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1 也可以叫锦哥。

    因为两人不在一个班级,所以她们走到第二栋教学楼处就分开了。

    南桥二中是京城最大的高中,光高三班就设立了15个班级。

    临近高考,几乎每个人的座位上都堆了好几摞高高的书本和复习资料,基本最为醒目的便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看着这周围这熟悉又陌生一切,楚锦的双眸开始变得温热起来。

    多少次午夜梦回,她回到了这最懵懂的年龄,可惜,终究只是梦一场。

    记得网上曾经有过这么一句话:曾经,以为自己终于离开了炼狱,现在才知道,那时离开的是天堂。

    现在,她又重新回到这个年纪,她会好好珍惜拥有生命的每一分钟。

    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正直紧要时刻,楚锦才坐下没一会,座位上就已经堆满了一摞试卷。

    上厕所回来的同桌,一看到课桌上的试卷时,一瞬间都惊呆了。

    “卧槽!这么多试卷,你怎么不往后传啊?”

    闻声,楚锦抬眸看了苗欣然一眼,幽幽的道:“这些都是你的。”

    “尼玛!”苗欣然暗咒了一声,“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苗欣然是她的同桌,也是前身在这个班级唯一的好朋友。

    苗欣然此人可以说是一个超级大学霸,吃喝玩乐打游戏,上课看小说什么的几乎是家常便饭,可是无奈,人家就是资质好,无论什么问题,人家一看就会,老师一点就通,学习就跟玩儿一样,每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年级第三。

    “呵呵,”楚锦淡定的将手中的试卷翻过去一页,“说的好像这些试卷你真的会做一样。”

    像苗欣然这种逆天的学生,就是老师手心中的宠儿,试卷什么她根本就不用放在眼里。

    就连那些常规的练习题,也没见什么时候苗欣然去完成过。

    “这倒也是,”苗欣然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阿锦,我跟你说哦,最近我又发现了一种特别好玩,而且特别烧脑的游戏,要不要一起玩。”

    “不了,”楚锦执笔,开始试着解起试卷上的一道证明题,不得不说,数学什么的真的是太难了,前世她学的那些东西,差不多都已经还给马克思了。

    “卧槽!”苗欣然偏过头看到楚锦居然在认真的解一道证明题时,忍不住惊叹道:“阿锦,你改邪归正了啊?如此甚好,我早都说了,你要好好学习,要不然,怎么跟我考到一所大学去,不跟我上一所大学,咱俩又怎么一起浪?一起打游戏?一起看帅哥……”

    按理说,苗欣然是学霸,她是学渣,这两个人怎么也不会成为同桌,更不会成为好朋友。

    苗欣然之所以能和楚锦成为同桌,那是因为苗欣然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任何一个人跟她同过桌之后,成绩就会呈直线下滑,老班为了不让她在祸害其他同学,就安排他跟楚锦坐一位子了。

    因为楚锦本身就是个草包级的学渣,跟本就不需要被苗欣然影响。

    “阿锦,”苗欣然索性也不玩游戏了,双手托着下巴,就这么看着楚锦,质问道:“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还在惦记着文俊熙那个渣渣?你是不是为了他才要改邪归正的?你是不是要还想跟他在一起?”

    苗欣然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唉,阿锦啊,不是我说,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文俊熙那个渣渣究竟有哪点好了,值得你为他这样?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楚锦停笔,将目光从试卷上移开,偏过头,语调微凉,“不是为了他。”

    只淡淡的五个字,却染着一种威慑力,让苗欣然一下子就闭上了嘴。

    她有些愣愣的看着楚锦。

    半晌后,才吐出了一句话,“你真的是阿锦?”

    眼前这人,眉眼如画,齿白唇红,就算穿着一身简单的校服,也遮掩不住她身上的那股子与众不同的气质。

    真的不像她认识的那个阿锦。

    楚锦笑了下,“当然,你也可以叫我锦哥。”

    苗欣然:“……”还没夸呢,就开始自我膨胀了。

    正在此时,沉默了好久的阿紫突然开了口。

    “阿锦,第二个任务已经下来了,要不要接啊?”

    楚锦挑眉,“我能说不接?”

    阿紫翘着二郎腿,“当然不能,不接的话是要被系统抹杀的。”

    楚锦道:“那你还费什么话?”

    阿紫:“……”宿主嘴皮子功夫这么厉害,我能说什么?我也很无奈啊?

    【叮!触发二级任务任务类型:获得一颗信仰的心。任务目标:帮助苗欣然解除当前困境!】

    帮助苗欣然解除困境!

    楚锦抬眸看了一眼正在玩游戏的苗欣然,这孩子不仅吃好,玩好,喝好,睡好,还学习好,能有什么困境。

    “阿锦,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是一名高阶的占卜师了,试试你的塔罗牌。”阿紫提醒道。

    “行。”楚锦微微颔首,意念一动,口袋里便多了一副塔罗牌,“欣然,”

    “怎么了?”苗欣然从游戏中回过神来。

    楚锦扬了扬手中的塔罗牌,“我来给你占一卜吧。”

    苗欣然一看直接乐了,“呦,不得了,三天小长假一回来,你都变成神棍了,还玩上塔罗牌了。”

    楚锦一本正经的道:“祖传的,要不要试试?不灵不收钱。”

    苗欣然犹豫了下,然后点点头,“好,”

    那副塔罗牌不断的在楚锦的手中变幻出各种花样洗牌,随后快速的摆出了圣三角牌阵。

    楚锦看着苗欣然,她的语调有点微冷,神情也很认真,“欣然,现在说出你想问的问题,然后随意翻出三张牌。”

    苗欣然垂着的眸子里快速闪过一丝落寞,片刻她才抬眸,脸上的那份嘻哈之意早已消失不见,“我想问,我心中想问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