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899,大结局,上(一更)

    莫之玄慢慢的回眸,一手仍旧紧紧的握着楚锦的手,另一只手则是从空间里拿出长剑。

    长剑出鞘,带着巨大的光波。

    “啊!”空气中传来一道凄惨的叫声,郑楚依的身影瞬间便消失在视线之中。

    一切恢复平静。

    这边,郑楚依的身影刚消失,空气中又出现轩辕上宸的身影。

    他痛苦的站在楚锦面前,“凰儿,我能为了你生,也能为了你死,你为什么不能原谅我一次?凰儿,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凰儿……”

    看到轩辕上宸的身影,莫之玄有些担忧的看向楚锦。

    楚锦的脸上同样没什么变化,就像没看见轩辕上宸一样,指尖微弯,从空间中变幻出两根金针。

    金针瞬间便打撒了轩辕上宸的身影。

    整个过程,楚锦没有一丝丝的犹豫,也没有一丝丝的留恋与不舍。

    莫之玄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眼看着幻境被层层破灭,站在背后操纵着的老妪心里涌起一阵慌乱。

    她根本没料到,楚锦和莫之玄竟然这般强大!很显然,是她低估了他们!

    她一直以为,华国人爱吹嘘自己,很是膨胀,所以,楚锦和莫之玄应该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可怕才是……

    但……

    今天一见,这楚锦和莫之玄简直比传闻中的还要可怕。

    “美子回来了吗?”老妪收起眼前的景象,抬眸看向身边的武士。

    武士摇摇头,“还没有,”话音刚落,武士的眼前一亮,指向前方,“宫泽前辈,您看那边。”

    前方的画面上,有两个孩子应该踏入了8号庄园的地区。

    老妪瞬间便笑了起来,“好,很好!美子这件事办的非常漂亮!比禾子有用多了!你,马上去把这两个小东西引诱到阵中来。”

    “属下明白。”武士弯了弯腰,旋即便往外面走去。

    躲在暗处观察一切的美子,不由得握了握拳头。

    那两个笨蛋!不是让他们不要来的吗!

    现在可要怎么办才好!

    美子紧紧咬着唇,脸上很罕见的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看了一会儿,美子悄悄的离开了这里,往宝宝贝贝的方向走去。

    宝宝贝贝正站在莫家老宅的里面。

    此时,阵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所以他们所看到的,还是莫家老宅的原样。

    宝宝挠了挠脑袋,有些不解的道,“这里也没什么不一样啊,贝贝,是不是我们搞错了?”

    贝贝微微皱眉,“你能感受到粑粑麻麻的气息吗?”

    宝宝摇摇头,“感受不到,都这么长时间了,粑粑麻麻可能已经回家了。”

    “那美子呢?美子去哪了?除了我们,这里根本就不像是有人来过的地方。”贝贝接着道。

    宝宝眯了眯眼睛,打量着四周,“贝贝,你不是精通五行八卦吗?快用你的天眼看看,这里是不是另有玄机。”

    贝贝点点头,竖起两指,在眼睛前缓缓划过,一道精光萦绕在她的手指上,再次睁眼时,贝贝的双眼已经变成金黄色的一片。

    天眼已开,贝贝已经能看到这里不同寻常的一切。

    片刻之后,她缓缓收起天眼。

    宝宝立即问道,“贝贝怎么样,看到什么了吗?”

    贝贝缓了缓心神,而后道,“我看到这里被人布了阵,粑粑麻麻肯定是进入阵里面去了,所以我们才看不到他们。”

    闻言,宝宝立即道,“那怎么办?粑粑麻麻会不会有危险,我们赶快进去救粑粑麻麻!”

    “你先别慌。”贝贝拉住宝宝的胳膊,“等我先启动阵眼,咱们才能进去。”

    隐藏在暗处的美子刚要走出去阻止宝宝贝贝。

    这时,武士却从另一边走出来。

    有武士在,自己的计划根本行不通!

    这两个傻子!真是太冲动了!怎么能随随便便来这个阵中了!他们这不是在给里面的两位大人拖后腿吗?

