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6 我又不是商人!

    周一恒也是一笑,开口道:“你好,周一恒。”

    在他说话的同时,伸出右手,轻握住了少女那莹白如玉的指尖。

    少女的手很柔软,很细腻,纤细的指尖还带着丝丝沁人心脾的凉意,这抹凉意顺着他的指尖直达他的心脏,让他有那么一瞬的微恍。

    两人落座后,楚锦将准备好的合同拿了出来,直接奔入主题,“周总,这是合同,您看一下。”

    见她这么直爽,周一恒有些疑惑问道:“楚小姐就不想了解下咖啡馆的内部环境?”或者是这个咖啡馆的一些其他信息?

    而且,1200万可不是一笔小的数目。

    眼前这个少女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

    周一恒眯了眯眸子,再次看楚锦时,眼神里就多了些别的味道。

    “不用了。”楚锦摇摇头,“周总,您先看合同吧,我已经签好字了,您要是觉得没问题的话直接签字就行了。”

    “不好意思,”周一恒笑笑,“冒昧的问一句,楚小姐今年多大了?”

    别是谁家的熊孩子,吃饱了撑的没事来逗他玩的吧?

    楚锦自是知道周一恒这话里的意思,挑眉道:“周总您放心,我已经成年了,所以签的字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而且,我今天是带了支票来的。”

    看出来楚锦这话里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周一恒接着问道,“不知道,楚小姐要买下我这家咖啡店用来做什么?”

    听到这话,楚锦的目光变的悠远起来,她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咖啡,缓缓的道:“我很喜欢以前的颜玉斋。”

    她现在的神色有几分落寞,有几分憧憬,亦有几分一闪而过的风华。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她又恢复那副轻轻淡淡的样子来。

    以前的颜玉斋。

    以前的颜玉斋是家书店,难不成,她是想……

    周一恒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像她这般大的少女,脑海中大多数都是些梦幻且不切符实际的东西。

    比如说他的侄女,也像他讨要过这块店面,说是要为偶像开一家什么专卖店。

    “你是要重新开家书店?”周一恒问出了心中疑惑。

    “对。”楚锦微微颔首。

    “那你知不知道以前的这家书店并没有什么盈利,而且,每年都处于亏损的状态,因此这家店的主人才将它转给了我,其实,现在咖啡每天的盈利就不错,你确定你要重新开家书店?”而不是一家咖啡店?

    这男人,管的还真是宽!

    楚锦咬了下唇,说道:“我又不是个商人。”

    商人才是以利益为重,她只是个小姑娘啊,小姑娘做事要考虑那么多吗?

    小姑娘任性一下需要理由吗?

    楚锦一副我有钱我任性的样子。

    周一恒嘴角的那抹笑容开始逐渐扩大,不得不说,这姑娘比他想象中的要有趣多了。

    这边的谈笑风生,被全数纳入了站在吧台边上那位侍者的眼里。

    她不过去了趟洗手间稍微的补了个妆而已。

    没想到这女人还真有几分手段,将周一恒约了出来。

    她恨恨的看着有说有笑的那两人,然后,端起台面的上一杯咖啡,就往楚锦那桌的方向走过去。

    她手上端着的是他们后方桌点的卡布奇诺。

    然后踩着十公分左右的高跟鞋,迈着优雅的步子款款向这边走来。

    这边的楚锦也正在跟周一恒交涉完最后一个问题。

    正在周一恒手握钢笔,在合同书上签完最后一个字时。

    侍者刚好走到他们身边,只见她脚下一崴,身体猛地往前一倾,手中的卡布奇诺也没托稳,就这么直接倾洒在了楚锦的衣服上。

    雪白的衬衫上,染上浓稠的卡布奇诺,而且,浓稠的液体立刻就从初时的一小块,染成了现在的一大片。

    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

    真是飞来横祸,楚锦想,今天出门一定是忘记看黄历了。

    但是,待她看清楚侍者的脸之后,她就不这么想了,这侍者,分明就是跟之前接待她的那个是同一个人。

    侍者还保持跌坐在地上的模样。

    楚锦看着她,她也看着楚锦,眼神里竟然一点表达歉意的意思也没有。

    反之,竟有些挑衅的意味。

    这倒是有点意思了,自己这是什么时候得罪过她了?

    见状,周一恒立马紧张的站了起来,询问楚锦的情况,“楚小姐,你没事吧?”

    接着又拧着眉,朝着那跌坐在地上的侍者训斥道:

    “怎么回事,你是那个区的?做事怎么这么不小心,还不快起来给客人道歉。”

    只见,那侍者可怜巴巴的扭过头,十分委屈的道:“一恒哥,是我。”

    一恒哥?

    原来是……老相好啊?

    楚锦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两人。

    周一恒似乎也是楞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侍者竟然是——

    “曼瑶,怎么是你?”

    孙曼瑶有些委屈的开口,“一恒哥,人家摔倒了,好疼。”

    周一恒这么一说,楚锦似乎是想起来些什么了。

    曼瑶,孙曼瑶,难道眼前这个侍者其实是,孙家的唯一的大小姐,孙曼瑶?

    孙家在京城也算的上是百年大户了,孙曼瑶作为孙家众多子孙中的唯一的一名千金,平日里更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记得前世的一次宴会上,楚锦见过她一面,难怪会觉得有些眼熟。

    周一恒迅速的将孙曼瑶扶了起来,“没事吧,哪疼啊,要不要去医院?”

    孙曼瑶摇摇头,“没事,一恒哥,我现在不疼了。”

    “不好意思啊,楚小姐,”周一恒很有礼貌的朝着楚锦致歉:“这是我的一个妹妹,从小就比较顽劣,真的是对不住了,曼瑶,赶快给这位楚小姐道歉。”

    “我不!”孙曼瑶倔强的偏过头,“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周一恒正要数落她,只见孙曼瑶的视线迅速的落到那份合同书上,她那双还算好看的双眼里迅速的燃起一抹怒火,“一恒哥!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把店给她?不是说好了这家咖啡店会由我来接手吗?”

    她辛辛苦苦隐忍这么多天当这个咖啡店的小侍者,不就是为了能让周一恒对她另眼相待吗?

    她就是为了向周一恒证明,她不是一个只会花钱的纨绔千金。

    她有动手能力,她也有商业头脑,她会将这家咖啡店打理的很好,很出色。

    明明都是已经说好的事情了,周一恒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孙曼瑶的视线转向楚锦的方向,一双杏眼中布满浓浓的不甘之色。

    一定都是她!这个姓楚的女人!

    一定是她迷惑了周一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