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9她自己才是最粗的大腿

    “你以为我们会回答你……”黑袍男人哈哈一笑,笑声中有疯狂和绝望。

    顾风华也没理会他,只是对小白花道:“贱贱,你要是问不出来,我就把你炖鸽子汤。”

    在顾风华说完这句话后,小白花的那些藤蔓噌的长出了密集的钢刺,毫不留情的扎进了黑袍男女的肉里。

    “你以为这样就……啊——啊——”黑袍男人刚准备说句狠话,结果说一半就发出了痛不欲生的惨叫声。接着黑袍女人也要张嘴嚎叫。

    “好吵!”顾风华不悦的道了句。

    下一刻,小白花的一条尖细的藤蔓立刻刺穿了黑袍男女的下颌,将他们的舌头瞬间刺烂。痛不欲生的嚎叫声戛然而止,只能发出诡异的嗬嗬声。

    “哎呀,这下他们就是想说也说不出来了。”顾风华略有些遗憾的说完这句,黑袍男女的眼中刚掠过一丝快意,就被顾风华下一句话打碎,“不过我也不想知道。弄死吧,但是不要死的那么轻松。”

    “弄死?”白胖子眨巴眼睛重复。

    “对啊,不然呢?”顾风华也眨巴眼睛,“这样的人渣,给贱贱当养料都是委屈贱贱了。”

    嘤嘤婴,主人,你终于说了句良心话了。小白花心中疯狂呐喊。

    “贱贱的钢刺这么厉害的么?”洛恩恩看着黑袍男女扭曲的面孔,惊讶的问道。

    “有毒的。”顾风华淡淡的说道,“他也就有这么点用了。”语气中的一丝嫌弃谁都能听出来。

    白胖子和洛恩恩相对无言。这样能打能干活还有毒的妖植,顾风华却是这样的嫌弃。

    小白花假装没听到自己主人的嫌弃,而是努力的开始折磨黑袍男女。听到主人说的黑袍男的喜欢断人手脚把人做成人彘,那就慢慢的把他做成人彘吧。黑袍女人喜欢毁别人容貌,那就先毁容再折磨,哦,不对,其实现在已经在用他的毒刺折磨他们了。

    于是,小白花开始用有毒的钢刺将黑袍女人的脸扎成了蜂窝,黑血长流,画面可怖,辣眼睛,顾风华不想看了。

    黑袍男女的眼中满是崩溃和绝望。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今天会这样栽在了这里。还有浑身的血肉骨头,犹如被烈火焚烧一般,又犹如被千刀万剐一般,痛不欲生,无法宣泄。

    “东西先扔出来。”顾风华冲小白花说道。

    小白花的藤蔓动了起来,一会后,一条藤蔓勾出了两个小包送到了顾风华的面前。顾风华看着两个满是血迹的包,完全没有接的欲望。洛恩恩倒是不嫌弃,一把接了过去,开始翻找起来。没办法,她最穷啊!

    送了两个小包出来后,没多久,藤蔓又送出来几把制作精良的飞刀,顾风华给了白胖子。又过了一会,藤蔓送出来一个黑色的圆形物体。顾风华接过去,黝黑冰凉,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更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白胖子接过去,对着天空看了半天,不明所以。

    “不知道。”顾风华纵然看了万物志,也无法判断这是什么。白胖子递回给顾风华,顾风华顺手放进了储物手镯里。

    在说话的这会功夫,白胖子再转头去看贱贱,却惊悚的发现,黑袍男女已经被贱贱吸收的只剩下白骨了,就是字面意思,直接消化了。再过一会,白骨都没有了,只剩下两套破烂的黑袍。这玩意更难吃,贱贱表示这个坚决不吃。

    “去洗洗,漱个口再回来。”顾风华嫌弃的挥手让贱贱去清理下个人卫生。

    白胖子和洛恩恩诡异的在贱贱那个花盘上看出了怨念的神情。

    “衣服烧掉吧,这里的痕迹清理干净。”顾风华是个讨厌麻烦的人,所以打算把这些都处理掉。

    “好。”洛恩恩手脚麻利的干活去了。

    雌雄双煞就这样憋屈的消失在了世界上,再不留一丝痕迹。

    等干完这一切,顾风华就发现白胖子和洛恩恩两眼发亮的看着她。

    “怎么了?”顾风华疑惑的摸了摸鼻子,难道自己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大姐头,以后,请罩着我们!”白胖子和洛恩恩异口同声的喊出来。天啦噜!他们居然抱到了这么粗的一条大腿啊。他们觉得,以后在学院是真的可以横着走啦。节操什么的,能吃么?

    顾风华黑线,大姐头,这么俗气的称呼!

    “以后的饭你包了就没问题。”顾风华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不要喊大姐头,太难听了。”

    “好好好!”白胖子忙不迭的点头。

    “那我呢?”洛恩恩委屈巴巴指了指自己。

    “你照旧就行。”顾风华笑眯眯的拍了拍洛恩恩的狗头,然后拿出一把零食递给了洛恩恩,“这是奖励。”

    洛恩恩开心的接过去,跟着风华就是好啊,有好吃的,还有大腿抱。谁也不能把她和顾风华分开!

    凌天学院的导师们在山脉中不管再怎么搜索,再也没有发现雌雄双煞的踪迹。直到所有的学员们都回来了,导师们才彻底放下心来。让一部分实力高强的导师和官府派出的高手们继续在山脉中搜索,然后山脉的出口开始准备统计历练的成绩了。

    注意,是准备统计成绩,还没有开始正式统计,要等所有的学员们都回来了,副院长宣布历练结束才能开始统计。

    所以,顾风华一行三人阴险的埋伏在了离出口不远处的地方伏击回来的学员,抢夺他们的铭牌。

    被抢夺了的学员心塞的程度几乎要冲破天际了。眼看终点就在面前,导师们也都在前面了,结果被人打劫了!他们还不能开口求救,一旦求救,就代表历练失败!能不心塞么?

    被打劫的学员们心塞,那些眼睁睁看着顾风华他们打劫的导师们,也很心塞好么?

    这三个熊孩子到底是谁家的啊?完全无视他们,就在他们眼皮底下理直气壮气势汹汹的打劫别人。关键是他们还不能开口提醒或者阻止。谁让历练没有结束呢?谁让抢夺铭牌本身就是历练的一项内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