,养成了一副软弱无能的性子。

    7年前,父亲因为一场车祸丧生,母亲因为承受不了这个打击,跳楼自杀,变成了个植物人。

    一时间,楚氏集团群龙无首,濒临破产……

    然后,她唯一的舅舅就出现了。

    刚刚那个一直在自己身边聒噪不已的中年女人就是她的舅妈——李如玉。

    舅舅一家待她不冷不热,若不是看上楚氏集团带来的那份可观的收益,她恐怕早已被赶出家门了。

    而此次的这场意外则是因为,赵家和莫家的那个突如其来的婚约。

    赵壹灵,赵家唯一的女儿,从小就聪明伶俐,天资过人,在京城的名媛界也算得上有些名号。

    长的也是肤白貌美赛天仙。

    莫家,是京城的豪门榜首,更是华夏大陆的经商第一大家。

    是引领整个华夏大陆的商业界的上位者。

    莫之玄,便是莫家的家主。

    莫之玄其人低调神秘,从未有人见识过他的真实面貌,也从未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年龄。

    坊间流传,莫家家主,莫之玄不仅是个相貌丑陋糟老头,而且身上还有一个可怕的诅咒。

    那就是—

    克妻!

    莫之玄上上下下一共有过18段婚姻,但是没有一段婚姻的时间维持过3天,凡是和他结过婚的女子,在三天之内皆会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于是,在外人眼里,这位神秘莫测的莫家家主就被贴上了一个标签:恶魔。

    几天前,莫家老夫人亲自来到赵家,希望莫赵两家能结成姻亲。

    原因:莫家需要一个太阴之女来克制住莫之玄身上的诅咒。

    阴时阴历阴月出生的女子为太阴之女。

    而,赵壹灵恰好就是那个阴时阴历阴月阴日出生的太阴之女。

    莫家权倾天下,富可敌国,在莫家面前,赵家不过是个小门小户而已。

    而且莫家答应,只要莫之玄跟赵壹灵定下婚约。

    莫氏将以旗下某个知名国际大牌的5分之一的股份为聘,并注资一个亿到赵氏集团的账户。

    这泼天的富贵。

    加上,莫家门槛之高,是很多人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的。

    赵家自然不舍得拒绝。

    不过,那么高傲的赵壹灵自然不想嫁给一个年迈的糟老头,更不想年纪轻轻的就死于非命。

    赵家也舍不得将自己的宝贝儿女送进‘狼窝。’

    权衡之下,他们想到了楚锦。

    因为,楚锦是和赵壹灵同年同时同月同日出生的。

    李如玉凭着她那三寸不烂之舌,成功的说服了莫老夫人。

    可楚锦毕竟还是个只有18岁的孩子,加上平时就比较胆小懦弱,一听到自己将要嫁给这样的恶魔之后,就吓得跳湖去了。

    回忆到这里,秦婕的嘴角勾起一抹明媚的弧度。

    莫家家主是吗?她倒是要好好会会他!

    这一世,

    她势必要让那些负她之人,血债血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