    美子很是着急,但是也无可奈何,她现在并不能与武士抗衡。

    还是静观其变吧。

    美子悄悄的跟在了武士的后面。

    贝贝在五行八卦这边本来就比较有天赋,所以,她很轻易的就打开了这个阵。

    两个小家伙直接走到了阵中心的位置,四周亭台楼阁,鸟语花香,还有各种好吃的飘来的香味。

    各种糖果的香甜味,勾得人欲罢不能。

    但是宝宝贝贝却不为所动,两个那么爱吃糖的小家伙,此时就像没看见这些糖一样。

    “妹妹,你小心点,别松开我的手。”宝宝紧紧抓住贝贝的手。

    贝贝点点头,“嗯。”

    “两位小朋友,你们是来找你们的爸爸妈妈的吗?”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道很是生硬华夏语。

    宝宝贝贝回头,很是警惕的道,“你是谁?”

    两个小家伙不是傻瓜,他们知道,出现在这个阵中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别怕。”武士蹲下来,从兜里掏出两颗糖果,“两位小朋友,叔叔不是坏人,叔叔是你们爸爸妈妈的好朋友,是他们让我来找你们的。”

    宝宝轻笑出声,“就你这样的,连话都说不好,还好意思说是我粑粑麻麻的好朋友呢?你们的龟田队长呢?让他出来见我。”宝宝可是看过不少抗战剧的,对东瀛人那叫一个痛恨。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眼前这个人,很明显就是一个东瀛小鬼子!

    武士皱了皱眉,“小鬼!过来!要不然,我可就要动手了!”

    “小鬼叫谁呢?”宝宝双手抱胸,看向东瀛小鬼子,微微挑眉。

    “小鬼当然是在叫你!”武士想也不想的回答。

    宝宝和贝贝同时轻笑出声。

    连带着躲在暗处的美子都忍俊不禁。

    这个宝宝倒没有看上去那么弱。

    武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一个小毛孩给耍了!当即便怒火中烧!大步的朝宝宝贝贝面前走过来!恢复原本凶神恶煞的面目。

    只是,那武士还没走到宝宝贝贝身边,脚下一个趔趄,就直接跪在了地上。

    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哈哈哈,东瀛国来的二愣子,居然连路都走不稳!”宝宝叉腰大笑。

    贝贝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张符纸,贴在了武士的脑门上,“你就给我跪这儿一辈子反省思过吧。”

    这是定身符,如果没有人画符之人去解咒的话,被定身之人,将会画地为牢,永生永世的被困在那里。

    做完这些,贝贝在拍拍手,略带讥诮的道,“东瀛人也不过如此嘛,居然连四岁的小孩儿都打不过,我都替你们感到害羞。”

    武士被困在那里,又羞又恼,偏偏,嘴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美子躲在暗处,心下好奇。

    宝宝和贝贝是怎么知道,武士是东瀛人的呢?

    普通话说的不标准,也可以是其他国家啊。

    将武士定格在那里,宝宝贝贝继续往前走着。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已经慢慢的靠近了他们,那挥舞着的双手,似乎能马上掐上他们的颈脖。

    宝宝贝贝就像没发现似的,继续往前走着。

    这个人就是这里掌控全局的老妪。

    美子紧紧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这个老妪是她多年以来的噩梦,此时,就算她有心出手救宝宝贝贝,但也不敢……

    她不敢。

    这个老妪和刚刚那个武士比起来,段位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她是真的非常厉害。

    就在美子犹豫间,老妪已经成功将宝宝贝贝放晕,抗在肩上带走了。

    美子立即跟上老妪的脚步。

    眼看着老妪将宝宝贝贝关在了一个黑匣子里。

    黑匣子很小,看起来只有一个礼物盒那么大,却能成功的将两个孩子装在里面。

    美子密切的注视着老妪的一举一动,还在心中悄悄的记下了开启黑匣子的口诀。

    等到老妪离开黑匣子之后,美子就快速的走到黑匣子面前。

    将黑匣子悄悄的藏在了怀里,换了一个空的黑匣子放在上面,以假乱真。

    做好这一切之后,美子便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屋子里脏乱不堪,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杂物间,很难想象,美子平时就是住在这里的。

