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19 宋朝的玉扳指

    从零食店出来。

    傻孩子楚锦拿着玉扳指边走边看,十分嫌弃的说着:“就这么个黑漆漆的东西,真的是宋朝的?”

    “当然,”阿紫翘着二郎腿,边嗑瓜子边说:“看在五香瓜子的份上,你把它丢到空间来,我给它清洗下,保证让你惊*********,”楚锦点点头,捏着玉扳指的指尖微微翻转了下,玉扳指就被她丢到了空间。

    她也很好奇掩盖在这一层黑灰之下的玉扳指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尊容。

    由于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等她到了赵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六点了。

    客厅里,赵申东和李如玉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

    “你还知道回来?”李如玉一脸怒气的看着她,“不是让你早点回来吗?你知不知道我们一家人都在等你一个人!”

    楚锦抿唇,没有说话。

    赵申东出来打圆场,“行了,行了,回来就好,赶快上楼把衣服换了。”

    楚锦抬脚上楼。

    赵家给她准备的是一条,粉色的长裙,倒也适合她这个年纪,楚锦换好长裙站到镜子前,镜子里的人儿眉眼如画,一席粉色长裙衬得她那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白皙了。

    看来,这赵家有些时候还是有些良心的,最起码,他们没有准备一条不合身或者破破烂烂的裙子来为难她。

    不过,等到她下楼看到赵壹灵的时候,就知道赵家的用意了。

    赵壹灵着一身淡蓝色的一字肩贴身礼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裙摆处镶着细细碎碎的钻石,走起路来,那些细碎的钻石随着波动,闪着耀眼的光芒,整个人显得飘飘欲仙,宛如云端上的仙子,加上她的五官精致,配上这么一席长裙,简直就让人移不开眼。

    在反观自己身上的这条粉色长裙,单独看起来倒也是赏心悦目,但是站到赵壹灵面前,就显得有些稚嫩了。

    李如玉非常满意的看着赵壹灵,不愧是她生的女儿,这气质,这样貌,相信只要过了今晚,豪门的这个圈子里就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女儿了。

    想要在这个圈子里扬名,光有才华可不行,还要有脸蛋。

    今天晚上的宴会赵家会邀请很多高官达人,而且,她听说,今天晚上京城的大佬李寒江也会来!

    李寒江,上流社会的一个传奇!

    赵家若是攀上了李家这么根高枝,那她就是做梦也会笑醒的。

    李如玉深信,李寒江早晚都是赵壹灵的囊中之物。

    毕竟,她对赵壹灵的样貌是不缺乏任何信心的。

    李如玉的视线一偏,落到了款款下楼的楚锦身上,原本含着笑意的眼底闪过一丝阴凉,这个小贱人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一条那么老气的粉色长裙居然让她穿出来了一种青春灵动的味道。

    不过,再漂亮也没用了,迟早还是要嫁到莫家那个死人窟,这样想着,李如玉心里便好受多了。

    她上前挽住赵壹灵的胳膊,宠溺的说:“我们家灵儿穿这身礼服真是好看。”

    一边的赵申东也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他这一辈子最大的傲点便就是这个女儿了。

    赵壹灵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目光落到姗姗来迟的楚锦身上,嘴角的笑容便僵住了,她一直都知道楚锦有几分姿色,但是她不知道楚锦竟已经不俗到这种程度,纵使一身老气的长裙也遮掩不住她身上那脱俗的气质和清隽的五官。

    向来都是衣服挑人,到了她这里,就变成了,人美穿什么都好看。

    赵壹灵有些不甘的咬牙。

    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任楚锦在美,不过都是她的一块垫脚石罢了。

    **

    晚上7点,皇庭酒店。

    赵申东一行人在众人的瞩目下走进宴会厅,他们中间的那个发光点自然是赵壹灵。

    雪白色的灯光打在赵壹灵的身上,裙摆处发出闪耀的光,无形中透露出一股出尘的气质,宛如雨后白莲,嘴角噙着一丝自信的笑意,仿佛她才是这个宴会的主角一样。

    边上的男宾更是停止了继续与人交谈,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如同天仙般的美人儿,想知道那是谁家的女儿。

    连带着跟在后面的楚锦都被人多看了好几眼。

    美人就是美人,号召力果然很大。

    赵壹灵落座不久,便有年轻的公子哥过来搭讪,赵壹灵眉眼含笑,偶尔会附和几句,既不迎合,也没拒绝。

    她很享受这种被人追捧着的感觉。

    在听完这个公子哥的自我介绍之后,赵壹灵低垂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嘲意,这人,连李寒江的一根小手指头都比不上,也敢往她身边凑!

    真是可笑!

    见美人无意,公子哥便兴致缺缺离去了,转身的时候,便见了不远处一席粉衣的楚锦。

    他重新整理了下仪容,往着楚锦的方向走了过去。

    公子哥走后,赵壹灵身边又围绕了两个衣着华丽的女子。

    其中一个说:“二表姐今天晚上真美,简直就像九天仙女下凡一样。”

    说话的这人是赵海的另外一个外孙女,钱佳怡。

    这话听得赵壹灵心里美滋滋的,但她还是面含谦虚的道:“就三表妹你的嘴甜,怪不得爷爷一直夸你聪明。”

    “二表姐。”钱佳怡亲昵的挽住赵壹灵的胳膊,甜甜的道:“你就别谦虚了,你可不知道,刚刚你进来的时候,那些人的眼睛都看直了呢!”

    “就是,就是,赵姐姐天人之姿,把那些公子哥的魂都勾走了一半。”站在边上的周可婷也附和道。

    赵壹灵嘴角的那抹弧度越发的明显了。

    “咦?”钱佳怡四处张望了下,“怎么没见那个草包啊?”

    “你不说我都忘了,”周可婷也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扭头看了一下,“说起来,我好像也没看见那个废物呢,她人呢?没来吗?”

    赵壹灵的下巴一努,朝着楚锦的方向望去,“喏,不是在那儿吗?”

    这么一看,赵壹灵嘴角的笑意瞬间就僵硬了几分。

    先前在她面前跟哈巴狗似的公子哥,此刻居然跟楚锦站在了一起,而且,两个人还有说有笑,好像还很开心似的。

    赵壹灵这个人,占有欲太强,虚荣心也太强。

    就算是她不要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尤其那个人还是她素来就瞧不上的楚锦。

    她向来在楚锦的面前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此刻,她看到那个公子哥居然跟讨好她一样在讨好楚锦,心里就难受极了!

    钱佳怡和周可婷也皆是一愣,不远处那个身形姣好,眉眼如画的人是那个卑微懦弱的草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