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8 不知道你锦哥我?

    中年男人蹲下身子,伸出手,扯掉了少女身上的那件白色衬衫。

    只听,‘撕拉’一声,少女那雪白的肌肤就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围在边上的那几个混混,顿时就双眼冒光看向那个衣不蔽体的少女。

    “放心,宝贝儿,我会让你爱上我的,”中年男人脸上那猥琐的表情,配上他裤子上那个鼓起的狰狞,让少女瞬间泪如雨下,她死死的环住胸部,咬着唇,“不要……”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快速的朝着他们的方向冲刺而来。

    速度很快,几乎是几秒钟的时间,根本就没有给那些小混混们反应的时间,只听,‘砰—砰—砰’的几声巨响。

    几个小混混们瞬间应声倒地。

    楚锦默默的收回手上的金针,踢了踢那中年男人的脑袋,“小子,胆子不小嘛?敢在我的底盘上造次!不知道你锦哥我?”

    锦……哥?

    那中年男子瞬间就被踢懵了,道上的人他都摸的一清二楚,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个叫锦哥的名号……

    而且,明明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娘们,何来哥字一说……

    他最瞧不起的就是女人了,除了哭,好像也没些别的用处了,中年男人的眼底有一抹精光闪过。

    既然小娘们要演戏,那她就陪她演一场戏。

    中年男人的脸上浮现出惊恐的表情,“对不起!锦哥,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们,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

    楚锦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她弯下身子,捡起了那根钢管,‘砰’的一下,就朝着站起来的那个中年男人的背上劈了过去。

    “别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楚锦微微眯起双眸,清澈的眸底一片犀利的寒色,“记住,下次在让我看到你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这根钢管就是你们的下场!”

    她这话音一落,劈在中年男人身上的那根钢管瞬间就断成了两截。

    也是这时,

    ‘噗’的一下,一口鲜血从中年男人的口中吐了出来,让中年男人倒地痉挛。

    这次中年男人是真的怕了,从背部传来那钻心的疼痛在提醒着他,这人,他真的惹不起。

    “锦哥,锦哥,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其他小混混们也被这阵势吓懵了,此时也都是纷纷跪地求饶。

    楚锦轻扫了他们一眼,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谢谢锦哥,谢谢锦哥的不杀之恩。”中年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带着自己的兄弟们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这个小巷。

    楚锦转身,蹲下身子,朝着那个少女问道:“你没事吧?”

    那少女一把将楚锦拥住,然后,将脑袋埋在她的肩膀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终究也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而已,遇到这种事,除了哭,好像也没有别的宣泄口了。

    楚锦轻轻的拍着那少女的背,安慰道:“没事了,坏人都走了,别哭了。”

    好半晌,那少女才止住了哭泣。

    楚锦从袋子里拿出一件白色T恤给她穿上,她们俩身高差不多,只是楚锦稍微瘦些,这件T恤穿在她的身上倒也合适。

    “谢谢你,我叫莫清猗,你可以叫我清清。”莫清猗吸了吸鼻子,朝着楚锦伸出右手。

    楚锦笑了一下,“你好,楚锦,道上的人都叫我锦哥。”

    “……啊?你?跟他们……”莫清猗的脸上很明显的划过一丝慌乱。

    楚锦挑眉,“开个玩笑,他们都叫我阿锦,不介意的话,你也可以这么叫。”

    “好,”莫清猗点点头,眼里闪烁的是无比的崇拜,比划道:“阿锦,你刚刚那几招,真是厉害。”

    楚锦淡定的道:“是他们太弱了,我先送你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一路上,莫清猗都在对楚锦表达着自己对她的崇拜之意。

    女生建立友谊的时间很快,没一会,两人就已经交换了企鹅号和手机号了。

    “锦哥,你那个学校的啊?”通过将近半个小时的相处,莫清猗对楚锦的称呼也发生了些变化。

    楚锦吸了一口手中的奶茶,答道:“南桥二中。”

    “你也是南桥的?”莫清猗惊喜道:“太巧了!我也是南桥的,奇怪,我以前怎么没在南桥听说过你啊?你是刚转过来的?”

    锦哥这气质,样貌,在南桥二中怎么着也得是个校花级的人物啊,怎么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她呢?

    楚锦抬手撩了撩头发,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以前太低调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莫清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正在说话间,一辆布加迪威龙缓缓在她们边上停下。

    接着,驾驶座的门被打开,一位司机大叔从驾驶座走了出来,很是恭敬的朝着莫清猗弯了弯腰:“小姐。”

    “锦哥,有人来接我了,我先回家了,咱们到时候学校见。”莫清猗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朝着楚锦挥手,“锦哥再见。”

    “再见。”楚锦也朝着莫清猗挥挥手。

    就在莫清猗拉开车门的瞬间,楚锦清晰的看到了,坐在后座的那个英挺的侧影,以及那张如冰雕一般精致的侧脸,唇线抿得几乎薄不可见。

    难怪会觉得这辆车有些莫名的熟悉,原来,竟是他。

    那个令李寒江敬畏到极度的男人。

    。

    车内的气息很冷。

    莫清猗缩在一边,如果能的话,她希望跟这个哥哥最好能相隔个十万八千里。

    可能是因为年龄上的差异,又或者是他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霸者气息,令她从小就比较惧怕这个长她十几岁的哥哥。

    男人板着一张脸,冷冷的开口,“以后不许跟那种人有来往。”

    纵使莫清猗惧怕自家哥哥的这分气势,但是有损她家锦哥名誉的事,她还是要替锦哥维护的,“我锦哥,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语毕,车内的气息仿佛更冷了。

    莫清猗不敢在看他,雪白的灯光下,男人那棱角分明的五官仿佛被蒙上了层无法穿透的薄冰。

    让人不寒而栗起来。

    不是那种人?

    不是那种人他能在一天之内遇到她两次?

    哪有那么多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