    一张小小的床上,放满了各种破旧的人偶。

    美子将黑匣子放到床上,缓缓闭上眼睛,默念口诀。

    瞬间,黑光咋现。

    宝宝贝贝出现在地上,两人有些茫然的揉着眼睛,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很显然,他们还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美子?你怎么会在这里?”看到美子,宝宝有些激动的出声。

    “嘘!”美子立即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唇间,做出噤声状。

    宝宝立即捂住嘴巴。

    贝贝看着眼前的美子,若有所思。

    “美子,你到底是什么人?”贝贝看向美子,微微皱眉,而后道,“是你把我们吸引到这里来的。”

    美子也不解释,只是道,“这里不安全,你们如果不想拖累父母的话,就赶紧离开!”

    “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我们是不会离开的。”贝贝接着开口。

    美子微微皱眉,“做一个听话的孩子,不要让父母担心,大人之间事情,你们小孩子不要掺和进来。”

    宝宝一听乐了,笑着道,“美子,说的好像不是个小孩子一样。”

    “我跟你们不一样。”美子冷冷的回眸,并没有打算解释什么。

    “这里是哪里?”贝贝接着问道。

    “这里是宫泽舞川的老巢,你们不是她的对手,刚刚就是她把你们关进那个黑匣子里的,所以,听我的,赶快离开这里。”美子的神情很是严肃。

    贝贝也意识到了什么,“好,那我们马上离开。”其实美子说的对,如果她和宝宝要是坚持留下来的话,很可能会拖粑粑麻麻的后腿。

    他们不能当个拖油瓶。

    “这是这里的地图,你们按照这个路线离开,路上不管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记住都不要回头。”美子将一张牛皮纸塞到贝贝手中。

    贝贝接过地图,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那你呢?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美子摇摇头,“这里就是我家啊,我还能去哪里?”

    贝贝抓紧宝宝的手,“美子,今天的事谢谢你了,那我和哥哥就先走了,你好好保重。”

    美子点点头,送宝宝贝贝走出门外。

    在转身之前,宝宝抓住美子的手,“美子,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美子摇摇头,再次化作一个沉默的小美人。

    “哥哥,我们走吧。”贝贝抓紧宝宝的手。

    宝宝看了美子一眼,挣开贝贝的手,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套在美子身上,“天气冷,多穿点。”

    美子也没有拒绝,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简短的吐出三个字,“快走吧。”

    “我们走了。”宝宝转身拥抱了下美子,然后才牵起贝贝的手,快速的离去。

    美子站在那里看着宝宝贝贝的身影,好一会儿,才转身进了房间。

    宝宝贝贝根据地图的提示,很快便来到了安全地域,为了不在给粑粑麻麻添麻烦,两个小家伙快速的回到了华贵园,在家里等待着楚锦和莫之玄。

    华贵园里外都设有结界,一般的东西根本进不来。

    两人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着。

    宝宝趴在窗户前,一脸担心的道,“贝贝,你说粑粑麻麻不会有事吧?”

    贝贝正在拿着水彩在作画,“没事的,粑粑麻麻都那么厉害,哥哥你不用担心。”在贝贝眼里,就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难倒粑粑麻麻的,他们就是自己心目中的神。

    宝宝叹了口气,接着道,“那你说,美子会没事吗?”其实宝宝真正担心的人是美子。

    贝贝继续手中的动作,“哥哥你不用担心,我看美子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弱,你就放心吧,都没事的。”

    宝宝看着窗外天边的云,“你说,一会粑粑麻麻回来,会不会把美子也一起带回来呢?”美子那么可爱,留给他当个妹妹也是极好的。

    “别做梦了,”贝贝有些无语的道,“粑粑麻麻连我们两个都嫌麻烦,还会在带一个麻烦回来吗?”

    闻言,宝宝深深的叹了口气,没在说话。

    过了一会儿,贝贝放下手中水彩,抬眸看向窗外已经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朝着宝宝道,“哥哥,今天晚上粑粑麻麻都不在家,我们来给把粑粑麻麻准备一个惊喜吧?”

