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447章 再遇

    安城一家新开的私人会所,阿晖成功见到了容媛。

    她比一年前黑了些,也更瘦了些。不过人看起来很精神,不是那种营养不良的瘦。

    阿晖猜测,这一年容媛在生活上应该很艰辛。

    “媛媛!”阿晖还是和一年前一样,就是看起来有点憔悴。

    容媛把沏好的茶给他倒上,笑道,“最近还好吗?”

    “媛媛,你这一年都去了哪里,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为什么你不接?”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阿晖,当初我和你说过的。”容媛端起面前的茶浅浅尝了一口,“后天就是我妈妈的忌日,无论我在哪儿我都会回来。”

    阿晖心想:还好你回来了,要不然他得疯!

    如果不是因为容夫人的忌日,容媛大概不会想回来吧。

    “那这一年你过得好吗?媛媛,你好像……”

    阿晖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再次见到容媛,她似乎比之前更接地气了,没了千金小姐的娇气。

    一个从没吃过苦的千金小姐,到底要经历什么才能变成这样。

    阿晖看着心疼啊,其实容媛完全不必承受这些,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帮她顶着那片天,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容媛接过他的话,玩笑似的开口,“是不是觉得我比之前丑了些?”

    她在花城待了一年之久,不再养尊处优,每天日出而作能不丑吗?

    “没,没有,你还和以前一样美。”阿晖说这话的时候难为情的闪烁了下双眼,他一个铁铮铮的汉子,也只在容媛跟前羞涩。

    还好他皮肤黑,要不然被人看出脸红多难为情?

    “呵呵。”容媛只是笑,“我爸这一年怎么样?容家有了新女主人了吗?”

    “那倒是没有。”阿晖不想再瞒她,“媛媛,其实你爸……”

    “你说吧,经历了这么多事我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我爸,你觉得我还会对他抱什么希望吗?”

    阿晖顿了下开口,“其实你爸在外面除了容韵的妈妈还有别的女人,而且那个女人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他之所以这么不重视你们姐妹,全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儿子,你和容韵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个消息对于容媛来说如遭雷击,她可以忍受容父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因为他本就是个风流的男人,听到这个事容媛并不惊讶,但是容媛不能接受,容父在外面除了容韵以外还有私生子。

    难怪,他那么看重容家,看重权势地位,都是为了他所谓的私生子。

    容媛急急问,“阿晖,那我妈妈的死是不是和那个女人有关?”

    “多少有点关系吧,你爸逼着你妈离婚,你妈要容家一半的财产,以你爸的脾气怎么可能分一半的财产你们母女,所以……”

    “一定是他,阿晖我一点疑问都没有了,我妈妈的死肯定是我爸爸造成的。”一年前容媛就有所怀疑,妈妈的死和爸爸有关,只不过那时候她内心比较乱,也没有什么势力和容父对抗。

    虽然现在容媛依然没有能力和容父抗衡,但容媛有信心一定会给妈妈报仇,她只需要对等待机会。

    在花城待了一年,容媛学会了很多东西,也学会了什么叫做忍辱负重。

    报仇这个事不能太心急。

    “媛媛。”阿晖满脸愧疚的看着她,“实在对不起,这件事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但我答应了爸爸保密,所以……”

    容媛明白,她认识阿晖多年太清楚他的脾性,这个男人只要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照办。

    “阿晖,你不用自责,我明白,我都明白的,你帮爸爸办事自然什么都要听他的,我理解你的难处。”容媛问道,“阿晖,你可以告诉我,他的私生子现在多大了吗?”

    “五岁半。”

    五岁半?

    容媛皱起眉。

    “你爸爸很溺爱这个儿子,几乎把他当成了命,以后容家的一切也会被你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继承。”

    容媛冷笑声,心知肚明。

    有了儿子,容父当然不在乎她和容韵的死活。

    “阿晖,我回来的事你千万要保密。”

    “你想怎么做,媛媛,你可以告诉我,我帮你。”

    容媛摇头,“阿晖,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这是我和我爸爸之间的事,你只要保持中立就好。”

    她是不想阿晖夹在中间太为难,毕竟阿晖是容父一手养大的!

    “媛媛,我是站在你这边的!”阿晖表明自己的立场。

    容媛欣慰的笑了笑,“谢谢你阿晖,谢谢你在这个时候站在我这边,更谢谢你这一年来对我的关心,不过阿晖,这件事我想自己解决。”

    “媛媛!”

