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7 孙曼瑶

    周一恒道:“曼瑶,你现在还是个学生,马上就要高考了,你的重心应该放在学业上……”

    合同已经签过字了,楚锦也无心卷入这场纷争中来,她拿起纸巾慢条斯理的擦着站在衬衫上的污渍。

    正在这时,

    孙曼瑶一把夺下楚锦手上的纸巾,怒吼道: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赶快把店还给一恒哥,否则我要你好看!”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楚锦扬眉道:“周总的店已经卖给我了。”

    “卖给你?你哪里来的钱?”孙曼瑶十分不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楚锦:“明明就是你妖言惑众,迷惑我一恒哥,把这家店骗到手了!”

    楚锦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我需要骗?”

    孙曼瑶被气红了双眼,“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你身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就算真的是你的钱,想必也是见不得光的!你除了会勾引男人,你还会什么?”

    此言一出,咖啡厅的其他客人皆是将目光转换到这边。

    也是,边上那少女顶多十七八岁的年级,买下这家咖啡店的资金最起码要8位数……

    他们此时的脑海里,已经将楚锦和一个油光满面的金主联系在一起了。

    “曼瑶!”周一恒的目光沉了下来,“别闹了!赶快给楚小姐道歉!”

    “让我道歉?”孙曼瑶看了周一恒一眼,“她算个什么东西?她受得起吗?”

    “还有你,一恒哥,我那么信任你,你怎么能骗我……”孙曼瑶边哭边说。

    周一恒沉默不语,事实上,他也在怀疑楚锦这钱的来历,难道是有些人听到了些风声,故意派她来接近他的?

    他也很期待楚锦接下来的反应。

    他更加期待,楚锦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咖啡厅里的客人已经自行脑补了一场,豪门版的三角恋。

    那么好看的小姑娘,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当了那种人呢……

    客人们皆是一脸可惜的表情。

    孙曼瑶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

    她看着楚锦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越发想将那张脸狠狠的撕裂,让她还勾引男人!

    事实上,她那么想的,也就真的那么做了,

    只不过由‘撕’变为了‘扇。’

    她猛地抬手,狠狠的朝着楚锦的脸上扇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

    预料中的一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

    就在众人都以为,楚锦已经结结实实的挨了孙曼瑶那一掌之后。

    空气中突然传来,孙曼瑶那痛苦的呻吟声。

    众人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

    原本盛气凌人的孙曼瑶的脸上,多了个清晰无比的巴掌印,她的脸正在痛苦的扭曲着。

    楚锦一手捏住孙曼瑶的手腕,一手拿着手机,淡淡的道:“原本我不想跟你计较,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嘴巴就这么恶毒,这一巴掌,是代替你父母教你以后该怎么做人!”

    楚锦这一掌真的很快,快到,就连站在她身边的周一恒都没有看清她究竟是怎么出手的。

    “你!”孙曼瑶的一双杏眼仿佛染上一层烈火,“你这个贱人!你赶快放开我!”

    此时的她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从小就受到的那些豪门礼仪教育了。

    “人人都说京城孙家是百年大户,及其的注重礼仪与教养,”楚锦偏过头,冷冷的道:“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孙小姐的教养,也不过如此!”

    此言一出,周遭尽是惊呼一声。

    原来这个侍者竟是孙家的大小姐,怪不得这样的嚣张跋扈。

    这个小姑娘竟然认识孙小姐,想必也不是什么寻常人。

    看她那通身不俗的气质,想必也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种人。

    楚锦偏过头接着说道:“记住,以后不要招惹我,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下次你会是什么下场。”

    她的唇角是微微扬起的。

    那姿态,足够高傲,也足够嚣张。

    一瞬间,一股极强的气势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

    纵使是胸前的那片污渍也掩饰不住,这一刻,从她身上绽放出来的绝代风华。

    语毕,她捏着孙曼瑶的手一挥,孙曼瑶一个趔趄,就这么的倒在了周一恒的怀中。

    几乎没有过多的停留,她拿起椅子上的背包,在众人的视线中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步步莲花。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神都变了。

    他们此时竟都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这是……错觉?

    孙曼瑶没有想到,楚锦居然就这么三言两语的就改观了旁人对她的看法。

    甚至,将之前那些对她有偏见的人,现在全都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想她一个高高在上的豪门千金,何时丢过这样的脸,她越想越不甘心,有些屈辱的握紧双拳,愤怒的盯着楚锦离开的方向。

    周一恒似是也没有想到,剧情会反转成这样,只是有些意味深长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

    。

    楚锦一路走着,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买回颜玉斋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半,合同三天后开始生效,虽然过程有些糟心,但是结果总归是好的。

    路过一家服装店时,她走了进去,本来她只是想买一件衣服将身上的这件替换下来。

    但是眼前突然浮现出,今天早上她打开前身衣柜时的情景,满柜子的黑灰色衣物,太老气,也太呆板,根本就没有一件是符合她这个年龄段的。

    她已经错过了一世的花季年华,这一世她不想在错过,索性就留在服装店多挑了几件。

    待她出了服装店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路边的路灯都已经亮了。

    楚锦提着袋子,在路上慢慢走着,走到一个小巷子时,她的耳根微动。

    一道粗狂的声音,传了过来,“呦,好标致的妞儿。”

    接着就是一道带着哭腔的少女的声音,“钱,钱都给你们,求你,放了我……”

    “钱,我们当然要,你嘛……”传来几声猥琐的笑声,“小妞,你是跑不掉的,”

    一个染着黄毛的中年男人,搓着手,咧着嘴,朝着靠在墙角的那个女孩慢慢的逼近。

    他的身边还站着几个拿着钢管的年轻人。

    哪怕跟他们隔着几百米,楚锦都能将那边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连他们间的一呼一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眼看着那中年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少女脸上的那抹惊恐的表情也越来越浓。

    忽然间,她抓起手上的石块,猛地朝着中年男人的头上砸去。

    那中年男人显然也不是吃素的,他一把挥开少女手上的石块,扯着嘴笑道:“倒是个烈性子,爷最不喜欢那种柔柔弱弱的,在爷身下跟死鱼似的!”他伸出那粗黑的手指,挑起少女那精致的下巴,“爷呀,最喜欢你这种泼辣的小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