    “什么惊喜?”宝宝看向贝贝,大眼睛里闪烁着疑问。

    “我们来给粑粑麻麻准备一顿美味的晚餐吧,要不然,粑粑麻麻辛辛苦苦的打怪回来,还要照顾我们。”贝贝接着开口,到底是女孩子,贝贝的心思要比宝宝的细腻很多。

    闻言,宝宝立即很是兴奋的从凳子上跳下来,“好啊好啊,我这就去拿手机,对了,要去买菜吗?我知道麻麻最喜欢吃酸菜鱼和宫保鸡丁。”

    “那粑粑呢?”贝贝看向宝宝。

    宝宝接着道,“粑粑,粑粑就是个妻管严,麻麻喜欢吃什么,他就喜欢吃什么。”

    在没认识楚锦之前,莫之玄直接就不吃东西,喝水就行了。

    他本就到了辟谷的境界。

    贝贝摸了摸下巴,点点头,“嗯,说的好像是有几分道理,那你快去拿手机,我去楼下厨房看看都有些什么蔬菜,你拿好手机就下来找我。”

    宝宝摆摆手,“知道了,快去吧。”

    两个小家伙分头行动着。

    凤凰庄园这边。

    楚锦和莫之玄直接找到了阵中的宫泽舞川。

    宫泽舞川坐在一个古老的桌子前,一脸的淡定,眼底还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她的左手上方,正防着一个黑匣子。

    “你们终于来了。”宫泽舞川抬眸看了莫之玄和楚锦一眼,眸子中,闪烁着不屑。

    莫之玄和楚锦在她眼中,不过是两个年轻的后生而已,这样的两个人,她根本没必要放在眼里。

    更何况,她现在还有两个人质在手,只要有这两个人质在手,莫之玄和楚锦也就只有乖乖束手就擒份。

    “宫泽舞川?”楚锦微微眯眼。

    她对这个人还有点印象,她如果记得没错的话,那井田上二就是宫泽舞川的手下。

    原本以为东瀛国已经夹起尾巴做人了,没想到,一直到现在,他们还敢来这里造作。

    “记性不错。”宫泽舞川抬眸看向楚锦,“难为你还记得我,楚锦,莫之玄,你们掌管三界,而我则是好好呆在世俗界,咱们三人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又何必一定要跟我过不去呢?”

    楚锦微微勾唇,“你跟世俗界过不去,就是跟我们过不去。”无论是百年之前,还是百年之后,世俗界永远都是三界的根,没有世俗界,哪里来的三界?

    有世俗界,这三界才能平衡。

    况且,楚锦还是从世俗界走出去的,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女子更有责。

    发生了这种事情,楚锦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宫泽舞川淡淡的笑了下,嘴角扯出一丝讥诮的弧度,“这么说,你们夫妻俩,是一定要跟我们过不去了?”

    楚锦微微眯眸,指尖微弹,一枚金针从她指尖飞射出去,染着一股凛冽的威慑力。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直接拿命来吧。”语落,那枚金针就直直的往宫泽舞川的面门上飞射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

    之间那宫泽舞川轻轻抬手,两指一夹,直接夹住了那枚金针。

    “你们华夏人常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两位,今天我也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宫泽舞川说完,就将指尖的金针狠狠的一甩,那金针转瞬便往楚锦的方向飞射过来。

    楚锦微微勾唇,双眼间倒映的皆是金针的影子,她没有做出任何反击,就这么的站在那里,那枚金针直直的朝着楚锦的左眼中飞射而去,只是,楚锦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宫泽舞川看着楚锦,微微眯眼,双拳紧握,还差一点,再差一点,楚锦若还是无动于衷的话,那么她的左眼就废了。

    只见,那枚金针在接近楚锦的眼睛还剩下零点零一米的时候,就自己消失了,就好像,穿越到另外一个时空了一样。

    宫泽舞川的眼睛里闪过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楚锦的能力,似乎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值。

    幸好,自己还有两张王牌在手,要不然,今天自己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边上有张椅子,楚锦顺势坐下来,朝着莫之玄道,“快把她解决了吧,宝宝贝贝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回去吃饭呢。”

    “好。”莫之玄微微颔首,同时,右手中幻化出一个泛着蓝光的圆球来。

    见此,宫泽舞川立即后退一步,将黑匣子紧紧的抱在怀里,“你们别乱来,要不然,我就让那两个孩子陪着我一起死!”