    “就这样说定了,之前的那个公寓我是不能再住了,我会找新的地方住!等找到了新住址我会告诉你的。”

    “媛媛,这个事情交给我去办,你不要再拒绝我,安城这一年的变化很大,我知道什么地方藏身安全。”

    容媛想想也是,她离开这么久,而且自己出去找房子肯定不太方便,点头答应下来。

    不过妈妈的事她不希望阿晖插手,那样会显得她很没用。

    想要报复容父,第一步容媛要做的就是找到一年前撞死她妈妈的肇事者,只要说服了那个肇事者出庭作证,容父杀妻的罪名也就落实了,倒那个时候,相信即便是法律不惩治容父,他在这座城市也呆不下去了。谁也不会和一个残忍到如此的人合作生意,到时候不光容父会遭殃,包括整个容家都会陷入危难。

    容家,容媛已经不在乎了,没有了妈妈的容家算什么容家,她根本什么都不是,所谓的容家不过是她的爸爸给小三和私生子谋夺的家产。

    她为容家做了那么多,结果却是害死了最疼爱她的妈妈,为他人做了嫁衣!

    呵,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她就是搭上这条命也不会让容父和小三有好下场。

    除了问容家的事,容媛没有再提及其他。

    阿晖也不知道她是真的不在乎忘掉了,还是藏在心里不想提。

    “媛媛,厉子涵他……”

    听到这个名字,容媛打断,“我这次回来,阿晖除了你谁都不可以知道。”

    她这是间接性的告诉阿晖,她不想再听到有关和厉子涵的任何事情。

    她这么说了阿晖自然不会再提,“那说点让你高兴的事吧,容韵自一年前做了手术身体已经大好,半年前她和齐封顺利结婚了,两人还带着容妈妈一起去了c国生活,以后,她怕是很少回到这里。”

    容媛听了勾了勾唇,也为容韵感到高兴。

    有齐封那样的男人疼他爱她,容韵一定很幸福吧。

    她们姐妹,总算有一对可以幸福了。

    “媛媛,你一直担心容韵,这下你可以完全放心了。”

    “是啊,我能放心了。”

    她就知道齐封一定能帮容韵找到合适的肾源,她不必傻傻的搭上自己的健康,她还留着这条命给妈妈报仇呢。

    一年不见,两人自然有很多话要说,两人一直聊到凌晨才从会所离开,为了避免被人认出,容媛出门时戴了鸭舌帽和口罩,打车回到了酒店。

    容媛不敢住大酒店,她找了一家小型的宾馆,而且地处位置偏僻。

    回到房间,容媛脱下外套,她拉开窗帘站在落地窗前,安成的夜景和一年前一样,璀璨而耀眼,这座城市,她从小生活的地方,竟然连找个容身之所都困难了。

    一年后再次回到这儿,容媛最想念的还是妈妈,后天是忌日,她想去看看妈妈,但碍于身份她还是不能去墓地,免得让容父知道她回来了。

    妈妈,请你原谅我不能去看您。

    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容媛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年前的是是非非不停的在她脑海里回旋,这一年在花城她鲜少有时间胡思乱想,一旦回到这儿有了时间,她就难以克制想到那个人。

    容媛不知道对他还有没有感情,如果再次见到,她应该能心平气和了吧。

    心烦意乱之下,容媛穿好衣服下床,她不想一个人待在这儿,怕这么下去会疯掉。

    不眠之夜,对于不少青年男女来说是最好的去处。

    容媛从小就是乖乖女,很少出入这样的场合,她依稀记得初次去酒吧是在上学的时候,结果被妈妈知道了教训了一顿,她便再也没有去过。

    怕被人认出,容媛去之前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还特意拿了面具,这样不容易被人认出来。

    打车来到酒吧一条街,容媛踩着高跟鞋进去,灯红酒绿的酒吧内气氛高涨,容媛猫着身子溜到服务台,向点了几杯酒水。

    她现在的身份必须低调,如果被人认出就麻烦了。

    安静地坐下来,容媛的视线盯着舞池里那些疯狂的男男女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纸醉金迷吧,难怪男人都喜欢这种场合,确实容易让人堕落!

    容媛轻抿了一口酒水,旁边突然跑来几个染着各种颜色头发的年轻男人。

    “美女,一个人吗?”

    容媛嘴角轻扯了下,故意挪了下位置,对这几个男人置之不理。

    这种场合她知道有多乱,必须要学会懂得保护自己。

    “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跟我们一块儿去玩吧!”

