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8 谁家的傻孩子

    莫之玄的眸色很深,第一次,他对一个普通人产生了浓浓的好奇感。

    不过,她也算不得普通人。

    凡是跟莫之玄这三个字牵扯上关系的,又怎能称得上是普通人?

    莫之玄在那站了半晌,直至那抹纤细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他才收回了视线。

    低眸,便瞧见了被她抛弃的桌凳,莫之玄不由得勾唇,倒是个有脾气的。

    不得不说,楚锦给他的意外真的是一个接着一个。

    而且,他隐约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异能’的气息。

    无论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一个已经废物了18年的人。

    “莫少,”李寒江一路小跑着过来,气喘吁吁的道:“赵家老爷子的生日宴会在‘皇庭酒店’时间是晚上7点,咱们还要过去吗?”

    之前赵家也给他送过请帖,不过他没太在意,连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扔一边了,赵家在他面前就如同一只蝼蚁一般,这种小门小户,他根本就看不上。

    没想到今天,莫少突然问到这个事情,而且,听着莫少话里的意思,他还要亲自去参加赵家的宴会,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一个小小的赵家,值得莫少亲自登门贺寿?

    李寒江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嗯,去一趟,”莫之玄缓缓点燃了一支烟,接着又道:“以你的名义。”

    跟在他后面这么久,李寒江自然是知道莫少这话里的意思,他也不多问,只是点点头,“好的,那我一会让助理安排下。”

    现在是下午的4点30分,时间还早。

    莫之玄微微颔首,他半眯着眸子,有些看不清眸底的神色,薄凉的嘴唇吐出烟雾,整个人显得矜贵又冷漠。

    李寒江想,这样的天之骄子,怎么会被贴上‘恶魔’的标签呢?

    外面的那些人要是知道,他们眼中的‘恶魔’是这样的一副天人之姿,恐怕都要疯了吧?

    莫之玄掐灭了烟蒂,指着地上的那些桌凳,说道:“把这些拿回车里,”末了,又加了一句,“直接送到凤凰园吧。”

    凤凰园是他的私人住处。

    李寒江的视线循着他的手指便看到了地上的桌凳。

    不过是两张普通的折叠凳,和一张普通的折叠桌,桌子上铺了一方黑色的桌布,桌布上的字很是醒目。

    ‘祖传占卜,测未来,欲后事,驱邪魔,心诚则灵。’

    李寒江吞了口口水,这莫少什么时候开始干起这个生意了?

    ‘祖传占卜?’

    难道莫少祖上是帮人占卜的?

    李寒江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李寒江一边收拾着桌凳,一边想着心里的小九九,在收拾桌布的时候,‘啪嗒’一声,一个黑色的手机从桌布上滑落到地上。

    李寒江吓的脸色一白,立马捡起了手机,还好,手机没摔坏。

    随即起身,将手机递到了莫之玄的面前,“莫少,您的手机。”

    “手机?”莫之玄看了一眼递过来的手机,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随后将手机放入了口袋里。

    莫少这是笑了?

    千年寒冰笑了?

    李寒江不敢置信的揉了揉揉眼,再次睁眼时,原本站在他面前的男人已经消失不见。

    **

    楚锦一边走着,一边跟阿紫聊着天。

    阿紫一脸哀怨坐在石凳上,“阿锦,我好无聊啊……”

    “无聊?”楚锦挑眉,“无聊就刷刷朋友圈,刷刷微博,你会发现,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

    “唉!”阿紫深深的叹了口气。

    “锦哥,”阿紫一脸讨好的笑意,“难道,你就没发现我现在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不一样?”楚锦笑道:“……你长高了?”

    阿紫摇摇头,沮丧的道:“不对。”

    “……你变白了?”

    阿紫继续摇头。

    “哦,”楚锦拉长尾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见她这样,阿紫的一双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满含期待的看着她。

    “你换肚兜了!”记得昨天昨天还是大红色的肚兜来着,今天就变成了浅红色的。

    话音一落,阿紫那双发亮的眸子,瞬间就灰暗了下来,“……锦哥,你果然是不爱我了!”

    楚锦:“……”

    阿紫从凳子上跳下来,有些委屈的说着:“锦哥,难道你都没发现,我已经30分钟没磕瓜子了吗?”

    “噗!”楚锦笑。

    绕了那么大一圈,原来是为了这事,“乖哈,一会给你买。”

    一听到‘买’字,阿紫整个人又活了过来,“要五香味哦。”

    “知道了。”楚锦点点头,说话间,她的视线落到了角落边上的一个文玩小摊上。

    在一堆大大小小,零零碎碎商品里,一个闪着淡绿色光芒的小物件显得格外的惹眼。

    阿紫自然也是发现了她的异样,连忙朝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

    就看了那么一眼,阿紫就道:“宋朝的玉扳指,倒是个好东西。”

    “宋朝的?”楚锦眯了眯眼,“你确定?”

    阿紫双手抱胸,“骗你又没有瓜子吃。”

    印象中,她的外公好像很喜欢这些文玩,而且,在前身的记忆里,外公待她确实不错。

    外公的生日宴会,她总不能空着手去,这样想着,楚锦就走到了摊位前,略扫了一眼摊子上的所有物品,发现,除了那个玉扳指闪着光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是平淡无奇。

    楚锦直接拿起了那个玉扳指,许是放置时间太长了,玉扳指的表面已经有了一层发黑的物质,遮住了玉扳指本身的色泽和花纹。

    “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是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闻声,他抬眸看了楚锦一眼。

    见来人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时,原本闪着光的老鼠眼瞬间黯然了下去,他懒懒的瞥了眼楚锦手上的那枚扳指。

    这个扳指是他批发这些假文玩的时候,老板当赠品送他的,这东西一看就是假的,摆在摊位上一年多了都没人问过。

    “两千块,不讲价。”老板随口答道,他也没指望这小姑娘真的买。

    “两千块?”楚锦挑眉,宋朝的东西,两千块倒也不贵,她点点头,拿出钱包,直接数了20张钞票递给了老板。

    老板拿着手中的红钞,愣愣看着转身离去的楚锦,半晌才反应了过来,微微摇头,感叹着。

    “唉!谁家的傻孩子……”拿两千块钱,就买了个黑漆漆的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