    闻言,楚锦面色一变,“你说什么?”

    莫之玄也收回了手中的圆球。

    “莫景行和楚鸽,这两个孩子在我手中!”宫泽舞川紧紧的抱着黑匣子,“你们赶快自废灵力,跪在我面前跟我们东瀛国道歉,要不然,我现在立马就送这两个孩子去见阎王爷!”

    楚锦微微眯眸,抬手看了看左手上的腕表,根据腕表的显示,宝宝贝贝现在已经在华贵园了。

    这宫泽舞川,怕是在使诈吧?真以为自己那么好骗呢?

    楚锦给莫之玄递了个眼色,莫之玄也是秒懂,直接一个闪身,就这么闪现在宫泽舞川身边,一柄弯刀,直接割破了她的喉咙。

    他的速度太快,宫泽舞川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这样被莫之玄的秒杀了。

    宫泽舞川没想到,楚锦和莫之玄居然这么狠,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可以不顾。

    这个黑匣子被她施加过咒语,除了她,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打开!

    “你们……会后悔的!”宫泽舞川在闭眼之前,说出了这么几个字,接着道,“今天就算是我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个东瀛国的武士在,总有同一天,华国人民会是我们的脚下之臣……”

    “闭嘴吧你!”楚锦一脚踢在了宫泽舞川的脑袋上。

    宫泽舞川死不瞑目!眼睛瞪的大大的!有些渗人。

    美子躲在暗处,目睹了这一切,嘴角勾起一丝畅快的弧度。

    死了!

    死了!

    宫泽舞川这个变态终于死了!

    宫泽舞川死了,这个阵也就消失了,周围的一切都恢复原状。

    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宫泽舞川的尸体直接随着阳光的照射而灰飞烟灭。

    楚锦站在原地,微微蹙眉,心里在想着宫泽舞川消失前的最后一句话。

    她说,还有千千万万个东瀛武士在后面。

    这就代表着,东瀛国的目的的确是整个华国。

    他们今天虽然消灭了一个阵,但,说不定,后面还有很多个阵呢……

    这些阵对于她跟莫之玄来说,很简单的就破解了,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后面的路,还非常难走。

    莫之玄看出了楚锦的担忧,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自古邪不胜正,不会有事的,这件事,我会亲自跟来往三界的使者沟通,让他们提前做好防范工作。”

    闻言,楚锦点点头,收起眼底的担忧。

    “快回去吧,宝宝贝贝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莫之玄牵起楚锦的手。

    “嗯,走吧。”两人十指相扣,往门外走去。

    两人走后,美子从门后走出来,她看着两人的身影,然后蹲在地上捡起了一根金针。

    阳光下,那根金针正闪烁着一股耀眼的金光,让人有些睁不开眼睛来。

    美子眼前浮现起楚锦是使用起这套金针的身影来,眼底,浮现出崇拜的光芒,而后,很是郑重的将这枚金针放到了上衣口袋里。

    终有一天,她也会成为自己想象中的那种人。

    “妈妈,我们可以回家了。”美子蹲在地上捡起了墙角处的那个破旧的娃娃。

    娃娃看上去已经破旧不堪了,但是美子却非常宝贝,还十分诡异的叫着“妈妈。”

    美子拖着沉重的步伐,小小的身影也消失在黄昏之下。

    黄昏中,莫家老宅显得神秘而又古老。

    一些看见的,看不见的,都在继续进行着。

    谁也不知道,黄昏中,美子的归途到底在哪里。

    华贵园。

    楚锦和莫之玄刚走进别墅门口,就听到从里面传来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远远的听着,很像是炒菜的声音。

    炒菜?

    想到这个词汇,楚锦和莫之玄立即对望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疑惑。

    难道说,家里这是来了客人?

    怀着某种复杂的心情,楚锦和莫之玄继续往里走着,来到客厅,就听见贝贝的声音。

    “哥哥,应该放盐了!”