    “不了,我在这儿等我一个朋友。”

    年轻男子的手臂毫不忌讳的搭在容媛的肩上,“你朋友来了自然会给你打电话,跟我们一块儿去喝一杯吧。”

    容媛瞬间冷了脸色,她推开男子的手臂起身,“我楼上还有朋友,你们自便。”

    能到楼上包间订房的人都是有身份地位的,容媛知道这个规矩,她故意这么说无非是想吓唬吓唬这些痞气的男子。

    听容媛这么说,几个男子只好放弃。

    酒吧虽然乱,但也是有制度的,这些人也知晓不是什么人都能惹的,万一她的朋友真的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们岂不是麻烦了。

    容媛顺利的上了楼,她不过是为了躲避那些年轻男子,到了楼上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干脆去上了洗手间。

    不行啊,她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即便回到宾馆睡不着,至少是安全的,要不然就自己买两瓶酒喝,醉了直接就睡过去了。

    想到此,容媛洗完手出来准备回去,走廊的另一头,从vip包间里走出一男两女,男人明显是喝醉了被两个身材火辣的美女扶着。

    魅色的灯光下,容媛站在原地眯起眼,清晰的视野里撞入的是她曾经无比爱恋的一张脸。

    厉子涵?!

    他们正朝她这边走来,容媛愣愣的错开身,将头扭向一边生怕被他认出来,随后只听见男人吼道,“滚,我都说了没醉,不需要你们扶着!”

    “厉少,你喝多了,我们送您出去。”

    “我说了滚!”男人的嘶吼声震耳欲聋,吓得容媛都缩了缩脖子。

    一年不见,这个男人的脾气似乎比之前更暴了!

    两个女人不敢再造次,谁也得罪不起厉少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块肥肉溜走。

    厉子涵恍恍惚惚的扶着扶梯下楼,容媛这才敢转过身来,两个美女已经转身去了别的包房。

    这期间容媛清楚的听到她们议论。

    “这个厉少是怎么回事啊,自从他离了婚,都很少来这儿了。”

    “来这儿的次数少不说,还正经得要死,难道他这一年都不碰别的女人吗?”

    “听说他很喜欢他的前妻,是不是真的啊?”

    “鬼知道,哎,好不容易把他灌醉了,他竟然还能打发我们。”

    “……”

    她们的声音渐渐消失,容媛僵在原地。

    她们说什么?厉子涵很喜欢他的前妻,为了她,他都正经到拒绝每个女人了吗?

    容媛不知道这些可不可信,但现在她很担心厉子涵。

    末了,她也跟着跑出了酒吧,不过在找到厉子涵之前她戴上了准备好的面具。

    街道中央,车来车往,容媛一晃眼,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更不知道厉子涵去了哪里。

    唔……

    容媛顺着声音望去,看到厉子涵扶着一棵树在吐。

    在容媛的记忆里厉子涵很少喝这么多酒,今天是心情不好吗?

    容媛缓步朝厉子涵走过去,昏暗的街灯下,男人侧面轮廓清晰迷人,他意识到有人靠近,眉峰皱得死紧。

    待他转过身,容媛想退后一步,厉子涵却一手拽住她,然后将她紧紧抱住,嘴里呢喃,“媛媛,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容媛的心被他的这番话震慑到了,厉子涵此时明显还没有清醒过来,以为她是路人吧?

    她不过是巧合做了这个路人而已,却没想到会听到他的这番话。

    容媛期待过无数次和厉子涵再次重逢的场景,她想着,他身边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自己会不会有勇气走过去祝福他,还幻想着他趾高气昂的嘲笑她,说她离开了他活成了这样,还有……还有很多很多,就是没有一个像今天这样,她看到他喝得烂醉如泥,嘴里还喊着她的名字。

    厉子涵的力气很大,抱得容媛喘不过气来,他身上的气息夹杂着酒味扑鼻而来,醉了容媛的心。

    不过容媛再也不是一年前的容媛,容易动容的容媛,她太明白自己现在要做的是什么,至于厉子涵只不过是她的过去,她不能继续沉醉在那段毫无结果的感情里。

    容媛使劲将他推开,拍了下厉子涵的肩,试图唤醒迷糊的他,“这位先生,你喝醉了,松手。”

    “媛媛,这一次我说什么都不会再放手了,你回来了是不是?”

    厉子涵的嘴里迷迷糊糊呢喃出这番话,听得容媛心慌意乱。

    难道他认出自己了吗?,“ ”