    “那是糖!哥哥真笨!”

    “哥哥,放醋放醋!麻麻喜欢吃酸一点的。”

    贝贝叹了口气,“哥哥,那是生抽……哥哥,同样都是粑粑麻麻的孩子,你为什么会如此优秀呢?”

    宝宝有些无奈的道,“这是烧火做饭,本来就不是男孩子的事情,男子汉顶天立地,怎能委身与厨房呢?”

    宝宝根本没想到,这看手机上,炒菜还挺简单的,自己动起手来,居然这么难!

    比练功还难!

    “可粑粑就经常下厨房啊!”贝贝有些不服气的道,“哥哥,你这句话说反了吧,你见过麻麻下厨房吗?”

    在他们家里,麻麻根本就不需要操心这些事情,都被粑粑一个人承包了,所以贝贝下意识的认为,这些事情本就应该是男人做的,女孩子,只要负责美,负责吃就行了。

    “粑粑那是妻管严!”宝宝吐槽。

    听见这话,楚锦轻轻挑眉,莫之玄的脸色有些沉重。

    妻管严?

    这小子是在哪里听来的这么奇怪的词汇的?

    “宝宝贝贝,你们在干什么呢?”楚锦和莫之玄笑眯眯的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两个小家伙正站在椅子上,一人拿着个大勺,站在锅边,正有模有样的炒着菜。

    “麻麻,我和哥哥正在炒菜呢。”贝贝利落的将菜盛在盘子里,然后从椅子上溜下来,往楚锦身边走去,“粑粑麻麻,你们赶快出去吧,这里交给我哥哥就行,你们也辛苦一天了,快去沙发上坐会儿吧。”

    贝贝将楚锦和莫之玄往客厅里推。

    宝宝也回头道,“对啊,粑粑麻麻,你们快去歇着吧,这里交给我和妹妹就行了。”

    楚锦有些担忧的道,“你们两个真的行吗?需要我和爸爸来帮忙吗?”毕竟这两个小人儿才只有四岁而已,换做是寻常人家,生活还很难自理,他们俩倒好,直接掌勺了……

    这要是说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这是在虐待儿童呢……

    “麻麻,我和妹妹已经长大了,可以孝敬你和粑粑了,你放心,我们可以的。”宝宝一脸认真的朝着楚锦道。

    看着宝宝贝贝那一脸的懂事样,楚锦真的很开心。

    一个母亲最大的成功,就是看着自己的儿女成长。

    “既然两个宝贝儿这么懂事,那咱们这两个老人家就过去休息吧。”莫之玄扶着楚锦的肩膀,带着她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楚锦笑嗔了他一眼,“你才是老人家呢。”

    厨房里的炒菜声仍旧在继续。

    大约三十分钟之后,宝宝贝贝端着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

    见状,楚锦连忙站起来,笑着道,“妈妈来给你们帮忙。”

    “不用了,麻麻,我们自己来就行,你和粑粑,你们就好好坐在那儿吧。”宝宝制止楚锦的动作。

    莫之玄也按着楚锦的肩膀,笑着道,“老人家,您就好好坐这儿吧,这腿脚不利索的,就别给宝宝贝贝添麻烦了。”

    恍惚间,楚锦真的有一种自己已经老了的感觉。

    宝宝贝贝一共做了四菜一汤。

    酸菜鱼,宫保鸡丁,木耳奶白菜,西红柿茶鸡蛋,鸡汤。

    全都是楚锦平时爱吃的菜。

    虽然卖相有些不太好看,但是这份浓浓情谊是什么也代替不了的。

    “麻麻快尝尝好不好吃。”贝贝给楚锦夹了一块酸菜鱼,眼底,满含期待。

    宝宝则是给莫之玄的盛了碗鸡汤。

    宝宝贝贝毕竟才四岁,烧的饭菜自然没有那么可口。

    但是,今天晚上却是楚锦和莫之玄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晚餐。

    这是源于子女的爱。

    一家三口在世俗界的这几天,的走遍了世俗界的大好河山。

    此行,也给宝宝贝贝增长了不少的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